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軒轅傳:與龍共舞

正文 第88章 悲情美人

書名:軒轅傳:與龍共舞 作者:林猹 本章字數:5577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45


“大爺饒命,饒命!”那小偷一邊躲閃一邊哭著道,“小人再也不敢了!”

“算了,饒了他吧。”軒轅光道,“他也許急著用錢,就饒了他這一次吧。”

“哼!”蚩尤這才住了手,“如果不是我兄弟給你求情,你小子今天死定了!”

“多謝,多謝這位公子!”那小偷連忙爬起來,跪在軒轅光跟前不住磕頭。

“伶倫,給他一點錢,讓他走吧。”軒轅光道。

伶倫也是個軟心腸的,二話沒說,掏出一把錢塞給那小偷:“拿去買點東西吃吧!”

“多謝,多謝這位小姐,公子和小姐心地善良,好心人一定有好報!”小偷又給伶倫磕頭,然後拿著錢起身跑出了人群,人群也才轟然散去了。

“蚩尤大哥,我來給你介紹。”軒轅光將自己和伶倫身後的阿寶和阿美介紹給蚩尤。“這是寶叔,這是美嬸,以後,他們就跟著我,就是咱們自己人了。”然後又給阿寶和阿美介紹:“這位是我結拜大哥,蚩尤,以後,你們對待他就像對待我一樣,咱們都是一家人,不用見外!”

“是!”阿寶和阿美答應道。

“小光,你來得怎麼這麼快?竟然比我還先到了一步?”蚩尤關心地打量著他,又拍了拍他的身上,“你的傷都好了?為什麼不多養上一陣子?”

“瞧你說的,好像我受了多麼重的傷似的,沒事,早好了。”軒轅光將胸脯拍得咚咚響。

“那我就放心了。對了,沒有看見祖兒和阿嫫嗎?”

“沒有,我們這不正在找她們嗎?”軒轅光問,“對了,你和她們在一起的,事情的經過,你給講一講吧?”

“好。”蚩尤剛要說話,肚子卻又咕咕地叫起來。“這傢伙,又抗議了。”

“走,咱們找個地方,邊吃邊說。”軒轅光道。就在這一瞬間,他忽然有了一個主意,答應香美人給她“自由”,問題已經迎刃而解了。

在一家酒樓上,吃飯的工夫,蚩尤簡單講了他和祖兒、阿嫫去和大有取了畫,將不老泉歸還給流沙國的經過。

回到朝雲之國,令他驚奇的是,母親夢娘竟然已經在家裡等著他了。蚩尤恭恭敬敬地奉上不老泉水,母親喝了之後,果然身體康健,精神也好了許多。但是夢娘並不肯讓兒子在身邊陪伴,反而催促他立刻動身,到帝京與軒轅光會合,繼續尋找剩餘的五色土。臨行時候,夢娘為他們尋找“黃土”占了一卦,將八句爻辭吩咐蚩尤牢牢地記住了:

“炎帝神農,八代相傳。

守護幽浮,非敵非友。

八卦金甲,牢不可破。

若欲破之,一人相殉。”

又為他們尋找“紅土”占了一卦,也有八句話,讓蚩尤轉告軒轅光:

“有山名烈,有子名農。

有樹通天,而今斷絕。

有獸名魘,慣喜入夢。

若欲擒之,元神出竅。”

以上幾句話,她並沒有詳解,只是囑咐蚩尤,一字不差帶給軒轅光。

現在,蚩尤是將話都帶到了。可是,每句話是什麼意思呢?軒轅光不由出了神。

不過,反正也想不明白,乾脆還是不想了。他就陪著蚩尤喝酒,又告訴蚩尤:

“蚩尤大哥,加勁吃啊,今天晚上,有一場好戲,要你來唱主角呢!”

“哦,是嗎?”蚩尤一聽就來了精神,“是不是有架可打?”

“豈止有架可打,而且還是一場大架!”軒轅光道,“這次是要你到天子的皇宮去中,和那些侍衛打一架。”

“和天子的侍衛們打架,好呀。”蚩尤一挽袖子,“什麼時候去?”

