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軒轅傳:與龍共舞

正文 第86章 阿寶夫婦

書名:軒轅傳:與龍共舞 作者:林猹 本章字數:5521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45


“幽浮君,我知道,當年先祖也一定是用‘黃土’作畫,才畫成了《寶雞圖》,所以,我今天不過是效仿先祖而已,我想這應該不算是無理要求吧。”榆罔道。

“好吧。”幽浮點了點頭,“我在這裡鎮守‘黃土’,本來就是為了你們神農氏的子孫綿延,基業永存。你想要借用一點‘黃土’,我就不攔你了。”

“多謝,”榆罔帝大喜,“既然如此,那就請將‘黃土’交給我吧!”

“不行,”幽浮道,“我雖然答應給你‘黃土’,可是,那‘黃土’卻不是說給你就能給你的,需要你自己來拿!”

“那麼,‘黃土’在哪裡?”

“在這裡。”

只見幽浮抬起自己的大腳,用力往地面上一跺,頓時,轟一聲響,地面上出現了一個大洞,從那洞口裡,頓時有一股泉水噴湧了出來。這泉水非常奇怪,顏色竟然都是黃色的。這還不算,普通的泉水是向下流的,而這泉水是向上噴湧,竟然似乎被一股強大的力量推動著,一直湧到了房間的穹頂上。那穹頂之上,奇怪的圖案被泉水一沖,頓時活了起來。

瞬間,就見從穹頂之上,落下來八個人。每一個人都身披著黃色的金甲,閃閃發光。這八個人,四個男的,四個女的,每兩個人一對:有一對是英俊的少年人,有一對是青年夫妻,有一對是身材高大健壯的中年夫妻,最後一對則是老年夫婦。

這八個人一落下來就將榆罔帝給圍在了中間:“什麼人這麼大膽,敢來竊取‘黃土’?”

“哦,諸位不要誤會,”榆罔道,“我是神農氏第八代傳人榆罔,我並不是來竊取‘黃土’的,而只是要借用一點點來畫《寶雞圖》,請諸位方便。”

“不行!”八人中,年紀最長的那位男子毫不遲疑地拒絕道。“我們才不管你是什麼人。我們奉昊天帝尊之命鎮守‘黃土’,除非你有昊天帝尊的印信,否則,不管是誰,想要拿到‘黃土’,除非能夠勝得了我們‘八卦金甲’八兄妹。否則,一星半點‘黃土’也休想得到!”

“可是……”榆罔帝道,“我手無縛雞之力,如何能夠與你們八位作戰?”

“那就請回吧!”

“等等,”榆罔道,“我雖然不能和你們作戰,但是我有甲士十萬,兵車千乘,只要我一聲令下,他們就會都趕到這裡來,到時候,你們豈能抵擋?所以,我勸你們,還是免了無謂的爭鬥,借我一點‘黃土’算了。”

“哈哈,”那老者道,“我們不管你是一個人,還是千軍萬馬,總之你要來和我們八兄妹作戰,我們都接著;只要打敗了我們,就給你‘黃土’。”

“當真?”

“自然當真。”老者道,“不過,我也奉勸你,那些凡夫俗子,還是不要讓他們來送命的好。我們八兄妹可是每個人都有著一身驚人的本領,八人聯手,當年混沌魔尊都沒有能夠從我們兄妹手中將‘黃土’奪了去。天上地下,還沒有誰能夠擊敗我們兄妹,所以,還是死了這條心吧!”

