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軒轅傳:與龍共舞

正文 第71章 黑羊大王

書名:軒轅傳:與龍共舞 作者:林猹 本章字數:5570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45


第七十一章

黑羊大王

姜將軍帶著他們,一行人徑直來到軍中一頂最大的白色氈帳旁,停了下來。

在這頂氈帳前,有一杆高高飄揚的大旗。四個大漢挎著腰刀守衛在門口。

“姜將軍,您回來了?”

一看到姜將軍,這幾個護衛也一齊同聲招呼,態度非常恭敬。顯然姜將軍地位著實不低。

“是。”姜將軍答應道,“大王可起身了?”

“起身了。”其中一人道,“小的進去通報一聲。”

他進去後,片刻出來:“大王有請!”

姜將軍邁開大步進去了。外面,軒轅光等人也被從馬背上解了下來,剛一站穩,蚩尤就第一個破口大駡:“哼,你們這些宵小之輩,暗算害人,算什麼英雄好漢,有種的和老子正大光明,大戰三百個回合。”

他越罵越怒,一個漢子不想他火氣如此之大,剛解開他腳上的繩子,被他飛起一腳,“砰”踢飛出去。

立刻,其他幾個人抽出刀子圍了上來,軒轅光連忙勸道:“算了,蚩尤大哥,現在發再大的火也沒有用了。唉,誰讓咱們大意,著了人家的道兒呢?現在,咱們什麼也不要做,就安安靜靜地,等著人家發落吧!”

“算你小子識相!”另外一個漢子瞪了他一眼,吩咐將蚩尤單獨隔開在一旁,讓軒轅光、祖兒、伶倫、阿嫫幾個站在一起。

“小光哥哥,這……這究竟是怎麼回事?”伶倫沒有想到,會突然發生這樣的變故,不由有些害怕。“他們……這些人究竟是什麼人?要對咱們做什麼?”

“我也不知道,不過不用怕,伶倫妹妹,有我在,一定會保護你的。”

“嘟嘟,吹法螺。”祖兒一張嘴最是不饒人的。“自己都成這樣子了,還說大話哄人。哼,要我說,還不都是你身上那把刀子惹的禍。喂,小光,你實話實說,那把刀子究竟如何來歷?你又為什麼會被認作黑水國的什麼金刀駙馬?”

“這個……”軒轅光一下子愣住了,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黑水國?金刀駙馬?”伶倫一直在思索,忽然想起了什麼。“唉,對了,小光哥哥,是不是咱們剛從小廟底村出來,在鹽池鎮碰到的那個天香公主……”

“天香公主?”祖兒剛聽到這裡就打斷了她,“我就知道這裡面有事兒。”

剛說到這裡,從裡面,那個姜將軍又出來了,打量了一下眾人。

“對不住了,幾位小朋友,只能先委屈你們一會兒了。”他吩咐一聲,“將他們都帶下去,分別關押,這個叫軒轅光的小子留下,我有用處!”

“是!”

手下人答應一聲,將其他人都押下去了,只留下軒轅光站立在那兒。

雖然面臨險地,軒轅光卻滿不在乎,站在那兒,一副隨遇而安的表情。

“怎麼,軒轅小朋友,你不害怕嗎?”

“害怕?哈哈,有什麼好怕的?”軒轅光回答道。

“好,好,年紀輕輕,膽量倒不小。”姜將軍上來給他鬆開了綁,“請吧,我們大王在裡面等著見你。”

軒轅光活動了一下麻木的手腳,然後在他的帶領下,進入到了氈帳裡面。

進來之後,才發現這裡面跟想像的大不一樣:只見這裡雖然闊大,卻空空蕩蕩,到處都是一片雪白的顏色,地上是白色的毯子,周圍是白色的幕布,地上兩排椅子,顯然是平時為了開會而準備的。中間一張寬大的椅子,那椅子上竟然鋪了一張純白的馬皮。而就在上面,端坐一人,也是一身的素白。不但白衣如雪,這個人的肌膚也是純白如雪,頭髮、眉毛都是白色的,一張臉孔卻精緻得如同玉石雕琢而成一樣,看不出來年紀。

這個看上去神仙一樣的人物,唯一和普通人相像的,是雖然早上剛剛起來,他已經喝了不少酒,跟前還放著幾個大酒囊。

一見軒轅光進來,他就哈哈一笑:“姜將軍,這就是你說的黑水國金刀駙馬?”

