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軒轅傳:與龍共舞

正文 第85章 神農傳人

書名:軒轅傳:與龍共舞 作者:林猹 本章字數:5345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45


“怎麼樣?沒有聽說過吧?”祖兒在旁邊得意地道,“我阿嫫姐姐所使用的,叫做‘太陽神針’,她隨手抓一把太陽光,就能變成一把‘太陽神針’,威力之大,天上的神仙也抵擋不住,何況是凡夫俗子?”

“真有此事?”無雙大將軍還不敢相信,親自走過去,將自己的鐵錘拿起來,只見鐵錘果然被穿透了無數的細孔,而在現場,並沒有任何兵器。

“喂,大將軍,剛才我阿嫫姐姐是將針射向你的錘,如果射向你的眼睛,你此時早就瞎了。你還不服氣嗎?”

“不敢。”無雙大將軍這才心服口服,走到阿嫫跟前,深施一禮,“姑娘,對不起,我有眼無珠,小看你了。我今天才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一場災禍,總算免於無形。重新回到殿上,榆罔帝就問祖兒和阿嫫:

“兩位姑娘,你們找回聖泉有功,今日阿嫫姑娘又救了朕一命。朕要好好地酬謝你們一番。不知道你們有什麼要求,只要提出來,朕一定答應!”

“這個嘛……”祖兒道,“我們要想一想,等想好了再告訴您。”

“好,那就請兩位姑娘在宮中住下來,朕要好好招待你們一番。”榆罔帝道,“什麼時候,你們想好了要求,只要提出來,朕一定答應你們,決不食言!”

就這樣,祖兒和阿嫫成為了榆罔帝的座上賓,受到了榆罔帝的熱情款待。

為了招待好兩位貴賓,榆罔帝當天晚上在宮中舉行了盛大的宴會。一來是為了答謝阿嫫救命之恩,二來是也是為了展示榆罔帝治下雄厚的國力。因此,這一次的宴會真可以稱得上是琳琅滿目了。儘管時間倉促,還是將宮中最好的美酒佳餚都拿了出來。作為今天的主人,榆罔帝不但親自招呼祖兒和阿嫫二人,而且請出了自己的王后姜瑤作為主陪,還破天荒地讓自己後宮佳麗,在香美人的率領下載歌載舞,以作歡娛。

即使對榆罔帝的眾大臣來說,這也是一次難得的機會。那些後宮佳麗,很多都是他們久聞其名,卻無緣一見的。今日一見,一個個不但美麗脫俗,而且更人人負有一身的才藝,歌聲清越,舞姿動人,令人酥倒。

眾人之中,最出眾的自然是香美人。香美人論容貌不算是最出眾的,比起儀態萬千、雍容大方的姜瑤王后,應該說從氣質到容貌上都不能相比。但是香美人天真爛漫,她的舞蹈有著一種攝人心魂的韻律,似乎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個曼妙的精靈在起舞。她全身柔軟得仿佛沒有骨頭,每一處都配合著音樂的節拍,每一個動作都那麼舒展,那麼地輕柔,倏忽來去,進退莫測。而且更難得的是她裙裾飛舞,每一次舉手投足,都有一股香氣從她身上飄溢出來。不多時,這股香氣已經在空氣中四處彌漫,眾大臣嗅著那芳香,不由地一個個筋骨酥軟,醺然欲醉。

宴會一直到深夜方散,祖兒和阿嫫都有些困了,榆罔帝本來還要多問她們一些問題,看她們有了睡意,只得作罷,吩咐姜瑤王后帶她們去休息。

姜瑤王后並不是一個如何喜歡多說話的人,一晚上也沒有多說什麼,不過,她卻是一個很細心周到的人,早吩咐了宮女,給二人準備好了晚上休息的房間。因此,宴會一散,徑直帶二人去休息了。

這房間就在姜瑤王后的坤順宮中,是當初姜王后的女兒貞凝公主所居住的地方。後來公主長大了,出嫁後,這裡就空了下來。只有在公主歸甯的時候,才在這裡小住。如今,用來招待祖兒和阿嫫,足見對二人重視。

饒是如此,姜瑤王后口中還不住道歉:“實在對不起二位,招待不周,請多包涵。倉促之際,只能將小女居住的地方打掃了,請二位暫住。”

“哪裡,”祖兒說道,“看到這裡,倒想起了我在家裡的住處,真有幾分相似呢!”

