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軒轅傳:與龍共舞

正文 第73章 月夜遇襲

書名:軒轅傳:與龍共舞 作者:林猹 本章字數:5571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45


七十三章

月夜遇襲

更奇妙的是,吃了“玉膏”之後,索然無味,可是,將桂花酒喝了一口,只覺得嘴裡忽然生出來無比的美味,仿佛被那酒給激發了一樣,你所能感受到的最美好的滋味,一下在嘴裡一齊出現了,豐富超出了想像。

“哇,太爽了!”

蚩尤最是貪口腹之欲的,自從有生以來,何嘗品嘗過如此美味?頃刻之間,已經喝了十幾杯酒,面前的盤子也一掃而光。“嘖嘖,實在太好吃了,就是太少了一些。喂,林火大哥,能不能讓人再給我弄一些來?”

“不,這些‘玉膏’極其難得,我們招待貴賓,也是一人只有一盤,其他的,我就做不了主了。”林火搖頭道。

“這樣子啊……”蚩尤有些失望,將盤子拿起來舔了舔,還是覺得不過癮。

“蚩尤大哥,將我的這半盤子你也拿過去吃吧。”軒轅光將自己面前的半盤“玉膏”退給了他。“就是我吃過了,如果大哥不嫌棄,你就吃了吧。”

“不嫌棄,當然不嫌棄。”蚩尤哪管那麼多,接過去,唏哩呼嚕,又一掃而光。

“行了,今天太晚了,諸位想必也累了,早點休息吧。”林火站起身來,“明天一早,還是在這個地方,等用過早點之後,我帶你們去見夫人!”

“好!”

眾人和他道別之後,各自回到了自己的房間,照例有侍女負責服侍。

終於,諸事完畢,眾人都各自在自己的床上躺下了。負責服侍的侍女都退去了門外。眾人也的確累了,一挨著枕頭,很快都進入了夢鄉。

正當軒轅光睡得迷迷糊糊,香夢沉酣,忽然,聽得外面響起了一陣敲門聲:

“小光,小光,醒醒!”

“誰呀?”軒轅光眼睛都沒有睜開,帶著濃濃的睡意問了一聲。

“是我,快開門。”

“蚩尤大哥?”軒轅光一下子被驚醒了,他本能地伸手抓起了身邊的至尊之劍。“出了什麼事?”

“沒事,”蚩尤道,“就是我找你,快開一下門。”

“好吧。”

軒轅光不知道蚩尤有什麼事情,這麼晚了還不讓人睡覺。不過他還是穿上了衣服,開了門。“蚩尤大哥,什麼事情,這麼晚了還不睡覺?”

“噓——”蚩尤用手在嘴唇上一比,溜了進來,隨手將門給反掩上:“小聲點。小光,咱們剛剛在晚宴上吃的那‘玉膏’太好吃了,我還沒有吃夠。你呢,被我給吃掉了半盤子,也覺得不過癮吧?走,咱們出去轉一轉,看能不能找到更多的‘玉膏’,大快朵頤一番,豈不美哉?”

“什麼?”軒轅光吃驚地道,“你深更半夜來找我,就是為了這個?”

“是呀,放著美食而不吃,天下怎麼會有這樣的傻瓜?小光,咱們來這裡做什麼?不是為了尋找‘白土’嗎?借這個機會探查一番,說不定會有發現呢!”

“可是……”

“別可是了,快走吧!”蚩尤將他的至尊之劍拿起來,往他手裡一塞,“走!”

