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軒轅傳:與龍共舞

正文 第69章 火眼金雕

書名:軒轅傳:與龍共舞 作者:林猹 本章字數:5163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45


六十九章

火眼金雕

“我父親滿心歡喜,帶著顏料和畫布立即去了萬泉國。萬泉國是一個富庶無比的國家,有一口不老泉,喝了不老泉泉水的人,百病不生,即使將死的人,喝了也能起死回生。每天,都有從千里之外的人慕名而來,花費重金,換一口不老泉水喝。我父親重金賄賂了守衛,得以接近了不老泉,他一見不老泉就被那絕世無雙的美麗風景給吸引住了,情不自禁地拿出畫筆,蘸著神奇的顏料畫了起來,畫了三天三夜,剛畫完,那不老泉就消失了。我父親連夜收拾了畫布,帶著被畫入畫中的不老泉離開了。

“因為沒有了不老泉,一夜之間,萬泉國的上萬口泉水全部乾涸,不但澆灌莊稼的河流乾涸了,連人喝的水井也乾涸了,於是莊稼枯死,成千上萬的人被迫離開家園。萬泉國不到一年之間,就變成了流沙國,風沙滾滾,人煙斷絕,連以前不遠萬里來這裡經商的駝隊也不來了。

“再說我父親,帶著那幅不老泉的畫回到了黑水國,可是剛回到宮中,卻聽說畫中美人自從他走後一直流淚,已經淚盡而死。我父親一聽,再將不老泉的畫卷交給君主,已經沒有意思,於是帶著那幅畫逃出宮中,消失在了民間,從此銷聲匿跡了。君主得知消息,立即派人去追,卻終於沒有追上。大怒之下,下令全國通緝,一心要得到那幅畫作。

“消息傳出,流沙國才知道不老泉被盜取的真相,他們立即展開了瘋狂的報復,黑水國被迫組織了軍隊迎戰,雙方一經廝殺就停不下來。而我父親呢,自從帶著那幅畫,隱姓埋名,又流浪了許多年。他也曾到過流沙國,見了那裡百姓的慘狀,痛苦和後悔不已,可是他並沒有方法,能將不老泉從畫中倒出來。要這麼做,非得去氐人國中尋一個方法不可。但是那氐人國,沒有美人眼淚塗抹身上,根本不可能進去。因此我父親一直抱恨不已,最後只能將那幅畫藏在一個隱秘的所在。去世的時候,留下遺命,吩咐後代子孫,但有機會,一定要去氐人國中走一趟,只有找到了將畫中之物取出來的方法,才可以去拿那幅畫,然後將不老泉給還回去。所以,這些年來,我一直流浪各處,作畫謀生,同時在苦苦尋找一個進入氐人國的辦法。可是我數次去昆侖山中尋找,卻始終無功而返。唉!幸而老天有眼,讓我遇到了幾位恩公。恩公們一個個都是身懷絕技的,如果你們能夠有機會進入氐人國,無論如何,請幫我找一個將不老泉水從畫中倒出來的辦法。”

“氐人國?”軒轅光等人聽了面面相覷,“我們能不能找到,還是未知之數;要說進入,又沒有你父親那樣的奇遇,得到美人的眼淚,太難了。”

“但是幾位不是要找‘白土’嗎?那美人給我父親的神奇顏料,就是‘白土’啊。”

“什麼?!”眾人一聽,這才恍然大悟。“果真如此,那我們非去氐人國不可了。”

“這麼說,恩公們答應了?”大有聽了,顧不得身體虛弱,掙扎起身,給他們磕頭。“如果你們能夠找到方法,了卻我一生的心願,幫助我將不老泉還回去,那麼,我會將你們的相貌都畫下來,從此早晚三柱香,祝福你們康健平安,以後我的子子孫孫,也將傳頌你們的名字。”

“別,別,”蚩尤連忙擺手,“你一畫,我們都進了你的畫裡出不來了,那不慘了?”

“哈哈。”聽他這麼一說,眾人都笑起來。

此時,大有的妻子也做好了飯,將飯菜都端上來了。雖然不是多麼豐盛,卻自有一種農家風味的清新和溫馨。眾人都好好地飽餐了一頓。

“行了,”軒轅光一抹嘴巴,“吃飽了,喝足了,咱們也該動身去昆侖山了。”

“是呀,咱們已經見識過了八大厲神中的老七和老八,都不是好對付的,現在,也該去會一會其他的六位厲神了,我敢肯定,有一場大架要打!”

“就是,這一次,可別再丟下我和伶倫了,”阿嫫也摩拳擦掌,“伶倫的混沌之琴,我的太陽神針,可不是吃素的,讓我們也顯顯身手!”

就這樣,幾個人告辭了大有夫婦,從大有家出來,因為是白天,不能太過招搖,所以他們先上了祖兒的禦馬飛車,緩緩地駛出了城。

出城之後,越走越遠,很快又置身在無邊無際的曠野中了,軒轅光第一個下了車。

他打開自己的飛熊機關人,跳進去操縱機關,“走吧,咱們飛起來吧!”

