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軒轅傳:與龍共舞

正文 第76章 死亡湖底

書名:軒轅傳:與龍共舞 作者:林猹 本章字數:5397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7日 18:20


“別,我們認輸,認輸。”伶倫連忙道,“不過,我們和你遠日無怨,近日無仇,你將我們捉了,也沒有什麼用。既然我們身上並沒有你要的東西,你還是將我們放了吧。我們這就乖乖走人,也保證不說出你的秘密。”

“什麼?讓我白白放了你們,別做夢了。”袁狂道,“讓我好好想一想,怎麼處置你們?”

“等一下,”軒轅光忽然問道,“請問,真正的常儀真人,現在何處?”

“對了,”袁狂似乎想到了什麼,“你們來是找常儀真人的,本來嘛,我變化作常儀真人的模樣,是以為你們有權力之杖,只要將那玩意兒騙到手,拿著它去見夫人,夫人當年和昊天老兒有約定的,見權力之杖,即交出‘白土’,那樣我就能得到‘白土’了。好,現在,我就將你們送去見夫人,我繼續變化了在這裡等你們的好朋友黃龍鍾九!”

袁狂得意地笑著,一晃身子,依舊變作常儀真人的模樣,沖外面喝了一聲:

“來人呀!”

“是!”頓時,從外面進來一夥黑衣女子,一個個都五大三粗,面色冷峻。

“將這幾個敬酒不吃吃罰酒的傢伙綁起來。”常儀真人說完,轉身往外便走。

“喂,你們不要聽她的,這個常儀真人是假的,她是‘通天獼猴’袁狂變的!”祖兒大聲叫道。

“哼,膽大妄為的傢伙,竟然敢侮辱我們夫人,小心將你們的舌頭割下來!”

幾個黑衣女子一嚇唬,祖兒立即閉上了嘴,蚩尤本來還想掙扎的,可是軒轅光卻給他使了個眼色,搖了搖頭,蚩尤也只好將眼睛一閉,乖乖就擒了。

眾人都被黑衣女子綁上後,跟著來到了外面。一層層地走下去,外面的打鬥仍然沒有停止,可是“通天獼猴”袁狂根本不放在眼裡,只見她吹一口氣,頓時狂風大作,風沙中似乎有一個巨大的怪物,鼓神第一個敗下陣來。到了下面,至尊之劍、桑木之弓,也都頃刻被擊落在地。

來到“寒玉宮”門口,假的常儀真人吩咐一聲:“擺駕,去月湖那邊!”

“是!”

於是,各色的女子,按照各自的服色做好分工:最低級的黃衣女子抬來一頂珠光寶氣的轎子,紅色衣服的女子負責攙扶常儀真人上去,綠衣女子則排列兩隊,吹拉彈唱,奏起樂來,黑衣女子負責護衛,在轎子兩邊健步如飛,跟著飛快地行走。這一行人徑直奔向西邊的月湖而去。

月湖就是軒轅光他們昨天晚上來探查過的地方。來到這裡,只見又值夜半時分,一輪巨大的月亮正光滑閃閃,停在鏡子一樣平整的湖面上。

在湖中心,一群人面魚身的女子,一邊遊動,一邊用手捧起湖水,轉動、清洗月亮。

祖兒和伶倫都沒有見過這樣的情景,一見之下,頓時張大嘴巴,合不攏來。

“夫人駕到!”

隨著前面導行的女子一聲高喝,在樓臺上,正在忙碌的眾人一齊站好,跪下迎接。

在水中正在忙碌的女子,也紛紛上岸來,化作人形,列隊迎接常儀真人。

轎子在樓臺中間的位置停下來,簾幕揭起,常儀真人緩慢地走了下來。

“參見夫人!”眾人一齊磕頭,儀式顯然是排列慣了的,倉促之間,卻一絲不亂。

“平身!”常儀真人將手一揮。“爾等無須多禮,各回崗位,一切如常!”

