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軒轅傳:與龍共舞

正文 第70章 姜大將軍

書名:軒轅傳:與龍共舞 作者:林猹 本章字數:5530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45


第七十章

姜大將軍

“那……好吧……”軒轅光沉吟了一下,這可有些難辦。可他也知道,祖兒的脾氣那是大小姐脾氣,她說不要伶倫她們幫忙,那是一定不要幫忙的。於是他只能想辦法,先從自己身上割下來兩塊衣角,將她的腳給包紮好了,然後,讓她自己伏在自己的背上,背起她來繼續趕路。

這一來,伏在軒轅光的背上,祖兒可是洋洋得意,早忘記了疼痛:

“哎呀,還是被人家給背著給舒服呀,早知道這麼舒服,我就不自己走了!”

“哼,少臭美,要不是看在你的腳受傷了,我才不這麼照顧你呢。”

“你不照顧我,那可不行。你忘了,你答應過我爹,要好好照顧我的!”

“我答應過嗎?”

“當然答應過了,怎麼,你敢賴帳?”祖兒用自己的拳頭使勁捶他的背,“讓你賴帳、賴帳……”

“好了,我承認,我答應過你爹,要好好照顧你,行了吧?”

“喂,你這麼心虛,是不是還答應過別人呀?”祖兒似乎察覺到了什麼。

“不,沒有……”軒轅光眼前,卻浮現出自己答應大橈先生照顧伶倫的一幕。

“沒有就好。”祖兒卻對他的話信以為真了,“如果你再答應照顧別人,我可不輕饒你。”

二人說著,笑著,雖然背了個人,也不感覺累,很快追上了前面的幾個人。

看到祖兒如此狼狽,其他人也不敢嘲笑,偏偏祖兒也是個倔強的,依舊不肯坐馬車,一定要軒轅光就這麼背著他,一直往前走,停一下都不行。

還好,正在軒轅光暗暗叫苦的時候,前面出現了一大片綠洲。那綠洲在這樣風沙遍地的環境裡看起來是那麼美麗:湖水清澈,綠樹環繞,還夾雜著一些不知道名字的野花,在風中微微搖曳,一群潔白的鳥兒飛舞來去。

“哇,有綠洲!”

“太好了!”

蚩尤和伶倫、阿嫫紛紛上前,在湖泊邊蹲下來,有的大口喝水,有的輕掬一捧水,將臉埋在水裡,感受那股清涼,真有種置身仙境的滿足感。

“快,放我下來!”一見這麼美麗迷人的湖泊,祖兒也忍不住了,連聲催促。

軒轅光背著她走了這一路,早累得話都說不出來了,將她放下後,一屁股坐在那裡。

祖兒卻不去管他,只是將大捧的水往臉上撩。女孩子愛美的天性得到了淋漓盡致的體現:不但洗臉,而且將一頭美麗的長髮都散開了,浸入水中,一根根仔細梳理,將上面沾著的沙子一粒粒地摘下來,反復浸洗。

“撲通”一聲,遠處,蚩尤已經顧不得什麼,一頭紮入湖水中去暢遊了。

軒轅光呢,也趴在湖邊,一口氣喝了一肚子的水,又狠狠地洗了幾把臉,然後,將身子往湖邊的草叢裡一躺,仰面朝天,準備美美地睡上一覺。

“叮噹……叮噹……”

便在這時候,忽然從風中傳來一陣悅耳清澈的駝鈴聲。眾人一愣,都向身後望去。

在他們來的路上,出現了一支駝隊。隊伍大概有十多隻駱駝,二三十人,有的騎著駱駝,還有的人趕著馬拉的車子。這些人行進的速度很快,頃刻之間已經來到了跟前。看到綠洲,他們也是一陣歡呼,頓時人人都跑了過來,將頭埋進水裡,一通狂飲。對沙漠中行走的人來說,綠洲就是天堂。

軒轅光幾個人,並沒有去過多地理會這些人,只當做尋常的商旅罷了。

不過,那些漢子中的一個人,看上去似乎是帶頭的,身材高大,一臉的絡腮鬍子,滿臉黝黑,兩隻眼睛卻射出刀子一樣的鋒芒。他一邊經過幾個人的身邊,一邊打量。對於幾個女孩子只是一瞥而過,對於草叢中的軒轅光,卻多看了幾眼。尤其看到軒轅光腰間懸掛的刀子,忽然全身一震。

“小朋友,你們好呀!”他一開口,聲若洪鐘,雖然不是故意大聲,卻傳出很遠。“請問,你們不介意我們在這裡歇歇腳吧?”

