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軒轅傳:與龍共舞

正文 第72章 飛天麒麟

書名:軒轅傳:與龍共舞 作者:林猹 本章字數:5392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45


七十二章

飛天麒麟

“怎麼樣?現在知道我說得都是真的了吧?”軒轅光大聲道,“喂,快把我這個金刀駙馬放開,姜多將軍,你這麼對待黑水國的貴賓,可不是待客之道啊!”

“待客之道?”姜多冷冷一笑,“想看看什麼是我們真正的待客之道嗎?”

眾人一愣,都不知道他話裡是什麼意思。便在這時候,忽然只聽得遠處一陣響亮的號角聲響起來,只見在黑水國的軍隊側方,突然出現了一支騎兵。為首的一人白衣如雪,跨著一匹同樣全身雪白的駿馬,手上揮舞著一柄雪亮的彎刀,正是流沙國的國王白馬大王。原來,他趁著姜多和黑羊大王對峙的工夫,已經悄悄從遠處渡過了河,從側翼發起了衝擊!

“殺啊!”

雙方的軍隊立即廝殺在一起,喊聲震天,一片的刀光劍影。

與此同時,姜多將軍也突然將手中的刀向天一指,口中大喊了一聲:

“流沙國的勇士們,現在是我們復仇的最佳良機,殺過河去,奪回不老泉!”

“殺!”

姜多身後的上萬勇士,早已披掛整齊,聽了這一聲令下,人人催馬上前,爭相渡河。

而對岸,黑羊大王知道自己上當了,也是怒不可遏,他一面傳令,吩咐一支人馬去抵擋白馬大王的衝擊,一面命令弓箭手上前,對準了河面:

“放箭,快放箭,給我狠狠地射!”

一時間,箭矢如雨,千百支利箭帶著淒厲的呼嘯聲,飛向河中,將正在渡河的流沙國士兵連人帶馬射翻在水中,頓時人仰馬翻,血染水面!

一片混戰中,黑羊大王子也從背後取下了弓箭,彎弓搭箭,瞄準了對岸!

他瞄準的不是薑多,竟然是被捆綁著的軒轅光:“臭小子,你敢冒充我黑水國的金刀駙馬,在這裡擾亂我的心神,實在罪大惡極,吃我一箭!”

只聽“嗖”的一聲,那支箭帶著強大的力道,脫弦而出,飛向軒轅光!

眼見這一箭就要將軒轅光穿胸而過,忽然,從天空中一物飛撲而至,一張口,“撲”噴出來一個火球!那火球迅疾無比,後發先至,追上了那支箭,頓時將箭焚毀!

眾人都驚詫無比,只見一隻全身彩色、長著兩隻闊大翅膀的麒麟,從天而降!

這麒麟一邊降落,一邊口中噴出一連串的火球,不管是黑水國的軍隊,還是流沙國的軍隊,無不當者披靡,一旦被那火球沾染上一星半點的火花,身上衣服就會被燒著,在地上打滾也撲不滅,只能紛紛跳入河中!

交戰的雙方,同時陷入一片大亂。那麒麟飛舞來去,口中不斷噴火。雖然有人試圖用弓箭射擊它,可是它翅膀一扇,箭矢紛紛落地,根本無法近身。這樣的怪物,真是兩國的軍隊從來沒有見過的。眼看非人力所能敵,眾人膽寒,紛紛逃跑而去。偌大的戰場,一下子空空蕩蕩了起來。

只有軒轅光、蚩尤、伶倫、祖兒和阿嫫等人,還被捆綁著,靠在一起。

那麒麟從天上落到地上,搖身一變,變成了一個身材高大的漢子,身著紅衣,臉上、身上的肌膚,也都是紅色的。他上前來,率先給軒轅光解開了繩子。

“多謝,”軒轅光雙手一自由,立即抱拳施了一禮,“多謝這位大哥救命之恩。”

“不必多禮,”那人甕聲甕氣地道,“快去救你的同伴吧。”

“是!”

