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軒轅傳:與龍共舞

正文 第83章 炎帝榆罔

書名:軒轅傳:與龍共舞 作者:林猹 本章字數:5208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45


然而,所有寢宮中,唯獨有一處,座落在一個偏僻的角落裡,占地極小,地方狹窄。甚至連池塘、假山都沒有,只有幾棵樹木,和院子裡一片不大的草地。

這天,就在這片草地上,正有一個年齡約十三四歲的少女,身著紅色的長裙,光著腳,隨意披散著一頭如瀑的長髮,在那裡隨意而坐,一手拿著酒壺,一手拿著畫筆,喝一口酒,就在面前的攤開畫布上塗鴉幾筆;有時候又咬著筆桿,低頭凝思,顯然正沉浸在不為人知的遐想中。

她在想什麼呢?

“自由?自由究竟是什麼呀?”只聽她口中喃喃地道,“軒轅君,你答應過我,要給我自由的。可是那自由究竟是什麼樣子,是風、是雲?還是什麼?”

原來,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黑水國送到天子榆罔後宮中來的天香公主。

一轉眼,天香公主入宮已經兩年了。然而兩年來,她自從在入宮的時候,見過榆罔帝一面,以後就一直孤獨地居住在這寢宮中,無所事事。

每天,有大把的時間可以揮霍,然而又只能蝸居在這樣一個小得不能再小的地方。所以,她只能拿起了畫筆,想像自己和軒轅光一起自由自在的情形。

說來可憐,她這些年中,最快樂的一段時光,或者說最美好的一段記憶,竟然是在那個小鎮上,和那個叫軒轅光的小子的一段短暫相處時光。

“自由?那是什麼呀?”

她還記得,軒轅君說過,自由就是與大自然在一起,和各種各樣的花兒草兒說話,和小鳥小獸們一起追逐,一起歡笑、跳舞,可以在夜晚坐在星空下數著天上的星星,也可以在白天去搜集野果,享受一頓並不豐盛但卻趣味盎然的美餐。唉,那樣的生活真是美好啊,可是何時能來到呢?

“自由,他承諾過我,要帶我一起去過自由的生活,可是他會來找我嗎?”

這天,天香公主又在一個人發呆,在畫布上胡亂地塗鴉著,卻沒發現,一個人已經在遠遠地注視她了。

那是一個身材高大、面目英俊的年輕人,渾身上下散發出一種雍容華貴的氣息,舉手投足間透著擁有四海的滿足和自信,正是當今天子榆罔帝。

榆罔帝這天也是閑著無事,來後宮中閒逛,不知道怎麼就走到了這裡。

遠遠地,看到天香公主在草地上作畫,那幅出神的模樣,令榆罔帝又驚詫又新鮮。

“喂,那個人是誰?”他小聲問隨從。

“稟陛下,是從黑水國送來的黑水國國君的女兒,還是陛下您親自冊封的香美人呢!”

“香美人?”榆罔帝后宮佳麗無數,早忘記了有這麼一個人。如今再次想起來,的確有這麼一個人,而她的美麗他也似乎第一次認真發現。

“好了,你們都退後,別打擾了她。”

榆罔帝頓時來了興致,擺手讓眾人退後,自己躡手躡腳地走了進去,來到香美人身後,仔細觀看。

只見在鋪開的畫布上,已經畫出來一片鬱鬱蔥蔥的森林。樹木蒼翠,百花齊放。在森林中的一片空地上,一個少女正在翩然起舞,森林中的各種小鳥小獸都在旁邊好奇地觀望著。整幅畫栩栩如生,趣意盎然。

“好畫!”

榆罔帝在心裡暗暗讚歎了一聲,正忍不住要讚揚一句,卻見香美人又拿起筆,刷刷刷在上面添加了幾筆。在畫布上,那個她化身的少女旁邊,又出現了一個少年。原來她不是一個人在跳舞,而是和自己的心上人在一起,榆罔帝頓時生氣了。

“哼!”

他不由地重重地哼了一聲,忍不住責問道:“那是誰?是你的心上人嗎?”

“啊?”

香美人正沉浸在美妙的幻想中,忽然聽到背後有人說話,嚇了一跳,連忙站起身來。

“你……你是誰?”

她本能打量著榆罔帝。儘管她已經入宮兩年了,可只是在進宮的那天見過榆罔帝,那榆罔帝高高地坐在金鑾殿上,只給她留下了一個模糊的印象。

因此,今天面對身著便服,微行而來,這麼近站在跟前的榆罔帝,她竟然不認識:“我不認識你呀!”

“哈哈,”榆罔帝本來怒氣頓生,現在見了她這副天真無邪的模樣,又忍不住笑了。他故意要和她開一個玩笑。“你當然不認識我,我是從很遠的地方來的,第一次進到宮中來,結果迷了路,闖到這裡來了。”

“那你可要小心了,快點離開這裡吧,被人發現了是要殺頭的。”香美人竟然信以為真。

“可是我既然來了,總要看看這裡的風景再走。”

“風景?這裡裡面有什麼風景可看?”香美人不解地道,“你要看風景,應該去外面的大自然中,山川大地,草木森林,魚躍鳥飛,那才是真正的風景啊!”

