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軒轅傳:與龍共舞

正文 第82章 人劍合一

書名:軒轅傳:與龍共舞 作者:林猹 本章字數:5519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45


眾人離去後,一直強撐著的軒轅光就雙膝一軟,緩慢地癱坐在了地上。

“啊,”伶倫連忙上來扶住他,“你沒事吧?小光哥哥?”

“我沒事,就是覺得全身沒有力氣。”軒轅光苦笑一下,“我覺得自己從來沒有這麼虛弱過呢!”

幸而在這時候,小玉又走了過來:“軒轅君,伶倫,夫人請你們過去呢!”

“好!”

軒轅光強打精神,在伶倫的攙扶下,站起身,跟著小玉向“寒玉宮”走去。

來到常儀真人的住處,常儀真人已經在等著他們了。她一眼就看出了軒轅光的不適:

“怎麼樣,軒轅君,是不是覺得全身的力氣都被散盡了,四肢百骸軟綿綿的?”

“正是……”

“夫人,請你快救他啊。”伶倫著急地道。

“不礙事的。”常儀真人胸有成竹地道,“請跟我來。”

於是她在前面帶路,後面伶倫攙扶著軒轅光,跟著她出了這間屋子,繼續向上走去。

上了兩層臺階,來到寒玉宮的頂部,才發現這裡還有一個閣樓,閣樓的門上掛了一把大鎖,大鎖鏽跡斑斑,一看就知道很久都沒有打開過了。

如此鏽鎖,想來有鑰匙也不好使。只見常儀真人從頭上拔下來那支碧綠的玉簪,對著那大鎖輕輕一揮。似乎只是漫不經心,可是那大鎖竟然“嗤”地一聲,從中被劈成了兩截,“噹啷”一聲跌落地上。真沒想到,一支小小的玉簪,竟然如此銳不可當,軒轅光和伶倫都“啊”了一聲。

隨著大鎖被劈開,門“吱呀”一聲應聲而開。頓時,一股熱浪從裡面撲了出來。

“小心!”

常儀真人一下子拉開軒轅光和伶倫。

一時間,從門裡撲出來的熱浪蒸騰滾滾,軒轅光和伶倫不明所以,又退了幾步。

過了一會兒,那熱浪散盡了,常儀真人才在前面帶頭走了進去:“請進來吧!”

軒轅光和伶倫走了進去,本來以為裡面有什麼奇異之物,進去後才發現,原來這屋子裡只有一張床靠在牆邊,其他連桌椅什麼的都沒有,四壁空空。

可是,就是這張床,顯然不是尋常之物。距離一丈多遠,還是可以感覺到熱度。

“軒轅君,你可知道,這張床是什麼來歷?”常儀真人笑吟吟地看著他。

“不知道。”軒轅光搖了搖頭。他雖然從大橈先生那裡學了不少東西,可是,在常儀真人這裡,西昆侖之地,不知道隱藏了多少天地混沌初開後的秘密,所以,他不敢胡亂猜測,只能恭恭敬敬地回答:“請夫人指教!”

“好,讓我來告訴你。”常儀真人道,“你們來到我這昆侖之地,也有一些時日了。也見識過了寒液玉湖,領教了‘白土’之劍的厲害。你們只知道我這裡所有之物,都是奇寒無比,卻不知道天地生物,每生一物,必有一物與其反制,保持平衡。我這裡奇寒不假,但在地底下,卻又奇熱無比。群玉之山,每一年中,總有一座山會忽然崩裂開來,從地底下噴射出熊熊烈焰。其中有一年,從一座最大的山底下,噴射上來這麼一塊冒著火焰的石頭,後來火焰熄滅,就變成了這麼一張火焰床。這火焰床熾熱無比,縱然是天下至寒,一遇到它也會被烘烤殆盡。因此,如果有什麼人被‘白劍’的寒氣所傷,只要來這裡靜坐,依靠火焰床消除體內寒氣,很快就可以恢復。”

“原來如此。”軒轅光和伶倫恍然大悟。“真想不到,造物竟然如此神奇!”

