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軒轅傳:與龍共舞

正文 第79章 奇計脫困

書名:軒轅傳:與龍共舞 作者:林猹 本章字數:5364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45


這天早上,剛吃過早飯,軒轅光就將蚩尤叫住了:“蚩尤大哥,交給你一件事情做。”

“什麼事情?”蚩尤這些天來,無事可做,每天吃了睡,睡了吃,正悶得慌,一聽有事情做,頓時高興起來。

“大哥,咱們在這裡說話,那上面的猴兒不是能聽到嗎?你吃飽了喝足了有的是力氣,就到外面去罵他,就說他是個膽小鬼,不敢和咱們正大光明地決戰,就只會背後偷偷摸摸地暗算害人。再罵他吹什麼大話,說這個地方什麼人都出不去。如果真是那樣,讓他將我們的兵器丟下來,看我們有了神兵利器,是不是可以輕而易舉地從這裡脫困出去!”

“好咧!”蚩尤聽了,一拍胸脯,“這件事情我在行,我嗓門大,那猴兒就是想聽不見都難。哼,如果他真還給了我們兵器,看我們出得去出不去?”

說完,他果真就大步來到外面,找了一塊空曠之地,對著上面破口大駡:

“喂,上面的猴兒,我知道你能聽得見!老子就是不服,老子見過多少英雄好漢,沒有見過像你這麼偷偷摸摸,縮首縮尾的,不敢以真面目見人,偏偏還自吹什麼‘通天獼猴’,哼,老子以為你有什麼大不了的本領,原來就是將我們騙了來,然後丟到這麼一個暗無天日的地方。你以為這裡就能困住老子嗎?有本事的,將老子們的兵器丟下來,看老子三下兩下,將這裡打開一條路殺將上去,非抽了你的筋剝了你的皮不可!臭猴子,死猴子,就算老子借你個膽子,諒你也不敢那麼做!”

他這一通破口大駡,聲音回蕩在整個湖底,自然上面的袁狂也聽得清清楚楚。

只聽得蚩尤剛罵了一會兒,忽然,只見水面一陣波動,一群氐人國的侍從,從上面下來,劈裡啪啦丟下來一些物事,正是蚩尤的弓箭、軒轅光的木頭機關人和至尊之劍,祖兒的雷音小鼓以及伶倫的混沌之琴。

不但是這些物事,還有一個龐然大物,竟然是禦馬飛車也丟下來了。

“哼,你們這些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娃兒,我倒要看看你們有什麼本事?”

只聽得袁狂的聲音從上面傳來。“不讓你們心服口服,我就不叫‘通天獼猴’!”

蚩尤一見,袁狂果然中計,不及多說,當即從地上撿起來自己的桑木之弓,搭上混沌之箭,對準了上面拉滿弓,一聲大喝:“猴兒,先吃老子一箭!”

這一箭,他使出了全身的力氣,一箭發出,石破天驚!然而那混沌之箭無堅不摧,可是一撞上寒夜玉湖的湖水,卻似乎被什麼柔軟的東西給遮擋住了,甚至都沒有發出一點聲息,只是軟軟地、輕輕地跌落下來。

“哈哈,哈哈!”上面傳來袁狂得意的笑聲,“知道厲害了吧?死了這條心吧,小娃兒!”

那笑聲漸漸遠去,蚩尤不甘心,又要彎弓搭箭,這時候,軒轅光喊他了:

“喂,蚩尤大哥,停一下,我有話說。”

“小光,你來得正好。”蚩尤道,“他奶奶的,這猴兒不知道搞的什麼,還真邪門,我的混沌之箭竟然也射不穿這水面,小光,你來試試你的至尊之劍。我就不信,咱們的兵器都是天下最厲害的,還能鬥不過它?”

“先歇一歇吧,大哥,留著點力氣,晚上還有更重要的事情等你做呢。”軒轅光一邊安慰他,一邊上去撿起了自己的木頭機關人和至尊之劍。又招呼祖兒和伶倫:“祖兒,伶倫,快來,將你們的寶貝都拿回去!”

