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軒轅傳:與龍共舞

正文 第80章 逃出生天

書名:軒轅傳:與龍共舞 作者:林猹 本章字數:5379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45


“古怪,真是古怪!”蚩尤大叫著,一連又砍了幾斧,可是他砍得快,那樹癒合得更快。

“嘻嘻,好玩,好玩。”祖兒拍手叫了起來,“這樣好玩的事情,我還是第一次碰到!”

“哼,我就不信了,瞧我能不能把你劈倒!”蚩尤在手心裡吐了一口唾沫,甩開膀子,就要大幹一場。

正在這時候,忽然,就聽得一聲地動山搖的吼叫從身後傳來,眾人都嚇了一跳。

“啊?!”

當眾人一回過頭,只見一隻體型猶如小山一樣的巨大的猛獸,正站在那裡。

這顯然就是常儀真人所變化的猛虎了。只見這只猛虎體型巨大,全身的毛皮色彩斑斕,兩隻眼睛如同兩隻車輪一樣大小,露出一口尖銳雪白的牙齒。四條又短又粗的腿如同四根柱子,一條又粗又長的尾巴,似乎輕輕一掃就可以將人打得筋骨寸斷。它怒聲咆哮著,一步步向眾人逼近。

“哎呀,我的個媽呀!”祖兒一見到這等個猛虎,嚇得一下撲到了軒轅光懷裡,“嚇死我了!”

“不要怕!”軒轅光鎮定地道,“看我的!”他早已將木頭機關人裝備好了,頓時跳進機關人身體裡,將機關人操縱起來,上去和猛虎搏鬥在一起。

那猛虎顯然也沒有想到,在這地方會有這麼兇猛的“巨獸”,在它眼裡,這就是一頭貨真價實的大熊。而老虎和熊是不分上下的,因此鬥在一起,頓時就是一場驚天動地的大戰。兩邊你來我往,鬥得難解難分。

眼看情勢這麼危急,伶倫害怕軒轅光有失,也不敢怠慢,將混沌之琴在地上放好,彈奏起來。一波波的無形劍氣去打擊猛虎,疼得老虎吱哇亂叫!

祖兒也回過神來,取出了自己的雷音小鼓,召喚出鼓神來,上去夾擊猛虎!

這一場大戰,真是驚心動魂。而蚩尤呢,發了邪性,根本不管不顧,只管埋頭掄起斧子,一斧頭一斧頭地砍下去,他的速度越來越快!

終於,那桂花樹傷口癒合的速度,比不上他的砍樹速度了。於是,那被斧頭劈開的口子越來越大,開始從傷口處滲透出一種白色的液體。

再砍了一會兒,桂花樹的龐大樹身,開始向一邊傾斜了,搖搖欲墜。

終於,隨著蚩尤一聲大喝:“給我倒吧!”只見他使出全身力氣,最後一斧頭劈下去!

“轟——”伴隨著一聲巨響,塵土飛揚,那棵體型巨大的桂花樹,轟然倒地。

而就在桂花樹的樹幹正中心,一股純白的液體正在汩汩地流淌出來。

“快,那就是‘白土’!”

正在和老虎搏鬥的軒轅光,其實一直在注意這邊動靜。一看到桂花樹倒了,立即祭出至尊之劍,去抵擋老虎,自己從機關中一躍而出,來到樹邊。

果然,那“白土”如同桂花樹的血脈一樣,就藏在樹幹的中心處。如今大樹斷為兩截,“白土”如同泉水一樣汩汩流淌出來,一經和空氣接觸,立即凝固。

情急之下,沒有什麼可以盛裝“白土”,軒轅光將自己的劍鞘當作容器,接住了“白土”。“白土”迅速在劍鞘中凝固,轉眼就成為一柄新的長劍。

軒轅光將劍鞘倒拿,用一塊衣服袖子墊住了手掌,小心翼翼地將“白土”所化作的這柄新長劍抽了出來。

他只試著輕輕一揮,桂花樹那原本堅硬無比的樹幹,嗤地從中劈開!