當下,軒轅光撿起來被姜多將軍慌亂中丟在底下的金刀,去將蚩尤、伶倫、祖兒、阿嫫手上的繩子解開了。

“他奶奶的,老子這口窩囊氣,真是受夠了。”蚩尤大聲叫駡著,“小光,你去取了你的飛熊機關人,我去拿我的混沌之弓,一會兒非去狠狠教訓流沙國那些傢伙不可,不殺得他們哭爹喊娘,我就不叫蚩尤!”

“算了,蚩尤大哥,”軒轅光卻阻止了他,“這位神仙大哥,已經幫助咱們報了仇。那些人死傷慘重,已經受到了教訓,由他們去吧。”

他勸阻住蚩尤,又和眾人一起過來給那位麒麟變身的紅臉大漢行禮。“請問神仙大哥,尊姓大名?”

“哦,我姓林,叫林火。”那人道。

“林火?飛天麒麟?”軒轅光忽然想到了什麼,“原來您是八大厲神中的第五位?”

“不錯,正是我。”

“可是,您為什麼會來救我們?”在軒轅光眾人眼中,認定了八大厲神都是會和他們作對的,因此,對於飛天麒麟突然現身,救了他們,大惑不解。

“幾位有所不知,不是我要救你們,而是我奉了我們家夫人之命,特來相救。”

“你們家夫人?”

“就是常儀真人。”林火道,“夫人已經知道,你們在這裡有難,吩咐我火速趕來,幸好我來得及時,總算趕上了。諸位只是受了點驚嚇,沒事吧?”

“沒事,這一路上我們經歷的驚嚇已經夠多了,所以已經習慣了。”軒轅光道,“不過,常儀真人怎麼會知道我們遇到了危險?她又為什麼要救我們?”

“具體我也不知道,我只是奉命來救你們,然後請你們去西昆侖山做客。”

“做客?”軒轅光沉吟了一下,不知道這其中究竟是怎麼回事。不過,畢竟飛天麒麟是救了眾人的,如今又正式發出邀請,這個情不能不領。

“蚩尤大哥,祖兒、伶倫、阿嫫,你們的意思呢?”

“好呀,既然人家正式發出了邀請,那咱就跟著去走一趟吧。反正咱們也是要去那裡的。”祖兒說道。

其他人也點頭稱是,於是軒轅光做出了決定:“好,林火大哥,我們和你一起去。”

“那……你們收拾一下,我等你們。”林火警惕地走出去一段距離,四下警戒。

那些士兵,本來有在這附近鬼鬼祟祟偷窺的,一見他走來,紛紛嚇得跑開。

這邊,眾人各自整理了一下衣服,他們的車子就在附近,負責看押車子的士兵早已不知去向。眾人查看了一下,幸好他們的兵器都在車上。

“那些個臭傢伙,等從西昆侖回來再找他們算帳。”蚩尤取了弓箭,恨恨地道。

軒轅光也取下飛熊機關人,操縱起來,祖兒和伶倫、阿嫫等都上了馬車。

“好了,咱們走吧!”軒轅光駕駛機關人,率先飛了起來。天馬飛車也徐徐飛升起來。

那邊,林火也又搖身一變,恢復了飛天麒麟的本來面目,騰空飛了起來。

這一眾人,就在下面兩國士兵瞠目結舌的注視裡,徑直飛向西邊的昆侖山。

一路向西,飛行的速度並不快,眾人對下麵的情形看得真真切切:原來,這西昆侖和東昆侖不同。東昆侖就是一座孤零零的大山,是一根頂天立地的天柱,上面直通天際,下面深入地中,直通地下的冥界幽府。而這西昆侖,卻是由無數的山脈組成。一座接一座的大山,連綿不斷,似乎永遠沒有盡頭。如果是在下界,在這樣的一座座冰雪覆蓋、模樣相似的山脈中穿行,一定會很快迷失其中;可是在高高的天上看下去,卻發現

