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軒轅傳:與龍共舞

正文 第77章 魔尊父女

書名:軒轅傳:與龍共舞 作者:林猹 本章字數:5309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45


“是。”軒轅光靈機一動,編造了一個藉口道,“我們有一個朋友,是一個畫家,叫大有。他的父親曾經來到過昆侖山,得到過一種顏料和一副畫布,回去後,奉國君之命,將萬泉國的不老泉畫入了畫中,偷竊帶回黑水國。可是他所心愛的人兒已死,所以帶著畫逃走了。後來臨終後悔,要求他兒子將不老泉歸還,可是若有一直沒有找到一個辦法,能將不老泉從畫上倒出來。所以他請我們來這裡,求見常儀真人您,請求您指點我們一個法子,能夠幫助我們歸還不老泉,完成他父親的遺願。”

“哦?就這麼簡單?”常儀真人冷冷地道,“就為了這麼一件小事,你們甘冒奇險,以至於被通天獼猴那傢伙給丟下來,幾乎丟了小命!”

“不,這可不是小事。”軒轅光振振有詞,“我們和大有是朋友,朋友的事情就是我們的事情,我們是最講義氣的,為朋友兩肋插刀,死不足惜!”

“哈哈,好一個死不足惜!那麼,你們可知道,來到這裡,就永遠出不去了?”

“知道,通天獼猴袁狂已經告訴我們了。”

“那,你們仍然認為,為了朋友,付出這麼大的代價也是值得的?”

“當然值得。”

“哈哈,那我就告訴你們。本來這是不傳之秘,不過反正你們也出不去了,我告訴你們,也不算外傳。就算你們對可憐的朋友義氣的一點交代吧!”常儀真人不屑一顧地道,“其實那個辦法很簡單,就是你們從這裡取一些寒液玉湖的水,將那幅畫浸泡在水中。那不老泉的泉水本來就是這寒液玉湖的水從山底下滲漏出去的,一經同氣相吸,自然就會從畫中流出來。不過,這法子雖然告訴了你們,但你們卻也沒有用了。”

“怎麼會沒有用呢?”軒轅光道,“只要這法子是真的,那麼,我們自然有辦法取了湖水,從這裡脫身,然後去幫助我們那個畫家朋友。”

“哼,小娃兒,我會騙你們嗎?”常儀真人冷笑道,“不過,法子我是告訴你們了,要怎麼離開,就要看你們的本領了。行了,就這樣吧。”

說著,她便起身,再也不看眾人一眼,徑直從椅子上下來,往後面走去了。

剩下軒轅光等幾個人,面面相覷,伶倫有些不信地問道:“小光哥哥,你說,這個夫人會是真的嗎?”

“夫人應該是假不了,而且她告訴我們的法子,也未必是假的。但是,她說我們找不到一個從這裡出去的方法,我卻不信。我們一定能出去的。”

“那我們就別在這裡愣著了,走,出去找一找吧。”蚩尤迫不及待地道。

“好,我們就出去找一找。”

於是眾人又從裡面出來,到了外面,外面仍舊是聲息寂靜,不見一個人影。

“喂,小光哥哥,這裡好寂靜,好淒涼啊!”伶倫忽然打了一個寒顫。“我怕!”

“不要怕!”軒轅光安慰她,“不要說我們幾個,經歷了這麼多事情,還沒有被什麼困難嚇倒,更不用說被難倒了。就是我們幾個沒有辦法,別忘了,還有阿嫫姐姐呢,她知道我們的情況,一定會來營救我們的。”

“對啊,”伶倫一下興奮起來,“我怎麼把阿嫫姐姐給忘記了,她一定會來救我們的。”

然而,話音剛落,忽然水面一陣波動,只見幾個人面魚身的氐人國的使者,押著一個人從上面下來。由於湖水是透明的,所以那人清晰可辨。

“哎呀,那不正是阿嫫姐姐嗎?怎麼也被它們捉來了?”祖兒眼尖,嚷道。

果然,被押著的那個人正是阿嫫,而且已經昏昏沉沉,不知道受了什麼傷。

只見幾個氐人國的使者游到了軒轅光眾人的頭頂,將人往下一丟。

“啊呀,不好!”軒轅光等人連忙上去接住,才不致讓阿嫫落地摔成重傷。

在眾人的懷裡,阿嫫悠悠醒轉:“我……是不是死了?這……這是什麼地方?”

“這是湖底,阿嫫姐姐,你沒有死,我們都沒有死。”伶倫連忙給她解釋。

“阿嫫,你怎麼這麼不小心?”祖兒卻埋怨道,“不是讓你見機行事嗎?我們一不小心失了手,你就應該多加防範,伺機救我們才是,怎麼也著了道兒?”

