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軒轅傳:與龍共舞

正文 第68章 美人之淚

書名:軒轅傳:與龍共舞 作者:林猹 本章字數:5218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45


六十八章

美人之淚

“這位姐姐,不要怕,我們是不會殺你的。”軒轅光走過去,安慰她說道。“我們只是想知道如何從這裡出去,還有,我們一起來的那位朋友,就是那個女孩子,她被你們夫人關到什麼地方了?快帶我們去!”

“好!”

當下,那女子顫抖著在前面帶路,蚩尤和軒轅光則跟在後面,向外走去。

從石頭屋子裡出來,才知道外面別有洞天。這是一個非常大的地下洞穴,像那樣的石頭屋子還有很多,一間和另外一間非常相似,宛如迷宮一樣。一條長長的甬道,每走幾步就有一盞明光閃閃的燈籠。那女子在前面帶路,引著蚩尤和軒轅光走過無數條這樣的甬道,最後來到一條甬道的盡頭。

“你們的朋友,就在這裡了。”

“在哪裡?”軒轅光和蚩尤瞪大了眼睛,四下裡張望。哪裡有一個人影?

“在下麵。”

那女子用手指了指腳下。原來,在她腳下是一個圓圓的、發光的冰環。

她示意蚩尤和軒轅光都站到冰環上來,然後,口中念念有詞,不知道是何密語。

忽然,那光環一下子向下面沉去。蚩尤和軒轅光都被嚇了一跳,一左一右,分別緊緊抓住那女子的手臂。這光環下沉速度好快,瞬間已經深入地下。

一會兒,腳下一撞,光環停止了下落。那女子這才說了一聲:“到了。”

兩人跟著她走下光環,向前走了幾步。只見前面光華閃閃,一顆巨大的夜明珠,如同一顆永恆的星辰那樣懸掛在頭頂,在這夜明珠的下面,是一個晶瑩的、光滑的、仿佛一個大碗一樣的洞穴,洞穴並不深,只有十來米。然而碗口卻闊大異常,周圍足有數百米。沿著碗壁一直看下去,只見四處都攀附著蠕動的小東西,仔細一看,是一條條的冰蠶,正在試圖爬上來。而就在最下麵的碗底部,正有一堆冰蠶,少說也有七八百條,正在圍著一個人,而那個人軒轅光和蚩尤一眼就看出來,正是祖兒。

“祖兒——”軒轅光大叫了起來,“你還好吧?不要怕,我們來救你了!”

“你們放心,我很好。”沒有想到,下面的祖兒非但沒有害怕的意思,反而有些興高采烈。“你們沒有看到嗎?我正和這些小傢伙玩得高興呢!”

“啊?怎麼回事?”蚩尤聽了,大為不解。“多麗夫人不是說,她的娃兒們要吃了祖兒嗎?”

“就是呀,”軒轅光也奇怪,“難道她只是在嚇唬我們?可是……可是那又是為什麼?”

他實在想不通,只好大聲問底下的祖兒:“祖兒,究竟怎麼回事?你難道不是被多麗夫人捉來的嗎?”

“是呀。”

“她將你丟在這裡,不是要喂她的娃兒們,讓它們吃你的肉,喝你的血嗎?”

“對呀。”

“那你……你怎麼安然無恙?而且還和這些小傢伙成了好朋友?”

“先別問那麼多,將我弄上去呀。這該死的大碗,光溜溜的,我爬不上去。”

“你等一等啊!”

軒轅光回頭問那位女子:“喂,有什麼方法,能將我們朋友從下面弄上來?”

那女子並沒有說什麼,只是伸手按動了一個按鈕。頓時,從碗底下升起來一個坐台。祖兒爬到那上面坐好,只見那坐台徐徐升起,很快來到地面。

等坐台靠近碗壁,祖兒從上面一躍而下,直到這時候,她才臉色一變:

“我的媽呀,嚇死我了!”

“怎麼,你不是在底下和這些小傢伙玩嗎?”軒轅光疑惑不解地問道。

“玩?那女人會那麼好心,擔心我一個人寂寞,到這裡來給我找這麼多的好玩伴?”祖兒冷笑一聲,“她恨我殺死了她那麼多孩兒,口口聲聲,要將我丟在這裡,讓她的這些寶寶們吃我的肉,吸我的血。也是我命不該絕,正當我陷入絕境之時,忽然想起來,當我在鬥雷宮的時候,有一年,我過生日,那位我父親寵愛的小妾金天氏,為了討好我,送給我一件她親手製作的貼身肚兜金蠶衣。我雖然不喜歡那個女人,可是,那件衣服實在是太漂亮了,金光閃閃,而且柔軟無比,我就一直穿在身上了。沒有想到,今天在這裡落難,那些蠶寶寶們正要吃我,我就解開扣子,將這貼身的金蠶衣露了出來。心想那金蠶氏是天上金蠶宮的宮主,天上的金蠶,總比這地上的冰蠶要厲害一些吧?那些金蠶見了我,都不敢怎麼樣的,這些冰蠶應該也不會傷害我吧?果然,那些冰蠶一嗅到這金蠶衣的氣息,一個個變得溫順無比,不但不與我為敵,而且似乎將我當作了它們最好的朋友,就和我玩耍起來了。”

“原來如此!”軒轅光恍然大悟,“那個金天氏,在你身上可也算用心良苦了!”