“不急,不急。”軒轅光道,“你只管吃好喝好,然後睡一覺。晚上我叫你。”

“好嘞。”

就這樣,吃完飯後,軒轅光和蚩尤一行人又回到了客棧。蚩尤倒頭就睡,軒轅光則一個人靜靜地揣摩夢娘捎給他的話,試圖理解其中的含義。

剛入夜不久,香美人派來的人就到了:“諸位請跟我進宮去吧!”

“好。”

軒轅光連忙叫醒蚩尤,伶倫和阿寶夫婦也來了,眾人一齊跟著入了宮。

夜晚的宮中,到處都黑漆漆的,只有巡邏的衛隊打著燈籠,交叉巡邏來去。軒轅光看到這個陣勢,心下也暗暗吃驚,心想若非香美人派人帶自己進宮,只怕還真不好辦。雖然一路上不斷遇到盤查,但是那人將手中的權杖一舉,巡邏衛士一看到後宮權杖,無不放行,遂一路通暢。

來到香美人的住處,那人進去稟報了一聲,然後出來道:“諸位請進來吧。”

眾人跟著進去,才發現香美人所居住的這個地方大得很,一重重的廳室,到處都佈置得富麗堂皇。在一間點滿了蠟燭的偌大廳堂裡,香美人正等著他們。

“軒轅君,你們來了?”香美人一見到他們就熱情地招呼道,“快請坐。”招呼眾人坐下後,又吩咐左右:“你們出去吧,我不叫不准進來!”

“是!”

左右侍奉的人有十幾個,都是聰慧伶俐的少女,聞言施了一禮,一齊退了下去。

“喂,這位香……香姐姐,你這裡好漂亮啊!”伶倫從小居於山野之地,何曾見過這麼富麗堂皇的裝飾,不由地脫口而出,“簡直像畫一樣!”

“唉,小妹妹,再美麗,也不過是一個囚籠罷了,哪裡比得上你,還有軒轅君,逍遙自在,你們所擁有的‘自由’,在我眼中,那才是真正的美麗呢!”

“哦,對了,還沒有介紹呢。”軒轅光連忙道,“這位是伶倫,是我在小廟底村一起長大的好朋友,這位是蚩尤大哥,是我結拜金蘭的大哥,這兩位是寶叔和美嬸。”他給雙方做了介紹,香美人卻似乎對眾人並不放在心上,只是問軒轅光道:“軒轅君,你想好了如何給我‘自由’嗎?”

“想好了。”軒轅光用手一指蚩尤,“包在他身上。”

“哦?”香美人奇怪地看著蚩尤,蚩尤也是一愣。“什麼事情啊?”

“就是打架啊。”軒轅光道,“一會兒,咱們辦完了正事之後,就由蚩尤大哥掄開拳腳,從這裡一路打出去。別看這裡侍衛眾多,在蚩尤大哥面前,那是不堪一擊。他打開一條路,你跟在我們後面走出去就行了。”

“什麼?”香美人大驚,“這麼簡單?”

“對呀,”軒轅光道,“有時候最簡單的方法,往往最能解決問題。”

“可是……”香美人遲疑地道,“天子對我很好,我如果用這種方式離開,只怕會令他傷心難過,我豈非也太對不起他對我的一片用心……”

“喂,香香姐姐,你真正對不起的人是我小光哥哥好不好?”伶倫在旁邊忽然插了一句嘴道,“別忘了,他可是金刀駙馬,你送他的那把刀子,他每天都帶在身上呢,他來到帝京,第一個要找的人就是你。”

“啊?對不起,”香美人這才想起來什麼,“對了,軒轅君,你說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我幫忙,什麼事?你們來這裡,應該不是專門來看我的吧?”

“當然是為了看你才來這裡的,不過,也的確有一件事情,想和你打聽一下。”軒轅光道,“請問,你聽說過‘黃土’嗎?”

“‘黃土’?”香美人一愣,“怎麼,你們

也要找‘黃土’?”