“唉,我哪裡知道是他們的陰謀詭計?”阿嫫歎息一聲,“我正在外面等你們,左等不來,右等不來,正在著急,忽然裡面出來幾個人,說是夫人有請,又說你們幾個已經在宴席上入了座,正等著我呢。我就信以為真,於是跟著進去了。結果剛進去就被這群傢伙一擁而上捉住了。那夫人還嘲笑我,說我心眼太死板,這樣也只配和你們做隊友。”

“呸!”祖兒大怒,“那個死猴子,別得意,早晚我要剝了它的皮,挖了它的心。”

“什麼猴子?”阿嫫不解地道。

“就是那個夫人,它是假的,其實是八大厲神中的老大通天獼猴變的。”軒轅光給她解釋,於是又將自己等人被騙、失手被擒丟到這裡來講了一遍。

“啊?真的夫人被囚禁了,也在這裡?”阿嫫這才明白是怎麼回事。“那……我們這就去求她呀,讓她幫我們從這裡逃出去,否則豈非要被困死在這裡?”

“求她也沒有用,一來她並不見得肯幫我們,二來她自己也不見得有能力從這裡逃出去,否則她早去揭穿通天獼猴的把戲了,又怎麼會一直隱忍?不過,她已經將如何從那幅畫中取出不老泉水的法子告訴我們了。”

“啊?什麼法子?”

於是軒轅光又將常儀真人告訴的法子說給了阿嫫聽。“原來這麼簡單啊!”

“是啊,法子是簡單,可是最難的卻是怎麼從這裡逃出去。”軒轅光歎道。

眾人七嘴八舌,商量了半天,最後還是沒有一個好的辦法。因為那寒液玉湖的水,一點浮力都沒有,眾人中包括阿嫫,即使水性再好,在這樣的水裡,一點都施展不上。眾人又想遍了其他辦法,最終還是一籌莫展。

正在疑惑,這時候,從宮殿裡面,那個叫做小玉的小男孩又走了出來。

“諸位,晚餐的時候到了,夫人有請!”

“什麼?”眾人一愣,“這麼快就到了晚餐的時間了?”

“是啊,”小玉道,“在這寒液玉湖的下面,時間和上面是不一樣的。在這裡時間經過了寒液玉湖的水的變形,所以過得特別快。在這裡一天,就等於在上面的十天。所以,諸位沒有察覺時間流逝,其實已經天黑了!”

“怪不得,”蚩尤恍然大悟,“我就覺得肚子一直在咕咕叫,原來這麼回事!”

“夫人已經為諸位準備了精美豐盛的晚餐,請吧!”小玉說著在前面帶路。

眾人再次進入宮殿,果然,宮殿裡面已經掛上了燈籠,到處都燈火通明。也不知道從什麼地方,一下子湧出來一群群的侍女,這些侍女乍一看和上面氐人國的使者們並無不同,但是仔細一看,還是有所區別:這些侍女一個個

體態臃腫,面目醜陋,不像上面那些女子風姿綽約,面容姣好。這裡的女子更多像是專門從事體力活的,一個個腰粗膀圓,進進出出,端著各式的菜肴,頃刻就為眾人準備好了一頓豐盛晚宴。

眾人在晚宴的房間裡坐定,只見桌子上琳琅滿目,除了玉膏和桂子,還有一些綠色的菜蔬和精美的點心,看上去就精美絕倫,令人垂涎欲滴。

“夫人到!”

隨著一聲高喝,眾人連忙起身。但是當他們循著鈴鐺叮噹聲望過去,卻發現出來的不再是那位面目兇惡的常儀真人,而是一位三四十歲、面目慈祥、皮膚白皙,臉上帶著溫暖的笑容的中年婦女,用悅耳的聲音沖眾人道:

“諸位,在這寒冷潮濕之地,沒有什麼可以招待諸位的,招待不周,還請原諒。”

“您……您……?”軒轅光驚詫地看著她,“您……真的是常儀真人?”

“對呀,軒轅君。”

“軒轅君?”軒轅光還從來沒有被這麼隆重地稱呼過,一時有些愣怔。

“對不住呀,軒轅君,上午我是以此間主人的身份和你們見面,所以不得不那樣裝扮。不過,咱們現在是朋友了,所以一切都不必拘禮,大家請便啊!”常儀真人笑語盈盈地看著他道。

“可是……可是……”軒轅光語無倫次,自己也不知道要說什麼。其他人也難以置信地看著常儀真人。現在看起來,她只是一個端莊賢淑的中年女性,雍容富貴,儀態大方。如果說和上午那個人有什麼一樣的地方,大概就只有在頭髮上別著的那一根碧綠的美玉做成的發簪了。

“諸位請享用吧。”常儀真人招呼眾人入席,“這些東西看起來還可以,吃起來其實滋味大同小異,因為都是一樣的原料做成的,實在變化不出太多花樣。諸位一開始吃可能還新鮮,如果天天吃這個就膩了。不過,在這裡也實在沒有其他的東西可吃,諸位呆的久了,慢慢就習慣了。”

“夫人,在下有一事不明,想請教夫人。”軒轅光卻顧不得吃東西,只是問道。

“軒轅君,你的問題還真不少。”常儀真人笑了笑,“好,你有什麼問題,問吧。”

“我想請問夫人,您口口聲聲,說我們在這裡出不去了。那麼我請問夫人,您呢?以您的變化多端的本領,是不是可以輕而易舉從這裡脫困呢?”