“的確,”阿嫫道,“我住的地方,雖然不如這裡富麗堂皇,不過也是我父親精心給我裝飾的。看來天下父母,沒有不疼愛自己女兒的啊!”

“你們二位喜歡這個地方就好,”姜瑤王后道,“我住的地方,就在這裡不遠,有什麼事情,你們儘管讓侍女去告訴我一聲,我隨時來看你們。”

“不敢,”祖兒和阿嫫連忙道,“我們已經打擾娘娘您休息了,哪敢再隨便驚動您?您請去休息吧,我們這裡有人照顧,不會有什麼事情的。”

“二位姑娘,你們千萬別見外。其實你們比我的女兒還小,在我眼中,你們就和我的女兒一樣。我照顧你們不但不覺得麻煩,反而很高興呢。”

“娘娘,我們可都是沒有娘疼的,您這麼一疼愛我們,我們可要賴著不走了啊。”

“好,好,你們就儘管賴著,我呀,就是一輩子疼愛和照顧你們也沒問題。”

絮絮叨叨說了一番家常話之後,姜瑤王后才起身離去了,臨去告訴那些侍女,夜裡不許偷懶,要輪流值班,兩位姑娘有任何要求,必須隨叫隨到。

“是!”

侍女們自然也知道,這兩位是天子和娘娘的貴賓,一個個哪敢怠慢,連聲答應。

王后走後,祖兒和阿嫫要休息了,一眾侍女,輪流上來侍奉,二人坐在那裡,真是連動都不需要動一下,只要伸伸胳膊抬抬腿,一切都有人服侍。一直服侍到二人都上了床躺下,放下帷帳,侍女們才退了出去。

床鋪非常寬大,祖兒和阿嫫一人一床錦緞被子,中間還隔著很大的距離。

“喂,祖兒,”阿嫫小聲問道,“睡了嗎?”

“還沒有呢。”祖兒小聲道,“我這個人有個毛病,一換了地方就不容易睡著。”

“我也是,”阿嫫道,“我就是在家裡,也是夜裡有一半的時候是醒著的。”

“既然睡不著,不如咱們說一會兒話吧。”

“好呀。我正想問你,祖兒,白天的時候,榆罔帝問你有什麼要求,你為什麼不直接提出來?畢竟咱們來這裡,是為了得到‘黃土’啊,如果直接提出來,而榆罔帝又答應了你,將‘黃土’交給我們,那麼,我們不就做成了一件大事情?等小光他們來了,不就省了許多的工夫?”阿嫫問。

“我當時也這麼想過,可是我又一想,那‘黃土’是何等的珍貴,如果榆罔帝真有‘黃土’,那就是比他自己的性命還重要,怎麼可能隨便送給我們?再說,這樣重大機密的事情,眾目睽睽之下,說出來也不合適。所以,我就想,不如先住下來,找機會先偵查一番,看能不能探訪到‘黃土’的下落。如果實在找不到,最後再向榆罔帝提出要求不遲。”

“你想先偵查一番?”阿嫫驚奇地問。

“對。”祖兒道,“咱們先裝睡,一會兒等那些侍女都睡了,咱們就出去轉一轉。”

“不會惹出什麼亂子來吧?”

