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軒轅傳:與龍共舞

正文 第74章 常儀真人

書名:軒轅傳:與龍共舞 作者:林猹 本章字數:5354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45


七十四章

常儀真人

這麼多的大山,密密麻麻地立著,而無一例外,下半段都浸泡在寒玉湖中。這湖水即使在白天看來,也有著一種不可思議的玄妙的美:儘管是液體,卻並不流動,只是一片片地連接在一起,呈現出各種姿態的乳白色的凸起。那凸起仿佛是有生命的一樣,不斷地湧現,而又不斷地消失。在湧現和消失之間,呈現出一種不規則的律動,整座湖看起來仿佛在跳舞一樣,注視久了,讓人感覺到自身也跟著跳動起來。

再看“寒玉宮”,在白天的陽光照射之下,又自有一種別樣的美麗:整座宮殿由無數塊巨大的白玉構建而成,那白玉本身並無色彩,但是經過太陽光一照,似乎是某位大手筆的畫匠,突然就給塗抹上了一種七彩斑斕的顏色。太陽光的光線全部被反射出來,整座宮殿一下子光彩萬千。

“好漂亮啊!”祖兒、伶倫和阿嫫都是女孩子,對這美麗的景象讚歎不已。

“是啊,的確漂亮之極!”

軒轅光口頭上跟著讚揚,內心卻在想著另外的事情。“如此神仙所在的地方,那常儀真人一定是個得道之士,那麼,我應該直接提出,向她借‘白土’呢?還是要隱瞞來此地的目的?畢竟,以先前的經驗來看,不管是‘青土’、‘黑土’,得到都費了很大的一番功夫。那‘白土’較之前面二者,更加珍貴,想來也不會輕易到手。可是,如果加以隱瞞,又該用什麼方法得到‘白土’呢?”他內心盤算著,表面上卻不動聲色。

來到“寒玉宮”門口,林火站住了:“諸位,我奉命帶諸位來此,任務已經完成。這‘寒玉宮’是不允許任何男性進入的,所以我不能進去了。”

“啊?”軒轅光聽了一愣,“我和蚩尤大哥也是男性,這……”

“這規定主要是對我們昆侖山的弟子加以約束的,對待外賓則另當別論。”

“原來如此,”軒轅光點了點頭,沖他一拱手,“一路之上,有勞林火大哥了!”

“不必客氣,請!”

林火站定之後,目送眾人走進大門。那大門之側,早已站了一排八個身材高挑、面目姣好的女子,和昨天服侍軒轅光他們的那些侍女比起來,她們最大的變化就是衣服的顏色:八個人一律身著黃色的衣裙,色彩鮮豔之極。而且每個人臉上也都帶著笑容,笑靨如花,嬌美無比。

“貴客,請!”

這幾位黃衣侍女領著眾人進了院子,只見這“寒玉宮”的第一層,是一個巨大的院落,在一片寬闊的廣場上,一堆堆的黃衣女子正在緊張地忙碌著,將一個個大缸裡的玉液不停地攪拌,然後從缸中取出來,放入地上的模具中,那濃稠的玉液在這些模具中經過晾曬,最後就變成了一塊方方正正的“玉膏”。看著地上一排排、一團團色澤晶瑩、令人垂涎欲滴的“玉膏”,蚩尤忍不住咕咚咕咚地直咽口水,恨不能撲上去大吃一頓。

從這些人群中穿過,來到盡頭,跨入第二扇大門,裡面已經有八位紅衣女子在等著了。八位黃衣女子退下,八位紅衣女子繼續帶領眾人前行。

“貴賓,請!”

沿著樓梯,眾人來到了第二層。一進入第二層的院落,迎面是一片青翠的綠色。只見一排排的桂花樹,枝茂葉盛,桂樹上結滿了累累的果實。一群紅衣女子,踩著梯子,將桂子摘下來,然後交給下面的人。下麵人接過一籃籃的桂子,去那邊放入一個個大罎子裡密封好了,發酵之後,將發酵好的果實再倒入一個大型的機器中,一經榨取,清澈而香甜的桂花酒就汩汩地流了下來,一桶桶酒裝好後,又被運走。

整個院落裡,綠樹紅妝,到處都彌漫著醉人的酒香,眾人無不醺然。

來到第三扇大門前,八個紅衣女子站住,裡面八個青衣女子迎接眾人,繼續向前。

上了樓梯,進入第三個院落。只見這個院落裡,一眾青衣女子,有的在一起排列舞蹈的隊形,有的操著樂器在彈唱著什麼,歌聲曼妙,美不勝收。

來到第四扇大門前,八個青衣女子站住了,裡面八個黑衣女子迎接眾人。

上了樓梯,來到第四個院落。眾人剛一進來就吃了一驚。只見院落裡到處都是色彩斑斕的猛虎,有的躺著,有的在來回走動,一見到來了生人,一個個都將目光轉向這邊,口中發出低低的咆哮,充滿敵意。

“啊?這麼多猛虎?”祖兒、伶倫、阿嫫畢竟是女孩子,一個個嚇得花容失色。

“貴賓莫怕,這些虎不敢傷人的!”一位帶頭的黑衣女子,呵斥一聲,那些虎一下退到兩旁,乖乖趴在地上。眾人就從這條通道中走過去。

來到盡頭,八位黑衣女子站住:“貴賓請,夫人就在上面一層等你們呢!”

