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軒轅傳:與龍共舞

正文 第64章 八大厲神

書名:軒轅傳:與龍共舞 作者:林猹 本章字數:5157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45


六十四章

八大厲神

“不錯,就是他。”九鳳夫人點了點頭,“就是無始老祖認錯了他,才會釀成一場大禍。唉,驟然生此大變,你們想,他的夫人月娥會怎麼樣?她親眼看到丈夫在壽宴上襲擊自己的父親,將父親打成重傷,月娥想要阻止丈夫,卻被丈夫一通奚落,說當日無始老祖當日有那麼多傑出的弟子,為什麼不選擇一個傳人,非要將自己的女兒嫁給一個窮小子,無非是害怕大權旁落,嫁女兒的目的在於操縱和控制一個傀儡,將來繼續獨攬大權,他們父女都只將他當作利用的工具而並沒有真心對過他。月娥聽了這番話,又氣又急,突然精神錯亂,走火入魔。發瘋之後的月娥,簡直比混沌魔尊還可怕,不分青紅皂白,見人就殺,而且殺人之後,一定要將人的心掏出來,放在嘴裡一通大嚼,吃個乾淨。

“這時候,最難受的要數月娥和混沌魔尊的女兒常儀了。本來常儀一直在無始老祖處,如今無始老祖被打成重傷,仗著身邊的弟子拼命苦戰,掩護離開後不知道去哪裡藏身了。而眼見母親月娥又發了瘋,她要留在母親身邊照顧,又擔心母親發瘋起來控制不住,傷了自己也傷了別人。最後,混沌魔尊想了個辦法,在西昆侖山頂上建築了一座冰雪宮殿,用強大的法力將月娥鎖在裡面。又派出自己身邊的八大厲神,守衛宮殿,既不讓裡面的月娥出來,也不讓外面的人接近。然後,又命令女兒常儀做了西昆侖的掌教真人,掌管天上地下的靈藥,統治靈界諸獸。”

“一切妥當,混沌魔尊以為天上地下,他是唯一的王者了。可是沒有想到,無始老祖並沒有死,而是暗中又找到了一個傳人——昊天尊者,並且告訴他尋找五色土,組建五色法陣,喚醒‘五色巨人’的辦法,以對抗混沌魔尊,取代混沌魔尊而重新建立天上地下的和諧新秩序。這件事情被混沌魔尊知道了,匆忙從天上下來,昊天尊者已經得到了五色土中的四種,只有‘白土’在西昆侖,混沌魔尊親自坐鎮西昆侖,利用‘白土’對抗其他四種五色土,一場大廝殺就此展開,雙方勢均力敵,死傷無數。然而就在雙方對峙不下的時候,忽然有一天晚上,常儀真人竟然趁父親不注意,偷走了‘白土’,然後去交給了昊天尊者。於是,戰局急轉直下:昊天尊者組建了五色法陣,喚醒了‘五色巨人’,一舉擊潰了混沌魔尊。混沌魔尊失敗被擒,才知道自己被女兒出賣,然而已經無可奈何。混沌魔尊被囚禁後,昊天尊者正式成為了天上地下的君王,即位帝尊,論功行賞,問常儀真人要什麼封賞,她卻什麼都不要,只希望能夠救出自己的母親。於是,昊天帝尊幫助她打開了封印,將月娥救出來,封為了五方天帝之一的西方天帝。常儀真人則繼續掌管西昆侖,那八大厲神本來追隨混沌魔尊,只因並無大惡,因此沒有被囚禁,而是得以繼續留在了西昆侖,協助鎮守。”

“啊?原來是這樣。”軒轅光聽了,忽然覺得事情有些不對。“既然常儀真人是混沌魔尊的女兒,那麼,混沌魔尊這次脫困出來,直接找到她女兒要‘白土’就行了,又何必大費周折,來阻止我們得到五色土呢?”

“你們忘了,常儀真人和她父親不和,甚至對她父親是充滿仇恨的了。”九鳳夫人道,“當年她偷了父親的‘白土’,導致父親大敗被囚,父女二人的情感,可以說已經是蕩然無存了。所以混沌魔尊這次脫困出來,第一件事情自然是去西昆侖山,而常儀真人一定不肯將‘白土’交給他,多半早已藏在了一個隱秘的地方,所以,混沌魔尊只能召集他的舊日部下八大厲神,讓它們監視常儀真人,暗中見機行事。如果他早已得手‘白土’,又怎麼還會費力去和你們爭搶‘青土’‘黑土’?”

“有道理,這麼說‘白土’應該暫時還是安全的。”軒轅光出了一口氣。“哦,對了,請問夫人,那八大厲神究竟是什麼樣子的,有多厲害?”