“可是再好的風景,也要有人一起去看啊,”榆罔帝道,“你畫的是什麼?就是你所說的風景吧,那上面畫的年輕人是誰?是你的心上人嗎?”

“心上人?……不……”香美人搖了搖頭,“他不是我的心上人……”

“那是誰呢?”

“他是我的……一個朋友……”天香公主其實自己也不知道,軒轅光對她意味著什麼。儘管她已經自作主張,將自己的刀子送給了他,意味著他就是自己選擇的將來的丈夫了,就是自己的意中人了。可是,那只是她的一廂情願。事實上,她對他一點都不瞭解,從哪裡來,到哪裡去,他過去有怎樣的經歷,一點都不知道。如此素昧平生,她卻將自己的刀子送給了對方,選擇了對方作為自己的金刀駙馬,也夠任性的了。

但這些事情,又怎麼能對一個陌生人說呢?所以她只能含糊其辭:“是我一個很好的……朋友……”

“原來只是朋友啊。”榆罔帝畢竟不會去細究一個少女的心事,不再詢問畫中人是誰,而是將目光轉向了畫本身。“你的畫畫得很不錯啊,誰教的?”

“沒有啊,我只是喜歡,然後就按照自己的想像去畫了。”她說道。“大概是小時候,我看到父親經常拿著畫筆在那裡作畫吧。我父親是一個很好的畫家,不過他很忙,總是在外面廝殺,很少有時間在家裡作畫。”

“一個畫家,不好好在家裡畫畫,去外面打打殺殺幹什麼?”榆罔帝皺起了眉頭。

“是啊,我也這麼問他,為什麼不能好好在家裡陪我畫畫,可是他說,不行啊,有一個什麼流沙國,非要誣陷說我們偷了他們的不老泉,於是就不停地派兵來攻打我們,說要奪回不老泉,我父親就只好被迫迎戰,每一次戰爭都要持續幾個月,甚至幾年,而每次好不容易把他們打敗了,過不了多久,他們又會捲土重來,說不奪回不老泉決不甘休!”

“那有什麼?你們奪了人家的不老泉,還給人家不就是了?”榆罔帝不以為然地道。

“可問題是,那不老泉我們也不知道去了哪裡,聽說一個畫家用一種奇異的方法,將不老泉畫入了一幅畫中帶走了。我們雖然背了偷竊的罪名,可是卻並沒有真正得到不老泉。因此我父親才不得不一次次疲于應付;正是為了結束戰爭,他才派人送我到這裡來,希望我可以將不老泉的事情告訴天子,讓天子宣佈不老泉是天子所有,百姓不得私自佔有。”

“可是,你們既然並沒有不老泉,如果天子向你們索要,那又如何?”

“所以呀……”香美人沉吟了一下。“這是我的秘密,本來我不應該告訴你的。我們的確沒有不老泉,我自願作為禮物被獻給天子,就是將來有一天,天子發現我們沒有不老泉,要追究我父親的欺君之罪,我在天子身邊,就可以替父親求情。如果天子不答應,我就要替父親而死。”

“原來你是為了這個入宮的啊。”榆罔帝恍然大悟。“你這麼做值得嗎?你這麼青春年少,難道一點就不留戀美好的生命?你就不想去過自由自在的生活?”

“我當然想,”香美人道,“可是,我沒有選擇。我是我父親唯一的女兒,我不這麼做,就沒人能救他。”

“了不起,真是了不起啊!”聽了她的話,榆罔帝不由地對她刮目相看。“好,就憑著你對父親的這一片孝心,為了救你父親而自願犧牲的精神,朕答應你,不管能不能找到不老泉,朕都赦免你父親無罪!”

“朕?”香美人吃驚地看著他,“啊,莫非你就是當今天子?”

“哈哈,”榆罔帝大笑起來,“這裡是朕的後宮,除了朕,還有第二個男人能進來嗎?”

“啊?原來是陛下,臣妾該死,死罪,死罪!”

香美人大為惶恐,立即整肅衣裳,跪在榆罔帝腳下。“請陛下賜我一死!”

“哈哈,我說過了,赦你們父女無罪,快起來吧。”榆罔帝將她拉了起來。“你入宮已經兩年了吧?真沒想到,朕日夜歎息,身邊沒有可以傾訴的知己,想不到今天和你一番談話,竟然頗有知音之歎。好了,朕這就傳令下去,不老泉是朕所有的聖物,不准任何人染指。命令黑水國和流沙國立即罷兵,兩家合兵一處,一起去給朕尋找不老泉!”

