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軒轅傳:與龍共舞

正文 第89章 香消玉殞

書名:軒轅傳:與龍共舞 作者:林猹 本章字數:5515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45


“‘八卦金甲’?”軒轅光抬頭看了看那些圖案,“不錯,乾、兌、離、震、巽、坎、艮、坤,正好是八卦。傳說無始老祖曾經在開天闢地的時候,憑藉他天賦異稟的聰明才智,創造出了八卦,這八卦金甲名為八卦,實際上分為四象:太陽、少陰、少陽、太陰,四象又以兩儀作為支撐:陽和陰,而陰陽混合,就是太極,所以,這八卦金甲一會兒一定會演變成為太極陣,到時候,如果我們被困在太極陣中,只怕永遠就出不來了!”

“啊?”聽他這麼一說,眾人都感到擔憂。

“小光哥哥,那我們怎麼辦?”伶倫問。

“唯一的辦法,是在他們沒有演變成太極陣的時候,將他們各個擊破。”

“好,那麼一會兒他們一出現,我們就對他們發起攻擊,速戰速決!”眾人道。

“可是,怎麼召喚那幽浮出來呢?”

“我好像聽那榆罔帝說過幾句話:‘炎炎其焰,聖火不滅。神農之君,代有傳人’,念了這幾句之後,喝了一聲幽浮使者的名字,那神君就顯身了。”

“好,讓我來試一試。”軒轅光大聲道:

“炎炎其焰,

聖火不滅。

神農之君,

手足相親。”

他大喝一聲:“我是第一代神農氏的手足同胞,幽浮神君,還不現身?”

剛喝完,就聽得一陣轟隆作響,幾具棺材的蓋子一下打開了。眾人嚇了一跳,尤其是伶倫,一下子躲到了軒轅光身後,香美人也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祖兒和阿嫫已經見過這一幕,還是不由地花容失色。

只見從棺材裡棺材裡冒出一陣濃濃的黑煙,最後凝聚成一個巨人的形狀。那巨人低頭看了看眾人,甕聲甕地問道:“是誰打擾我的酣夢啊?”

“是我。”軒轅光上前一步道。

“你……是誰?”幽浮神君看了他一眼,“你不是榆罔那小子啊,怎麼敢冒充神農傳人?”

“哦,我不是神農傳人,我是第一代神農氏的親弟弟,我叫軒轅光。”

“你是神農君的弟弟?你多大了?”

“我年齡並不大,可是我父母的確在第一次逃到下界來,生了神農氏,經過數百年,我父親又一次脫困,和我母親來到下界,生下了我。”

“你……有什麼憑證?該不是騙我的吧?”

“這個你認識嗎?”軒轅光將自己的至尊之劍拿了出來,“這是家父的佩劍?”

“至尊之劍?”幽浮神君顏色一變,“果然,這麼說你和神農君真是兄弟了?”

“不錯,雖然年齡相差了幾百歲,可是千真萬確,我們是兄弟。否則,我怎麼能夠召喚你出來?”

“好吧。我相信你就是。說吧,你召喚我出來,有什麼事情?”幽浮神君問道。

“我召喚你,是因為我們來這裡,要得到‘黃土’。請你喚出‘八卦金甲’來吧,聽說只要擊敗了他們,就能夠得到‘黃土’,我們想要試一試。”

“你們要挑戰‘八卦金甲’?”幽浮君驚訝地看了看他,“好吧,不過,那可是這世界上最兇險的事情。‘八卦金甲’的陣法一經發動,就不可挽回。非一直演變到太極陣不可,而一旦變成了太極陣,你們一個也逃不了。”

“謝謝你提醒,我們既然來了,自然知道其中的厲害。請他們出來吧。”

“好!”

於是,幽浮神君將自己光著的大腳用力向地下一跺,大喝了一聲:“開!”

