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軒轅傳:與龍共舞

正文 第59章 父子相見

書名:軒轅傳:與龍共舞 作者:林猹 本章字數:5424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45


第五十九章

父子相見

“哦,忘了告訴你們了,把守大門的燭龍,和我出身相同,是我們黃龍一族的一位前輩,很久之前因為在昊天界上犯了錯誤,被貶斥下來,在這裡負責接引照路的工作。所以我只要和他打一聲招呼就可以了。”

鐘九說完,上前兩步,對著石門的方向,也不見如何用力,口中發出一聲長嘯。軒轅光等人雖然都聽說過“龍吟”,但今天才第一次真實聽到。只聽那聲音和虎嘯全然不同,虎嘯是洪亮而短促的,震得山林動搖;可是這“龍吟”卻是纖細而綿長的,宛如縷縷遊絲,細而不絕!

一陣長吟過後,忽然,從石門後面,傳來了回應之聲,緊接著,“轟隆隆”一陣巨響,兩扇石門打開了,從裡面搖頭擺尾,出來一條巨龍。

這條巨龍從頭到尾,渾身都是黃色的,連鬍鬚也根根都是黃色的,瞪著一雙大眼睛,從裡面帶著一陣風遊動出來,甕聲甕氣地大聲問道:“哪個黃龍族的小子在外面?自從老子幾萬年前犯了錯誤,被貶此處,就再沒有一個黃龍族的小子下來和老子做過伴兒,嘿嘿,老子總算等到了!”

“前輩,您誤會了。”鐘九上前躬身施禮。“我不是被貶,而是自己下來的。我和我的朋友們來這裡是要尋找一件東西,求前輩讓我們進去。”

“不是被貶,自己主動來這裡,那倒是一件新鮮事。”燭龍打量了一下鐘九,又打量了一下他身後的軒轅光等人。“嘿,這些小娃兒都不簡單啊,怪不得你們敢來闖幽都,看來這裡又有一番熱鬧好瞧了。不過,你們必須要先告訴我,來這裡究竟幹什麼?我弄明白了就放你們進去。”

“前輩,請問你在這裡鎮守,是不是所有進出的人,都逃不過你的眼睛?”

“那是自然。”燭龍得意地道,“幽都之名,豈是虛叫的?裡面幽深黑暗,沒有我老人家給照亮前路,不管是什麼人到了這裡,也是寸步難行。”

“那麼,今天在我們之前,可有什麼人從這裡進去過嗎?”

“沒有。”燭龍肯定地道,“不要說這兩天,就是這麼多年來,也沒有人進出過。”

“真的沒有嗎?”鐘九問。

“我說沒有就沒有,你小子囉嗦什麼?”燭龍不耐煩地道,“快說,你們來幹什麼?”

“前輩,既然您和我同出一族,是自己人,我也不隱瞞。實話說,我們是來尋找‘黑土’的。”

“尋找‘黑土’?”燭龍聽了也是一愣,“怎麼,外面又出什麼事情了嗎?”

“是這樣的。”於是鐘九將昊天界上發生的事情簡單說了一遍。燭龍聽得目瞪口呆。“什麼?混沌魔尊又出來了?它……它可不好惹……”

“所以我們才急著趕到這裡來。”鐘九道,“我們可以肯定,那混沌魔尊一定是在我們的前面來到了這裡,所以,我們才問是不是有人進去過。”

“這個……”燭龍沉吟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地道,“也許……也許它進去了吧……”

“喂,你剛才不是還說,這麼多年來沒有一個人進出過嗎?”軒轅光大聲質問。

“嘿嘿,這個……”燭龍難為情地道,“我從昨天晚上,就被玄冥那小子給叫去,找了幾個人,陪我喝了整整一晚上的酒。就在剛才,我剛回到家裡。如果不是聽到有我們黃龍族的人呼喚的聲音,我還在睡覺呢!”

