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軒轅傳:與龍共舞

正文 第60章 真真假假

書名:軒轅傳:與龍共舞 作者:林猹 本章字數:5330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45


第六十章

真真假假

顯然,他早領略過飛熊的絕頂聰明,天上地下,沒有他不知道的事情。因此,必須要一反常態,考他一個最出乎意料而又平淡無奇的問題。

他忽然一下子看到了蚩尤,於是想到了一個自以為絕妙的問題:“有了。飛熊,我來問你,這個愣頭愣腦的傻小子,他為了他娘去西昆侖山找不老泉水,那麼你可知道他娘得的那種奇怪的病的根源是什麼?”

這個問題一提出來,連旁邊的胡三公子都搖頭不已,覺得實在是無聊又無解。

如果真是飛熊,在昊天界上被關了那麼久,驟然下到這人世間,被這突然一問,也一定束手無策,可是偏偏這個“飛熊”是軒轅光所假扮的。這個問題對軒轅光來說,非但不是問題,簡直是知之甚詳。

“哈哈,老朋友,我還以為你有了多大進步呢?以為這一招‘避虛就實’就能取勝?就算我被食夢貘吃掉了腦子,這個問題我也可以回答出來。別忘了,我在東海的時候,和兩個好兄弟並稱‘東海三友’,除了我那二弟扶桑公的太陽神針,天下還有什麼人能千里揮針、刺人無形?一定是他又受了什麼人的挑唆,喝了人家的好酒,被迫做出這樣的事情。”

“啊?你……你……怎麼會知道得這麼詳細?”混沌魔尊一下起了懷疑。

“你不要管那麼多,就說我這個問題的答案對不對?”

“對!”

“那好。輪到我來問你一個問題了。”軒轅光不給他思考的時間,飛快地問道,“你的問題是隨手抓來的,那麼我也隨手抓一個問題,就是關於我身邊的這位胡先生的,他這個人什麼都好,但是跟隨師父胡三太爺,總是忍不住學了一些捉弄人的本領,曾經有一次偷了一個小姑娘的金釵,害得那小姑娘一直不能忘情於他,請問那小姑娘的名字叫什麼?”

“這……”這個問題比混沌魔尊的問題更加令人抓狂,簡直是匪夷所思。

“我不知道……”混沌魔尊喃喃著,就要認輸。但是他忽然意識到了不對。“等等,飛熊,這樣瑣碎無聊的問題,就算我不知道答案,可是你怎麼會知道答案。不對,要麼你在胡謅,根本沒有答案;要麼你這個飛熊就是假的。我來問你,咱們第一次交手在什麼地方?”

“老朋友,你已經輸了,就不要厚著臉皮在這裡發問了。”軒轅光道。

“不行,我要證明你這個飛熊是真是假,除非你答上來,否則不算數。”

“哈哈,要證明真假,何必在口舌上費工夫?老規矩,手底下見真章便是!”

軒轅光知道不能再隱瞞下去了,乾脆來先下手為強,將至尊之劍祭起來,同時操縱機關,揮動大斧,沖著混沌魔尊劈頭蓋臉砍過去!

他這一動手,混沌魔尊可不知道真假,不敢怠慢,閃身避開,同時發動自己的力量,全身上下忽然冒出一股濃烈的黑色煙霧,煙霧中,一個巨大的身形在膨脹,從那身子上不斷地長出手和頭來,長爪揮舞,每一隻都是手指長長,堅硬無比,和軒轅光的利斧硬碰硬撞,火光迸濺!

另外一邊,胡三公子看軒轅光動上了手,也知道今日之事不能善終。他再次問玄冥真人:“父親,你剛才說,只要我贏了您,您就放我母親出來,此話當真?”