“哦,這麼說你知道了?而且還有其他人也在找‘黃土’嗎?”軒轅光緊張地問。

“我是聽天子說的,他說,歷代神農氏傳下來一種寶物,就是‘黃土’。可是守衛‘黃土’的有八位神人,非要擊敗他們才可以拿到‘黃土’。天子為了得到‘黃土’,想請前些日子進宮來的兩位懷有奇異本領的姑娘幫忙去試一試,可是那兩位姑娘卻說,她們也是為了‘黃土’而來的,如果得勝,她們就要將‘黃土’給帶走。天子怎麼肯答應她們,為此很生氣,派了很多人將她們看起來了呢!”

“兩位懷有奇異本領的姑娘?”軒轅光似乎想到了什麼。“你可知道她們的名字?”

“一位叫祖兒,一位叫阿嫫……”

“祖兒,阿嫫,果然她們已經搶先一步來到了,只是沒想到會在宮中。”軒轅光大喜,“她們兩個,都是和我們一道尋找五色土的夥伴呢!現在她們人在何處,能不能請她們馬上來這裡?”

“既然如此,請等一等。”於是香美人傳令,吩咐一聲,去請祖兒和阿嫫。

一會兒工夫,祖兒和阿嫫來了,祖兒嘴裡還在嘟囔:“這大晚上的,也不讓人睡覺,煩死了!”

剛一進門,軒轅光就迎了上去:“祖兒,阿嫫,總算找到你們了!”

“小光,是你?”祖兒一見到軒轅光,激動得一下上來撲進了他的懷中。“小光,你怎麼才來?我和阿嫫姐姐在這裡快悶死了。你死哪裡去了?”

她這副親昵的舉動,竟然在眾目睽睽之下,一點都不避嫌。她就是這樣,心裡怎麼想的,情感在外面就怎麼自然流露,一點人情世故都不講。

可是,香美人卻吃了一驚,沒有想到她和軒轅光會是這麼親密的關係。

不但她誤會了,就是伶倫也覺得祖兒有些過分,不過,阿嫫已經過來了:

“伶倫,蚩尤,你們也一起來了?太好了,我們總算湊齊人手了。”

“什麼湊齊人手?”這時候,軒轅光也巧妙地推開了祖兒,大聲問道。

“讓我來講。”祖兒搶過去道,但隨即又被阿嫫打斷了,“祖兒,這位香美人……”

她的意思,是提醒在香美人跟前,不要洩露消息,軒轅光連忙解釋道:“不礙事的,香香姐姐和咱們是一夥的。”

“是啊,”祖兒挖苦道,“早知道你們是一夥的,哼,你那把金刀駙馬的刀子,就是她送給你的吧。害的我們差一點兒就都送了命。”

“怎麼回事?”香美人問道。

“算了,現在不是說那些的時候,”軒轅光不願意多提金刀駙馬的事情,催促祖兒道,“你和阿嫫來這裡打探‘黃土’的消息,到底有沒有發現?”

“當然有發現了,以為我們在這裡就是吃了睡,睡了吃啊。”祖兒道。

接著,祖兒就將自己和阿嫫如何暗中跟隨榆罔帝,如何發現了藏“黃土”的所在,如何不想去驚動“八卦金甲”的事情,詳細地說了一遍。

“所以呀,我說湊齊了人手,”阿嫫說,“現在,小光,伶倫,蚩尤,加上祖兒和我,咱們一共五個人,應該可以和‘八卦金甲’較量一下了。”

“不,還有我們兩個。”阿寶和阿美自告奮勇地道。

“哦,忘了介紹了,這兩位是寶叔和美嬸,是我新遇到的。”

“那麼,咱們就是七個人了。”阿嫫道。

“不,是八個人。”香美人忽然道,“加上我也算一個,我要和你們一起去!”