如此情勢之下,軒轅光也無法在推辭,只好跟著蚩尤從房間裡來到外面。

外面靜悄悄的,走廊裡每隔幾步,就點著一盞燈。那燈也不知道是什麼做的,雖然火焰跳動,燈火明亮,靠近卻沒有一絲一毫的灼熱感覺。燈火在光滑如鏡的玉牆上映照出倒影,無數的燈火和倒影交錯,給人一種亦真亦幻的神秘感覺。

而周圍也的確很奇怪:不但侍奉他們的侍女都不見了,連警衛都不見一個。

“怎麼,這麼大的地方,連警衛也沒有一個嗎?”軒轅光心下嘀咕道。

他和蚩尤圍著走廊轉了一圈,結果又回到了這裡。原來這是一個圓形走廊,一間間都是客房。二人從樓梯徑直下去,來到二層,二層同樣沒有一個人影。他們來到吃飯的大餐廳,裡面燈火通明,卻同樣死寂一片。

除了大餐廳,還有幾個小型的餐廳,同樣空無一人。他們又下到一層。

一層也是空空蕩蕩的。不過他們在這裡找到了幾間儲物室,收藏著吃飯用的餐具,以及客房所需要的簡單用品,然而“玉膏”卻半點蹤跡也無。

“哼,這些人真是小氣鬼,就不能給人家留一點宵夜什麼的來吃,真是的!”

蚩尤嘟囔著,找不到吃的,就拉著軒轅光來到了外面。

外面正值深夜,黑黝黝的,幾乎看不清楚周圍的景象。不過,那棟寒玉宮每一層的四面飛簷上都掛著燈籠,每一盞燈籠都射出明亮的光芒,這麼一層層看上去,燈火閃爍,在風中飄搖不定,令人心神迷離。

“小光,咱們去‘寒玉宮’裡走一遭怎麼樣?”蚩尤問道。

“使不得。”軒轅光連忙阻止他,“‘寒玉宮’是常儀真人所居住的地方,咱們遠來是客,如此深夜去打擾人家,那也太沒有禮貌了。萬一被發現了,或者弄出來什麼誤會,明天正式見了面,那該有多尷尬呀!”

“好吧,”蚩尤聽他說得有道理,點了點頭,“那就不進去了。不過,就這麼餓著肚子回去,這覺也還是睡不成呀。走,咱們再去別的地方看看。”

軒轅光被他拉著,又向著前面的光亮走去。圍繞著“寒玉宮”一共有四座小型的建築,除了他們住的那一座,其他三個方向,一個角上還有一座。他們一連搜索了兩座,都是一無所獲,而且奇怪的是一個人影也沒有。

來到最後一處所在,到了門口,正要進去,忽然,軒轅光叫住了蚩尤:

“等一等,蚩尤大哥!”

“怎麼了?”

“蚩尤大哥,你看——”軒轅光用手一指,“遠處那是什麼?”

蚩尤順著他指的方向一看,只見在正西的方向,一片寬闊的水面上,正有一個光華閃閃的東西,在從水面上升起來。

“啊……那……那不是月亮嗎?”

“是呀。”軒轅光道,“我也覺得是月亮。可是月亮怎麼會從這裡升起?還有,你看那邊,水中的樓臺上,怎麼會有那麼多的人?他們在幹什麼?”

“走,咱們過去看看。”

蚩尤好奇心大發,拉著軒轅光,小心翼翼地沿著走廊,上了水面,向湖中走去。

一直來到很近的地方,他們不敢再靠前了,找了一個隱蔽的地方蹲下來,仔細觀看。

只見在樓臺那邊,聚集了大概有上百人。大部分的人都是女子,看衣著正是侍奉軒轅光他們的那些侍女。只見她們一個個排列成整齊的隊伍,來到水邊,一齊入水。一入水,每個人就變成了一條條的大魚,上半身是人,下半身是魚,輕巧而迅捷地遊動著,靠近了月亮。那月亮就在水面上停著,有的人負責將月亮轉動,有的人負責撩水,將月亮仔細地清洗。那儀式宛如在給一個新出生的嬰兒洗澡一樣,每一批人上來,一批人下去,交換手上的工作,那月亮便越發地光亮、清潔。

終於,清洗月亮的工作結束了,所有人一齊跳入水中,只聽岸上有人指揮:

“一、二、三……”