就見地面一震,崩裂開來,從地下湧上來一股黃色的渾濁泉水。那泉水似乎被什麼神秘的力量托舉著,不斷地升高,瞬間就逼近了穹頂。剛一接觸到那些圖案,就見到那些圖案活了起來,八個金光閃閃的神人從天而降。

只見這八個人,四個男的,四個女的,一個個均是相貌堂堂,氣度不凡。

“是誰來挑戰我們‘八卦金甲’?”年級最長者一落地就打量了一下眾人。“你們就是榆罔那小子請來對付我們的嗎?”

“榆罔?不,他是我的……呃……侄玄孫,”軒轅光道,“我叫軒轅光,是第一代神農氏的親弟弟,這幾位是我的夥伴,也都是大有來頭的,我就不一一介紹了。聽說,你們‘八卦金甲’有言,要想得到‘黃土’,就必須將你們擊敗,對不對?我們今天就是來試試運氣了。”

“試試運氣?哈哈,不管你是誰,應當知道,和我們‘八卦金甲’作戰,可不是鬧著玩的,一旦陣法發動起來,我們自己也停不下來,到時候,你們就知道不是那麼好玩的事情了,所以,還是三思而後行吧。”

“我知道,不就是八卦變四象,四象變兩儀,兩儀變太極嗎?”軒轅光道。

“哦,你小子知道得挺清楚?”

“豈止清楚,我還知道,你們的陣法雖然以太極陣最厲害,可是,終究還不是這個世界上最厲害的陣法。最厲害的陣法,不是太極陣,而是無極陣。”

“什麼無極陣?胡說八道,我們怎麼從來沒有聽說過?”

“哼,我們來這裡尋找‘黃土’,就是要湊齊五種顏色五色土,利用五色土來組建無極陣,無極陣中可以產生一個無所不能的巨人五色巨人,到時候,他就會到天上去擊敗混沌老魔,救出昊天帝尊,重新恢復天地秩序。以為我不知道嗎?你們這個太極陣雖然厲害,可是只能防禦,不能進攻;如果你們也能進攻的話,昊天帝尊直接下一個命令,要你們上天去對付混沌老魔就可以了,又何必要我們苦苦尋找五色土?”

“好小子,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不過你說得再好也沒有用,有沒有真本領,來見真章吧?”

“且慢!”軒轅光道,“是不是我們贏了你們,就一定可以拿到‘黃土’?”

“那是一定的。”老者道,“但是就怕你們沒有這個本領,最後小命都丟了!”

“囉嗦什麼,那就來吧。”

當下,軒轅光吩咐眾人,各自亮出自己的兵器,準備迎戰。那邊,“八卦金甲”也亮出了自己的兵器,看起來都是尋常的兵器,刀、槍、劍、戟、斧、鉞、鉤、叉,不過每一樣都似乎不是尋常材料打造,看起來威風凜凜。八個人各自站了一個方位,又分為四組,每一對男女站成一組,彼此間互相照應。

這邊,軒轅光也將眾人叫過來,小聲地交代破陣之法。“這八卦陣中,年紀越小的越好對付,年紀越大的功力越深厚。這樣,咱們八人之中,我和香香姐姐一組,阿嫫的太陽神針在這裡不好施展,你和伶倫一組,祖兒和蚩尤大哥一組,寶叔和美嬸一組,大家互相留神,照顧著點兒,上!”

說著,軒轅光第一個祭出至尊之劍,至尊之劍化作一條金龍撲了上去。

然後,軒轅光將自己的木頭機關人拿出來,頃刻變成一隻大熊,手中揮舞巨斧,讓香美人跟在自己身後,上去和八卦金甲中一組戰在一起!

他們所面對的是年記最小的那一對,伶倫和阿嫫所應對的,是年紀相對稍長的那一對,阿寶夫婦應對那一對中年夫婦,只見阿寶一晃身子,變成了一隻體型碩大的公雞,伸出一對利爪攻擊對方,而阿美則變成一隻母雞,口中吐出一粒金丹,飛舞上下,攻擊

對方。祖兒和蚩尤是最強的一對組合,迎戰對方年紀最長的那一對夫婦,頓時展開一場大戰!

