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軒轅傳:與龍共舞

正文 第75章 真假夫人

書名:軒轅傳:與龍共舞 作者:林猹 本章字數:5330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45


七十五章

真假夫人

來到外面,照例是穿著各種顏色衣服的女子領路,將他們送出“寒玉宮”來。

回到昨天晚上下榻的地方,眾人都圍著軒轅光:“喂,現在可以說了吧?”

“說什麼?”

“權力之杖啊!”

“哪裡有什麼權力之杖?”軒轅光苦笑一聲,“我也是到今天,才第一次聽說有這麼一種東西。”

“啊?”祖兒驚奇地道,“這麼說,鐘九大哥並沒有將權力之杖交給你。”

“他連說都沒有說起過,更談不上什麼交不交的了。”軒轅光如實說道。

“那你剛才……”

“我是騙常儀真人的,唉,如果不那麼說,她立即下逐客令,將我們趕出昆侖山,那麼,我們接下來,就沒有任何的機會再去尋找‘白土’了。”

“那到時候,如果常儀真人跟你要權力之杖,你拿什麼交給人家?”伶倫擔心地問。

“所以說,這是緩兵之計嘛,能拖一陣就拖一陣,關鍵是我們要利用這爭取來的時間,迅速地去將‘白土’給找到。你們沒有聽常儀真人說嘛,她一天中十二個時辰,都在變化,每天經歷一次生死。我們早上見她的時候,她只是一個小女孩,那麼,到了晚上,她就變成一個老婦人了,對不對?”

“對呀。”

“然後呢?”

“然後就是生死更迭,作為老婦人的她死去;作為新生嬰兒的她出生。你們想,那應該是在什麼時候?”

“大概是亥時和子時之交吧?”伶倫推測道。

“對,就是那個時候。那個時候的她,一定是最虛弱的。所以,我們只要在那個時候,開展行動,就一定不會受到阻攔。只要我們動作迅速,說不定就能找到‘白土’。如果拿到了‘白土’,我們立刻動身離開,自然也就可以全身而退。等常儀真人早上能下命令了,我們早跑遠了。”

“小光哥哥,原來你是想晚上去偷‘白土’?”伶倫這才恍然大悟。

“不去偷,那怎麼辦?難道光天化日之下,就憑我們幾個,還要硬搶不成?”

“如果真要那樣去做,那麼這件事情就簡單了。”祖兒道,“反正也沒有什麼權力之杖,那我們就白天好好睡一覺,到了晚上,準備大幹一場。”

“對,大夥兒都去休息。我和蚩尤大哥研究一下晚上行動的具體方案。”軒轅光道。

事情就這麼定了下來。其他人都各自回房休息去了,軒轅光和蚩尤商量行動的辦法。

“小光,真的沒有權力之杖,咱們是好兄弟,你可不要騙哥哥我喲?”蚩尤還在惦記這件事情。

“真的沒有。”軒轅光道,“或者,是鐘九大哥故意沒有告訴我,總之我不知道。”

“那就算了,等我們找到‘白土’,有沒有權力之杖的,也無所謂了。”

接下來,兩個人商量了一整套行動的具體方案,然後就各自休息了。

到了晚上,吃過晚飯之後,眾人照例在侍女的服侍下,上床入睡了。

不過,他們都在假寐。一聽到外面的腳步聲遠去,立即偷偷摸摸地下了床。各自攜帶好隨身的兵器,都來到了軒轅光的房間集合,等待安排。

“今天晚上的行動,可能是我們唯一的機會,所以大夥兒要多留心一點,爭取一舉成功。”軒轅光道,“具體是這樣的,既然那常儀真人口口聲聲說見了權力之杖,就將‘白土’交給我們,那麼我們猜想,這‘白土’一定是在她身邊的。也就是說,很有可能就在她所居住的‘寒玉宮’裡面。所以,我們今天晚上要探查的重要地方,就是‘寒玉宮’。

“關於這裡的戒備問題,我和蚩尤大哥昨晚已經出去摸了底,基本心中有數了。那‘哮天吠日’苟廢和‘狼子野心’郎新,是這裡主要戒備力量,不過我的至尊之劍和蚩尤大哥的桑木之弓,已經足以應付。至於那‘頂天立地’王象和‘通天獼猴’袁狂,我們還沒有見到,但是我想,祖兒的雷音鼓神和伶倫的混沌之琴,足以應付得了。阿嫫姐姐,你的太陽神針晚上施展不了,這樣吧,你去準備天馬飛車,負責接應,一等我們得手,立即過來接了我們離開。這樣一來,應該萬無一失。”

“好,就這麼辦。”眾人都覺得軒轅光的計畫可行,點頭答應。

於是,阿嫫第一個離開,悄悄地去準備天馬飛車,在外面等待接應了。

其他人則跟隨軒轅光來到外面,外面仍舊是沒有一個人,眾人似乎都在昨天晚上的樓臺那邊,看來給月亮清洗和將月亮拖起來是一件很大的工程。

軒轅光先將自己的至尊之劍和蚩尤的桑木之弓取了出來,命令它們化身了,去那邊引誘苟廢和郎新過來打鬥,這一番打鬥,立即驚動了“寒玉宮”中的人員,只見大門一開,從裡面奔出來許多人,甚至連猛虎都跟著出來了,上前將交戰的雙方團團圍定,似乎不捉住來敵決不擺休。

“快,我們溜進去!”