“哼,再怎麼樣,我也不會原諒她的。”祖兒氣咻咻地道,“走,咱們這就去對付那個女人。”

“不,我看先不要去找她。”軒轅光攔住了她。“那女人可不是個好對付的角色。一來我們和她並沒有直接的衝突,你殺死了她那麼多孩兒,她將你困在這裡,要取你的性命,只是你有金蠶衣保護,才僥倖脫險而已。大家已經扯平了。現在,咱們最要緊的是,立即帶著解藥返回,先救人要緊。我看,咱們找到馬車、兵器什麼的,就離開吧。”

“就是,”蚩尤平時天不怕地不怕,現在卻有些畏縮。“不知道怎麼,一見到那個女人,我就覺得渾身發軟,一點力氣都施不出來。咱們還是走吧!”

“那就走!”

祖兒其實也並沒有必勝的把握,見軒轅光和蚩尤都不主張打這一架,也就算了。

這邊,眾人沿著來的路返回。軒轅光又問那個少女:“請問姐姐,可知道我們的馬車、兵器什麼的在什麼地方?”

“嗯,請跟我來。”

那女子又帶著他們,來到一間密室。打開門一看,屋子裡光華閃閃,堆滿了各種各樣的珍寶。不但有祖兒的禦馬飛車、雷音小鼓、軒轅光的木頭機關人、至尊之劍,蚩尤的桑木之弓,還有其他各種稀世之物。

“哇,”蚩尤一聲驚歎,“這個女人好富有啊!”

“哼,誰知道都是怎麼來的?”祖兒一撇嘴,“簡直和那個金天氏一樣!”

“咱們走吧,”軒轅光催促道,“多麗夫人去睡覺了,等她醒來,咱們就走不了啦。”

從地下回到地面上,外面正值黑夜,他們不敢逗留,黑暗中,祖兒和蚩尤上了禦馬飛車,軒轅光駕駛起木頭機關人,三人徑直離開了雪山。

也就是在天光剛放亮的當兒,三人已經降落在大有家的院子門前。

剛一進院子,伶倫就從裡面跑了出來:“小光哥哥,蚩尤大哥,祖兒姐姐,你們可回來了,哎呀,我和阿嫫姐姐都擔心死了!”

“放心,我說

過不會有事的。”軒轅光看她臉色憔悴,眼睛還紅紅的,知道她為自己擔心了一夜,其受罪程度一點不亞於自己在雪山的遭遇。他將冷夫所給的丸藥,從口袋裡掏出來:“瞧,這不是得手了。”

“這就是解藥嗎?”伶倫將解藥接過去,看了看,“不是說要用冰蠶……”

“這可比冰蠶來得厲害,這是‘黑暗幽靈’冷夫親手交給我們的解藥。”

“啊?你們遭遇‘黑暗幽靈’冷夫了?”伶倫低低驚呼一聲。

“豈止冷夫,我們還和‘冰雪美人’多麗動上手了呢,差一點兒就回不來了。”祖兒一吐舌頭道。

“冷夫?多麗?你們和八大厲神中的兩位都碰上了,難怪回來這麼晚。”

“詳細情形,一會兒告訴你,先去救人吧。”軒轅光道。

當下,眾人一齊到了屋子裡。大有還是硬邦邦地躺在那裡,一點氣息也無。阿嫫在邊上守護著,大有的妻子哭得早已死去活來,昏過去了幾次,現在,聽說軒轅光等人回來了,而且帶回瞭解藥,大喜,連忙接過解藥,扶起丈夫,小心翼翼地放入口中,然後用水給灌了下去。

眾人都緊張地注視著大有。那解藥也真靈,剛灌下去,就聽大有的肚子裡轟隆隆一陣雷鳴。

“我……我要解手……”

大有一下子醒過來了,虛弱地說出第一句話。

“來,我扶你去。”

大有的妻子扶著他,起身去了外面的茅廁。

“行了。”屋子裡,眾人都長長出了一口氣,“總算活過來了!”

片刻過後,大有的妻子扶著他從外面回來了,二人沖眾人就跪了下去。

“多謝各位恩公!”

“使不得,使不得!”

軒轅光等連忙扶起二人:“恩公可不敢當,大有先生是為了救我等才出事的,我們這麼做,不過是理所應當。大有先生身子剛復原,不可以累著,快上床去躺著休息。我等一會兒天亮後,也要繼續趕路了。”

“不,幾位不能就這麼走,我這就去準備飯菜,幾位一定要吃了再走!”

大有的妻子服侍大有躺下後,就去廚下忙碌了。這邊,伶倫和阿嫫都關心地問:“喂,你們說,遭遇了八大厲神中的冷夫和多麗,究竟怎麼回事?”