所有在水裡的人一齊用力,奮力向上托舉,只見那月亮一下子騰空而起。

從水面升起來後,又見從岸上眾人手裡,放飛了無數的飛鳥,飛鳥們一齊鑽入月亮中,奮力扇動翅膀,於是帶著月亮漸

漸升高,飛向天際。

終於,月亮升到了群山之巔那麼高,又飛越了山巔,高高掛在了夜空。

“難道這裡是月亮出沒之地?月亮每天都是這麼升起的嗎?”軒轅光忍不住道。

“應該是吧。我在東海的時候,就聽說在西邊大山的深處,有一個月亮湖,月亮每天都要在湖中洗浴,然後升上夜空。東海那邊是太陽升起的地方,叫‘羽淵’,西邊是月亮升起的地方,叫‘玉湖’,原來就是這裡啊!”蚩尤道。

“可是這些人,都是什麼人呢?”軒轅光小聲道,“我倒覺得,和大有說得氐人國有幾分相似?”

“氐人國,不錯,這裡應該就是氐人國。這麼說,我們已經接近‘白土’了。”

蚩尤一高興,說話的聲音就不由地大了一些。在樓臺上,那邊的人們似乎聽到了什麼動靜。立刻,有兩個人向著軒轅光和蚩尤藏身的地方走過來。

“不好,我們被發現了,快走!”軒轅光急忙拉著蚩尤飛快地向岸上跑去。

但是他們的速度快,來追的人更快:只見前面的一人忽然俯身下去,頓時變成了一條大狗,這大狗體型高大,四肢粗壯,一奔跑起來,真如風馳電掣一般。追到軒轅光和蚩尤二人身後,一個縱身,從二人頭頂飛過。

軒轅光和蚩尤猛地被攔住去路,仔細一看,一隻大狗雙目怒瞪,立在跟前。

“蚩尤大哥,不好,是‘哮天吠日’苟廢!”軒轅光在蚩尤耳邊低聲道。

“不要怕,小光,看我的!”蚩尤一挽袖子,正要上前動手,不料,他身上背的桑木之弓,本來是昊天帝尊的,平日裡最喜歡變作大狗,在海上追逐日出。如今一見到厲神苟廢變的大狗,哪裡還能忍得住?早自己從蚩尤身上飛身下來,變作了一隻比苟廢更大的狗,向著苟廢猛撲過去。兩隻大狗撕咬在一起,一時間巨聲震天!

“快走,蚩尤大哥!”軒轅光一見眾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拉著蚩尤便跑。

二人剛跑了一段路,就聽得頭頂上風聲颯然,一個龐然大物又擋在面前。

這一次,卻是一個人站在那裡。只見他身材高大,足有兩丈高下。手腳長大,一張面目看不清楚,被濃密的毛髮包圍著。只露出一雙眼睛,閃著綠色的光芒。他將二人的路擋住以後,一聲不吭,只是死死盯著二人。

“喂,你是誰?識相的最好讓開路!”蚩尤一揮拳頭,沖對方比了比。

不過,對方也亮出了拳頭,而且那拳頭比蚩尤的大上足足幾倍都不止。

“哼,以為拳頭大我就怕你嗎?不信,咱們比比誰的更硬!”蚩尤毫不畏懼。

然而,那人又將拳頭張開,這一張,只見他的十指,忽然變作了長長的爪子。鋒利的爪子,在暗夜裡閃著寒光,可想一爪之威,何等銳利!

“啊?”

蚩尤驚駭之下,退後了幾步。

“小心,這是‘狼子野心’郎新!”軒轅光提醒一聲,拔出了至尊之劍。

劍一出鞘,那郎新也吃了一驚。而那至尊之劍一見到他,頓時自己飛舞而起,化身火龍,口中一粒粒火球射向他!

郎新不敢怠慢,將身子一晃,變作一隻渾身毛茸茸的大狼,呲牙咧嘴,揮舞利爪,和至尊之劍變作的金龍戰在一起,難分難解!