“啊?”軒轅光吃了一驚,他沒有想到,這“白土”所化之劍,威力竟然一至於斯。但是這劍總不能這麼拿著,好在他最心靈手巧,手中的劍縱橫揮舞,頃刻之間,就已經用地上的桂花樹的樹幹,製作了一把劍鞘,旁邊阿嫫早已從禦馬飛車上裁下來一些帷幕,撕作布條,那本來是上等的金蠶絲線所織成的,堅韌無比,軒轅光用來包裹劍身,頃刻,一把帶著木頭劍柄和桂花香氣的劍鞘的新劍已經做好了,簡單而實用。

這時候,那邊的打鬥已經停止了,斑斕猛虎一見到他們砍倒桂花樹,得到“白土”製作成了一柄鋒利無比的寶劍,似乎畏懼鋒芒,頓時逃去!

“蚩尤大哥,祖兒,伶倫,阿嫫,快上車!”

軒轅光這時候,才大聲說出實情:“這是我和小玉早已計畫好的,現在‘白土’已經到手了,我就要用這柄寶劍劈開水道,一旦水道開闢,你們就馬上駕車上去!”

“你呢,小光?”眾人都著急地問。

“我會跟在後面的,快點,我要動手了!”軒轅光催促道。

眾人聽了他的話,都恍然大悟,連忙上了車子。只見軒轅光使出全身力氣,揮動手中長劍,沖上面水面一劍劈去:

“開!”

說也奇怪,本來使用任何神兵利器都難以撼動分毫的水面,如今卻在這一劈之下,整整齊齊地從中分開,生生地出現了一條通道,直通向上面。

“快走!”

軒轅光一聲喝,祖兒立即親自駕駛馬車,一聲喝,馬車從通道裡飛升上去。

軒轅光則駕駛自己的木頭機關人,在後面緊緊跟隨,用力扇動翅膀,扶搖直上!

這寒液玉湖雖然從下面一眼可以看到上面,其實水很深。這一劍竟然能夠從下面一直劈開到上面的水面,威力之大,簡直令人難以想像!

終於,眾人從下面重新回到了上面。一上到水面上來,那些氐人國的侍女們,嚇得肝膽俱裂,發一聲喊,丟下正在洗浴的月亮,四散逃去。

岸上,通天獼猴袁狂率領七大厲神,都已經到齊,正在嚴陣以待。

然而,軒轅光駕駛的機關人,人還在空中,已經將“白土”之劍一揮而去:

“死去吧,你們這些傢伙!”

說來奇怪,只見那劍身在它手中,忽然一下子暴漲了十數倍有餘,一柄碩大無倫的長劍,一下子向岸上砍過去。八大厲神一齊驚駭地叫了一聲:“好厲害!”同時向後面退去,這一劍卻跟著繼續暴漲,壓向眾人。

眼見這一劍威猛無比,八大厲神互相擠壓在一起,縮成一團,卻還是抵擋不住。

正當一劍要將八大厲神盡數摧毀,這時候,卻聽得軒轅光身後一人阻止道:

“軒轅君,請不要傷他們性命!”

軒轅光回頭一看,卻見不知道什麼時候,常儀真人已經從下面也上來了。

她依舊是那副威嚴的裝束,戴著老虎的面具,身著七彩的長裙,手中拄著一根長戈。

她將長戈輕輕一伸,那長戈也是忽然暴漲,伸過來架住了軒轅光的長劍:

“軒轅君,這幾個傢伙背叛了我,可是他們也是受了我父親的蠱惑,雖然圖謀算計我,卻並沒有真的要害我的意思,所以,饒了他們吧!”