“正是。”姜將軍點了點頭,對軒轅光道,“還不上前參見我們流沙國的白馬大王!”

“白馬大王?”軒轅光心想,這個人好古怪的名字。不過,他還是上前行了禮:

“小子軒轅光,參見大王!”

“很好,”那白馬大王早已將姜將軍交上來的那把金光閃閃的刀子看了無數遍,他將刀子拿在手上把玩著,又打量了一下軒轅光:“小子,你……真是黑水國的金刀駙馬?這刀子該不是偷來的吧?”

“當然不是。”軒轅光大大方方地道,“這刀子是黑水國的天香公主親手送給我的。”

“天香公主?”白馬大王聽他說出這個名字,點了點頭,“不錯,黑水國的公主,的確叫這個名字。但知道這個名字,也說明不了什麼。”

“不錯,知道天香公主的名字的人有很多,但是,見過她的真面目的,除了她父親,我是第一個男人。所以,她就將這把刀子贈送給了我。”

“你對黑水國的風俗果然很瞭解,這麼說,你真是他們的金刀駙馬了?”白馬大王點了點頭。“那好,我再問你,聽姜將軍說,你提起過不老泉,你知道不老泉嗎?”

“有誰不知道嗎?”軒轅光冷冷一笑,“你們流沙國和黑水國連年爭戰不休,不就是為了不老泉結的怨嗎?黑水國因此還將天香公主送去了天子那裡,希望可以由天子出面,來終結這場戰爭。否則,我也不會因此而遇到天香公主啊。說起來我這個金刀駙馬,還是拜你們所賜呢!”

“小子,別跟我耍貧嘴啊,我問的是你知道不老泉的下落嗎?”

“下落,說知道就知道,說不知道就不知道。”

“哦?此話怎講?”

“說知道,是我碰到一個畫家朋友,聽說他的父親,就是當日從你們這裡偷走不老泉的那一位。他從你們這裡偷走了不老泉,回去並沒有交給黑水國的君主,而是自己帶著不老泉的畫作逃走了,然後藏在一個秘密的地方。他臨終時候,將這個秘密告訴了兒子,並且囑咐兒子,一定要將不老泉交還給流沙國的君王,恢復當年萬泉國的繁榮昌盛。”

“啊?……可是,那個人,他並沒有來找我啊?”白馬大王一臉驚訝。

“他還沒有來找你,是因為他還沒有找到一個將不老泉從畫中取出來的辦法。”

“從畫中取出來?”

“不錯,你以為他父親當年是用什麼方法偷走了不老泉?是畫入了一幅畫中。”

“什麼?將不老泉畫入了一幅畫中?”白馬大王聽了,和姜將軍面面相覷。“我們一直以為,是什麼人用奇妙無比的法術,偷走了不老泉,可是卻不知道,竟然有人有這樣的本領,能夠將不老泉畫入畫中偷走!”

“這個世界上,你們所不知道的事情還多著呢。”軒轅光道,“實話告訴你們吧,我們已經答應了那位畫家朋友,我們這次去西昆侖山,就是要幫助他去找一個將不老泉從畫中取出來的方子。所以我對你們來說,不但不是敵人,而且還是你們大大的好朋友呢,怎麼樣,快放了我們吧?”

“不,大王,不要聽這小子一派胡言!”姜將軍連忙道,“我看,他就是貪生怕死,所以編造出來這麼一套說辭,來迷惑大王,大王千萬別上當!”

