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軒轅傳:與龍共舞

正文 第91章 神農出生

書名:軒轅傳:與龍共舞 作者:林猹 本章字數:5107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45


不管如何,至少,現在先飛到烈山去,到那裡探尋一番情況再說!

就這樣,眾人一路不停地飛行,很快就來到了烈山的上空。

烈山是一座並不算高大的山,從空中看下去,這座山比周圍的山不過要稍微高一些,方圓大概也只有數十裡而已,底座是一個規則的圓形,山體則如同一個尖銳的錐子,直指天際。

不過,這座山得名“烈山”絕非沒有道理,遠遠看去,整座山呈現出通體赤紅的顏色,而到了跟前,則在高空之中,就能感受到那熾熱的溫度:從烈山的錐子一樣的山尖上,有一個洞口,從那裡正噴出一股股的黑煙。

眼見前方黑煙滾滾,眾人都不由地放慢了速度,在距離較遠的一處田野中降落下來。

落地之後,眾人發現,這裡和北方果然是不一樣的風光:這裡並沒有北方那種一望無際的大平原,也沒有那種莽莽蒼蒼一望無際的大森林。這裡的山都是分開來的,這裡一座,那裡一座,不高,互相之間也並不相連。然而因此一來,就將大地切割得四分五裂。地面也不平整,高高低低,坑坑窪窪。地面上的河流,也隨著地形而恣意流淌,這裡一個湖泊,那裡一個沼澤,水勢連綿,形成了一片沒有盡頭的澤國。

就是在這樣的地方,當地的人們還是發明了一種特殊的種植方法:在水田裡種植一種叫做水稻的作物。這種作物耕作起來,要比北方的作物複雜許多:人們要將田地平整好,然後打好壩,引入活水,再在裡面插上整齊的秧苗。在等待秧苗成長的同時,又可以在裡面養殖一些水產,例如鱔魚什麼的,等秧苗長大,水稻成熟,鱔魚也長大了,可以一舉兩得。

畢竟這裡是當年第一代神農氏教導耕種的地方,所以,儘管土地貧瘠,不如北方那麼沃野千里,但是人們還是辛勤耕種,生活得富足幸福。

軒轅光等人在田野裡稍作休息,順便商量下一步如何行動。

“前面就是烈山,我們要尋找‘紅土’的線索,就要到那裡去搜尋一番。”軒轅光道,“不過,我們這麼多人,行動起來,目標實在太大。鐘九大哥不是說過嗎?赤霞真人已經歸順了混沌老魔,他正等著我們呢。所以,我們還是要化整為零,掩藏好行蹤,不要被他們輕易發現。”

“還隱藏什麼?”祖兒快人快語,“咱們直接和他們明刀明槍較量一番不就行了?”

“就是。”蚩尤一揮自己的拳頭,“我近來覺得力氣又大了許多,正無處施展呢。小光,我覺得以咱們現在的實力,對付一些小嘍囉,不用再躲藏了吧?”

“祖兒,蚩尤大哥,你們可能還沒有明白混沌老魔讓赤霞真人阻止我們的真正用意。”軒轅光道,“他讓赤霞真人阻止我們尋找‘紅土’是一方面,真正的用意,還在於拖延時間。這樣,混沌老魔就可以全力攻打昊天帝尊的樞紐殿,同時他的四大凶神,就可以想法設法破壞鐘九大哥的法陣,所以,明擺著拖延下去,對咱們是不利的。”

“就算你說的對,”蚩尤問道,“那麼,有什麼方法儘快找到‘紅土’呢?”

“我也不知道,不過線索一定就在烈山,可是如果我們直接過去,就太過暴露了。”軒轅光思索了一下,“這樣吧,祖兒,你和蚩尤大哥在明處,直接去烈山,大張旗鼓地找‘紅土’,動靜越大越好,吸引赤霞真人的注意力,真正碰上了,就和他硬碰硬打地幹,不要客氣。”

“好嘞。”蚩尤高興地道,“正合我意。”

“我們去烈山,那小光你呢?”