從這天起,軒轅光就每天來到這靜室裡,接受火焰床的烘烤,治療傷勢。

一天一天過去,他覺得體內的寒氣越來越少,身上的力氣也越來越增加了。

一連過了半個月,終於,軒轅光覺得自己完全恢復了。不但恢復,而且力氣增加了不少。

這天,早晨醒來的時候,他忽然聽到了一陣悠揚的琴聲。那琴聲聽起來並不如何響亮,淡淡的,然而自有一種穿透人心的力量,他被驚醒了。

“是誰這麼早在彈琴,是伶倫妹妹嗎?”

他起身下地,洗漱了一下,然後來到外面。外面天色剛亮,尚有朦朧的晨霧未曾散去。

踏著晨霧,循著琴聲來到廣場上,他發現,彈琴的果然便是伶倫。

他正要上前去,但是,忽然,他似乎察覺到了什麼。只覺得那琴聲中,分明有一種震撼人心的力量。只聽得琴聲叮咚,忽然間多出來一股殺氣。

就見伶倫盤膝而坐,將手中的琴弦隨意撥弄,忽然,她將手指一陣急撥。

一股劍氣倏地射出,將晨霧給一下子劈開,徑直對準遠處的一棵大樹而去。

“轟隆——”

這無形劍氣,一劍之威,竟然將那棵大樹給一分為二,兩截樹幹轟然倒地。

“好厲害的劍法!”

這一下,軒轅光再也忍不住,喝彩了一聲。

“小光哥哥,是你?”

伶倫聽到他的喝彩,收了琴,從地上站了起來。“對不起,是不是我驚擾了你的美夢?”

“哪裡,”軒轅光來到她身前,讚歎道,“伶倫妹妹,才幾天的工夫,沒想到,你的本領又提高了這麼多。無形劍氣已經練到了這麼高的境界。”

“也沒有什麼,主要是夫人的指點了。”伶倫道。

“啊?夫人?”

“是呀,你這些天每天靜坐,我閑來無事,就去陪夫人。夫人察覺到我體內有陰陽二氣,雖然充沛之極,卻始終不能夠做到陰陽和合,合二為一。她於是傳授了我一個法子,可以調和體內的陰陽之氣。我依法修煉之後,再來彈這混沌之琴,果然混沌之琴射出去的劍氣,有了一股中正和合的威力,這還是我第一次激發出琴音中這麼強的劍氣呢,沒想到這麼厲害。”

“恭喜你,伶倫,以後再遇到什麼事情,大夥兒可要對你刮目相看了。”

“我才不在意大家的看法,不過,有更多的力量可以幫助小光哥哥你,我就知足了。”伶倫道,“對了,小光哥哥,你這些天治療恢復得如何了?”

“嗯,我覺得完全好了,”軒轅光活動了一下手腳,“不但不再有那種全身乏力的感覺,而且覺得全身似乎充滿了使不完的力氣,看到你的混沌之琴這麼厲害,說實話,我也好想試一試我的至尊之劍,畢竟好久沒練了。”

“那你就快去拿劍來試一試啊。”伶倫道,“說不定也會有完全不一樣的感覺哦!”

“那你等著我啊!”

軒轅光飛快地跑回去,從自己屋子裡取了至尊之劍,然後又回到這裡來。

“伶倫,別看你的無形劍氣更上層樓,我的至尊之劍可不會比你差喲!”

“那是自然,”伶倫道,“快試試吧!”