“好,你們等著。我這就回去準備,我一定會再來的。”

榆罔帝知道再說下去也沒有用,恨恨地一跺腳,丟下一句話就轉身往外走。

外面,祖兒和阿嫫已經知道了“黃土”所在,害怕被榆罔帝發現行蹤,也就搶先一步離開,重新又躲在了院子中的灌木裡。榆罔帝出來後,立即帶著眾人離開。周圍很快又恢復了寂靜。四下無人,祖兒和阿嫫悄悄地回到了自己的住處,然後,她們就蒙上被子,沉沉地睡了過去。

第二天一早,祖兒和阿嫫起身後,在眾人服侍下洗漱了,吃完了豐盛的早點,閑來無事,就在後宮裡閒逛,不知不覺,就來到了香美人所在的這一片區域。

“咦,好香啊。”祖兒的鼻子尖,嗅著空氣中的香氣,忽然想起了什麼。“對了,阿嫫姐姐,昨天在宴會上跳舞的那一位,似乎就是這種香氣。”

“聽那些侍女們說,那個人叫香美人,身上天生異香,深受天子寵愛呢。”

“喂,阿嫫姐,你瞧,那不是那個人嗎?”

祖兒用手一指,阿嫫順著她指的方向望過去,只見一個人在花叢間架著畫板,正在出神地描摹什麼。

“走,我們悄悄地過去看看。”

祖兒和阿嫫悄悄地走過去,接近了她。只見那人正是昨天在宴會上大放光彩的那一位香美人,她今天雖然沒有穿昨天那樣華麗的演出服裝,臉上也沒有化那麼濃的妝,可是一身淡雅,反而更自有一種美麗。

香美人顯然早已在這裡作畫很久了。她並沒有注意到有人接近,而仍然在出神作畫。

祖兒和阿嫫悄悄地來到了她背後,往畫布上一看,只見她所畫的正是眼前的美景。一大片盛開的牡丹花躍然紙上,富貴逼人。可是在花叢間,卻正有兩個人在起舞:一個是香美人自己,還有一個少年人,身材不算高大,眉目也不算如何英俊,然而臉上帶著燦爛的笑容,整個人周身都散發出無拘無束的自由自在氣息,一看就不是貴為天子的榆罔帝。

“啊?那個人……”祖兒看了,忽然驚叫了一聲,“那不是小光嗎?”

她這一聲脫口而出的驚呼,可把香美人嚇了一跳。“啊?誰?”

香美人一哆嗦,手中畫筆掉到了地上。她一回頭,看到是祖兒和阿嫫,才緩過神來:“是你們呀,祖兒姑娘,阿嫫姑娘,你們來我這裡,也該讓人來通報一聲,我好招待你們。”

“對不住啊,美人姐姐,”祖兒嘻嘻一笑,“我們本來只是經過這裡,因為好奇你在這裡畫什麼,所以過來看看。對了,你畫的是什麼呀?”

“沒,沒什麼。”香美人連忙道,一邊用身子去遮擋畫布上的人的面目。

“你放心,我們即使看到了什麼,也不會隨便亂說出去的。”祖兒道,“再說,我也正奇怪呢,為什麼你畫的那個人,和我們的一個朋友那麼像。”

“你們的朋友?”香美人一愣,“你們怎麼可能認識他?”

“也是啊,我們連你的那個他叫什麼都不知道呢。”祖兒笑嘻嘻地道。

“那你剛才喊什麼‘小光’,是怎麼回事?”

“就是我們的那個朋友,他叫小光啊。”

“小光?”香美人喃喃著,“天下會有這麼巧合的事情?應該不會……”

“行了,美人姐姐,我們不打擾你畫畫了。”祖兒見她似乎不願意和自己說話,因此也就不再耽擱。“我們還要去別處轉轉呢,先走了啊。”

她拉著阿嫫就離開了,丟下香美人一個人,在那裡呆呆出神,不知道說些什麼。

中午,剛吃完飯,榆罔帝就派人將她二人叫到了禦書房。

“兩位姑娘,昨晚休息如何?”

“很好呀。”祖兒和阿嫫對視了一眼,兩人都會心地笑了。

不過,榆罔帝只是隨便一問,真正的重點在後面。“兩位姑娘,朕這次請你們來,是想請你們幫朕一個忙。”

“哦?幫什麼忙?”