“不介意,不介意。”軒轅光連忙從草叢中坐起來。“反正這地方也不是我們的,你們隨便歇息就是了。”

“話雖如此,可是我們怕打擾了你們,所以要和你們打一聲招呼啊。”那大漢說著,口頭上客氣,一雙眼睛卻如同刀子般在軒轅光渾身上下掃著。“小朋友,怎麼稱呼你啊?”

“我姓軒轅,單名一個光字。叫我小光好了。”

“軒轅小朋友,你們這是從哪裡來呀?”

“我們嘛……從東面來,很遠的地方。”

“很遠的地方?”大漢打量了一下周圍,沒有看到他們的車隊,也沒有大包小包的行李,似乎有些不太相信。

“喂,大叔,”軒轅光問他道,“怎麼稱呼您?你們這又是從哪裡來啊?”

“我姓薑,我們嘛,也是從東面來的,穿過這沙漠,到西面去做生意的。”那大漢道。“小朋友,我不知道你們到西面去做什麼,不過,我得提醒你們一句,最近西面可不太平啊。”

“是嗎?有什麼不太平?”

“不太平嘛,就是流沙國和黑水國正在離這裡不遠的河灘上,隔岸對峙,要打一場大仗。”

“哦,你是說這個呀。”軒轅光關心的只是如何去西昆侖山,對於兩個國家的爭鬥,沒有一絲一毫的興致。所以接了一句話,就沒有再往下問。

那姜姓大漢本來以為他會感興趣的,可是見他一點都提不起精神來,覺得有些奇怪:“怎麼?軒轅小朋友,你們好像一點都不害怕呀。”

“害怕什麼?”

“害怕打仗呀,雙方都有成千上萬的人馬,一打起來,那可是死傷無數啊。”

“唉,不就是為了不老泉嗎?”軒轅光輕描淡寫地道,“其實,打也是白打,兩個國家的君主都被人家給耍了,不老泉他們誰也得不到。”

“啊?你也知道不老泉?”姜姓大漢的口氣忽然一變,目光也變得兇狠起來。

“不……我不知道……”軒轅光見他神情兇狠地盯著自己,似乎要吃人一樣,嚇了一跳,連忙擺手道,“不,我可什麼都不知道,那不老泉的秘密,天底下只有一個人知道,我們……”

“我們和他可沒有什麼關係。”不知道什麼時候,伶倫已經過來了,接過話去。“什麼不老泉,我們也只聽別人說起過,具體的可什麼都不知道。對不對,小光哥哥?”

“對,對……”軒轅光也知道自己說得太多了,將嘴一閉,不再說一句話。

“好了,不打擾你們了。我只是提醒你們,既然你們不害怕,就當我沒說。”

那個姜姓大漢也不再多問什麼,走到自己的一眾兄弟那裡去,眾人聚集在一起,圍城了一個圈子,姜姓大漢在中間,嘀嘀咕咕和眾人說著什麼。

“喂,我看情形有些不對啊。”伶倫疑惑地打量著那些人,“小光哥哥,他們該不是壞人吧?你都和人家聊了什麼!”