“自然當真。”

“那好,對不住了。”胡三公子將身子一晃,複又變作九尾巨狐,長長的尾巴向玄冥真人掃來。

“嘿,好小子,說打就打啊!”玄冥真人口頭上輕描淡寫,其實卻也深知,“白依娜”三姐妹的本領,不在自己之下,胡三能夠將三姐妹殺死,那功夫一定差不了。所以,也不敢大意,立即使出自己的絕技,口中吐出來一股冷氣,那冷氣驟然就凝結為一把霜凍之劍,直刺胡三咽喉。

一時間,大殿之上,殺氣騰騰,刀光劍影,好一場令人眼花繚亂的大戰!

戰鬥的雙方,胡三公子和玄冥真人不相上下,可是軒轅光假扮的飛熊大將軍,怎麼會是混沌魔尊的對手?他不過是勉強支撐,希望暗中的鐘九能夠覓得機會,偷襲得手,一舉而重創混沌魔尊而已。可是,等了半天,卻始終不見鐘九出手,而軒轅光操縱機關人,已經力氣漸漸不如。

他這裡動作稍微一放慢,那混沌魔尊立即趁虛而入,手臂忽然暴漲。

本來被利斧架在外面的手臂,忽然越過了防守。尖尖的指甲直戳向飛熊咽喉!

“撲——”

這一下躲無可躲,至尊之劍想要救主都來不及。那指甲一下將飛熊的咽喉給戳穿了。

幸而這是木頭機關人,不是真的飛熊,否則這一下就丟了性命。

軒轅光大驚,更驚訝的卻是混沌魔尊。本來一招得手,可是指甲戳進去,卻不似有生命之體。更重要的是他的指甲都被木頭給夾住了,動彈不得。

就在這頃刻之間,忽然,從遠處閃電一般襲來一股青色的劍氣。劍氣無形,卻帶著一股足以摧毀一切的力量,一下子貫穿了混沌魔尊的身體。

“啊?!”混沌魔尊一聲慘叫,插在飛熊咽喉中的手不及抽回,被至尊之劍一劍砍斷,同時他身體周圍彌漫的黑霧一消而散,只剩下一個高大而蒼老的身軀,用另外一隻手捂著自己的胸口,那裡黑血正汩汩而出。

“誰?誰敢偷襲老夫?給我滾出來!”

“對不起了,”隨著聲音,一個人影一閃,從暗處出來,白衣如雪,神態瀟灑,正是鐘九。在他的手上,持著一把青光閃閃的長劍,寒氣逼人。“對不起,正大光明地交手,我們不是你的對手,只能出此下策了。”

“鐘九,原來是你?”混沌魔尊恨恨地道,“其實我早該想到,你們找到了‘青土’,你一定會利用‘青土’來對付我,卻沒有料到,你一向都是自命君子的,卻也會使用這小人的勾當!算了,老夫今天認栽就是!但是,老夫還是不明白,你怎麼會找到了飛熊,將他給放了出來?”

“飛熊大將軍?哈哈,你難道還沒有看出來,這個飛熊是假的嗎?”鐘九笑道。

“假的?……莫非……莫非……”

“不錯,”軒轅光打開木頭機關人胸前的木板,一躍而下。“這個飛熊,是我仿照我父親的樣子,用木頭做的機關人。老魔頭,沒有想到吧?”

“什麼?你說飛熊是你父親?你……你是他的兒子?”

“不錯,我叫軒轅光。”軒轅光道,“其實,如果真的是我父親來這裡,還用和你費這麼多力氣,他三招兩式,你這個老魔頭就吃不消了。”

“哼,用不著替你父親臉上貼金,當年我和他交手過無數次,剛才我還在奇怪,怎麼他的招式一下子都變了呢?否則,我一上來就收拾掉你了。”

混沌魔尊知道,鐘九有“青土”之劍在手,加上軒轅光的木頭機關人,自己今天重傷在身,無論如何討不了好去,所以一咬牙:“行,算你們有一手,老夫今天認栽了。不過你們也別得意太早,咱

們走著瞧!哈哈。”

獰笑聲中,他忽然身子消失不見,一股黑煙迅速地逸出了大殿。

此時,玄冥真人和胡三的父子對決也到了尾聲。胡三公子雖然變化多端,無奈玄冥真人一柄冰雪之劍,虛實無端,如果他使出全力,胡三早已千瘡百孔了。但玄冥真人一邊動手,一邊卻在打量著戰局的發展,一看連混沌魔尊都吃了大虧,知道以自己的實力,今天不可能討了好。因此虛晃一招,主動敗下陣來:“小子,住手,我有話說!”