其實這一座座大山,正組成了一個巨大的蓮花圖案:最週邊的山脈是最低的,然後一圈一圈,高度逐漸升高。最後接近了蓮花的中心,在這裡,一座座高大的山峰,如同一把把利劍,直插天際,山頂上雲霧飄渺,已經看不清楚那裡的情形。而在過了這一片山脈以後,中間的高度又驟然降低,這裡就是西昆侖的中心了,和東昆侖的一柱擎天正好相反,這裡的中間卻是凹下去的,雲霧飄繞,深不見底。

來到這上空後,飛天麒麟帶頭落下去,軒轅光和祖兒的馬車等緩慢地跟著。

一直往下落了許久,雲霧散去,眾人才發現,原來是在一個潔白而晶瑩的大湖上,周圍都是閃著光亮的、清澈明淨的湖水,湖中央一個白玉砌成的巨大宮殿,宮殿一共有十幾層高,本身已經是很雄偉了,可是在這群山環抱之中,在這個面積幾千平方公里的大湖上,顯得那麼地小巧玲瓏。

“祖兒,快看,”軒轅光道,“這裡很像你住的地方呢!”

“是呀,不過這周圍的風光,比我住的地方可壯觀多了,真是個好地方啊!”

眾人在宮殿前面的廣場上降落,飛天麒麟已經又變作了人身,在等著他們。

“諸位,請!”

等眾人都來到地面上以後,林火並沒有馬上帶他們進入宮殿,而是給他們介紹:

“諸位,這裡就是我們夫人所居住的‘寒玉宮’了。不過今天天色已晚,諸位先請休息一夜,明天一早,我再帶你們去見過夫人。請跟我來吧。”

眾人跟著他往前走去,從上面落下來的時候,這寒玉宮不覺其大,現在來到近前,從下面仰望,才覺得這寒玉宮高大雄偉,一共是一十三層,每一層都有數百丈寬,幾十丈高,層層疊疊,從下面幾乎望不到頂層。

而最下面這一層的寬闊,也令人咋舌:圍繞著這一層,東西南北四個方位,又分別修建了四座小型的宮殿。雖然是小型的,但是也有三層樓那麼高,建築的材料也和寒玉宮完全相同,每一層都是精美無比的萬年寒玉堆砌而成的。從這寒玉的旁邊經過,簡直如同在一面面巨大的鏡子前走過,每個人映照在裡面的面目清晰可見。而那逼人的寒氣,更是不用觸摸,從空氣裡就直接逼迫過來,眾人都不由地打了個寒顫。

“好冷!”

祖兒第一個抵擋不住,失聲叫了出來。

相反,伶倫卻似乎對這寒氣沒有什麼反應。阿嫫在太陽島上生活久了的,從小體內就有一種純陽氣息,所以抵擋這寒氣也不費什麼力氣。

至於蚩尤,則是皮糙肉厚,不管什麼寒冷的天氣,在他都不當一回事。他最怕的是炎熱,天氣稍微熱一點就受不了,冷對他來說求之不得。

軒轅光也和祖兒一樣,禁受不住這刺骨的寒氣,同樣牙齒“咯咯”打起了寒顫。

“是啊,好冷啊!”

“諸位,這裡叫做‘寒玉宮’,自然是天下最寒冷之地。不過不用擔心,初來這裡的人都會受不了,不過我們一會兒就會給你們準備食物,只要吃過了我們這裡的東西,自然身體裡就會生出抵禦寒冷的熱量,請跟我來。”

林火說著,將他們引入了一座宮殿。這座宮殿的三層是給幾個人準備的客房,一人一間,寬敞、整潔,每一間客房裡還都有侍女負責照顧起居。眾人在侍女的服侍下,簡單地梳洗了,然後來到二層的餐廳就餐。

在一間寬大的餐室裡,桌椅已經擺好,一張巨大的整塊寒玉雕刻而成的餐桌上,碗碟精美,酒器都是晶瑩剔透的,造型精美,令人愛不釋手。

入座之後,林火一聲吩咐:“來呀,上菜!上酒!”