“是!”眾人答應一聲,“謝夫人!”又整齊地磕頭,然後才各自起身,回去工作。

常儀真人吩咐將軒轅光他們帶到跟前,問他們:“這就是寒液玉湖,你們知道嗎?”

“我大概聽說過,”軒轅光道,“這玉湖一是天下至寒,二是萬物不生。玉湖雖然廣闊千里,其實卻是一個名副其實的死亡之湖。傳說這裡是月精出沒之地,能夠服侍月精的只有一種氐人國的人魚,應該就是這些人了。”

“小娃兒,你果然博學多聞,這樣的人才,我倒是很欣賞你。只是可惜,唉!”假的常儀真人歎息一聲,吩咐道,“不過,你們也不必難過,這裡風景絕佳,是天下最美麗的所在。你們在這裡,又可以吃到天下最珍貴的‘玉膏’,凡夫俗子,不過人生百年,而你們卻可以延年益壽,永生不老,所以,你們實在是可以永享清福,不過也不需要謝我了。”

說完,她吩咐一聲:“來呀,將這些傢伙丟下去!”

隨著她一聲令下,上來幾個身材高大的女子,提起軒轅光他們,丟入湖中。

那湖水徹骨寒冷,而且當真沒有一點的浮力,眾人一入水,迅速沉了下去。

整個下沉的過程,軒轅光一直死死地閉著眼睛,身體感受著湖水冰冷的溫度,心裡卻比這湖水更加冰涼,一種從來沒有過的絕望感覺攫取了他。

“軒轅光啊軒轅光,臨行之時,鐘九大哥怎麼叮囑你來著?要你們一定要小心,要得到‘白土’絕非輕而易舉的事情。八大厲神也不是容易對付的,可是你怎麼會這麼大意,將鐘九大哥的話都拋到了九霄雲外?總以為自己幾個人很厲害了,天下地上,沒有應付不了的事情,總以為經歷了這麼多,已經具備了足夠的閱歷和經驗,可以應付任何意外了。可是,從來西昆侖的一路上,一切就在人家的算計之中,從頭到尾,始終都被人家牽著鼻子走,操縱玩弄於股掌之中。唉,軒轅光啊軒轅光,你自詡聰明,其實是個十足的笨蛋,徹頭徹尾的大傻瓜!”

“想想你自己,再對比一下的父親,你父親不管怎樣,至少還幹出了驚天動地的大事情,成就了一番事業,留下了不朽的聲名。而你呢,枉費了父母那麼多心血,最後卻一事無成,自以為肩負上天使命,可以拯救天地宇宙,創立超過父親的事業,最後卻稀裡糊塗,在這裡喪了命。”

“如果生命還能重新來過一次,你會如何選擇呢?你還會這麼大意嗎?不但害了自己,還害了一眾好朋友,害得大家都被你拖累,陪你命喪於此!”

他就這麼悔恨著,埋怨著,帶著無比的不甘心而又巨大的無奈,一直下落。

終於,“砰”地一下,他的身子觸到了什麼,似乎是一樣巨大的柔軟之物。

身子一經和那物撞擊,立刻被彈了起來。然後又再次下落,彈了幾下,不動了。

“我這是在哪裡?死了嗎?”

半晌,軒轅光才緩慢地睜開了眼睛。他看到的第一樣事物,就是滿眼的綠色。綠色的枝葉茂密鬆軟,如同一張舒適的大床將他給接住了。

他試著呼吸了一下,空氣不但清新流暢,而且有一種熟悉的香氣夾雜其中。

“對了,是桂花香!”他想起來在上面喝的桂花酒,就是這種濃郁的香氣。

“這麼說,我沒有死?”