“那八大厲神,我倒是見過的。”九鳳夫人道,“八大厲神中,第一位的就是‘通天獼猴’袁狂,它是天地生成的靈猴,自從開天闢地以來就是個脾氣古怪、無人敢惹的厲害角色,不但渾身上下金剛護體,刀槍不入,任憑什麼神兵利器都傷不了他,而且他還有一項特別的本領,就是能夠猜到別人的心思。你想什麼,它便知道什麼。到時候,和它遭遇,你們就會知道它有多難對付了。”

“‘通天獼猴’袁狂,這個名字我們記住了。其他的呢?”軒轅光問。

“其他的,排在第二位的是‘頂天立地’王象,是一頭體型碩大無比的大象,力大無窮,不發火的時候溫順無比,一發起怒來,天崩地裂。”

“第三位是‘狼子野心’郎新,是在昆侖山中野生野長的一種狼,後來不知道怎麼變成了人,雖然是人,卻仍舊是一顆狼心,冷漠,嗜血。”

“第四位是‘哮天吠日’苟廢。這也是昆侖山中的一種自然生成的精靈,而且有一個習慣,只是在夜間借著黑暗的隱蔽出來活動,不能見一點的光亮,一見了光亮就要發狂,一發起狂來,那是見著什麼咬什麼,不撕扯成碎片決不甘休。”

“第五位是‘飛天麒麟’林火。別看是麒麟,火氣卻比誰都大,一有不如意的時候,全身上下都會噴出火來,不會燒到自己,卻可以引燃一切。”

“第六位是‘火眼金雕’蔔天,這傢伙極其自負,最喜歡做的事情就是高飛天際,白天撲擊太陽,晚上撲擊月亮。它不屑於和任何人說話,只要看著誰不順眼,也不說話,上去就捉起來,飛上高空,丟落摔死。”

“還有第七位的‘黑暗幽靈’冷夫和第八位的‘冰雪美人’多麗,一個是極其善於在黑暗中偷襲的蝙蝠,一個是藏身於冰雪中無聲無息、卻含有劇毒的冰蠶,一根極細極細的蠶絲,卻足以令人瞬間毒發身亡。”

“啊?”眾人聽了,不由一個個頭皮發麻,“八大厲神,果然一個比一個殘暴!”

“是呀,本來這些天地靈獸,秉天地之靈氣而生,各有特點,卻不是這麼殘暴成性的,只是因為被混沌老魔所收服,和老魔相處日久以後,沾染了老魔的邪性,一個個才變得這麼喪心瘋狂起來。總之,你們去西昆侖,要想得到‘白土’,一定會被這八大厲神糾纏,要多加小心啊!”

“謝謝夫人提醒,我們會小心的!”

軒轅光道了謝,和眾人起身告辭:“我們要急著去尋找‘白土’,這就告辭了。”

“這麼急?”九鳳夫人道,“可是你們說過,要等著喝我兒子的喜酒的啊!”

“元強和真真的婚事,已經訂好,日子都擇定了,到時候一定熱鬧非凡,不過,兩族中參加的人已經夠多,我們就不去湊這個熱鬧了。”軒轅光道,“婚事一畢,元強還要肩負起繼承父親

職務,管理這個國家的重任。所以,我們還是各自分頭做自己的事情吧,畢竟讓天下早日安定才是最重要的!”

“好,你們小小年紀,竟然有如此理想抱負,的確難得,我就不留你們了。記住,此去一定小心,如果遇到什麼困難,需要幫忙,只要傳個資訊來,我一定會派人去幫助你們。以後也歡迎你們隨時來我這裡做客!”

“一定,一定!”

“伶倫,祖兒,別忘了,你們在這裡還有一個家!不管什麼時候,只要想家了,隨時回來住!”

“義母,如果不是事情緊急,我們真不想走……”祖兒和伶倫,都是很少享受過母女親情的,忽然有了這麼一個娘,真有點依依不捨,哽咽落淚。

兩人像小鳥一樣,一左一右投入九鳳夫人懷中,夫人一邊摟著一個,三人又是哭,又是笑。這種天倫之樂的場面,令小光和蚩尤都感動不已。

“走吧,”軒轅光最後催促道,“再不走,我和蚩尤大哥也要傷感落淚了。”

“是,”阿嫫紅著眼睛道,“我忽然也想起了爹娘,還真有點想家了呢!”

一會兒,收拾完畢,九鳳夫人親自送眾人出來,又送上了一大筆的饋贈。軒轅光等一行人,都上了禦馬飛車,一聲呼喝,車子淩空而起,越飛越高,地面上玄冥之國很快人影模糊,漸漸只剩下了一片冰雪的白色……

車子在天上淩虛而行,那天馬也許久沒有這麼痛快地飛行了,放開四蹄,扇動翅膀,眾人只覺得風聲呼呼,雲裡霧裡一通飛行,莫辨白天黑夜。

正在昏昏沉沉的工夫,忽然,一陣雷鳴的聲音響起來:“轟隆,轟隆……”

“啊?”伶倫的耳朵最尖,第一個聽到了那聲音。“怎麼,是打雷了嗎?”