“脫困?”常儀真人看了他一眼,“你們大概還不知道,這地方究竟是什麼地方?又是怎麼樣的來歷吧?難怪你們一直不死心呢!”

“讓我來告訴你們吧。”她緩慢地道,“我的身份是什麼人,想必你們已經有所瞭解。不錯,我是混沌魔尊的女兒。我的外公是無始老祖,我的母親是我外公和外婆唯一的女兒,因為我外公厭倦了掌管天地的職權,要選擇一位繼承人,所以選擇了我父親,並且將我母親許配給了我父親。”

“起初,我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我們一家是非常相親相愛的。可是後來,我父親繼承了外公的權力,他卻不肯滿足,他本來是個謙謙君子,後來卻變得獨斷專橫,唯我獨尊,操弄生殺大權,殘暴無比,因此在天上地下都激起了強烈的反抗。更加令人不能忍受的是,他竟然忘恩負義,在生日宴會上對我外公發動了突然襲擊,將我外公打成重傷。我母親當時大受刺激,精神失常。我外公隱去之後,我父親成為天上地下唯一的尊主,為了安頓我母親,就親自找了這個地方,設計建造了這麼一個所在。這裡非常隱秘,除了氐人國的那些人魚,無人能夠出入,我母親就被安頓在這裡,明為安頓,其實也和囚禁差不多。

“我那時還小,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只是一天到晚哭著要母親。後來稍微大了一些,知道了事情真相,我就對父親產生了仇恨。因此之故,後來昊天尊者要重新建立天地新秩序,我就毫不猶豫地站在了他那一邊。我從我父親那裡偷了‘白土’,幫助昊天尊者打敗了我父親。事後我不受任何封賞,只有兩個要求:一是將我母親從這幽暗之地接出去,在天上給我母親建造了白帝宮,我母親位尊西帝而成為四帝之首。二是那白土本來是我父親所有,因此我主動請求在這裡鎮守‘白土’。我和昊天帝尊約定:除非有他至尊無上的權力之杖,否則,我不會將‘白土’交給任何人。昊天帝尊答應了我,我就在這裡鎮守,統領靈界了。”

“哦,原來這個地方,是當年您父親為了安頓您母親而特地建造的,怪不得。”軒轅光等點了點頭。“可是,您是這裡的主人,怎麼又會被困在這裡,落得和您母親一樣的下場,而讓那個猴子在外面為所欲為?”

“還不是我那個好父親,哼!”常儀真人道,“本來我在這裡,鎮守白土,統治靈界,一直平安無事。這麼多年來,只出現過一次小的偏差,就是我的一個乾女兒,也是氐人國的女王,她竟然厭倦了這裡的生活,一次趁著我去上天探望母親的機會,從我這裡偷走了一些‘白土’,交給了外人,結果你們也知道了,就是你們那個畫家朋友的父親,他用從我這裡偷去的白土作畫,帶走了我的乾女兒,後來又偷取了不老泉。出了那件事情以後,我大為震怒,氐人國所有的人一律貶為奴婢,對她們嚴厲之極,稍微有一點過錯,就狠狠地鞭撻。結果因此而招致了她們對我的怨恨,這怨恨又被那通天獼猴利用,它本就是我父親的心腹,安插在這裡伺機竊取‘白土’,於是和那些氐人國的奴婢們串通起來,找到了我的弱點,一舉將我給擒獲,囚禁在了這裡。那猴子就變成我的模樣,以假亂真。唉!”說到這裡,常儀真人歎了口氣,搖了搖頭。“也是我先前對她們太過寵愛,太過放縱,以至於後來稍微嚴加管教,她們就受不了。其實,現在她們應該知道了,那猴子對她們比我還嚴厲十倍呢!”

“那麼,‘白土’呢?是否也被猴子一起得了去?”軒轅光著急地問。

“我就知道你們要問‘白土’,也知道你們此次來這裡,就是為了這個東西。”常儀真人道,“不過你們放心,那猴兒雖然陰謀得逞,可是它並沒有得到‘白土’。它使盡了各種辦法來折磨我,也沒有從我這裡得到一星半點的消息。正因為如此,我才得以在這裡苟延殘喘到現在。”

聽她說那通天獼猴想盡辦法折磨她,眾人都不寒而慄。儘管她說得輕描淡寫,但是可以想像,那猴子的手段花樣百出,無所不用其極,常儀真人為了保護“白土”,也真是付出了慘重的代價。眾人都不由搖頭歎息。

“哼,只是那猴兒垂涎那‘白土’也就罷了,”常儀真人恨恨地道,“哪裡想到,我父親竟然又脫困了,還擊退了昊天帝尊,他重新掌權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又將我母親給囚禁了,接下來他就來到我這裡,向我索要‘白土’。我自然不肯給他,而他看著我在這裡被囚禁,竟然無動於衷。不但無動於衷,而且他還和那猴子密謀,制定了計畫,要誘騙你們來這裡,只要誘騙你們一交出權力之杖,我就不得不交出‘白土’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