伶倫和祖兒也出來了,祖兒撿起自己的雷音小鼓,伶倫捧起自己的混沌之琴。她們離開了這些寶貝,都只是普通的女孩子,但是一有了這些寶貝,頓時一個個具有了強大的力量,每個人的精神都為之一振。

“小光哥哥,現在咱們怎麼辦?”伶倫問道。

“還能怎麼辦?一起使出咱們的全部力量,打破這水面,殺一條路上去啊!”

祖兒早已迫不及待,一聲吆喝,召喚出了鼓神,讓鼓神舉起雷錘電劍,攻擊水面。

伶倫一看,也坐下來,彈奏起了混沌之琴,一波波無形的劍氣射向水面。

蚩尤見狀,再度彎弓搭箭,一口氣將自己的混沌之箭全部給射了出去。

軒轅光也想趁機試一試,於是將自己的至尊之劍也祭了出來:

“劍兄,看你的了!”

那至尊之劍,頓時搖頭擺尾,變作火龍,噴出火球去攻擊那湖水的水面。

這一波強大的攻擊,只欠缺阿嫫的太陽神針了。儘管在這湖底無從施展,阿嫫也立即將禦馬飛車準備好了,只等一出現機會,立即和眾人沖出去。

可是,儘管集合了眾人的力量,卻一點用處沒有。那水面只是微微地顫抖著,卻始終被一股強大的力量給保護著,眾人難以撼動其分毫。

一頓飯的工夫,眾人都累得不行,只能收了手,一個個在那裡面面相覷。

“算了吧,”軒轅光第一個收了劍,“看來我們這麼硬幹不是辦法,還是另作計議吧。”

“另做計議,還能有什麼好辦法?”祖兒已經拼盡了全力,絕望之下,忽然往那裡一坐,放聲痛哭起來。“看來,我們真要在這裡被困一輩子了!嗚嗚!”

她這一哭,一股絕望、悲傷的氣氛迅速蔓延開來,頓時眾人都沉默了,一片愁雲慘霧。

“罷了,罷了!”蚩尤第一個受不了,一跺腳,去將自己的弓箭撿起來,扭頭而去。

阿嫫本來已經準備好了車子,見狀也默默地將天馬從車子上解下來,拉著馬兒自去溜達了。

伶倫見祖兒哭得淒淒慘慘,心下不忍,上去勸說道:“好了,祖兒姐姐,別哭了,你也不要太難過,就是一輩子出不去,也還有我們陪著你呢!”

“哼,誰要你們陪,誰稀罕你們陪?”祖兒的脾氣一發作起來,那真是不可理喻,她根本不理會伶倫的一片好心,反而沒頭沒臉地道:“你以為大家都像你一樣,只要陪在你小光哥哥的身邊就心滿意足,你稀罕他,我可不稀罕。我還要到外面去,外面又那麼多好玩的,還有好多沒有見過的人和事,我還這麼年輕,可不想就這麼在這裡變成老太婆,嗚嗚!”

“你……”伶倫沒有想到她會對自己發這樣的無名之火,一下子紅了臉。

“好了,伶倫妹妹,你先去和阿嫫姐姐說幾句話,這裡我陪著祖兒。”軒轅光安慰她道。

伶倫也知道祖兒心情不好,所以不和她計較,聽了軒轅光的話,點了點頭,抱著琴走開了。

她走之後,這裡就只剩下軒轅光和祖兒。而軒轅光並不出聲勸說祖兒,只是坐在地上,一言不發,任憑祖兒如何哭得傷心難過,他也不為所動。

終於,祖兒自己忍不住了。一邊哭一邊偷看軒轅光,最後停止了哭泣問道:“喂,人家哭得這麼傷心,你難道一句安慰的話都沒有嗎?這麼狠心呀?”