“是這麼一回事。”於是軒轅光將在雪山的經歷,前前後後詳細說了一遍。

“啊?”

當聽說他們被多麗夫人所擒,祖兒還險些被多麗的那些蠶寶寶給吮血吃肉,伶倫和阿嫫嚇得臉色都白了。她們猜想軒轅光他們一定遇到了困難,卻沒有想到會有這麼大的困難,而且局面如此兇險,一時說不出話來。

“沒事了,兇險是兇險了一些,不過現在我們不都平安回來了嗎?”軒轅光笑著道。

“可是我總是不甘心,”祖兒猶自恨恨地道,“現在,咱們人已經救了,這邊的事情已了,我想再回去一趟,好好地和那個女人鬥一鬥。伶倫,阿嫫,你們要不要幫我?混沌之琴,太陽神針,加上我的雷音小鼓,我就不信,鬥不過一個區區的厲神。不給那個女人點厲害瞧瞧,還以為我是好欺負的!”

“不,使不得。”軒轅光連忙阻擋道,“咱們的目的,只是為了救人。現在目的已經達到了,不要去意氣用事,做些無謂的打鬥。咱們真正要去找的是‘白土’,八大厲神,最末的兩個已經如此厲害,前面那幾位,只怕更不好對付,咱們還是省省力氣吧。我真的不希望再多生枝節了!”

“那好吧,”祖兒不再堅持,“不過我早晚要和她鬥一鬥的!”

剛說到這裡,那位一直躺在旁邊的大有,忽然插話了:“幾位恩公,我剛才聽你們說話,知道你們一個個身手不凡,不是普通人。你們說的好多東西,我也聽不懂,不知道怎麼回事。不過,你們說的‘白土’,我是知道的。”

“啊?”軒轅光吃驚地問道,“你知道‘白土’?能給我們說一下情況嗎?”

“其實我知道的,也不是太多。”大有剛剛恢復,身子還有些虛弱,可是一談到這件事情,頓時來了精神,眼睛中放出光芒。“你們都知道,我是一個畫畫的,而且可以看到我的狀況,貧困潦倒,勉強能夠養家糊口。可是你們不知道,我的祖上卻曾經是黑水國世世代代宮廷御用的畫師。”

“黑水國?”

“對呀,這裡就是黑水國,你們難道不知道?”

“我們昨天才到這裡,又發生了那麼多事情,一時間還沒有顧得上打聽呢。”

“這裡已經是黑水國的屬地了,不過距離都城大水泉城,還有幾十裡。

“我家祖上就世代居住在大水泉城,拿著宮廷給予的豐厚俸祿,潛心鑽研畫技。這樣到了我的父親那裡,已經傳了十幾代。可是,我父親卻不是一個甘心安於現狀的人,他總覺得在宮廷裡作畫,畫出來的畫是死的,而他想追求一種充滿生命靈動的氣韻的畫,於是他放棄了宮廷裡悠游自在的生活,選擇了四處流浪,尋找一種永恆的生命之畫。

“他遊歷天下,走過了很多地方,見過了很多人,可是一直沒有完成他的那幅畫。直到有一天,他走到了西昆侖山中,在那裡迷了路,轉來轉去,後來就誤打誤撞闖入了一個叫做氐人國的國家。那個氐人國中有一位女子,一見到我父親就愛上了他。聽說他要畫出具有永恆生命的畫作,就告訴他,不是他的技法不夠高明,而是他還沒有找到兩樣東西:一是天下無雙的顏料,二是只有她們氐人國才有的畫布。她給了他一種看似普通的白色顏料,然後又給了他一塊奇特的不知道什麼做成的畫布,條件是要我父親給她畫一幅像。說來奇怪,我父親剛給她畫完像,她就消失了。我父親帶著那幅畫下了山,回到家中,那個女子卻又從畫裡出來了,原來她早就想逃出氐人國,到外面的世界來看看,借助我父親的幫助,她終於實現了願望,成為第一個逃出氐人國的人。為了報答我父親,她以身相許,和我父親結成了夫妻,生活美滿無比。

“但不久之後,這件事情就被黑水國的君主給知道了,君主將我父親召回宮中,問他究竟發生了什麼。我父親是個老實人,將事情經過詳細講了一遍。君主大喜,立即讓他再去尋找這樣更多的顏料和畫布,然後去臨近的萬泉國,將那裡的不老泉給畫入畫中,帶回黑水國宮中來。我父親正在猶豫,那邊,那幅畫像連同美人,卻已經被君主派人給搜走了。君主以此作為要脅,我父親也是沒有辦法,只能答應。

“臨行之前,畫中美人一直流淚,然後用眼淚將我父親身上塗抹一遍。我父親就這樣又去了西昆侖山中,按照美人的指點,找到了氐人國。因為身上塗抹了美人的眼淚,所以竟然沒有被發現身份異常,順利地進入,盜取了許多的顏料和畫布,在不被察覺的情況下,安全地離開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