“這麼說,那混沌魔尊一定是趁著這個工夫進去了。”鐘九肯定地道,“很顯然,玄冥真人知道混沌魔尊來了,故意給他製造一個空子。”

“可這位前輩不是說,沒有它的照明,誰在這裡也寸步難行嗎?”軒轅光問。

“那是對普通人來說,混沌魔尊本身就是黑暗之王,對它來說根本不是問題。”

“糟糕,既然玄冥真人肯為混沌魔尊製造空隙,做出這種開門投降的行為,那麼,此刻他一定是已經將‘黑土’獻給混沌魔尊了,咱們還是晚了一步。”

“事不宜遲,咱們這就進去!”鐘九道。“前輩,請你幫助我們開路!”

“好!”

燭龍滿口答應。因為做了錯事,所以更要在眾人面前表現一番。只見它搖頭擺尾,一張臉憋得通紅,積蓄了足夠力量後,忽然張開大口,一股火焰熊熊噴出,升騰在半空,將整座幽都照得一片通紅,亮如白晝。

烈焰一起,城門上方的兩隻蜈蚣頓時禁受不起,眨眼逃得不知去向。

“進去吧,”燭龍催促道,“我的燭陰之火,只能維持一個時辰,你們要快!”

“多謝了,”鐘九道了一聲謝,立即招呼眾人:“走!”

眾人一擁而入,從城門下通過。眼前的幽都城,本來一片混沌不明,如今有了燭陰之火的照耀,呈現出不為人所知的真實面目:原來幽都是一座一望無際的大城,大城建立在一隻浮動的大龜的背上,每一條街道,都是順著龜背上的紋理而建。紋理縱橫,而且極不規則,因此走在這樣的街道上,一會兒就會迷失方向。在每條街道上,都有全副武裝的巨人在巡邏,想要躲過這些巨人不被發現,簡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就在這些縱橫交錯的街道中間,聳立著一座城堡,城堡的形狀很奇怪,宛如一張人臉,惟妙惟肖,有鼻子有眼。在兩隻耳朵的部位,各自盤踞著一條大蛇。一條黑,一條白,兩蛇各自吐著長長的芯子,警惕地望著下面。

看來,玄冥真人應該就住在這座城堡中,但是要進入顯然絕非易事。

“這裡就是幽冥城堡了。”鐘九道,“按照咱們的計畫,兵分兩路,小光、胡三先生,你們兩個跟我到城堡裡去;祖兒,你帶伶倫和阿嫫去找幽冥地獄!”

“好!”

祖兒答應一聲,和伶倫、阿嫫立即離開,去尋找更加隱秘的幽冥地獄了。

這邊,鐘九將飛熊機關人交給軒轅光:“小光,一會兒必然有一場惡戰。那混沌魔尊天不怕、地不怕,唯一忌憚的人就是你父親飛熊大將軍。因此,一會兒你就扮演成你父親的樣子,只要不和他動手,他一定不會識破。然後,趁你和他對峙,吸引他注意力的工夫,我利用‘青土’在暗處突襲,說不定會一舉成功!要打敗混沌魔尊,這是唯一的法子。”

“好。”

軒轅光駕駛機關人,那是他的拿手本領。雖然這飛熊大將軍體型龐大,手持巨斧,再加上至尊之劍,要駕馭起來不是易事。但是如果不發生爭鬥,只是用來唬一唬人,軒轅光還是有十足的把握,立即操縱起來。

“胡三先生,一會兒由你來負責拖住你父親玄冥真人,不能讓他有出手機會。”鐘九又吩咐胡三公子道,“你也不可和他硬碰,要用情感打動他!”