“怎麼,你也和那混沌老魔一樣,說話不算數嗎?”胡三收了法身問。

“我是你父親,說話自然算數。”玄冥真人道,“你還以為我是當真和你動手?我不過是要試試看你的功夫如何,免得白白進入到幽冥地獄去送死。”

“此話怎講?”胡三疑惑地問。

“唉,你不是要去救你母親嗎?其實我從來都沒有囚禁過她。二十年前,是她自己和我大吵一場,然後進入到幽冥地獄去,封閉了進出的道路。二十年來,她沒有踏出來過一步,連我都不知道她在裡面怎麼樣。”

“是她……自願居住在幽冥地獄裡的?”胡三公子一愣。

“不錯,她固然有和我賭氣的成分,但更重要的是,她要在那裡看護一樣東西。那是她父親在上昊天界之前,交給她的一樣非常重要的東西。”

“是‘黑土’?”胡三問。

“正是。”玄冥真人點頭道,“本來這東西是我們新婚的時候,她父親親自交給我們夫婦,要我們夫婦共同保管的。後來我們夫婦鬧翻,你母親就一個人帶著寶物悄悄離開我,去了幽冥地獄,將道路封閉了。”

“那……剛才混沌老兒來向您要‘黑土’,您沒有告訴他關於我母親的事吧?”

“沒有,我怎麼會告訴他。其實我也是想先穩住他,再伺機糊弄過去。”

“哼,他騙人。”玄冥真人話音剛落,一個聲音忽然打斷了他。

眾人看去,原來是一直癡癡呆呆的蚩尤,這時候仿佛剛從夢裡醒來一樣。

“剛才我親耳聽到,他告訴那混沌老兒,‘黑土’就在幽冥地獄的十八層,還說那裡有一隻地狼之王,是他暗中安插在九鳳夫人身邊的。”

玄冥真人被當面揭穿,臉色一紅:“既然你們是為‘黑土’而來,也知道了‘黑土’所在,那麼和我就沒有什麼關係了,我還有事,失陪!”

他轉身而去,竟然不看胡三一眼。胡三望著父親的背影,內心不知什麼滋味。

這邊,軒轅光上前和蚩尤緊緊擁抱:“蚩尤大哥,你終於清醒過來了!”

“小光,究竟怎麼回事?”蚩尤還有些不理解,“我怎麼忽然會被那老魔控制?”

“你被他騙了,他給你的不是真的不老泉水,他只是利用你,在你的身上種下了黑色魔記,這樣他就能隨時進入你的身體,控制你的思想。”鐘九來到跟前,一邊解釋,一邊察看蚩尤胸口的那個黑色印記。那印記本來漆黑一團,如今已經顏色淡了許多。不過,鐘九還是從木頭機關人的脖子上,取下來那只斷手,將其對準蚩尤的胸口,從蚩尤胸口,一股黑色的煙霧嫋嫋而出,凝聚到了黑色斷手上,印記消失不見。

“行了。”鐘九道,“以後那混沌魔尊再也無法利用你了。”

“可惡的傢伙。”蚩尤恨恨不已,請求鐘九道,“鐘九先生,能不能將這只斷手送給我。我要請小光給我製作一隻機關手臂,將這只斷手鑲嵌進去。下一次撞上那老傢伙,我一定要用這只手將他的頭給扭下來!”

“沒問題,拿去吧。”鐘九將斷手交給了蚩尤,“小心點,別讓血沾身上!”