當下,軒轅光鎮定了一下情緒,調整好呼吸,就將至尊之劍抽出來。

他一招一式地演練劍法,這劍法一共九式,並不複雜,但是當日雷隆代替他父親傳授給他劍法的時候,曾經說過,這至尊之劍的劍法,雖然只有九式,變化卻繁雜無比。當年軒轅光的父親飛熊大將軍使用這劍法,就有無數的變化。因此最難得是使劍之人的悟性,與劍的契合。

自從得到了至尊之劍

,軒轅光雖然也經常使用其來和敵人對敵,但基本上都是靠劍自身幻化成飛龍,自行對敵,軒轅光自己呢,一來劍法並不純熟,二來力氣不夠,揮舞這把劍時間長了,難免會力氣不支,所以,真正用上這些劍招,去和敵人對戰的情形並不多,難得一展其鋒芒。

但是今天,他再次試演劍招,才發現大有不同。他的力氣一下增大了許多,原來頗為沉重的至尊之劍,如今在手上已經得心應手,全然感覺不到重量。更重要的是,從他身上,似乎生出來一股氣息,和至尊之劍的氣息相互感應,每一招式中,所蘊含的細微之極的變化也被激發出來。

不僅招式更為繁雜,招式的威力也變得駭人。他一招使出,就見從劍尖噴射出一股劍氣。這可不是伶倫的無形劍氣,而是有形的劍氣,只見一股白色的劍氣,帶著熾熱的溫度,呼地射出去。劍氣所到的地方,不但樹木為之折斷,而且在折斷的地方,冒出一股股白煙,竟然被烤焦了。

“哇,小光哥哥,你的劍法變得好厲害!”

伶倫在邊上,忍不住鼓起掌來。她就是這樣,為軒轅光的一點點進步而高興,而對自己變得強大這件事情卻渾然不放在心上。“這才是至尊之劍的真正威力吧?”

“劍稱至尊,自然有其過人之處,我也是今天才真正懂得它的奧妙所在。”

軒轅光使了一會兒劍,以前到這時候,早已胳膊發酸,全身大汗淋漓了,可是今天不但沒有那種感覺,反而覺得精神益發地煥發,力氣更足了。

剛收了劍,這時候,小玉從“寒玉宮”裡走了出來,來到二人跟前:“軒轅君,伶倫姐姐,夫人有請!”

他在前面帶路,軒轅光和伶倫跟著,來到吃早飯的地方,常儀真人已經在等著他們了。

“夫人早!”軒轅光和伶倫上去見了禮,常儀真人點了點頭:“還沒吃早飯吧,來,坐下一起吃。”

等二人入座,夫人又打量了軒轅光一番:“恭喜你,軒轅君,從今天起,你可以不用再去靜室了。”

“啊?我的傷已經全好了嗎?”

“不但傷全好了,而且你的身體吸收了天地混沌未開之前的至陽至剛的陽氣,已經變得和先前大不一樣了。你沒有感覺到,你的力氣大了很多嗎?”

“是呀,”軒轅光道,“我今天早晨起來練劍,力氣大了很多,劍法也進步了得很多呢!”

“那是自然。”常儀真人道,“你的身體裡吸收了天地生成的純陽之氣,你的那把劍,本來是昊天帝尊所有,就是天地生成的黑火之石鍛造而成。因此,這兩股氣息自然會互相融合,你的劍法已經是人劍合一了。”

“這都是托夫人的福。”軒轅光感激地道,“夫人之恩,實在是無以為報。”

“不,我這麼做,也並非全然出於幫助你的想法,而是有自己的私心。”

“哦?”

“是這樣的,軒轅君,我不是跟你說過嗎?所有的事情,都是上天的安排。”常儀真人道,“你經過這一番歷練,各方面是更上層樓了。我幫助你和伶倫提高了各自的本領,接下來,你們找到‘黃土’和‘紅土’也應該不是什麼難事。看來組成五色法陣,重新喚醒五色巨人,是指日可待了。因此,我有一件事情,這件事情對我很重要,請務必答應。”

“夫人言重了。”軒轅光一聽,連忙站起來。“夫人但有所命,無不遵從!”