“別管那麼多了,去通知阿嫫、蚩尤大哥,咱們該動身了。”軒轅光道。

伶倫去叫了阿嫫和蚩尤,可是祖兒卻懶洋洋地道:“為什麼這麼急?好容易找到這麼一個地方,多休息一會兒吧。要走你自己走,我呀,得在這裡住一晚了。

“祖兒,實話說,我對那些人不太放心。”軒轅光小聲說出了自己的擔憂。

“哈哈,咱們是什麼人,他們又是什麼人,還用的著怕他們?要怕,也應該是他們怕咱們才對啊。”祖兒根本不以為然,“你們呀,太多心了。”

“得,得,那就在這裡住一晚上,大夥兒小心啊。”軒轅光只能答應了。

而眼見他們沒有走的意思,那些人也不走了,就在湖邊支起了帳篷。

傍晚的時候,眾人在湖邊搭好了樹枝做成的木屋,點燃了篝火,蚩尤從湖里弄上來一些魚,軒轅光將那些魚收拾了,串成一串,在火上燒烤。

“好香啊!”

剛烤了一會兒,就聽蚩尤忍不住吸著鼻子道。

“這算什麼,一會兒烤好了,保證讓你們一個個吃得停不下來。”軒轅光道。

他烤魚的本領,的確是天下無雙。可是蚩尤說得卻不是這個:“不,我不是說你的烤魚,我是說人家的烤肉!”

“烤肉?”

軒轅光一愣,順著他手指的方向望去,才發現那一眾漢子,同樣架起了篝火。所不同的,他們將大串的羊肉、牛肉烤在了火上,那麼大塊的肉,一經火烤,頓時滋啦滋啦地冒出油來,油落在火上,篝火更旺。一陣陣帶著濃郁肉味的香煙,正好從上風向向位於下風向的軒轅光他們飄來。

不但有肉,而且他們還有酒,每人拿著一個大酒袋子,對著口狂灌。

眼見他們一手持著酒袋,一手舉著大串的肉塊,大肆咬嚼,蚩尤不由口水直流。

不但如此,而且他們吃著喝著還不盡興,又紛紛站起身,圍著篝火,跳了起來,一邊跳著舞蹈,一邊口中唱出熱烈奔放的歌子,一派的忘我歡樂。

“他奶奶的,受不了了!”蚩尤吃了兩條烤魚,再也忍不住,一下站起來。

“蚩尤大哥,你幹什麼去?”

“我去討一口酒喝。”

蚩尤大步走到那群人中去,也不知道他說了幾句什麼,那些人就接納了他。頓時,美酒敬上,鮮肉獻上,蚩尤大口喝酒,大串吃肉起來。

“喂,小光,你們也來呀!這幫人很夠朋友的。”蚩尤邊吃邊招呼他們。

“是啊,過來吧,小朋友們!”那姜姓漢子也大聲招呼道,“咱們萍水相逢,也算有緣,在這樣席地幕天的地方,還拘謹什麼?一起來盡情歡樂吧!”

“對,對,一起歡樂!”祖兒喜歡湊熱鬧,頓時答應了,嚷著要小光扶他過去。

伶倫和阿嫫還有些遲疑,可是軒轅光已經架著祖兒過去了,她們只好跟上。

來到近前,軒轅光不好意思地笑著:“對不起,姜大哥,打擾你們了!”

“什麼打擾不打擾,快來喝酒、吃肉。”姜姓大漢熱情地招呼道。

雖然有些疑慮,軒轅光他們還是坐下了。蚩尤和祖兒不管那麼多,二人很快大呼小叫,和那些漢子一起劃上了拳。軒轅光呢,也跟著喝了一些酒。

伶倫和阿嫫不喝酒,不過,二人實在禁不住香噴噴的烤肉誘惑,也吃了一些。

這時候,月上中天,光華如水,照著下面一片寧靜清澈的湖面,還有湖邊的篝火、美酒,一眾歡樂的人兒。美景如畫,良夜如夢,正是難得!

然而,軒轅光等人誰也沒有想到,這卻是一個美麗的陷阱。剛喝了一會兒酒,軒轅光就覺得有些頭暈起來。

“我的頭怎麼……這麼暈……”他有些覺得不對。

“軒轅小朋友,是不是覺得這酒勁兒有些大呀?”那個姜姓大漢問道。

“勁兒是不小……”軒轅光喃喃地道。

“那怎麼行?要做人家的金刀駙馬,如果連這點酒都喝不了,怎麼行?”姜姓大漢忽然道。

“什麼?金刀駙馬?”軒轅光一愣,“你……怎麼知道?”