“多謝陛下!”香美人聽了,又一次跪下,給榆罔帝磕頭。

榆罔帝說到做到,第二天,就發了一道詔書,讓人去傳聖旨,兩國罷兵。

不久,使者回來了。不但回來,而且帶回了一個令人振奮的消息:不老泉找到了!黑水國和流沙國已經派出了大隊人馬,帶著不老泉水進貢來了。

消息傳開,帝京沸騰!這天早上,人們紛紛聚集在道路兩側,等著看不老泉水進京。

城門剛一打開,就見到兩隊人馬浩浩蕩蕩,進得城來。一邊是黑水國的人馬,一邊是流沙國的人馬,士兵們都是經過了特別挑選的,人高馬大,器宇軒昂。五百個士兵,分成兩列長長的隊伍。在他們中間,一字擺開二十輛大車。每一輛大車都是兩匹高頭大馬拉著,車子上整齊地擺放著八個大甕,一共是一百六十個大甕,每一個大甕都足有上千斤。

就在這支隊伍中,還有一輛車子,裝飾華麗,拉車之馬神駿非凡,引人注目。車子上一個紅衣少女,一個黑衣少女,兩人面對如此大的陣仗,渾不當一回事。在千萬雙目光注視下,只顧竊竊私語,談笑風生。

“喂,你們瞧,聽說就是那兩個小娃兒,幫助找到了不老泉水呢!”人群中議論道。

“是嗎?怎麼會是兩個這麼小的娃兒?”

“看著不像,是吧?聽說,她們可是仙人呢,本領大得不得了。”又有人道。

原來,這兩個人,不是別人,正是祖兒和阿嫫。她們從西昆侖離開以後,就下山回到了大有家。大有帶著她們去一個隱秘的地方,取出了那幅他父親遺留下來的畫,眾人一道來到了流沙國,按照常儀真人教導的方法,將畫浸泡在寒液玉湖的水中,果然,畫中的不老泉水就汩汩流出來了。一夜之間,流沙國已經乾涸的上萬眼泉水又從沙子底下冒了出來。人們歡欣雀躍,爭著去報告這一消息。正在交戰的黑水國和流沙國兩國軍隊,聞訊一齊收了兵,來到不老泉邊親眼目睹這一盛景。

就在不老泉邊,兩國軍隊化干戈為玉帛,舉行了盛大的聯歡宴會,人們盡情地歡笑,載歌載舞。而祖兒和阿嫫,無疑成為了最尊貴的客人。

後來,聖旨傳到,兩位國王一商量,乾脆將不老泉水進貢給天子,將功贖罪。

祖兒和阿嫫呢,正好要到帝京去和軒轅光會合,就跟著隊伍一起來了。

突然,從隊伍的最前面,沖出來一個人,推著一輛破車,車子上還躺著一個人。他將車子堵住隊伍,然後自己迎著隊伍跪下來,拼命地磕頭:

“救命啊,救命啊!”

“怎麼回事?”負責押送不老泉水的兩個隊長,一左一右,同時拉住了馬韁。

“大人,行行好,給我一點不老泉水吧。”只見這個人是一個二十多歲的青年人,骨瘦如柴,面色蒼白,渾身上下衣衫襤褸,補丁摞著補丁。他對著兩位大人拼命磕頭,砰砰作響,儘管是在泥地上,還是磕破了頭皮,鮮血直流。“大人,我娘她得了重病,為了給我娘治病,我已經變賣家產,將最後一點錢也給她老人家換藥吃了。可是還是沒用,大夫說我娘已經不足三日之命了,可憐我娘從小將我拉扯大,我為人子的,不能掙大錢、當大官,讓我娘過上榮華富貴的生活,連一口飽飯都吃不上,臨了還不能好好地盡一番孝心。我聽說不老泉水能治百病,起死回生,無論如何,請大人施捨一點泉水給我,救救我娘啊!”

“哪裡來的窮小子,滾開!”右隊長是黑水國的,一鞭子向著年輕人抽去。“不老泉水是進貢給天子的聖物,你這窮小子異想天開些什麼?”

他這一鞭子抽過去,以為那個年輕人一定會閃開,卻不料,年輕人根本不躲不閃,這一鞭子就結結實實地抽在了他臉上,頓時皮膚綻開,鮮血直流。

可是,那年輕人根本不當一回事:“大人,只要能給我娘一口不老泉水喝,讓我做什麼都行!”

“讓你滾開,你沒有聽到?”左邊流沙國的隊長也急了,“天子正在等著聖泉呢,耽誤了時辰,天子怪罪下來,我們豈非要跟著你一起掉腦袋!”

“大人,可憐可憐吧,我娘她受了一輩子苦,我這個做兒子的,恨不能替她死了!我也沒有什麼本事,如果能夠求一口不老泉水給她喝,我死也值了!”

“喂,你們兩個,不要難為他!”正在這時候,忽然祖兒一聲大喝,阻止了他們。接著,祖兒從車子上跳下來,大步來到了跟前。那兩個隊長也下了馬。

“喂,這位大哥,你說的是真的嗎?”祖兒問道。“你娘真的病重嗎?”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