軒轅光一聲令下,眾人借著黑暗的掩護迅速溜進了“寒玉宮”的大門。

從第一層院落一直到第四層院落,都是空寂無人的。沒有遭到阻攔,眾人一口氣來到了白天到過的大殿上,那裡也燈火空自亮著,不見人影。

“走,我們到上面去!”軒轅光道,“上面一定還有更多的秘密,快走!”

他們沿著樓梯來到了第五層的院落。剛一進院落,只見院落寬闊無比,在院子正中間的地上,正臥著一頭大象。那大象一見到他們,緩慢站了起來。

這一站起來,眾人才發現這頭大象實在是太高大了,四條腿就像四根又粗又壯的大柱子,每一條腿一個人都摟不過來。整個身子就好像一座大山一樣,被四條腿支撐起來,懸掛在半空中。兩隻長長的象耳垂下來,更令人震撼的是那兩隻長長的、彎彎的象牙,粗而堅硬,直指天空。

“啊?‘頂天立地’王象?”軒轅光一聲驚呼。眾人也都感受到了恐懼。

“不要怕,看我的!”祖兒壯著膽子,取出雷音小鼓,將鼓神召喚了出來。

“鼓神啊鼓神,你不是自詡一向沒有對手嗎?今天這個大傢伙,夠你鬥一鬥了!”

那鼓神出來後,一見到王象這個大傢伙,頓時來了精神,將自身也膨脹到了最大,一手雷錘,一手電筒劍,上去和王象你來我往搏鬥在一起。

“走吧!”

軒轅光等人繼續前進,又上了一層樓梯,來到一個院落。這個院落裡卻很奇怪,長著一顆參天大樹,那樹上枝葉茂盛,結滿了一個個鬥大的桃子。即使在暗夜裡,似乎依然可以看到那一顆顆的桃子閃著金光。一陣風吹來,桃子的香甜的氣息撲面而來,鑽入每個人五臟六腑深處。

“我聽說,在西昆侖山有一顆萬年蟠桃,上面結滿了果實,不生不滅。應該就是這棵樹吧。”軒轅光小聲道。

“哎,早知道有這麼好吃的東西,我們早該上來的。我

先弄一個來嘗嘗!”蚩尤一見有這麼好吃的桃子,早已按捺不住,就要上去摘桃子。

“等一等,蚩尤大哥!”軒轅光連忙攔住了他,“最愛吃桃子的是猴子,這裡一定是‘通天獼猴’袁狂所看守的地方,大夥兒千萬要小心啊!”

可是,儘管眾人都提高了警惕,等了半天,仍舊不見有任何的動靜。

“喂,咱們還等什麼?”蚩尤著急地道,“摘了桃子,那猴子自然出現,大不了打一仗,劈裡啪啦就是了。伶倫,你準備好你的琴,我上去了!”

“是!”

伶倫將混沌之琴取出來,準備好彈奏。蚩尤一個縱身上去,摘了一個大大的桃子。

可是,並沒有猴子出現,不但那“通天獼猴”不見蹤影,連普通的猴子也沒有一隻。蚩尤大喜,將桃子放在口邊咬了一口,又立即吐了出來:

“呸呸呸,難吃死了!又酸又澀,這是什麼東西?聞起來那麼香,這麼難吃?”

“我忘了告訴你了,這桃子要一千年才成熟一顆,其他的,都是不好吃的。”

“呸,呸!”

“行了,咱們快上去找‘白土’!”軒轅光催促著眾人,沿著樓梯又上去一層。

這一層,卻已經是“寒玉宮”的最高一層了。只見這一層有很多的宮室,每一間宮室都燈火通明,而又簾幕低垂,空氣到處彌漫著沁人心脾的芬芳氣息。然而,到處都沒有一個人。最後眾人來到了中間最大的一間宮室。

這間宮室的四周,都被垂到地上的簾幕所遮蔽著。眾人撩開簾幕,進入到裡面,只見屋子裡擺設簡單:不過是一床,一桌,幾把椅子,還有就是一個精美的梳粧檯。在梳粧檯上,擺放著一個精美的盒子,閃閃發光。

“快看,莫非那就是‘白土’?”

眾人的注意力都被那盒子吸引了。只見那盒子也不知道是什麼做成的,從外面仿佛可以看到裡面,裡面有一方端端正正的土塊,土塊似乎自己是有生命的,正在有規律地、一陣一陣地放出金色的光芒,奪人眼目。

“‘白土’在這裡了!”蚩尤立功心切,第一個沖上去,將盒子拿了起來。

“不,不要……”

軒轅光忽然覺得不對,剛喊了一聲,然而已經阻止不及。蚩尤剛將盒子拿起來,就聽得一陣聲響,忽然從頭頂落下來四排柵欄,將眾人圈了起來。

“不好,咱們上當了!”軒轅光驚呼一聲,想要去推那些柵欄,才發現觸手冰涼,那顯然是極其堅硬的白玉做成的,就算是仙兵利器,也不易摧毀。

“哈哈哈……”只聽得一陣大笑聲響起,一個人從外面緩步踱了進來。

“啊?常儀真人?!”