“那‘八卦金甲’可是連混沌老魔都無法擊敗的,你一個嬌滴滴的美人去幹什麼?”祖兒輕蔑地問。

“我不管,我要跟著你們,軒轅君答應過要給我‘自由’的,從現在起,我決定了,他走到哪裡,我就跟到哪裡,我不會再讓他離開我半步了。”

“就算我答應給你‘自由’,可是那樣一來,我豈非就失去‘自由’了?”軒轅光哭笑不得。

“我雖然沒什麼本領,但你們這麼多人,深夜在宮中行走,沒有我給你們帶路,只怕你們走不了幾步,就驚動了大批的侍衛,更別說找‘黃土’了。”香美人說罷站起身,在前面帶頭走了出去,“跟我來吧!”

她說得沒錯,這一行人浩浩蕩蕩,深夜在宮中行走,的確是太過引人注目了。但是因為有香美人在前面,她又是天子榆罔帝身邊的第一得意之人,因此,並沒有人敢盤問什麼。香美人在祖兒和阿嫫指點下,徑直帶領眾人來到了那個供奉有歷代神農氏祖先牌位的院子,進了大殿。

大殿裡點滿了長生燈,照得到處都一片明亮。只見歷代神農氏牌位按照順序排列著,每一個牌位前都供奉有香火、水果。

軒轅光畢竟和第一代神農氏同胞手足,血脈相連,因此上去在他牌位前鞠了一個躬:

“對不起,神農君,也許我應該叫你一聲大哥,我本來不應該來打擾你,然而沒有辦法,你當年是為了天下百姓的溫飽,不辭勞苦,種植五穀;又為了替天下的百姓驅除瘟疫,親嘗百草。可我現在所做的事情,不但是為了天下百姓,而是為了天上地下,為了所有人、神、獸、鬼,為了阻止混沌老魔倒行逆施,胡作非為,為了救出昊天帝尊,恢復和建立一個新秩序,也希望能夠通過這次事情的成功,替爹娘將功贖罪,懇請昊天帝尊放出爹和娘,所以于公於私,我都不得不做這件事情。希望你能保佑我,順利拿到‘黃土’,早日澄清寰宇,救出爹娘!”

禱告一番之後,軒轅光問祖兒和阿嫫:“你們說‘黃土’就在這裡,具體在哪裡?”

祖兒道:“我們親眼看到,那榆罔帝進來之後,觸動了一個機關。不過,我們當時躲在外面的灌木叢裡,又是在晚上,所以並沒有看清楚。”

“那我們就來找一找看吧。”軒轅光道。

眾人圍著供桌上下左右看了看,軒轅光忽然將目光投去了地上。地上是光滑的石頭鋪起來的,但是有一塊石頭分明與周圍的顏色不同,上面的紋理是被打磨過的,不仔細看根本看不出來。他上去將腳踩在上面,用力一踩,頓時,那石頭陷了下去,從眾人的腳下傳來轟隆的聲音。

“快閃開!”

眾人連忙閃開到一邊,就在眾人的腳底下,露出了一個洞口。祖兒和阿嫫上來一看:“不錯,就是這裡!”

“我們下去吧。”軒轅光拿了一根蠟燭,率先在前面走下去,將下麵走廊裡的燈點著了。然後,帶著眾人七彎八繞,徑直來到地下宮殿中央。

在中央的殿堂裡,只見並排放著七口黑黝黝的棺材。氣氛透著說不出來的恐怖。

“小光哥哥,我好害怕。”伶倫一見到這些棺材,頓時有些害怕,聲音也顫抖了。

“不要怕,伶倫妹妹,有我呢。”軒轅光伸手將她的手握在了自己的手心中。

祖兒和阿嫫將所有的燈火都點著了,眾人四下打量,才發現除了頭頂上各種奇怪的圖案,整座殿堂上並沒有其他的東西。“‘黃土’就在這裡嗎?”

“我們當時見到,榆罔帝在這裡召喚出一個叫做幽浮的守靈使者,和他說了一會兒話,那個幽浮將腳一跺,地上湧上來一股黃色的泉水,泉水觸發上面的那些圖案,就變成了八個人,就是所謂的‘八卦金甲了’。”祖兒說道。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