這兩場大戰,聲勢浩大,吸引的人越來越多,軒轅光和蚩尤趁機又開溜了。

還好,他們沒有再遇到阻攔,氣喘吁吁地跑回了住宿的地方。這時候,遠處的戰鬥已經結束:苟廢和郎新畢竟無法抵擋來自天界的仙兵利器,紛紛敗下陣來。兩大兵器各自得勝,倏忽之間,已經消失不見了。

軒轅光和蚩尤各自收了兵器,相視一笑,放心地自回房間去呼呼大睡了。

第二天,軒轅光早早就醒來了,侍女進來服侍他洗漱完畢,來到外面。

這時候,祖兒和伶倫、阿嫫都已經起身了,會合之後,祖兒第一個嚷道:“啊哈,小光,你們昨天晚上睡得怎麼樣?我可是睡得好舒服啊!”

“就是。”阿嫫也道,“那‘玉膏’真有種神奇的功效呢!我平時睡覺不好,經常夜裡醒來無數次,可是這一晚,睡得是真香甜啊,一覺到天亮。”

“你們都睡得那麼好,可是,我怎麼好像睡到中途,聽到外面人聲喧囂。我還從窗戶上往外看了看呢,好像看到很多人,不知道在幹什麼。喂,小光哥哥,你沒有察覺到嗎?知道不知道昨天夜裡發生了什麼?”伶倫問道。

“不知道。”軒轅光搖了搖頭,“我睡得就好像死狗一樣,什麼都不知道。蚩尤大哥,你知道嗎?”

“不,我比你睡得還像死狗,什麼都不知道。”蚩尤連忙擺手道。

看他二人的神情,似乎隱藏著什麼。可是又猜不出來,伶倫也只好作罷。

眾人來到二層的餐廳,林火已經在等著他們了。不過他的神情很嚴肅。

“諸位,我囑咐過你們,夜裡不要到處亂闖,你們中有人卻不聽,險些闖下大禍。”

“哦?是嗎?”軒轅光故意問道,“林火大哥可看清了,是我們中的什麼人?”

“沒有,我沒有親見,只是聽說我三師兄和四師兄都被驚動了,雙方還動上了手。”

“啊?你是說‘狼子野心’郎新和‘哮天吠日’苟廢,聽說這二位專門在夜間出來活動,敏捷無比,怎麼,確定是和我們中的人動手了嗎?”伶倫緊張地問。

“是我二位師兄不錯,不知道對方是不是你們的人。不過,幸好遇到的是他們兩個,如果是我們的二師兄王象,或者更不幸,遇到了大師兄袁狂,那麼,不管什麼人,有什麼本領,昨天晚上也非丟了性命不可。”

“哎呀,幸好不是我們,不過既然不知道是什麼人,也就與我們無關了。”軒轅光道。

“就是,一大早囉嗦個什麼,肚子早餓了。喂,今天還有‘玉膏’吃嗎?可別那麼小氣,多弄點啊!”蚩尤也嚷起來。

林火盯著他們二人,然而看不出來有什麼破綻,只好吩咐一聲:“開飯!”

頓時,侍女們端上來了早餐,“玉膏”只有一點,不過其他的東西倒很豐盛:有冰天雪地裡盛開的雪蓮,有一種在雪底下出生專門吃草根的肉蟲,還有一些難得一見的奇異果實,眾人都美美地吃了一頓。

“行啦,吃飽啦。”蚩尤摸著自己的肚子,“我就說這麼大一個昆侖山,不會寒酸到這種地步!”

“蚩尤兄弟,”林火道,“這話私下裡說可以,一會兒見了夫人,可不得無禮!”

“不會的,”軒轅光連忙道,“我們對常儀真人尊敬還來不及,怎麼會無禮?”

“那好,走吧。”

於是,等眾人都用餐完畢,林火在前面,帶著眾人下樓,來到外面。

天光大亮,晨霧散盡,眾人直到這時候,才真正看清所置身的環境:只見周圍都是一座座高聳入雲的大山,每一座山峰都仿佛刀削斧劈一樣,光溜溜的,直上直下,如同一把利劍,直指蒼穹。山峰的上端都隱沒在雲中,所能看到的部分,也都覆蓋著厚厚的冰雪,下面裸露部分則盡是岩石。那岩石的顏色也不一樣,呈現出五彩斑斕的顏色。很多山根本就是一塊矗立在天地間的大玉石,從外面仿佛可以看到山腹中的情形。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