“好的,我盡力而為。”胡三公子一想到即將面對自己的親生父親,聲音都顫抖了。

“那我來替你們掃清障礙,你們從正門進去,千萬要小心,見機行事。”

鐘九叮囑一聲,顯出自己的原身,一條體態優美的黃色長龍,飛舞而上。那一黑一白兩條鎮守幽冥城堡的大蛇,一看到他,嚇得不行,軟癱如泥。

下面,軒轅光駕駛飛熊機關人,胡三公子也顯出了自己的法身,一條搖動著九條尾巴的白色九尾狐狸,這一熊一狐,橫衝直撞。那些巨人本來身形高大,作威作福慣了,可是陡然見到兩個這樣的巨型怪獸,無不嚇得屁滾尿流。

軒轅光和胡三來到城堡的正門前,這裡負責守衛的巨人也早做了鳥獸散。

二人毫不停留,撞開大門,長驅直入,經過重重的宮殿,一直來到主殿。

主殿之上,正一派的歌舞昇平。一群歌女輕展歌喉,搖曳著撩人心魂的身段。高高的王座上,端坐一位身材高大,身著黑衣黑褲,蓬鬆著一頭長長的黑髮的人物,隱約可以看到露出一張皺紋縱橫的老臉,目光如劍,從上面往下一掃,令人悚然有驚懼之感。在黑衣老者的身邊,恭恭敬敬地站立著一人,同樣身材高大,和外面的巨人族是同一族,不過,這個巨人全身的膚色卻是白的,從上到下,一身白衣白褲,存托著一張白皙的面孔,俊美卻也多了幾分陰邪之氣。他正一邊給黑衣老者倒酒,將一碗碗的酒端到老者的唇邊,一邊低聲說著什麼。

在下麵的右邊,還擺著一張桌子。桌子後面坐著一個少年,雖然身材和他的年齡比起來是高大魁梧了,不過和上面二人相比顯然差得太遠。他也不像二人那麼意氣風發,而是呆呆地,端起酒杯到了嘴邊卻忘了喝。

不用說,黑衣老者正是混沌魔尊,白衣人則是玄冥真人。至於那少年,正是被混沌魔尊挾持而來,到了這裡失去作用被棄於一邊的蚩尤。

正當此時,忽然大門一下被撞開,軒轅光和胡三公子硬生生沖了進來。

這一來,在混沌魔尊、玄冥真人和蚩尤眼中所見,便只是一頭大熊和一隻巨狐。像這樣巨大的狐狸倒也罷了,這大熊卻著實令人恐怖:不但體型碩大無比,而且還身著盔甲,兩腿做人形站立,一手持巨斧,一手持利劍。這威猛無比的戰神形象一出現,頓時令殿上氣息為之一凝。

“啊?!”

那一眾歌女,都是幽靈,一見到如此兇猛的兩個巨獸進來,頓時紛紛遁去。

玄冥真人倒是鎮定自若,放下酒杯,從上面踱步而下:“好啊,天上不見地下見,真沒有想到,飛熊大將軍被囚禁昊天界,竟然還能逃出來?這幽冥神殿,你也不是第一次來了,用不著這麼氣勢洶洶,嚇唬人吧?”

不等軒轅光回答,白色巨狐忽然身影一閃,變成了一個俊美白衣年輕人。

“父親……您……您不認識我嗎?”胡三急切地打量著玄冥真人。

“你……你是誰?”玄冥真人這一下真是吃驚非同小可。“你叫我什麼?”

“父親,我就是二十年前,被丟棄在山林中的那個繈褓中的嬰兒啊。”胡三哽咽道,“我並沒有死,是我師父胡三太爺救了我一命,後來收下了我做徒弟。他一直不肯告訴我真實身世,後來飛升成仙,才告訴我真相。”

“真相?什麼真相?”玄冥真人一頭霧水地問道。

“真相就是當年我剛生下來,就被‘白依娜’三姐妹中的老三嫉妒使者給掉了包,用一隻剛生下來的狐狸代替了我,然後將我偷出去丟棄在山林裡。我親口聽嫉妒使者講了當年經過,她說是因為你和她有過一段情,後來你娶了我母親,她忍受不了這份嫉妒,就做出了糊塗事。”

“呸,一派胡言!”玄冥真人大怒,“嫉妒使者在哪裡?讓她來當面和我對質!”