蚩尤從自己身上扯下來一大塊衣襟,將斷手包好了,藏在懷中。然後,拿起桑木之弓,軒轅光手持至尊之劍,鐘九重新發動了木頭機關人,幾個人離開大殿,來到宮殿外面,問明道路,直奔幽冥地獄而去。

幽冥地獄是一個非常特殊的所在:整座幽冥之城都是馱在一座神龜的背上,而這只神龜的四隻大足,宛如四條擎天之柱,將城堡給支撐起來。沿著龜足攀援而下,下面就是完全黑暗、無邊無際的陰冷海水了。

而就在這漆黑一團的海水中,卻還有許多渾身黑色的大螃蟹、大魚、大鱉,悄無聲息地遊動著,不時用自己的尖牙利齒,將不慎落水的人吃掉。

幸而有鐘九,他在水中使用了一個“避水訣”,將水路分開,讓軒轅光和蚩尤、胡三公子跟在自己後面,他則在前面開路。因此雖然在這樣兇險的環境中行走,對於後面的幾個人來說,卻還是安全無比。無數的魚類、螃蟹、龜鱉之類的,從兩旁跟著水流擦肩而過。前面不時經過一個個的洞穴,從洞穴裡發出微弱的光芒,一圈圈的光環充滿了誘惑。但是那些洞穴裡卻不知道有怎樣的危險,只怕一闖進去就難出來了。

來到海底,這裡同樣不平靜:一個個的漩渦,呼嘯著,旋轉著,不知道從什麼地方,吹來陰冷的風,似乎有無數的生靈在黑暗中號哭著。從這些漩渦的中間小心翼翼地繼續前行,就來到了幽冥地獄的入口處。

當軒轅光他們到達的時候,地獄入口處,正在發生著一場激烈的戰鬥:祖兒、伶倫和阿嫫,各自被一群黑尾長耳的地狼所團團包圍著。任憑祖兒的鼓神如何奮勇、伶倫的混沌之琴如何殺敵,地上的地狼已經堆成了一座小山一樣的屍首,卻還是有無數的地狼從地獄入口處撲出來。

“祖兒、伶倫、阿嫫,不要怕,我們來了!”

軒轅光一看情勢不好,立即祭起來至尊之劍,胡三公子也變幻法身,蚩尤將桑木之弓拉滿弦,再加上鐘九操縱木頭機關人,一齊殺上去!

這一來,縱然地狼再多,也是枉然送死。地上的地狼屍體瞬間疊高一倍。

群狼嗚咽,心生膽怯。然而沒有接到命令,誰也不敢輕易逃離戰陣。

正在此時,忽然聽得地獄深處,傳來一聲驚天動地的嚎叫之聲。眾地狼聽了那聲音,似乎接到了命令,頓時一隻只夾起尾巴,爭先恐後逃走了。

“祖兒、伶倫、阿嫫,你們沒事吧?”軒轅光收了至尊之劍,上前詢問。

“哎呀,小光,幸虧你們趕來了,累死我了!”祖兒滿頭大汗,氣喘吁吁。“真沒想到,會有這麼多殺不完、趕不盡的怪物,真是討厭死了!”

“軒轅哥哥,你們再不來,我可是真支撐不住了。”伶倫也是汗濕衣襟,臉色蒼白,扶著混沌之琴從地上站起來,搖搖晃晃,已經累得近乎虛脫。

“既然大夥兒都沒事,那麼繼續往裡走吧。”鐘九吩咐大家,“前面只是幽冥地獄第一層,我們要一直下到十八層,一層比一層兇險,所以大夥兒一定要小心,手拉手拉緊了,絕對不可以有須臾的分離。走吧。”

他在前面開路,眾人跟在後面,軒轅光一手拉著祖兒,一手拉著伶倫。兩隻小手同樣地柔軟,然而祖兒的手心裡似乎有一團火,伶倫卻是一團冰。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