“夫人饒命,饒命!”八大厲神本來已經逃無可逃,一見夫人替他們求情,頓時一齊跪下,不停地磕頭道:“夫人慈悲,小的們再也不敢了。”

眼見夫人親自替他們求情,軒轅光也不願意痛下殺手,因此,將“白土”之劍收了回來。

然後,眾人才從空中徐徐降落,到了岸上。夫人和

小玉也來到了岸上。

“多謝夫人求情!”八大厲神一齊磕頭道,“夫人大恩大德,小的們永遠銘記!”

“行了,你們要謝,也應該謝謝這位軒轅君。”常儀真人看著軒轅光道,“軒轅君,你真了不起啊!我雖然讓小玉告訴了你獲得‘白土’的方法,可是,那棵桂花樹真的不是誰都可以砍倒的,普通的刀斧對它沒有任何的用處,但你竟然會有我外公當年用過的混沌之斧,可見也和我有緣。至於這‘白土’,縱然化作利劍,也不是誰都能發揮它的威力,而你竟然使用起來這麼輕而易舉,得心應手,現在,我終於相信,為什麼是你們要來再次尋找五色土,組建五色法陣了。這是天命啊!”

“夫人過獎了,”軒轅光道,“其實我早猜到,是夫人讓小玉告訴我們這個辦法,否則,沒有夫人的命令,小玉是不敢洩露這麼重要的秘密的。”

“小光哥,夫人說你聰明過人,一定會猜出夫人的心意,所以不讓我說。”小玉道。

“哎呀,原來你們早商量好了,就是我們幾個不知道,還蒙在鼓裡呢!”祖兒嚷道。

“也不是什麼商量好了,就是這猴兒太過麻煩,如果讓它事先知道了,也許你們的辦法就不靈了。”常儀真人一指那通天獼猴。“猴兒,你說呢?”

“對不起,夫人,小人也是一時糊塗,”通天獼猴恭恭敬敬地道,“其實夫人一直將‘白土’藏在桂花樹中,這個秘密,小人一直無法破解。這麼聰明的法子,也只有夫人能想的出來。夫人其實隨時可以取出‘白土’,隨時隨地都可以從下面脫困而出。我實在是太自視過高了!”

“哈哈,”常儀真人笑起來,“你知道就好。其實,我就是不願意在上面操勞累心,才故意想了這麼個辦法,裝作中計,讓你在上面幫助我料理諸事,我難得在底下多清淨。不料,來了這麼一群小娃兒,唉,將我的計畫全打亂了。現在,我的清淨躲不成了,還得到上面來操勞受累啊!”

“夫人休要煩惱!”通天獼猴恭敬地道,“小人不才,願意負責率領弟兄們,幫助夫人每天在這氐人國料理月亮升起落下之事。夫人反正也不需要再鎮守‘白土’了,儘管去逍遙快活便是。小人們一定恪盡職守,絕無二心。”

“哼,算你聰明,知道將功贖罪,那麼,這件事情就這麼定了。你們兄弟,以後就在這裡吧。這氐人國以後就交給你管理了,但是,不允許你們兄弟踏出這裡一步,否則,別怪我不客氣。”夫人嚴厲地道。

“是!”通天獼猴率領眾兄弟一齊磕頭,感激涕零地道,“謹遵夫人法令!”

處理完了這邊事情之後,常儀真人便和軒轅光等人一道,來到了前面的寒玉宮。

剛來到寒玉宮前面的廣場上,忽然,只聽得空中一陣風雷之聲,一團物事滾滾而來。

“不好!”祖兒和伶倫等人無不大驚失色,“莫非是混沌老魔親自殺來了?”

“不要怕,”軒轅光立即將“白土”之劍重新拔出來,“只要我們齊心協力,即使混沌老魔親來,咱們也可以和他對上一陣,至少不落下風。”

“不要慌,”常儀真人定睛一看,不由地哈哈笑了起來。“不是我父親,而是你們的好朋友來了。”

“我們的好朋友?”眾人一愣。

便在這時候,就見空中一陣風起,旋轉著來到地面,在地上風熄之後,轉瞬出現一人,身材高大,一臉燦爛的笑容,竟然是黃龍鍾九來到了!