“駕!”祖兒也是一聲吆喝,天馬早已按捺不住,肋下生翅,一下飛上了天。

就這樣,一行人直奔西昆侖而去。頃刻之間,已經飛越昨天來過的雪山。

過了雲霧彌漫的雪山,再往前飛行,天空一片晴朗。從上面望下去,卻不見了萬頃良田,而是一片灰暗的沙丘。一座座的沙丘連綿無際,很難想像,在這樣的地方還能夠有人生存。然而確實可以看到,在沙丘之間,黃沙之上,偶爾可以看到一個個的村莊,只不過絕少人煙。

“你們看,那下面就應該是流沙國了。”伶倫歎息一聲,“就因為被人家偷走了不老泉,萬泉國變成了流沙國,真是可憐啊!”

“那也怪不得別人,”祖兒道,“他們有這麼好上天恩賜的寶貝,為什麼不好好看著?那麼輕而易舉地就被人家給偷走了,這叫做自作自受。”

“也不能那麼說啊,”阿嫫道,“你們沒有聽說,那個畫家的父親,他是得到了‘白土’作為神奇的顏料,才能夠一作畫就將有生命之物畫入了裡面。這種神奇的作畫方法,至少我是從來沒有聽說過,萬泉國的人也一定沒有想到。這大概是世界上最高明的竊賊了,簡直防不勝防。”

“就是,”蚩尤也插話說道,“怪不得我到處找不到不老泉,原來被人家給藏在了一幅畫中。這等機密之事,只怕那混沌老魔也不知道。”

眾人正在議論紛紛,忽然,就見下面的黃沙之中,一股風暴卷了起來。

那風暴中間似乎有什麼有形之物,駕馭著沙子扶搖直上,竟然直撲禦馬飛車。

“小心!”伶倫大喊了一聲,“那股沙子朝咱們撲過來了!”

“哼,咱們有禦馬飛車,怕什麼?”祖兒連喝了幾聲,“駕!駕!駕!”

天馬是何等的聰慧,一見有風沙直撲上來,立即奮力揮動翅膀,迅速拉升。

可是,說也奇怪,那沙塵中的怪物竟然不依不饒,驅動沙子繼續追上來。

旁邊,駕駛飛熊機關人的軒轅光極力看去,卻也看不清沙塵中是什麼。

天馬拉著車子,繼續爬升。本來它是來自天上的神物,就是飛得再高也沒有問題。可是,現在它畢竟拉著一輛車子,車子上又坐著祖兒、伶倫、阿嫫、蚩尤等人,分量自然不輕,所以天馬一通飛升,越來

越吃力。

眼見那怪物駕馭著沙塵要追上來了,蚩尤大怒,從車廂裡出來,站在車轅上。

然後,他取出桑木之弓,搭上了混沌之箭,對準了那沙塵的中心:“怪物,吃俺一箭!”

“嗖”的一聲,這一箭射出,那力量是何等的強大!雖然那沙塵翻滾,看不見裡面是什麼怪物,可是這一箭飛去,那箭是具有靈性的,徑直撲向沙塵中的怪獸。只聽得一聲響亮的鳴叫,從沙塵中,一物飛出,原來是一隻大鳥,渾身的顏色都是金色的,大翅展開,足有數丈,兩隻鋒利的爪子,在陽光下閃耀著金光。它從沙塵中現身出來,直撲蚩尤。

“好傢伙,原來是這麼個東西!”

車子上,幾個人都在緊張地觀察局面。一見這只大鳥現身,阿嫫氣憤不過,第一個動手,伸手抓了一把陽光,一揮手,無數的“太陽神針”射出!

這“太陽神針”是何等銳利,那大鳥抵擋一支蚩尤的混沌之箭還可以,可是面對這麼多“太陽神針”根本無法躲避!它拼命扇動翅膀,連聲嘶鳴,“撲”“撲”還是有幾針射中了它,身上的羽毛一根根地飄落!

負傷之下,那鳥兒也知道車上的人厲害了,不敢再逞強,轉身向西飛去!

而那風沙,因為沒有了大鳥的操縱,也很快落下去,消失於無形。

“好險!”伶倫驚呼了一聲,剛才如果不是阿嫫出手,後果不堪想像。

祖兒指揮著馬車,將車子落到了地面上,讓馬兒稍微休息一下。這時候,軒轅光駕駛著木頭機關人也落下來了。

“喂,阿嫫,你那一手‘太陽神針’真是太帥了,怎麼不一下射瞎它的眼睛?”