“祖兒,我能安慰你什麼呢?其實我和你一樣傷心難過,只是男兒有淚不輕彈罷了。”軒轅光道。

“你……不是一向樂觀豁達,不管

遇到什麼情形,一定有主意的嗎?”祖兒問道。

“我哪裡有你想像的那麼厲害,其實,我也只是一個普通人。”軒轅光故意將自己說得一錢不值。“所以,我一想到要在這裡等死,也只能在這裡默默難過了。”

“哼,我才不要等死呢!”他這麼一示弱,祖兒反而變得堅強了起來。“我去找常儀真人,我就不信,她沒有辦法從這裡出去,她一定有辦法。”

“那你就去好了。”軒轅光道,“如果你能找出辦法來,大夥兒都會感激你的。”

“你……不和我一起去嗎?”祖兒問。因為這話從軒轅光嘴裡說出來,有些奇怪。

“不去。”軒轅光道,“我想去找蚩尤大哥喝酒,不是說一醉解千愁嗎?”

“哼,什麼一罪解千愁,我看你們最好醉死算了。窩囊廢!”祖兒氣呼呼地走了。

看著她的背影,軒轅光忍不住要笑出聲來。只略施小計,就讓祖兒上當了。

當然,現在最重要的是要去找蚩尤,要讓蚩尤發揮作用,又不能讓他知道行動計畫。

至於蚩尤現在在幹什麼,軒轅光不用猜也能知道,他一定是在喝酒!

果然,剛進到蚩尤的房間,就看到蚩尤在舉著一個酒罈子,對著口狂灌。

“蚩尤大哥,我來和你一起喝!”軒轅光走過去,在他的身邊坐了下來。

“小光,你來得正好。”蚩尤將地上一個罎子拿起來,遞給軒轅光。“來,兄弟,喝,現在咱們是什麼也做不了了,喝酒,喝他個一醉方休!”

“對,喝個一醉方休!”軒轅光道。不過他接過酒罈子來,只喝了一口,就放下了。

“蚩尤大哥,你現在是不是特別鬱悶,特別想做點什麼,出一出胸中惡氣!”

“那可不是……可是我已經罵過了那猴兒,他將咱們的兵器丟下來,也無濟於事啊。我還能做什麼?”

“是啊,還能做什麼呢?”軒轅光裝作想了想,“對了,我聽小玉講了一件奇怪的事情呢。”

“什麼事情?”蚩尤問。

“小玉偷偷地告訴我,說在這玉湖之底,有一樣奇特的東西,就是那棵桂花樹。那棵桂花樹不但能在這萬物不生的地方生根發芽,開花結果,而且,不管什麼樣的刀斧,都不能將它給砍倒。你砍一下,它就長一下。你的刀斧都砍鈍了,那桂花樹卻還完好無損,真是件奇怪的事情。所以,每次小玉不小心犯了什麼錯誤,那夫人就會給他一種古怪的處罰,給他一把斧子,命令他去砍樹,一直就那麼砍啊砍,最後整個人累得趴下了,那樹卻沒有一絲一毫的傷害。蚩尤大哥,你說這件事情有趣不有趣?”

“有趣。不過,這應該是他編出來逗我們玩的吧?我就不信有這樣的事情。”

“我也不信,可是那小玉說得煞有其事,讓人不信也不行。蚩尤大哥,咱們要不要去試一試?”

“怎麼試?”

“我那個木頭機關人,不是有一把大斧子嗎?那可不是一般的斧子,而是我父親當年在海中撿拾到的無始老祖開天闢地留下的神斧,用那樣的斧子,我想一定可以將桂花樹給輕而易舉地砍倒。如果我們真的將桂花樹給砍倒了,那麼小玉就不用再受那種刑罰,他一定會好好地報答我們。”

“怎麼報答?”

“怎麼報答,或許他會將夫人將‘白土’的藏身之處告訴我們呢?”

“那太好了。如果真是那樣,我們就試一試,我現在就去砍那棵樹去!”