“放心吧。”

二人又低聲商量了一會兒,然後就分別裝睡了過去。

很快,到了夜深人靜的時候,外面已經傳來侍女的低聲夢囈,祖兒和阿嫫悄悄起身了。

她們各自

穿好衣服,沒有從門口出去,而是輕輕地打開了窗子,躡手躡腳地跳了出去。

外面一片漆黑,只見在走廊上,屋簷下,懸掛著一盞盞的宮燈。從不遠的地方,可以看到守衛巡邏的衛士,一隊隊地在穿梭往來。畢竟這裡是天子宮中,警戒的森嚴程度不同尋常,不能夠有任何的閃失出現。

祖兒和阿嫫借助花草樹木的掩護,倒是不用擔心被人發現。可是,這裡宮闕重重,又是在黑夜,要尋找“黃土”,真是比大海裡撈針還難上百倍。

怎麼辦呢?

忽然,祖兒抬頭看到不遠的一個院落裡傳出來燈火,便招呼阿嫫:“走,過去看看!”

二人小心地移動著,很快來到那個院子近前。剛翻牆而入,忽然,就聽得外面一陣腳步聲響,似乎有人走了過來。

“不好,有人?”祖兒一愣。

“糟糕,我們是不是被發現了?”阿嫫驚慌地問道。

然而,逃跑已經來不及,周圍一下子燈火通明。聽那腳步聲,來得人還不少。二人只能緊緊地依偎著,在灌木叢中伏身下來,大氣都不敢喘。

“吱呀”一聲,門開了,從外面走進來幾個侍衛,人人都提著一個燈籠。

然後,從外面走進來一個人,祖兒和阿嫫見了,都不由地吃了一驚:

“是他?”

原來來的不是別人,正是榆罔帝。“天子深更半夜來這裡做什麼?”二人驚詫不已。

榆罔帝顯然不會想到,就在身邊數尺之遙的灌木叢中,會藏著有兩個不速之客。只見他一臉的憂愁,滿腹心事,進了院子,徑直向裡面的屋子走去。

屋子的門打開了,祖兒和阿嫫在灌木叢中偷偷地一看,只見在屋子裡陳列擺設的,竟然是一排靈位,每個靈位前都點著一盞長明燈。榆罔帝進屋之後,就跪在了靈位的跟前,只見他磕了三個頭,低聲說道:

“列祖列宗在上,不肖子孫榆罔,可以說十分無能。自從即位以來,已經二十載,然而不但治理天下無方,令百姓受苦,就是祖先所留下來的遺訓,要我尋找最好的畫師,補齊祖上留下來的那一幅《寶雞圖》,也一直沒有能夠做到。我請了無數畫師,始終不能夠畫出一幅栩栩如生的圖畫來。今天,有兩個小姑娘來宮中,給我講述不老泉的故事,我才恍然大悟。既然黑水國的畫師能夠用‘白土’將不老泉畫入畫中,那麼,我們的祖先一定是用了‘黃土’將那一對寶雞畫入畫中的了。只是不知道那對寶雞怎麼就逃跑了。我今天就是來稟報列祖列宗,既然知道了有這麼一個法子,就要試一試。我冒昧地請求,希望可以借用一點‘黃土’,重新畫出那一對寶雞來,以了卻我二十年來的心願。”

祈求完畢,他又對著祖宗的牌位磕了三個頭,然後,站起身來,對外面吩咐一聲:

“你們都退下去,離開這裡遠遠的。沒有朕的旨意,不管發生什麼,都不須進來!”

“是!”