“她已經死了。”胡三道,“她說的是不是真的,天下就只有父親一個人知道了。”

“哼!”玄冥真人冷冷地道,“你殺了她?你小子本事不小啊,那你已經報了仇,又來我這裡幹什麼?是不是要連我一起殺,來,讓我看看你有何手段。”

“父親,孩兒不敢。”胡三恭恭敬敬地道,“孩兒只是想來告訴父親,既然我是被掉包的,那麼我母親九鳳夫人就是被陷害的。真相已明,請父親念在當日結髮夫妻的情分上,解除囚禁,早日還我母親以清白。”

“憑什麼?就憑你這一面之詞嗎?”玄冥真人冷笑著,“你口口聲聲,編出這麼一套說辭來有什麼用?還不如和我真刀實槍打一場。你贏了,我自然會放你母親出來;你輸了,我就送你去和你母親關在一起,如何?”

“這個……”胡三雖然是百變狐狸,卻也一下子沒有了主意,愣在那裡。

“哈哈,”軒轅光啞著嗓子,發出聲音,“可笑啊可笑,天底下當爹的我見多了,像這樣逼著兒子和自己動手的還真不多見。玄冥,你是也算是有頭有臉的人物了,就算你和那嫉妒使者真有一段情,那又如何?大丈夫敢愛敢恨,愛了就是愛了,無所謂對錯,只要讓你所愛的人,知道你是真心真意就行了,可是你連這一點都做不到,算什麼一方大神。”

“飛熊大將軍,你呢?你和那善良使者,當年也纏綿悱惻,不也一樣辜負了人家?”玄冥真人嘲笑道,“你和我都是一路貨色,還有臉說我?”

“行了,飛熊,你到這裡來,應該不是和玄冥鬥嘴的吧?”混沌魔尊不耐煩地打斷了他們。“我不知道你是怎麼跑出來的,不過我一點都不奇怪。以你那身通天徹地的本領,根本就沒有什麼法陣能困住你。本來我還在想,你那個兒子怎麼會那麼人小鬼大,有那樣的本領,現在我明白了,一切都是你在暗中搞鬼!其實你又何必這麼費勁呢,我們都不是喜歡囉嗦的人,直接你來我去,像原來一樣大戰一場,勝王敗寇不就得了?我贏了,這天上地下唯我獨尊;你贏了,一切都是你的。”

“唔……這個……”軒轅光所假扮的飛熊,像是很像了,甚至可以在外表上騙過混沌魔尊。但是他畢竟不瞭解父親過去和混沌魔尊之間的恩怨,不知道他們究竟有多麼深的過節和怎樣複雜的爭鬥。因此,他並不敢多說什麼,只是咳嗽一聲,故意嘶啞著嗓子說:“老朋友,要說打,我和你早不知道打了多少回,也打得膩了,再打也不會有什麼新鮮的。所以這一次,我想和你換一種玩法,不知道你敢不敢答應?”

“哈哈,只要你說出來,我奉陪就是。”混沌魔尊道。“怎麼個玩法?”

“我和你玩一個猜謎的遊戲。”軒轅光的腦子飛快地轉著。“咱們互相給對方提一個問題,一個只能猜一次的問題,誰答不上來,就算是輸了。”

“什麼樣的問題都可以嗎?”

“可以。”

“那麼,贏了如何,輸了又如何?”

“贏了的人,可以從這裡得到‘黑土’;輸了的人,要乖乖地從這裡離開。”

“哈哈,不愧是飛熊,說來說去,還是想要得到‘黑土’,終於說實話了。”

“我自然是為了‘黑土’而來。不過我也想看看你這些年來,可否變聰明了一點?”

“怎麼?你還是那麼瞧不起我嗎?好,我答應你,不過我要先來提第一個問題。”

“請吧。”

“讓我想一想啊。”混沌魔尊其實並沒有準備,要想提一個問題出來難倒飛熊並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因此他努力想著,一邊將一碗酒灌下去。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