“我也覺得這小子說得太玄乎,不可信,那麼……”白馬大王沉吟著,“姜將軍,你說怎麼處置他?”

“大王,無論如何,有一件事情可以確定,這把刀子是黑水國的金刀駙馬標誌,黑水國也一定認識的,所以,我們在兩軍陣前,將他們一眾人押過去,看黑水國那邊如何反應?如果他們真的看重此人,我們就逼著他們說出不老泉的下落,如果他們還是不肯,又投鼠忌器,我們就一下子殺過去,借此機會,一舉將他們擊潰,只要我們佔領了黑水國,到時候我們慢慢尋找,何愁找不到不老泉?大王請您速做決定吧!”

“好!”白馬大王對姜將軍的話言聽計從,“就按照你說的辦。”

“喂,”軒轅光急得大叫,“我說得都是真的,你們可不要耽誤了我們去西昆侖山,除了我們,沒有人可以幫助到你們的,不老泉就永遠回不來了!”

“小朋友,對不起,任憑你如何花言巧語,也是沒有用的。不過,你的故事的確很精彩。”

姜將軍根本不信他,將他押到了外面,又吩咐取將蚩尤等一干人押了來。

就在等待的工夫,只聽得號角聲響起,一聲接著一聲,此起彼伏;一陣緊似一陣,聲聲催促。只見那些士兵們,一個個變戲法一樣,迅速將自己所在的帳篷給拆解開來,轉眼打成了一個包裹,丟到了馬背上。然後,一個個迅速披掛整齊,跨上了馬背,轉眼就排成了整齊的陣型。

不到半個時辰,上萬人的人馬集合完畢,真個是威風凜凜,兵強馬壯。

這時候,蚩尤和祖兒、伶倫、阿嫫都被押來了,他們的東西則被放在禦馬飛車上,一個士兵趕車跟在後面。

“喂,小光,他們到底要把咱們怎麼樣?”蚩尤遠遠地就沖軒轅光大喊著。

“還能怎麼樣?”軒轅光苦笑一聲,“我什麼都和他們說了,可他們就是不信。”

“閉嘴!”

姜將軍喝了一聲,早有人牽過馬來,他翻身上了馬,一下將軒轅光拎上去。

“出發!”

頓時,在他身後,上萬人的軍隊浩浩蕩蕩,踏著整齊的節奏,徑直向著前方而去。

大概走了不到半天的工夫,前面出現了一條奔騰洶湧的大河。那河水不知道什麼緣故,竟然是黑色的,或許這就是黑水國為什麼得名的緣故吧!

就在這條大河的對面,同樣是一片廣闊的原野,黑水國的國王早已率領軍隊,在那裡擺開了陣型,嚴陣以待。同樣是上萬的人馬,黑壓壓一片。

姜將軍不敢怠慢,親自指揮擺好了陣型,然後吩咐將蚩尤等人押到陣前。

他自己則親自押著軒轅光,來到最前面,將那柄金刀駙馬的刀子高高舉起:

“喂,你們認識不認識,這是你們金刀駙馬的標誌?”

果然,這刀子一出現,對岸陣營中一陣喧囂。隨即,一輛馬車緩慢駛出,向前走了幾十步。從車子上下來一個人,一群人打著黑傘,護衛左右。

從排場上看,不用說,這個人便是黑水國的君主了。不過他的裝束卻很古怪:渾身黑衣不說,渾身上下的皮膚,也都是黑黝黝的,只有眉毛和鬍子是白色的,還有一雙死魚一樣的眼睛,眼珠兒都是白色的。他的手腳都極長,健壯,精瘦,渾身上下沒有一點的贅肉。更奇怪的是,在他的頭上戴著兩隻長長的羊角,而且是那種尖細長長的山羊角,威風凜凜。

他不慌不忙地踱步來到河邊,往那裡一站,自有一種一國之君的氣象。

“黑羊大王,久違了!”姜將軍不敢怠慢,躬身隔岸向著他施了一禮。

“哈哈,姜大將軍,”黑羊大王冷笑一聲,“好久不見,你可是越來越不長進了。怎麼,你這把刀子,是從小女身上得到的嗎?莫非小女已經落在了你手上?”