“這個……”榆罔帝看了看左右,一揮手,讓侍奉的人都退了下去。

“朕實話告訴你們吧,朕昨天看了兩位姑娘的本領,想請你們幫助做一件事情。”

“請講。”

“朕想請你們幫助去取一件東西。”榆罔帝並不知道昨晚的行蹤已經被二人跟蹤,於是簡單將事情經過講了一遍。“朕想取一點‘黃土’來作畫,因為不完成《寶雞圖》,朕就覺得對不起先父,更害怕因此而將神農氏的基業斷送,那樣朕豈非成了神農氏的不肖子孫,千古罪人?可是,那鎮守‘黃土’的八位金甲神人,非凡夫俗子的人力可敵。朕想,既然你們二位有那樣超凡脫俗的本領,說不定你們能幫朕呢?”

“要我們幫你,當然沒問題呀。”祖兒道,“不過,我們有一個條件。”

“什麼條件?儘管講來?”

“如果我們幫助你拿到了‘黃土’,那麼除了你作畫之外,其他的‘黃土’要借給我們用一用。”

“什麼?你們也想要‘黃土’?有什麼用?”榆罔帝大驚。

“這個,自然有用了。”祖兒卻不想將自己來此的目的告訴他,只是道,“你就不用管那麼多了,總之,我們幫助你,你答應我們的條件就是。”

“不行,”榆罔帝一口拒絕道,“‘黃土’是我們神農氏歷代相傳的天之聖物,關係到五穀的生長,天下百姓的溫飽,我私自取用,已經是違背祖訓,罪莫大焉。但我畢竟還是為了神農氏的江山社稷,你們再怎麼說,也是外人。不管你們將‘黃土’拿去做什麼,我都不能答應。”

“陛下,你知道自己做的事情是為了江山社稷,可知道我們這麼做,又是為了什麼?”

“究竟為什麼?”

“我們為的可是天地宇宙的秩序,為的是還回一個清平天地、朗朗乾坤!”

於是,祖兒不再隱瞞,將自己和軒轅光等人在黃龍鍾九的指引下,尋找五色土,以組建法陣,喚醒五色巨人,對抗混沌魔尊的事情簡略講了一遍。

“組建法陣,喚醒五色巨人?”這樣的事情,對榆罔帝來說,簡直無從想像。“昊天帝尊的名頭我是知道的,當年我先祖神農君,所以能夠成為人間帝王,就是昊天帝尊給了他‘黃土’,讓他種植出五穀,然後教給天下百姓耕種的方法,解決了百姓的溫飽問題。後來瘟疫流行,昊天帝尊又派下來一對金雞,利用母雞下的蛋製作出了靈丹妙藥,治好了瘟疫;又依靠那雄雞的叫聲,雄雞一鳴,邪辟無蹤,才有了我神農氏幾百年的天下。這麼說,你們真是為了救昊天帝尊而來尋找‘黃土’的。”

“正是。”

“可……那也不行。”沒想到榆罔帝一口拒絕了。“你們並沒有昊天帝尊的信物,我怎麼能輕易相信你們。而且,我家歷代祖先,均有遺訓,無論如何,‘黃土’不能有所閃失,否則五穀不生,萬物不長,天下百姓就要陷入饑餓之中。如果真是那樣,我們神農氏的天下也就到頭了。”

“可是如果昊天帝尊不能得救,任憑混沌魔尊胡作非為,只怕比饑餓和凍餒要危險百倍,死的人也只會更多。所以,請陛下好好考慮一下吧。”

“好,那就讓我考慮一下。”

榆罔帝話雖然這麼說,可是顯然對二人還是不放心。祖兒和阿嫫剛回到自己的住處不久,就發現外面人頭攢動,在她們的住處周圍,一下子增加了數倍警戒的士兵。說是警戒,其實還不是為了監視她們二人的行動。

“怎麼辦?”晚上,祖兒悄悄問阿嫫。“咱們被看死了,想出去也不可能了。”

“那就只有等著了。”阿嫫歎一口氣道,“其實也沒有辦法。昨天晚上的情形,你也看到了。那‘八卦金甲’不知道什麼來歷,不過他們說聯合起來,連混沌魔尊也拿他們無可奈何,應該不是吹牛。否則,那混沌魔尊此前來過這裡,應該已經拿走了‘黃土’。既然‘黃土’還在,說明他們的力量的確非同一般。以我們兩個,未必是他們對手。何況我的‘太陽神針’只能在地面上使用,一到了那個地方,全然派不上用場。以你一個人的力量,能和他們八個抗衡嗎?算了,還是乖乖在這裡等著,總之,咱們已經知道了‘黃土’下落,等小光、伶倫、蚩尤他們一來,咱們合在一起,不就可以去堂而皇之地拿到‘黃土’了。”

“也只有如此了。”祖兒只能點頭道,“但願小光他們早點來,別讓咱們等太久!”