“你那腰上掛的是什麼?不正是黑水國金刀駙馬的刀子嗎?”姜姓大漢冷笑道。

“你……”軒轅光大駭,便在此時,祖兒也聽到了,好奇地轉過頭來,問他們:“喂,你們在說什麼?什麼金刀駙馬?”

“就是這位小朋友啊,他腰間所掛的那把刀子,正是黑水國的金刀駙馬標誌啊!”

“什麼?”這話一出,祖兒、伶倫都同時驚呼起來。“他……他做了人家駙馬?”

“不……沒有的事……”軒轅光可不想這件事情有第二個人知道,他情急之下,猛地站了起來,正要解釋,卻忽然覺得全身一陣發麻,雙腿酸軟,一下子癱坐在那裡。

“我的腿……怎麼一點力氣都沒有了……”

“我們……我們也沒有力氣了……”伶倫和阿嫫忽然也都覺得全身麻酥,癱軟在地。

“怎麼回事?”蚩尤和祖兒和那些漢子坐在一起,驚訝地回過頭來看著他們。

“哈哈,倒也,倒也……”

那姜姓大漢笑著,眾人也都笑起來,笑聲中,祖兒也全身酥軟,倒了下去。

“喂,你們……這究竟是怎麼回事……?”蚩尤大喝一聲,猛地起身,“你們搞的什麼鬼?”

“哈哈,小子,中了我們的‘麻酥散’,竟然還能撐這麼久?”姜姓漢子冷笑道。

“你們究竟是什麼人?敢暗算本大爺,吃俺一拳!”蚩尤大喝一聲,對準那漢子就是一拳。

“哈哈。”那漢子不閃不避,只是對著他的來拳,一動不動地冷笑著。

眼見蚩尤這一拳就要打到他胸前,可是,在接觸的一刹那,他的拳頭卻忽然停住了,一條胳膊綿軟無力地垂了下來,整個人也軟了下去……

現在,幾個人都癱軟在那裡了,不但無力掙扎,甚至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

雖然全身癱軟,頭腦卻是清醒的,一個個都被人家五花大綁給綁了起來,丟上馬背。一群人收拾了連夜起程,向著陌生的前方兼程而去……

在馬背上顛簸了一夜,麻木的知覺漸漸恢復,然而更加難受:不但被牛皮捆著的地方火辣辣地疼痛難忍,而且被馬背這麼顛簸著,全身的骨頭仿佛散了架一樣,這種滋味是眾人從來沒有體驗過的,叫苦不迭。

終於,天亮的時候,他們來到了一個地方。這是一片廣闊的原野,原野上長滿了茂密而柔軟的野草,然而更令人驚異的是,到處都開放著潔白的、碩大的花朵。

到了跟前才知道,原來那不是花朵,而是一頂頂的潔白帳篷。每一頂帳篷裡,都有十多個人在進進出出,忙著生火做飯,升起嫋嫋的炊煙。

軒轅光現在開始相信,那姜姓大漢說的話了。不錯,這正是流沙國的軍隊,在此集結。按照一千頂帳篷計算,這支大軍也有上萬人。雖然這麼多人,卻紀律嚴明,除了偶爾幾聲馬嘶,人人都輕聲細語,輕手輕腳。

姜姓大漢這一行人,在軍隊中地位很高,每當他們經過一頂帳篷,就有人出來行禮:

“將軍,您回來了!”

“是!”

軒轅光等人在馬背上,給人家捆粽子一樣捆得結結實實,無異於待宰的羔羊。可是,那些士兵們根本不去多看他們一眼,打過招呼,就各自去做事情了。

姜姓大漢,不,現在軒轅光他們知道,這是一位了不起的大將軍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