“好!”

眼見前面再沒有人帶路,軒轅光等只好自己上前,邁步上了樓梯。

拾級而上,眾人都心裡惴惴,不知道接下來還會遇到什麼樣的奇怪情形。

然而沒有,上了樓梯,來到上面一層,只見是一個寬敞明亮的廳堂,廳堂上空空蕩蕩,只有兩排椅子,正中間一張整塊白玉雕刻而成的大椅,椅子上鋪著一張潔白無瑕的虎皮,顯然是此間主人的座位了。

屋子裡並無一人,沒有侍女,也不見常儀真人的影子。眾人都奇怪不已。

“咦,不是說常儀真人在這裡等我們嗎?”

“是啊,在哪裡呢?”

眾人正在疑惑,這時候,後面一陣腳步聲響,只見一個人走了出來。

只見這是一個個頭很小的女孩,看上去比伶倫的年齡還小,一臉稚氣,看著眾人。

“請問,小妹妹,你知道常儀真人在哪裡嗎?”軒轅光忍不住好奇地問。

“你們要見我,我這不是來了嗎?”

沒有想到,那個小女孩那麼稚嫩,一張口卻是一個非常蒼老的聲音,眾人都大吃一驚。

“什麼……你……你就是常儀真人?不可能……”軒轅光頓時結巴起來。

“有什麼不可能,這裡是我的地盤,難道在我的地盤上還有人敢冒充?”

那個小女孩,不,應該說是常儀真人,大馬金刀地往那張鋪著白虎皮的椅子上一坐。她的兩條腿還夠不到地面,只能在空中懸著。不過她的神態,的確有一種這個年齡的女孩子所沒有的自信,她打量了一下眾人:

“很好,你們幾個,就是到處尋找五色土,要再次建造法陣,喚醒五色巨人,以對抗我父親混沌魔尊的,很好,你們遠來是客,快請坐吧!”

眾人有些難以置信,但是還是在旁邊的椅子上坐下了,不知道怎麼開口。

“你們幾個,都叫什麼名字?”

“我叫軒轅光。我來介紹一下,這位是我的結拜大哥蚩尤,是從朝雲之國來的;這位是祖兒,是雷神的女兒;這位是伶倫,是和我一道從小廟底村出來的;這位是阿嫫,是東海太陽島主的女兒。我們還有一位朋友,是從天上下來的黃龍將軍鐘九,不過他沒有和我們一起

來。關於五色土的事情,都是鐘九大哥告訴我們的。我們這裡來西昆侖,就是想請真人您借給我們‘白土’,以便我們組建法陣,喚醒五色巨人,上到天庭去打敗混沌魔尊,救出昊天帝尊,重新恢復天地之間的秩序。”

“好,你們幾個小娃兒,口氣倒不小。“常儀真人冷笑一聲,”你們只是知道來西昆侖找常儀真人,關於常儀真人的事情,你們瞭解多少?”

“多少瞭解一些。”軒轅光道,“我們知道,您是混沌魔尊的女兒,還知道當年您偷了父親的‘白土’,幫助昊天帝尊打敗了您父親,擁戴昊天帝尊,功不可沒。後來您就鎮守西昆侖,負責看守‘白土’了。”

“你們知道的倒不少。”常儀真人冷冷地道,“那麼,你們這次來,我為什麼一定要將‘白土’借給你們呢?有什麼我非借給你們不可的理由嗎?”

“理由和當年您偷‘白土’幫助昊天帝尊對抗您父親一樣,現在,您父親從昊天之塔里脫困而出,重新召集了舊日部下,又開始橫行無忌了。他逼迫昊天帝尊封印了自己,又將四方天帝囚禁,還要將天上地下重新納入他的統治,對於不聽從他的命令的人一律加以殺害,手段殘忍無比。如果任由他胡作非為,天上地下將永無寧日。他所要建立的秩序,是一種不顧他人的死活而完全順從他自己意志的恐怖秩序,這種秩序是對天地萬物生靈性命的尊嚴赤裸裸的踐踏,是對無始老祖所創造的這個天地宇宙的和諧秩序公然的污蔑與否定,所以,他是不可能成功的。鐘九大哥從天上下來,帶著昊天帝尊的命令,找到我們,就是要我們和他一起,尋找五色土,重新建造法陣,喚醒五色巨人,打敗混沌魔尊。這是拯救天地宇宙的唯一機會,所以我們一定要找到五色土。常儀真人您是最明辨是非的,您當年並不因為自己是混沌魔尊的女兒,而幫助他胡作非為;現今,您更應該知道,您父親這樣的行為如果不加以阻止,如果在天地宇宙間任憑這樣蠻橫霸道的秩序得到建立,那麼這個天地宇宙,就只有等待自我毀滅的命運。您也不願意看到這麼多的生靈遭遇不幸,不願意看到無始老祖用了那麼多心血創造出來的一切白白毀滅,所以您一定會將‘白土’給我們,對不對?”