對“八卦金甲”八人來說,沒有想到這些小娃娃會一瞬間亮出如此強大的兵器,一開始措手不及,一陣手忙腳亂。但是他們畢竟征戰無數,什麼樣的敵人沒有見過,而且他們的陣法是純粹防禦型的,不管敵人如何千變萬化,只要潛心將自己的陣法發動就行。只見八個人渾身上下,金光大作,腳下飛快地移動著,頃刻之間,“八卦陣”已經布就。

一場大戰,最置身事外的是幽浮神君,只見他退在一旁,悠閒地觀起了戰。

所有人中,最弱的還是軒轅光和香美人這一組。軒轅光的木頭機關人固然厲害,可是他要在裡面操作,就不能分神兼顧外面的香美人。而香美人根本就是一個嬌滴滴的弱女子,不要說和敵人對陣,就是在這陣法中,也是一陣陣的頭暈目眩,被強大的衝擊力帶動著,很快氣喘吁吁,站立不住,雙膝一軟,跪倒在了地上。

“香香姐姐,你沒事吧?”軒轅光大驚,可是又不能從機關人裡面跳出來。

“我沒事……”香美人渾身大汗淋漓,喘息著道,“別管我,破陣要緊!”

“那……你先到外邊休息一下。”

然而,這陣法的厲害就在於,一經進入,根本無法出來。更糟糕的是,在陣法中,周圍的兵器撞擊聲,每個人的大聲呼喝聲,每一聲都似乎都放大了,香美人被震得雙耳嗡嗡作響,頭更是要裂開來一樣難受。

“啊,我的頭……我受不了了……”她使勁捂住自己的耳朵,可還是沒有用。

見狀之下,軒轅光攻擊更急,只盼望能一時三刻間攻破八卦陣。可是這陣法遇強則強,一遇到如此猛烈的攻勢,很快就從八卦陣變成了四象陣。八卦陣是八個人各自為戰,四象陣則是對方兩人一組,夫婦合體,變成了四組作戰,軒轅光等人的攻擊力量被反彈回來,力道大了一倍。

“啊……啊……”被那巨大的聲音所衝擊的香美人,已經快要發瘋了。

“怎麼辦?”情急之下,軒轅光也顧不得那許多了。他打開木頭機關人,一下從裡面跳了出來。然後,他就上前扶起了香美人,同時召喚回至尊之劍,一手扶著香美人,一手持劍,拼命將至尊之劍的威力發揮出來,力敵二人。

本來,至尊之劍可以單獨敵住一人,他的木頭機關人和對方一人作戰,便占了上風。他是希望以此打開突破口,一舉將對方的陣法攻破。

可是現在,不但計畫全部被打亂了,而且還陷入困境:木頭機關人沒有了人操縱,等於全無用處,他以一人之力,力敵對方二人,時間一長,必然落敗。何況他手上還扶著香美人,不能全神貫注,劍上威力驟減。

此時,其他人也都陷入苦戰:伶倫和阿嫫要互相照顧,因為阿嫫的太陽神針只能發揮一半不到的威力;祖兒和蚩尤,所迎戰的是八人中最強的一對,雙方旗鼓相當;阿寶夫婦能力有限,能夠支撐住不敗已經不易。

軒轅光暗暗叫苦,明知道再支撐下去,也是必敗的結果,可是卻欲罷不能。

便在此時,似乎瞧出了他的後繼無力,本來一直採取守勢的那一對少年男女,忽然呼嘯了一聲,一齊發力,向軒轅光發動了狂風暴雨般的進攻。

軒轅光手忙腳亂,全身上下大汗淋漓,抵擋住這一輪進攻,胳膊已經酸得抬不起來!

然而,那對少年男女卻不依不饒,又一齊發動了進攻,眼看軒轅光非落敗不可!