他試著活動了一下手腳,全身並沒有痛楚的感覺。他慢慢地坐起來,打量四周,發現自己的確正置身在一顆巨大的桂花樹的樹冠上。樹枝上長滿了濃密的葉子,葉子間綴著金黃色的果實,那是成熟的桂子。

軒轅光定了定神,可是頭腦中還有些迷糊。“我不是掉到湖裡

死了嗎?這裡又是什麼地方?”

他試著向下面看了看,發現樹並不高,下面就是一片開闊的空地。他決定下去看個究竟。

他站起來,順著樹枝的枝椏間一點點向下攀登,最後來到樹幹處,抱著溜了下去。

來到地面,才發現這地面堅實而平整,只是有些潮濕,地面上零零落落,隨處可以看到有小動物在蠕動。仔細一看,原來是一隻只的蟾蜍。

“咦,不是說這是死亡之湖嗎?萬物不生,怎麼湖底下會有桂樹,又有蟾蜍?”

他疑惑著,又走了幾步,來到空闊地帶再抬頭向上一看,更是目瞪口呆:原來,就在他的頭頂,整座玉湖的湖水正在緩慢地流動著,湖水乾淨、清澈、透明,似乎一下子可以看到天上去,外面星辰密佈,月正當空。

“這……”軒轅光無論如何也難以理解,這樣不可思議的奇觀是怎麼回事。

正在呆愣,只見從樹上又陸續爬下來幾個人,正是蚩尤、祖兒、伶倫。

“喂,蚩尤大哥,祖兒,伶倫,你們沒事吧?”

軒轅光大喜,連忙跑過去,一個個扶住他們,仔細地上下打量,看有沒有受傷。

“我們沒事,就是頭有些暈。”祖兒迷迷糊糊地道,“小光,咱們是不是死了?”

“就是,咱們一定是死了。”蚩尤也抬頭看到了頭頂的奇觀。“這樣的景象,如果不是死後看到,就是在夢裡。不過我這個人可從來不做夢的。”

“這就是死了嗎?死了還能和小光哥哥在一起,太好了。”伶倫上來依偎在軒轅光懷中。“小光哥哥,我還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呢?簡直難過死了。”

“放心,咱們命大福大,死不了。”軒轅光安慰他們道,“不但死不了,而且我還有一種特別的感覺,咱們在這裡一定會遇到好玩的人和事。”

“好玩的人和事?”祖兒不敢相信地問道,“你是說這地方除了咱們,還有別人?”

“當然了。”軒轅光打量了一下周圍,“我總覺得這地方不像天然生成的,而是有人故意開闢出來的一個空間。你們看,這些蟾蜍如果是天地生成的,從來沒有見過外人,那麼,見了咱們,一定會四散逃竄。可是它們一點都不害怕咱們,那就說明經常有人來這裡,它們司空見慣了。”

“哎呀,這裡這麼多醜陋不堪的傢伙,我最討厭它們了,咱們快走吧。”祖兒嚷著道。

眾人小心翼翼地下著腳,一步步向前走去,只見腳下的地面,最初有些潮濕,後來就漸漸乾燥,地勢也一點點高了起來。而在他們頭頂,始終是那流動的湖水。似乎有什麼無形的力量,劃了一道界線,與下面隔開來。

往前走了大約半個時辰,前面忽然又是一大片開闊地,在當中出現了一座建築。

“啊?‘寒玉宮’?”

眾人一見到那宮殿,第一反應就是又來到了“寒玉宮”。因為從外形上來看,那建築和“寒玉宮”一模一樣。只是仔細看,規模卻小了許多。

“這應該是有人仿製的‘寒玉宮’,不過,這手藝也真是精美絕倫了!”軒轅光讚歎道。

眾人正在讚歎,忽然,不知道從什麼地方,一下子跑來了一個小動物。眾人起初都嚇了一跳,紛紛戒備,可是仔細一看,那小動物竟然是一隻通體雪白的小兔子。小兔子豎立著兩隻長長的耳朵,蹦蹦跳跳來到跟前,看到眾人,不但沒有害怕的樣子,反而將雙腿一豎,站立了起來。

“哇,好可愛啊!”