“你也知道,我是混沌魔尊的女兒,這是不可改變的事實。所以,再怎麼樣,我和他也還是父女,這父女之情,是無論如何都割斷不了的。我要請求你,將來你駕馭五色巨人上天,去和我父親一決勝負的時候,如果我父親不敵,請放他一馬,不要傷害了他的性命,只要還和原來一樣,將他囚禁起來就好了。如果他老人家能保全性命,我就感激不盡了。”

“請夫人放心,”軒轅光答應道,“我和令尊其實並無直接的仇怨,一切都不過是因為他倒行逆施,我不得不奉天命加以阻止而已。如果我真的能夠做到,我答應夫人,一定不會傷害令尊的性命,若能避免直接對決,那就更好。”

“唉,天命有定,這一場大戰,又豈能按照你我的意願進行?”常儀真人搖了搖頭,“好了,不管怎樣,我在這裡先多謝你了。你們在這裡,也逗留了不少時日了。吃飯這頓早飯,你們就從這裡離開,下山去吧!”

“是!”

於是,軒轅光和伶倫匆忙吃過早飯,收拾了東西,就要和夫人告別了。

正在整裝待發的時候,小玉又走來了:“夫人說,她累了,不能來送你們了,讓我來代送一程!”

“不必客氣。”軒轅光道,“下山的路我們自己知道,可以自己走的。”

“哈,軒轅君,伶倫姐姐,夫人知道,你們急著去找其他兩種五色土,所以一刻也耽誤不得。如果就這麼一步步下山去,要費多少工夫?軒轅君,你不是有木頭機關人可以飛行嗎?不過伶倫姐姐沒有辦法飛行吧?”

“是,”伶倫道,“我是坐祖兒的天馬飛車來的,可惜她現在不在這裡了。”

“放心,夫人早有安排。”小玉走到外面去,一聲呼哨,只聽得空中風聲大作,一隻大雕展翅飛了下來。

“這……這不是‘火眼金雕’蔔天嗎?”軒轅光和伶倫都一眼認出來,這正是在沙漠中襲擊他們的那只大雕,是八大厲神中的一個厲害角色。

“對,他現在是奉了夫人之命,來送你們離開的,所以你們儘管放心。”小玉道。

聽了他的話,那金雕也發出兩聲響亮的嘶鳴,沖二人點了點頭,似乎在做保證。

“行,既然是夫人安排,我們就不客氣了。說實話,我倒很想試一試,坐在這個大傢伙背上是什麼感覺呢?一定比我的木頭機關人爽多了!”

告別在即,小玉卻忽然有些戀戀不捨起來。“軒轅君,伶倫姐姐,你們什麼時候再來看我呀?我從來都沒有過朋友,和你們一起相處了這麼久,真的覺得和你們很投契呢!你們完成了任務,可別忘了來找我玩呀!”

“一定,小玉,我們一定會回來找你玩的,到時候給你講好多好玩的事兒,再見了!”

“再見!”

軒轅光和伶倫帶著行李,爬到了大雕的背上。坐定之後,大雕一聲嘶叫,展開翅膀,平穩地飛了起來,帶著二人,迅速地離開了西昆侖……

帝京。

第八代炎帝神農氏天子榆罔的宮殿,就座落在帝京的中心。在當時,經過幾代人的經營,這所天下人們所仰慕的權力中心,已經有了相當的規模:整座宮殿,足足有九百九十九間,其中前面是榆罔帝會見百官,和百官商量朝政的地方,占了宮殿建築的三分之二,後面三分之一是後宮,後宮又分為兩部分:一部分是寢宮,一部分是後花園。說是兩部分,其實又是連接一體的。因為大大小小的寢宮,就分佈在花園的各個角落,以樹木、池塘、涼亭、假山等分隔開來,平日裡,每一處寢宮就是一片勢力範圍,各自寢宮的主人,用自己的家庭財力,將寢宮修建得富麗堂皇,裝飾一新。每一處寢宮的主人不同,風格也就不同。榆罔帝流連各處寢宮,品味著各種不同的味道,享盡人間極樂。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