就在此時,在軒轅光扶持下的香美人,也看出了局勢的兇險。她忽然不再害怕了,不但不再害怕,而且臉上露出毅然決然的神色,對軒轅光道:

“軒轅君,都怪我連累了你。但是請你放心,我不會拖累你的。”

“什麼話?”軒轅君一邊苦戰,一邊強自道,“我答應過,要帶給你‘自由’的,我說話算話,一定要實現對你的承諾。今天,倘若能僥倖打贏這一仗,無論如何,我也要帶你走。我一定要讓你知道‘自由’是何等快樂的滋味!”

“謝謝,有你這番話,我就滿足了。”香美人歎息一聲,“軒轅君,我很高興,能夠認識你,和你有這麼一段美好的回憶。我也從不後悔,選擇了你來做我的金刀駙馬。我來世上走一遭,能夠有如此結局,已經很完滿。”

“你說什麼?”軒轅光被對方一輪急攻,搞得手忙腳亂,“我聽不清?”

“別了,軒轅君。”香美人忽然從他臂彎裡掙脫了出去,向著對方撲上去。

她人到中途,已經忽然變化,現出了自己的元神。原來她也不是一個普通人,而是一隻奇怪的小獸,披著一身黃色的柔軟皮毛,四肢不長,然而短粗有力,沒有角,甚至沒有一口鋒利的牙齒。然而,它還是奮力沖了上去,用自己的頭頂向其中一位金甲神人。結果,被對方迎頭一擊,頓時飛了起來,在空中已經軟綿綿地垂下了頭,顯然不行了。

“呸,你們好狠毒!”

軒轅光驟然大怒。他從來沒有體驗過如此強烈的情感。他從來都沒有這麼迫切地想要保護一個人,更沒想到,香美人會這麼眼睜睜在自己的面前,被對方給殺死。他頓時暴怒了,他的頭腦中,忽然出現了一副奇怪的畫面:仿佛不是他,而是一個身材高大的男子,正在一團敵人的包圍中,揮劍廝殺!

然後,軒轅光就覺得,在自己身上,似乎有一個影子飄逸了出去,飛入木頭機關人中。

頓時,木頭機關人活了一樣,自己動了起來。不但靈動無比,而且更使出了比軒轅光駕馭要厲害得多的招式,上去將敵人殺得落花流水!

緊接著,軒轅光也將手中至尊之劍的威力全部發揮出來,殺了上去!

這一來,兩位金甲神人根本無法抵擋,瞬間被木頭機關人和軒轅光的至尊之劍擊敗,雙雙倒地。

眼見二人一人在木頭機關人的大斧下,一人在軒轅光的至尊之劍下,一動不動。

“住手!”

八人中為首的老者一聲大喝,眾人都住了手。軒轅光也和木頭機關人退開了。

老者第一件事情,就是過去檢查地上二人的傷勢。見並無大礙,才放了心。

軒轅光也去檢查香美人的傷勢。香美人雖然還能勉強化作人身,卻已經受了極重的內傷,奄奄一息。在她的身上,那股濃烈的香氣正在迅速散去。

“香香姐姐,醒醒,醒醒啊!”軒轅光用力搖動她的身體。香美人緩慢地睜開了眼睛。

“軒轅君……我……不行了……”香美人睜開了眼睛,“我求你一件事情……”

“你一定要堅持住,我們已經打贏了,我很快帶你去治傷,一定會沒事的。”

“不,來不及了,我知道,是我離開的時候了,”香美人道,“軒轅君,我已經說過了,我沒有遺憾,我已經滿足了。我只求你一件事情,我死後,不要將我送回黑水國去,請你選擇一處風景秀美的山林,將我安葬在那裡,我雖然活著沒有得到‘自由’,但我希望我死後,可以永遠地得到‘自由’。我希望,軒轅君你能經常來看我,告訴我你又到過了什麼地方,見過了什麼樣美麗的風景,體驗到了怎樣的快樂。”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