祖兒和伶倫都是女孩子,心地柔軟,一見到這麼溫柔可愛的小兔子就愛得不行。

然而,就在此時,一陣風過,那小兔子不見了,站在眾人前面的,是一個小男孩,大約七八歲的樣子,年齡只比軒轅光和伶倫小一點兒。只聽他稚氣地道:“各位哥哥姐姐,你們從上面下到這裡來,一定受了不少驚嚇吧?”

“喂,你……”祖兒已經有過被通天獼猴假裝的小女孩欺騙的經歷,所以,見了這小男孩,首先懷疑地問道,“你該不會也有幾千幾萬歲了吧?變作小弟弟來欺騙我們,我們可不是那麼好上當的喲!快別裝了。”

“這位姐姐,你說什麼呀?”小男孩笑著道,“我叫小玉,今年才七歲。”

“七歲,真的嗎?”祖兒疑惑地看著他,“你不是……幾千幾萬歲的老怪物?”

“什麼怪物?我和哥哥姐姐一樣,都是人,不是怪物。”

“不是怪物,那麼你怎麼又變成小白兔了?”祖兒問道。

“這個,說來話長。”小玉沒有過多地解釋,只是道,“夫人知道你們來了,吩咐我來迎接你們。哥哥姐姐,你們不是要見夫人嗎?請跟我來!”

“夫人?”眾人都愣了一下。

“你說的夫人,是真正的常儀真人嗎?”軒轅光證實道,“她真的在這裡?”

“是呀,你們下到這裡來,不就是為了見我們夫人嗎?夫人已經等候多時了,請!”

小玉說著,轉身在前面帶路。眾人都疑惑不已,然而既然已經來到這裡,也沒有什麼可以選擇的了。於是眾人跟在小玉後面來到那座建築前。

到得近前,只見這座樓也是七層,和上面的“寒玉宮”一模一樣,只是規模不及其十分之一。在第一層正中,寫了四個大字:“小寒玉宮”,倒也名副其實。

眾人跟著進了門,裡面空空蕩蕩,既沒有眾多的侍女,也沒有各種奇怪的猛獸。每一層都乾淨、整潔,然而卻沒有一絲一毫的生機,令人淒然。

一口氣來到四層,這佈置也是和上面一模一樣。待眾人坐定後,小玉去請夫人。

一會兒,只聽得環佩叮噹,眾人知道是夫人出來了,連忙起身,一齊肅立。

只見從後面轉出來一個人,這個人一出來,眾人都吃了一驚,只見她披散著一頭火紅的頭髮,一張面孔黑黝黝的,面目猙獰、兇惡,一嘴牙齒卻是雪白,身上披著一件斑斕色彩的虎皮長裙,手中持著一根長戈,戈上還懸掛著一個小鈴鐺,一搖動起來,叮噹作響,震撼人心。

這麼一個面目兇惡的女人出現在面前,眾人都大吃一驚,祖兒和伶倫都不由“啊”了一聲。伶倫膽小,更是嚇得退到了軒轅光的身後不敢看。

只見那女子出來後,先在正中間的座椅上坐了下來,然後威嚴地打量了一下眾人。

“就是你們幾個,遠道來見我嗎?”

“您……就是常儀真人?”軒轅光試探著問道。

“怎麼,常儀真人還會有假的嗎?”那女子冷笑了一聲,“你們是被那個猴兒給騙怕了吧?”

“可是……您的面目?”軒轅光遲疑著,“傳說中常儀真人是月精所化,一月之中,有四次大的變化,但是……但是似乎也不應該是您這個樣子啊?”

“什麼應該不應該,我就是這個模樣,你們要來找我,有什麼事情?”

“這個……”軒轅光已經吃過一次虧,所以有些猶豫,不知道應該不應該將“白土”的事情說出來。

“什麼這個那個的,快說!”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