跟隨的眾侍衛答應一聲,紛紛從院子裡退了出去,將大門給緊緊地關上了。

榆罔帝向外面看了看,確定再沒有一個人能夠窺見他的行動。只見他來到放置祖宗牌位的供桌前,似乎按動了一個什麼機關,“吱嘎”一陣作響。

然後,地上出現了一個洞口,他取了一盞燈,持燈走了下去。

“走,我們也跟上去!”祖兒拉了一把阿嫫,不顧危險,飛快地跟了上去。

從後面跟著榆罔帝,下到洞穴裡,走了一會兒,只見下面是一個巨大的地下宮殿。地下宮殿裡同樣建築豪華,走廊錯綜複雜,如同迷宮一樣。

好在榆罔帝在前面帶路,每走到一條岔道口的走廊,他就將正確方向的那一條走廊的燈點亮,祖兒和阿嫫只要不遠不近地跟著他就可以了。

就這樣,走了一會兒來,來到一處中間的宮殿,榆罔帝在前面走了進去。

祖兒和阿嫫偷偷跟上去一看,這中間的宮殿高大,空曠,八根巨大的柱子,支撐起一片穹頂。穹頂之下,四面牆壁上,畫滿了奇怪的符號。

而就在穹頂的正下方,一塊空地上,竟然並排陳列著七口黑黝黝的石頭棺材。

榆罔帝來到那七口石頭棺材前面,只聽他口中念念有詞,朗聲說道:

“炎炎其焰,

聖火不滅。

神農之君,

代有傳人。”

只聽他大聲道:“我,炎帝神農氏第八代傳人榆罔,命令守靈使者現身!”

話音剛落,只聽一陣吱呀作響,地上的幾具棺材,沉重的蓋子都開始打開來。

不遠處,偷看的祖兒和阿嫫嚇得全身顫抖,強力忍住了要逃走的衝動。

棺蓋打開,從裡面冒出來一股股的黑煙,迅即地聚集在一起,形成一個人形。

這無疑是一個巨人,只見他的身形比榆罔帝高了兩三個頭不止,大手大腳,一雙眼睛如同燈籠一樣,閃出幽幽的綠光。他一成人形,就甕聲甕氣地沖榆罔帝道:

“是誰召喚我幽浮出來啊?”

“我叫榆罔,是神農君第八代傳人,也就是當今的天子。”榆罔道。

“對不起,我在此鎮守,只聽從歷代神農氏亡靈的指揮,你還活著,來這裡幹什麼?”

“幽浮君,我來這裡,是想請你幫一個忙。”

“幫什麼忙?”

“我知道,你在這裡守護神農氏歷代君主的亡靈是假,真正的任務,在於守護‘黃土’。我來這裡,是想跟你借一點‘黃土’用的。”

“哼,榆罔小子,你好大膽!你既然知道我是奉命鎮守‘黃土’,那麼就應該知道,這‘黃土’是當年第一代神農君種植五穀所使用的,關係到天下百姓的溫飽。‘黃土’在,則萬物生;‘黃土’失,則萬物滅。神農君遺訓,歷代子孫,必須保護好‘黃土’,不得有任何閃失。你身為神農子孫,自然應該知道祖宗的遺訓,為什麼要還來這裡打‘黃土’的主意?”幽浮問道。

“幽浮君,你有所不知,”榆罔道,“先祖遺訓,我豈能不知?但是還有一件事情,我們家曾經從先祖傳下來一副《寶雞圖》,並且有一個說法:‘雄雞司晨,雌雞生蛋,代代不已,神農萬世’,有雞在,就有神農氏的基業;如果雞不在了,那麼神農氏的基業也就要到頭了。”

“這《寶雞圖》本來一直都在宮中的,可是後來不知道怎麼,這一對雞忽然就不見了,那幅畫就變成了空的;因此神農氏代有遺訓,一定要將那對雞給找回來,確保神農氏基業綿延,萬世永存。我從即位以來,二十年中,派了無數人去尋找,又請了無數的畫師,始終未能如願。直到今天,才聽說有一個辦法,只要用五色土中的一種,作為顏料來作畫,就可以活靈活現,畫成《寶雞圖》了。我來這裡,請求幽浮君看在我一片至誠孝心的份兒上,為了神農氏的萬世基業,請給我一點‘黃土’,讓我來試一試!”

“這個嘛……”幽浮聽了,也覺得為難,一時猶豫不決,沉吟起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