“不,不要現在去,要等到晚上以後。”軒轅光連忙道,“那棵桂花樹可是夫人心愛之物,如果我們大白天就去砍,動靜太大驚動了夫人,就不好了。到了晚上,夫人不是要變作老虎了嗎?一變化她就什麼都不知道了,到時候,咱們就在那裡砍樹,一口氣將樹給砍倒。等到天亮她變回來,咱們已經將樹給砍倒了,她也不知道是誰做的。怎麼樣?”

“好玩,好玩。”蚩尤聽了簡直按捺不住,“只是要等到晚上,太令人心焦。”

“別急,咱們慢慢地喝酒,然後好好地睡一覺,養足了精神再動手不遲。”

就這樣,軒轅光連哄帶騙,不知不覺中將一切行動都安排好了,只等夜晚降臨。

這天晚上,正是月圓之夜。剛一入夜就可以看到玉湖上方,一輪大大的月亮光輝燦燦,正要從這裡升起去照耀萬物。這天晚上的一切都不同尋常:吃飯的時候,那些服侍軒轅光他們的侍女將飯菜一端上來,就紛紛走出去,不見了蹤影。然後,小玉也匆匆走來了:“諸位,請你們快些用餐,然後各自回到房間躲起來。記住,一定要門窗緊關,千萬小心。”

“小玉,那你呢?”眾人問道。

“我一會兒會變回原身,去外面躲避。”小玉道,“夫人虎變,只是噬人。所以那些侍女都變成蟾蜍,去那桂花樹下聚集了。我們都不會有事的。倒是你們幾個,如果沒有這變化的本領,只怕會有大麻煩。各位,保重!”說完,小玉就匆忙走了出去,剛出去就變成一隻小兔跑掉了。

“完了,完了。”祖兒沮喪地道,“還以為要在這裡呆一輩子,現在看來,只怕今天晚上都過不去。一會兒,咱們幾個都呆在一起,怕也無用。”

“有用無用,反正想是最沒用的。”蚩尤胡亂塞了幾口,催促軒轅光。“走,小光,咱們砍樹去!”

“砍樹?怎麼回事?”祖兒、伶倫和阿嫫都不知道他們的計畫,吃驚地問道。

“是啊,反正閑著無事,我們要去砍那棵桂花樹,我就不信砍不倒它。”蚩尤道。

“是這麼回事。”軒轅光將自己講過的又講了一遍。“反正躲是躲不過去,倒不如尋一點開心好玩的事情。就算最後真被夫人給吃了,也不管了。”

“對,有這麼好玩的事情,我們一起去。”伶倫和阿嫫一齊贊成他道。

“這個,你們都去……我也和你們一起去……”祖兒其實害怕一個人在房間裡,如此情勢,顯然只能和眾人在一起,才是最安全的,因此附和道。

“好,那咱們快吃飯,吃了就一起去。”

片刻之後,眾人吃完了飯,各自帶上自己的東西,來到了外面桂花樹下。

只見在這裡,那些侍女變成的蟾蜍,都已經擠在一起,一隻只表情呆傻,行動緩慢。

眾人從蟾蜍堆裡小心地走過,來到大樹旁邊。軒轅光將斧子遞給了蚩尤:

“大哥,看你的了!”

“好嘞!”蚩尤答應一聲,接過斧子,上去對準桂花樹的樹幹,就是一斧。

這一斧勢大力沉,斧子一下子砍進去沒至斧背。整棵樹都顫抖了起來,無數的樹葉和一顆顆的桂子紛紛落下來,如同下了一場雨一樣。

可是,說也奇怪,蚩尤剛將斧頭從樹身裡拔出來,那被砍處卻迅速又癒合了。

“唔,古怪!”蚩尤大叫一聲,不服氣地又猛地劈了一斧。這一斧幾乎完全沒進了樹幹。可是,將斧頭拔出來,那傷口處照例又迅速癒合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