“小娃兒,好一張伶牙利嘴!”常儀真人也不能不嘆服,軒轅光小小年紀,竟然說出來這麼一番大道理。“不錯,論理說,我是應該將‘白土’交給你們。我已經這麼做了一次,而且從來不曾為自己的做法後悔過,所以,你們放心,這一次我仍然會這樣做。我主動派出林火去迎接你們到這裡來,就是為了讓你們早一點來到這裡,拿到‘白土’。”

“真的嗎?太好了!”軒轅光大喜。眾人也都面露喜色。因為之前的“青土”“黑土”得到的過程實在太過曲折,所以這一次,眾人都想,一定要大費周章,才可以得到“白土”。沒想到,竟然會如此輕而易舉。

“既然諸位已經來了,又是黃龍鍾九從天上帶著昊天帝尊的命令下來的,那麼,請將信物拿出來吧?”常儀真人盯著他們道。

“信物?什麼信物?”軒轅光等一臉茫然。

“昊天帝尊的權力之杖啊!”常儀真人道,“鐘九該不會沒有交給你們吧?”

“這個……”軒轅光愣了一下,一時不知道如何回答。

“昊天帝尊的權力之杖,那是什麼?我怎麼從來沒有聽說過?”蚩尤插了一句道。

“就是,小光,我們可從來沒有聽你提起過什麼權力之杖啊?鐘九大哥什麼時候給你的?”祖兒也問道。

“權力之杖,是當年昊天帝尊和我訂立的約定。”常儀真人緩慢地道,“當年我幫助他拿到了‘白土’,打敗了我父親,昊天帝尊得以成為天上地下唯一的君主,成為無始老祖之後最偉大的、至尊無比的大神。他為了報答我,允許我提出任何的要求,他都可以滿足我。可是,我這麼做是以出賣我父親為代價的,一個人,作為人家的女兒,怎麼可以這樣對待自己的父親?就是所有的榮耀加在一起,也不能救贖我犯下的罪行。於是,我只提出了一個要求,就是懇請不要殺死我的父親。最終我父親被囚禁,打入昊天之塔。我母親被封為西帝,是四方天帝中最高的。我還被任命掌管昆侖山,看管五色土中威力最大的‘白土’。”

“當時,昊天帝尊和我有一個約定,因為‘白土’實在太過關係重大,所以,不管是什麼人,即使是他本人親至,如果沒有象徵他至尊無上地位的權力之杖作為信物,那麼,‘白土’也一定不可以交出去。

“所以,這些年來,我一直在這裡小心翼翼地,等待權力之杖的出現!如果你們有權力之杖,現在就拿出來吧,否則,現在就請離開吧!”

“這個……”軒轅光急出了一頭汗。他當然沒有權力之杖,鐘九也從來沒有和他提起過這件事情。可是如果直接說自己沒有,那麼,眾人這一趟不是白來了?好容易抵達了西昆侖,難道就這麼空手而回?如果得不到“白土”,那麼拯救天地宇宙,重新建立新秩序的大業,如何完成?可是如果說有,那麼又從哪裡能找到權力之杖呢?怎麼辦呢?

他心念電轉,正在思索,忽然,伶倫注視常儀真人的目光發現了有什麼不對:

“啊?夫人……夫人您的樣子……”

她這麼驚奇地一喊,眾人都望向常儀真人。只見常儀真人在這一會兒工夫,竟然整個人都變得大了一圈:從一個天真無邪的小女孩,變成了一個少女模樣。

“哼,你們幾個小娃兒,真是少見多怪。”常儀真人冷笑道,“沒有聽說過‘神人之變’嗎?我這一天之中,一共要變化十二次,十二次變化加在一起,就是完整的從生到死的過程。每天都生生死死,無休無止。”

“原來是這樣。”眾人聽了,一起點頭。

“有了。”聽常儀真人這麼一說,軒轅光忽然有了主意。“夫人,我們此次奉了鐘九大哥的命令而來,當然帶來了權力之杖。不過,那權力之杖實在太過貴重,我害怕走漏消息,多一個人多一份危險,所以連夥伴們都沒有告訴,而是藏在了一個秘密的地方。等我去取了權力之杖,再來交給夫人,到時候,請夫人將‘白土’交給我們,好嗎?”

“好。那我就不留你們了!”

常儀真人說完,從椅子上下來,竟然不再理會眾人,徑直向後面走去了。

這邊,眾人也都站起身來。祖兒一個勁地埋怨:“小光,行啊你,這麼大的秘密,你也真能沉得住氣,先是金刀駙馬,如今又是權力之杖,你說,你到底還有多少秘密沒有告訴我們?都說出來,否則我們可不饒你!”

“就是,”蚩尤也埋怨道,“金刀駙馬是你個人的事情,這權力之杖,卻關係到大夥兒能不能得到‘白土’,你怎麼也應該事先通知一聲吧?”

“好了,現在不是解釋的時候,咱們先離開這裡再說。”

軒轅光知道,現在說什麼他們也不會相信,只好不作解釋,帶頭向外面走去。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