“不敢,”姜將軍恭敬地道,“我就是膽子再大,也不敢去招惹天香公主。”

“就是,我也覺得,大名鼎鼎的姜多將軍,不是這等卑鄙無恥的小人。”黑羊大王似乎松了一口氣,但是還是盯著那刀子。“可是這把刀子,的確是小女所有……”

“自然。”姜多將軍道,“正因為認識這把刀子,所以我才把冒充貴國金刀駙馬的人給捉來了。現在,請黑羊大王您自己看看,認識不認識這個小子?”

他將軒轅光往前一推,雖然隔著河水,對岸的黑羊大王還是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不,我不認識這個人。怎麼,這把刀子是帶在他的身上麼?”

“不錯。”姜多將軍道。“既然黑羊大王您不認識他,這麼說他一定是假冒的了?”

“不,讓我來問問他。”黑羊大王盯著軒轅光。“喂,你叫什麼名字?是什麼人?為什麼會有我女兒身上的刀子?究竟是怎麼回事,快快說來!”

“哼,你們一個惦記不老泉,一個掛念自己的女兒,怎麼就沒有人問一問:憑什麼將我們幾個人綁了這麼長時間,讓我們無端受這個苦?你們想知道什麼,我都知道,可是我就不告訴你們,你們能把我怎麼樣?”雖然對方是黑水國的君主,軒轅光卻根本不當做一回事,自顧說道。

“你……”黑羊大王沒有想到這個小孩子,竟然會如此大膽、任性,一時語塞。

“小子,不得無禮!”姜多將軍伸手抓住了他肩頭,手指上一用力。“快說!”

他是個武人,手上這一加力,足有數百斤的力氣傳到了軒轅光肩頭,這一捏之痛,可想而知,他想這樣一來,這小子非屈服不可。不料,軒轅光是個倔強脾氣,儘管如此受苦,嘴上卻還是不肯屈服:“哼,你就是殺了我,也休想得到一個字,我死了,你們想得到的消息就永遠別想知道了。”

“好小子,讓我看看,你是真不怕死還是假不怕死?”姜多將軍一下抽出了刀,架在了軒轅光脖子上。

便在此時,伶倫在旁邊喊了一聲:“等一等,不要傷害他,你們要問的,我知道。”

“小姑娘,你知道什麼?”姜多將軍聞言,收了刀子,來到她身邊。

“我知道,這把金刀駙馬的刀子,的確是天香公主親自贈送給小光哥哥的。”

“哦?怎麼回事?”對岸黑羊大王關切地問道,“你們見過我女兒?”

“不錯。”伶倫道,“我們是在鹽池鎮上撞見天香公主和天風太子一行的,小光哥哥不小心衝撞了天香公主的馬匹,天香公主跌下馬來,結果小光哥哥誤會之下,扯開了天香公主的面紗。天香公主一開始要殺他,後來不知道怎麼,不但不殺他,反而將這把刀子送給了小光哥哥。”

“原來如此。”黑羊大王聽說了事情經過,恍然大悟,心下也放心了。

“金刀的事情,我們已經知道了。那麼,不老泉呢?”薑多又盯著他問。

“不老泉是被黑水國的一個畫家用從昆侖山中氐人國裡得來的顏料和畫布,畫入了畫中偷走的。後來他回了黑水國就隱姓埋名,直到臨終才告訴自己兒子,他希望兒子將不老泉還給你們,但是必須要再去氐人國,找到一個將不老泉從畫中弄出來的方子。我們這就是去昆侖山的。”

“這麼說,那小子此前說得都是真的了?”姜多將軍一聽,伶倫的話和軒轅光如出一轍,知道自己的確冤枉了軒轅光,不由得臉上一紅。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