頓時,進來兩排身材修長、面目姣好的侍女,衣袖飄飄,走路帶風。她們雖然一個個也是臉上帶著淡淡的微笑,可是卻也個個身上溢出寒氣。

只見她們有的手裡捧著精緻的玉壺,有的拿著長長把子的玉勺,從玉壺裡舀出來一樣東西,那東西黏稠稠的,近乎於透明的白色,舀出來倒在盤子裡,聞上去似乎並沒有什麼味道,真不知道這東西算什麼菜肴。

然而,每個人盤子裡只舀了一勺這糊狀的東西,就再也沒有其他的菜肴上來了。

那酒倒沒有什麼異常,從一個精美的玉瓶裡倒出來,剛一和空氣接觸,屋子裡頓時濃香滿室。蚩尤忍不住用力抽動了一下鼻子:“啊,好香的酒!”

“唔,好像是桂花酒呢!”祖兒叫了起來。“這味道很熟悉,我好像喝過。”

“的確是桂花酒,不過,這桂花酒和普通的桂花酒不一樣,這是月亮中的桂花。”

“有什麼新鮮?我喝過的桂花酒就是用月亮中的桂花釀造的,喝過不知道多少次了。”祖兒說的是實話,她父親雷神經常參加天上的宴會,喜歡喝酒的他總是在宴會結束的時候,偷偷摸摸將幾瓶好酒帶回家來,有時候自己喝,有時候高興了叫女兒也過來陪幾杯,祖兒對這個味道再熟悉不過了,所以一聞到這個味道,就準確地說出了是桂花酒。

“月亮中的桂花釀的酒?那我可得喝幾杯。”蚩尤早迫不及待,將一杯酒端起來,一飲而盡。

“諸位,這桂花酒固然難得,但是要配上這‘玉膏’吃,才更有味道!”

“‘玉膏’?”眾人都茫然不解。

“對,這‘玉膏’乃是我們這裡的特產,諸位剛才來的時候,看到我們是置身在一個大湖上了,其實這湖和外面的不同,這湖中的水不是普通的水,而是玉液。周圍無數的高山,每一座大山的下麵,都有著無數的美玉。這些美玉都是吸收了天地靈氣才形成的,美玉初成,是液態而不是固態,無數的初生的美玉,融合在一起,就形成了這玉液湖,可別小看這玉液湖,在這上面,任憑你什麼樣的本領,也無法行走,什麼樣的車船,也都會沉下去,連一片羽毛都不能漂浮其上,所以,這座湖雖然方圓千里,卻沒有任何的生靈棲息其間,沒有飛鳥,也沒有遊魚,外面的人從來無法進入到這裡,也就沒有人知道有這麼一個所在。”

“玉液湖?”眾人聽了,都不由暗暗驚詫。想不到這麼漂亮的名字,這麼一個風景絕佳的所在,竟然是一個隱秘的、永恆的生命禁區。

“那麼,這‘玉膏’就是用‘玉液’製作而成的了?”軒轅光問。

“正是。”林火點點頭,“別看這‘玉膏’只有這麼一點,卻是用了大量的‘玉液’經過精心的熬制而成。這可是天地間難得的至寶,只有來到我們這裡的人才能享用。所以,諸位請不要客氣,好好地享用吧。”

聽了他的介紹,眾人都有些迫不及待。盤子裡那些黏糊糊的東西,現在看起來美味無比,於是,每個人都低下頭去,拿著勺子舀著吃了起來。

這“玉膏”入口無味,滑膩之極,幾乎是自己順著喉嚨就溜進了肚子裡。

但是說也奇怪,每個人吃了幾口“玉膏”後,渾身上下,頓時湧動起來一股暖流。那暖流所到之處,無不洋溢著一股生命的蓬勃的力量。本來在這極寒之地,軒轅光、祖兒都凍得瑟瑟發抖,卻忽然不冷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