眾人都大出意外,只見來的不是別人,正是白天接見他們的常儀真人。

只不過,常儀真人並沒有如他們所想像的那樣,變成一個白髮蒼蒼的老婦人,甚至是一個剛出生的不能言語不能行動完全不能照顧自己的嬰兒。她和早上眾人見她的時候相比,身子又高大了一些,容貌也稍加成熟,然而看上去也就三四十歲而已,完全就是一個正常的成年女性。

“哈哈,小娃娃們,沒有想到吧?”常儀真人得意地道,“我就猜到,你們晚上一定會來這裡偷取‘白土’,怎麼樣,果然中了我的機關吧?”

“不可能!”軒轅光叫了起來,“你說過的,一天十二個時辰,你要變化十二次。現在正是子時,你應該是一個嬰兒才對,怎麼會這個模樣?”

“哈哈,小娃兒,你果然聰明,知道我有弱點,想利用我的弱點來對付我。可是,你也不想一想,我為什麼會那麼無所顧忌地將弱點告訴你?”

“是呀,為什麼呢?”眾人都疑惑不解。

“我明白了!”軒轅光忽然電光火石之間,想明白了一個道理。“這個常儀真人是假的!”

“哦?”常儀真人笑吟吟地看著他,“小娃兒,你說我是假的,可有證據?”

“當然有,你自己親口所說,一天有十二次變化,每天都要經歷從生到死一次,可是現在你的樣子,連衰老都算不上,更不要說死了,這是其一;其二,你故意派了‘飛天麒麟’林火去接我們,殷勤地請我們來作客,其實你請我們來作客是假,想要得到權力之杖是真。如果我們真的有權力之杖,一來就交給了你,那麼我們非但得不到‘白土’,而且立刻就會有殺身之禍。可是我們並沒有權力之杖,所以,你的如意算盤就落空了。其三,你故意將自己的弱點說出來,引誘我們來這裡偷取‘白土’,如果我們是帶著權力之杖來的,那麼現在我們被困住了,權力之杖也就是你的囊中之物了,可惜,我們是真的沒有權力之杖。所以,你的如意算盤又一次落空了。其四,你說的常儀真人的弱點,並沒有錯。我在小廟底村的時候,就聽我老師大橈先生說過,西昆侖常儀真人是月精所化,隨著月亮的盈缺而變化,但是月亮一個月才完成一個變化的過程,而不是一天有十二次變化,所以,我聽你說完之後就心下起了疑心,我說有權力之杖,也只是試探而已,所以真正上當的不是我們,而是你。你被我們識破了,還有什麼可說的?”

“小娃兒,你的確很聰明呀,知道的也很多。”常儀真人道,“那麼,你猜出我是假的,可能猜出我的真正身份?如果那樣,我才真服了你?”

“有什麼可猜的?你就是那‘通天獼猴’袁狂,對不對?”軒轅光毫不猶豫地道。

“啊?!”眾人都吃了一驚,看著常儀真人。

而常儀真人更加吃驚,失聲道:“你……你……怎麼猜出來的?”

“從你的聲音,”軒轅光道,“那常儀真人既然是月精,能夠隨月亮的變化而變化,那麼她一定能經歷真正的生死變化;既然是真正的生死變化,她在青春年少的時候,就一定是真正的青春年少,一個青春年少的姑娘,怎麼會有你那樣一副蒼老嘶啞的聲音?所以,我猜你一定是那一直沒有露面的‘通天獼猴’袁狂。你的本領雖然了不得,可以變化人形,可是,你變化再多,本性難掩,你與天地同生,至今應該已經幾萬幾千歲了吧?這麼老的年紀,還要學人家小姑娘,聲音怎麼會像?”

“哈哈,是我疏忽大意了,早知道我應該扮作一個老婦人的。”只見常儀真人將身子一晃,果然就現身變成了一隻通體雪白的大猿猴。

“喂,老猴兒,”祖兒被她欺騙了這麼久,心裡火起,也不管自己眾人是在險境中了,大聲道,“自己這麼一大把年紀了,還要扮小姑娘,害的人家直叫你小妹妹,哎呀呀,我現在想起來還覺得渾身起雞皮疙瘩呢!”

“小娃兒,你叫我什麼?”這通天獼猴一恢復了猴子面目,那粗暴的性情也隨即顯露出來,一呲牙,將上下兩排雪白的牙齒露了出來。“你再叫一聲試試?不要說你們被困,就是脫困而出,一齊上,我也叫你們死無葬身之地?怎麼,要不要試試?讓你們看看我老人家的真正本領?”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