“我並不能確定它到底對我們有多少惡意,所以下手保留了一些力量。”阿嫫說。

“阿嫫,你就是心地善良,要我,直接結果了它,管它是什麼東西呢。”祖兒氣憤地道。

“這傢伙,看它的樣子,我猜極有可能是八厲中的‘火眼金雕’蔔天。”軒轅光猜測道。

“我們並沒有得罪它,可是它卻對我們發動突然襲擊,厲神真是太不講理了。”伶倫道。

“講理?跟八大厲神講理,只怕天下有再好的道理也沒有用。”軒轅光道。“我很擔心,他們是收到了混沌老魔的命令,專程在此阻攔我們的。”

“混沌老魔?”眾人一聽到那個名字,頓時緊張起來。“不會吧?老魔不是受了傷,鐘九大哥說,他要養傷一段時間,不會又在這裡出現吧?”

“老魔不會自己來,可是他有辦法,將命令傳到這裡來。”軒轅光道,“我們要小心了!”

“八大厲神,已見其三,也沒有什麼了不起的嘛。”只有祖兒不以為然。

由於天馬剛才和那金雕一番劇鬥,消耗了很大的體力,所以,不能繼續拉著眾人前進,於是,祖兒讓天馬拉著空車在前面走,自己和眾人在後面跟著。軒轅光也收了機關人,和眾人一道行進。

在沙漠上行軍,是眾人從來沒有體驗過的。在天空中看沙漠,頗為壯觀,那種景色令人驚歎。可是真的在沙子上行走起來,才知道不是那麼一回事。

這和在平地上走路不一樣,沙子是軟的,走起來深一腳、淺一腳,很費力氣。

這還不說,沙漠裡的天氣異常乾燥,太陽從頭頂直射下來,簡直如刀子一般。

只走了一會兒,眾人頭上、身上就出了汗,行進的速度也明顯放緩下來。

“我的媽呀,累死我了,咱們要不要停下來歇一會兒。”祖兒第一個受不了了。

“祖兒,這才剛走了幾步路,就累得不行了?要不,你還是坐車,我們走著吧。”

“那可不行,你們能走,我就能走,憑什麼我要搞特殊?”祖兒這個人,最怕別人瞧她不起,尤其軒轅光,他的每句話都令她十分的在意。

“祖兒,你就坐車走吧。”伶倫也勸道,“我是做農活慣了的,阿嫫姐姐也在島上走慣了崎嶇不平的道路。就是你這個大小姐,沒有受過這樣的鍛煉,要你這麼跟我們一塊走,還不把你給累壞了?還是上車吧。”

“不,我偏不……”祖兒在心裡,是把軒轅光當作自己的,可是伶倫和軒轅光的感情好,她也是看在眼裡的,知道阿嫫不可能和自己競爭,只有伶倫是最大的競爭對手。因此,伶倫對她一片好心,她卻以為是諷刺自己。

“你們都不用管我,我自己能走!”

她爭強好勝,一味地往前撐著走,可是還是很快跟不上眾人,遠遠落在了後面。

眾人又何嘗不瞭解她的心意,因此,眾人在前面慢行,留下軒轅光一個人等她。

“祖兒,我來扶你吧。”

等她來到跟前,軒轅光上前來要扶她,她卻一把推開了軒轅光的手。

“不,不用……哎喲……”

她的腳忽然踏入了一個小沙坑中,腳下一滑,整個人就倒了下去。還好軒轅光就在旁邊,一下子扶住了她。

“小心,祖兒!”

“哎喲,我的腳!”祖兒臉上露出疼痛的表情,似乎傷勢還不輕。

“別動,我看看。”軒轅光擔心她崴了腳,連忙讓她靠在自己肩頭,自己則彎腰下去,查看她的腳。還好,她的腳並沒有崴到,他才出了一口氣。

“沒事,你的腳沒事。”

“誰說沒事?我的腳鑽心地疼。”

“哪裡疼?我幫你揉揉。”

“我的腳底,好像被什麼紮到了……疼……”

祖兒本來一直在咬牙堅持,現在卻似乎堅持不住了,幾乎要哭出來。

“來,你慢慢坐下,我幫你看看。”

軒轅光扶著她,在一處沙包上坐下來。然後,蹲下去,幫她看了看腳底。她的腳底並沒有被什麼紮到的痕跡,可是她一迭連聲地喊疼,軒轅光於是幫助她除下了鞋子,頓時,只見她的兩隻腳底,襪子都被鮮血染紅了。

“啊?”軒轅光大吃一驚,“你……怎麼會有這麼多的血?到底傷到哪裡了?”

“我也不知道……啊喲,啊喲……”

“你忍著點啊,我幫你看看。”於是軒轅光又輕輕地幫助她將襪子褪下來,費了好大的力氣,兩隻襪子才脫下來,仔細一看,原來是腳底不知道什麼時候,磨出了幾個大血泡,血泡又磨破了,流出來很多血。

“原來只是皮肉傷,沒有關係的。”軒轅光這才放了心。“我這就叫伶倫和阿嫫過來幫你處理一下。”

“不,我才不要她們來看我的笑話。”沒想到祖兒卻一口拒絕了。

“看什麼笑話?怎麼會?她們是真心關心你,我們都是一樣的啊。”

“不,不一樣,總之,我只要你一個人幫我,我絕不讓他們碰我一下。”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