“打雷?”祖兒的父親就是雷神,因此最熟悉那個聲音。“聽著不太像啊,再說,我父親行雷,都是配合風神雨婆的時候,才會駕駛雷車出來。現在天空晴朗,哪裡來的雷聲?一定是其他什麼聲音,不是雷聲。”

軒轅光和阿嫫本來正在昏睡,現在也被驚醒了,眾人互相看著,將疑惑的目光一齊投向蚩尤。

原來,聲音正是從蚩尤那裡傳出來的。他無可躲避,一下鬧了個大紅臉。

“我……我的肚子好餓,對不起,吵著大家了……”

“蚩尤大哥,你用不著道歉,”軒轅光道,“經過你的肚子這麼一提醒,我也覺得餓了。喂,祖兒,伶倫、阿嫫,你們三個感覺餓了沒有?”

“走了這半天,是有點兒餓了。可是這是在天上,咱們可沒有帶吃的。”祖兒道。

“就是,義母雖然饋贈了不少東西,可是都是珠寶、山珍什麼的,路上能拿來填飽肚子的東西還真沒有。再說,上面風這麼大,也吃不了東西。”

“那,咱們就下去吧。”軒轅光提議道,“這麼急著趕路,就是早一日到了昆侖山,餓得一點力氣都沒有,怎麼和八大厲神去戰鬥,豈非白白送死?”

“正是,正是。”蚩尤道,“小光說得對,不知道你們幾個怎麼樣,反正我這個人就是這樣,最怕的就是餓。只要肚子一餓,那是一丁點力氣都沒有。”

“那咱們就下去好了,”阿嫫也道,“再怎麼著急,也要先填飽了肚子。”

“好。”祖兒見眾人都一致同意,於是喝了一聲,吩咐天馬向地面上落去。

車子落了下來,緩慢地接觸到了地面上,原來正好是在一處隱蔽的林間空地上。

車子落下後,祖兒和伶倫,一人從車子裡拎出來一個包袱,裡面有九鳳夫人贈給她們的嶄新衣服,還有很多珍稀的珠寶,沉甸甸著實不輕。

軒轅光將自己的飛熊機關人也折疊了,捆好後連同至尊之劍一起背在身上。

蚩尤則挎上自己的大弓,新做的箭囊中裝著十二支混沌之箭,威風凜凜。

眾人中,就只有阿嫫一身輕裝,既沒有炫目的兵器,也沒有華麗的衣著,朴樸素素,毫不起眼。但是,她的太陽神針著實厲害,而且太陽光是最到處可見的,輕輕一把抄來,發射出去就足以克敵制勝。再加上在眾人中,又是年紀最長的,因此雖然不太說話,大夥兒對她卻非常尊敬。

這一行人,各自帶上自己的東西,祖兒吩咐天馬在林中潛藏行蹤,天馬自去了。

這邊,眾人從樹林中出來,忽然眼前一陣開闊。原來這是在一片平原地帶,眼前是一片遼闊的原野。原野上鬱鬱蔥蔥,到處是綠油油的莊稼,那綠色宛如海浪一樣起伏著,仿佛有某種神秘的力量在躍動著。

“哇,這麼好的地方!”伶倫從小在小廟底村長大,對於農村和田地,有著一種天然的親切感。再加上在玄冥之國呆了那麼長時間,冰天雪地的,一點綠色都沒有,忽然置身于這樣一片田野中,不由地陶醉起來。

“太美了,小光哥,你看,這是不是有點像咱們離開小廟底村時的景色?”

“不錯,是有點像。”軒轅光點了點頭,“不知不覺,咱們已經離開小廟底村很久了呢!”

二人正在欣賞這無邊的美景,祖兒走了過來,沖二人一撇嘴:“這有什麼可看的,不就是一片綠草地嗎?”

“什麼綠草地?”伶倫笑道,“祖兒姐姐,這可是農人們辛勤勞作耕種的莊稼呢!你看這一顆顆的莊稼,長得這麼好,可是他們付出了無數的辛勤和汗水,一鋤一鎬種出來的呢。天道酬勤,沒有辛勤的勞作,可沒有這麼好的莊稼,現在莊稼長得這麼茂盛,他們可以期待秋天的大豐收了。”

“我可不知道什麼叫勞作,我只知道,花錢就可以買好吃的,有好喝的。”祖兒道。

“對,”蚩尤也上來道,“一說到好吃的好喝的,我肚子更餓了,快走吧!你們看,前面有一座大城,那裡一定有好吃的好喝的,哎呀,我要先走一步了!”

他顧不得眾人,大步向前而去。祖兒叫了一聲:“等等我!”也追了上去。

身後,軒轅光和伶倫對望一眼,一齊搖了搖頭。

“唉,這位蚩尤大哥,人其實很不錯,可是就有一個毛病,就是嘴饞。為了這一張嘴,也不知道要惹出多少的禍來,咱們可得追上去,看著他點兒。”

“喂,你們等一等我。”阿嫫也加快了步子,“我在島上住慣了,還沒有來到這麼人煙繁華的地方,你們可別丟下我不管啊,我會害怕的。”

於是,眾人跟隨在蚩尤身後,穿過一片片田地,很快來到了大城門口。

這座大城,遠看並沒有多大。因為是在平地上拔地而起的,雖然城牆連綿,向四面延伸,那城牆也不過兩三丈高下,對於眾人來說,並不起眼。

可是,來到城下,從城門進去,才知道是一個何等繁華熱鬧的所在。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