再說軒轅光,和伶倫離開了西昆侖山,只用了不到半天的工夫,就已經飛到了帝京郊外的上空。

為了防止被凡夫俗子看到,大驚小怪,軒轅光和伶倫示意金雕落了下來。

在一片荒寂無人的山坡上,金雕落了下來,軒轅光和伶倫從它背上爬了下來。

“多謝了,雕兄。”軒轅光輕輕拍了拍金雕,“這一路上辛苦你了。”

“是啊,”伶倫也道,“我還從來沒有過這麼美妙的旅行呢,真是太棒了。請你回去向夫人表達我們的謝意,她對我們這麼好,我們不會忘了的。”

剛說到這裡,忽然,從前面的山坡下草叢裡,隨著兩聲清脆的鳴叫,飛出來一對漂亮的山雞。這一對雞,雄雞體型高大威猛,一身火紅的羽毛,頭頂粗大的冠子,幾根長長的尾翎尤其鮮豔奪目,雌雞體型稍微小一些,一身短而蓬鬆的羽毛同樣繽紛多彩,兩隻雞互相追逐嬉戲,在草地上你追我趕,顯然是一對恩愛異常的夫妻,情感極好。

然而,它們卻沒有想到,山坡上方正有一雙露出凶光的眼睛。“火眼金雕”一見到這對山雞夫婦,早已忍不住了,一聲怪叫,淩空撲擊了下去。

“哎呀,糟糕!”伶倫喊了一聲,想要阻止,卻已經來不及。

那兩隻山雞,驟然聽到金雕的鳴叫,抬頭一看,一團巨大的黑影當頭籠罩下來。不過,這對山雞顯然也不是普通之輩,忽然一齊展開翅膀,直沖上天。

金雕撲了個空,兩隻山雞已經扶搖直上,沖天而去。但是金雕豈肯輕易甘休,重又展翅飛上去。

說也奇怪,那兩隻山雞,往上飛了一陣,不但速度沒有減弱,反而越來越快。

可是,金雕也是最善於飛翔的,尤其喜歡追逐高處的東西,在後面緊追不捨。

沒入雲端之後,片刻,兩隻山雞又猛地折了一個身形,快速地俯衝下來。

可是,金雕以更快的速度俯衝下來,眼看兩隻山雞已經無路可逃。

情急之下,兩隻山雞似乎是通人性的,忽然一齊降落在軒轅光和伶倫跟前。

瞧兩隻山雞匍匐在腳下,瑟瑟發抖,軒轅光和伶倫一齊蹲下去,一人護住一隻山雞。

金雕落下來,猶自不依不饒,大聲鳴叫著。

“行了,雕兄,”軒轅光求情道,“你已經夠威風的了,這兩個小傢伙,知道你的厲害啦!你其實也不是當真要傷害它們,對不對?好了,快回去向夫人覆命吧,咱們已經出來這麼久,夫人說不定要擔心啦!”

“就是,”伶倫簡直要將那只雌雞給摟在懷裡了,“雕兄,你好人做到底,這兩隻山雞,我和小光哥哥很喜歡,你就饒過它們,給我和小光哥哥當寵物吧!”

那金雕極不情願,然而他顯然也知道,軒轅光和伶倫是夫人的貴賓,這是其一;其二,兩人都不是普通的小孩子,軒轅光的至尊之劍,伶倫的混沌之琴,都不是自己所能應付得了的,因此恨恨地叫了幾聲,沖天而去。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