“哈哈,小光,恭喜你們呀,”鐘九一站定就大笑著向他們走來,“沒想到你們幾個還真行,這麼快就將‘白土’給弄到手了,祝賀你們呀!”

“原來是鐘九大哥!”軒轅光大喜,激動地就要上去和他擁抱。

“等一等——”忽然,祖兒攔住了他,“這個鐘九大哥,會不會是假的?”

“什麼,假的?”眾人都是一愣。

“對呀,你們想,我們在下面被圍困的時候,想盡了各種辦法都無法出來,那時候鐘九大哥為什麼不來幫我們?為什麼我們剛一脫困,他就來了?”

“是呀,”蚩尤也狐疑地看著鐘九大哥,“你……該不會是混沌老魔變化的吧?”

“哈哈,”鐘九大笑起來,“我怎麼會是假的?我真的是你們的鐘九大哥呀!”

“你們不要瞎猜,是不是真的鐘九大哥,我一問便知。”軒轅光眉頭一皺,計上心來。“鐘九大哥,對不起,我們現在是被騙怕了,不能不小心。我問你一個問題,如果你能夠回答上來,就證明你是真的。好不好?”

“好,你儘管問。”鐘九帶著笑意道。

“我問你,當日你我分別,約定下次見面,辨別真偽,有一個暗號,那是什麼?”

“對呀,那是什麼?”眾人一齊盯著鐘九,只待他一回答錯誤,立即發難。

“有一個約定的暗號?不對呀,咱們沒有約定什麼呀。我就是說,一旦你們得到了‘白土’,我那裡的‘青土’和‘黑土’自然會生出反應。我就會知道你們的方位,這不,一有反應發生,我就來這裡找你們了。”

“對了,你是真的鐘九大哥。”軒轅光歡呼一聲,上去和鐘九緊緊擁抱在一起。

他剛才只是隨便編了這件事情,如果鐘九是假的,就會真以為有什麼暗號,那就露了餡。

“喂,鐘九,你和這些小娃兒打交道,還真要留點神啊,”這時候常儀真人說話了,“尤其這個軒轅君,我看他鬼頭鬼腦,一肚子心眼呢!”

“哈哈,常儀真人,你才瞭解他多少?”鐘九也和軒轅光鬆開了,過來和常儀真人見禮。“你不過和他打了這麼短時間的一段交道,就被他折磨得夠嗆。我可是天天和他在一起,他呀,一天到晚不知道給我出多少的難題。可是話要說回來,我如果連他都對付不了,還怎麼給人家當大哥?”

“羞,羞,沒有見過這樣的大哥。”祖兒不滿地嘟囔道,“有困難的時候不來幫忙,人家沒有事情了,卻跑來說自己是人家的大哥了,羞死了!”

“哈哈,”鐘九也不介意,又望向軒轅光手中的“白土”之劍。“小光,‘白土’是天下至寒之物,雖然威力奇大無比,可是也會傷及使用者自身。你剛才一連兩次使用‘白土’之劍,身子已經受損,若非你天賦異稟,這時候早已重傷倒地了。行了,‘白土’已經到手,交給我吧。”

“啊?”眾人一聽,都連忙關懷地去問軒轅光:“你覺得怎麼樣?沒事吧?”

“沒事,就是覺得全身的力氣都用完了,軟綿綿的,仿佛要虛脫了一樣。”

他將“白土”之劍交給了鐘九,鐘九隨身背了一個黑黝黝的盒子,打開來,將劍放進去,又將盒子給蓋上了,這才道:“我的‘青土’和‘黑土’法陣初成,現在無人鎮守,不能離開太久,必須馬上回去。小光,你也不可在這裡久留,休息一下,緩解過來之後,立即帶領大夥兒去尋找‘黃土’和‘紅土’吧!哦,對了,你大概還不知道,在你們離開的這十個月中……”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