“我和伶倫妹妹去附近的鎮子上暗中打探,說不定會有什麼意外的發現。”

“不,我要和你們一起去。”祖兒道。

“那……讓蚩尤大哥一個人去烈山嗎?我可不放心。”軒轅光不明白祖兒什麼意思。

“讓阿嫫姐姐陪蚩尤大哥去烈山。”祖兒道,“阿嫫姐姐心細,說不定會發現什麼有價值的線索。我呢,跟你和伶倫一組,幫你們打探消息。”不等軒轅光反對,她又自嘲地解釋道,“小光,你也知道,我這個人喜歡熱鬧的,去深山野林裡有什麼意思?還是到熱鬧的鎮子上好玩。”

“好吧。”她這麼主動提出來,軒轅光也不好拒絕道,“那就你、我、伶倫一組。再就是寶叔和美嬸一組。你們是陌生面孔,行起事來會更加方便。”

“是。”阿寶和阿美答應道。

吩咐完畢,於是眾人分頭行事:蚩尤和阿嫫去烈山,軒轅光、祖兒和伶倫去鎮上,阿寶和阿美暗中去偵探消息。眾人就開始行動了。

但說軒轅光和祖兒、伶倫很快來到了鎮子上,只見這南方的小鎮,處處透著和北方的城鎮、村莊不一樣的韻味:這裡的小鎮是沿著一條條縱橫交錯的河道建設而成的,整座小鎮仿佛在水上一樣,從一個地方到另外一個地方,主要的交通方式就是船,有專門載客的,也有在水上打漁為生的人家,一條小船就是一戶人家。水就是整個小鎮的生命,水上人家飄蕩來去,捕魚曬網,岸上的人家則在水邊洗洗涮涮,悠閒安詳。

除了當地人,最引人注目的就是外地人了。四通八達的水路交通網,送來了各種各樣操著外地口音、帶著各個地方貨物來這裡交易的人們:有挑著一個擔子,晃動著撥浪鼓走街串巷的貨郎,還有那些在碼頭上建立了倉庫,每天都有貨船來到,大批吞吐貨物的坐商,以及一些財大氣粗的富商大賈,在城鎮中心的地方買了田地,蓋起了裝飾豪華的酒樓客棧,真是熙熙攘攘,各色人等,一應俱全。

總之,這是一個鮮活而流動的世界,軒轅光等人一進鎮子來就被吸引了。

女孩子關注的目光,總是與眾不同。祖兒和伶倫從一來到這裡,眼光就沒有離開過當地女孩子所穿的漂亮衣服和她們頭髮的髮式和裝飾。

因此,衣服攤、首飾攤,胭脂鋪子等,都是她們的最愛。連伶倫一向都不怎麼購買這些裝飾品的,也被一件件精美的小東西所吸引,愛不釋手。

祖兒不用說,早被激發了旺盛的購買欲望,又開始不斷地買買買了。

至於軒轅光呢,開始還能幫助她們做參謀,買一些好看但是無用的東西,後來實在是厭煩了,只能由著她們自己去,他則將目光投向人群別處。

忽然,他的目光被吸引了。只見在一家店鋪門口,裝飾簡單自然,擺放著一個泥土塑造的巨大茶壺,門口飄著一塊幌子,上面寫著一個大大的“茶”字,一塊“神農茶館”匾額,雖然不大,卻別有一種氣象。店鋪不大,進進出出的人們卻不少,一家小小的茶館何以如此生意興隆?在這樣的地方,打探消息是最靈通不過的,軒轅光邁步走了過去。

剛走到跟前,就見一個小孩子,從他身後搶上來,將他推了一個趔趄。

“對不起,對不起。”小男孩連忙道歉。“我實在太著急了,晚上就趕不上聽故事了。”

“聽什麼故事?”

“老神仙講故事呀,每天只上午講一段,錯過了你就得後悔一天。不和你多說,我得進去了。”

小男孩說著,已經跑了進去。軒轅光一聽有故事可聽,也來了興趣,走了進去。

小茶館並不大,早已是人山人海。坐著的位置都已經滿了,很多人都是站著的。在一個簡易的木頭檯子上,有一張木頭桌子,一把椅子。一個鬍鬚眉毛盡皆花白的老者,正神態悠閒地坐在那裡,不緊不慢地講道:

“各位,從今天開始,咱們要講一個大大有名的故事,你們可知道這個人是誰?”

“神農啊。”眾人大聲道,“如果不是為了聽神農的故事,咱們來幹什麼?”

“對,可是大夥兒誰知道,神農是什麼人?父母是誰?他又是如何出生的?”

“咱們怎麼知道,如果知道,也不來這裡聽你老人家講古了。”眾人又道。

“好!”老神仙將桌子上的一塊木塊拿起來,“啪”地一聲響,“閒話少說,書歸正傳,今天我就給大夥兒講一講,這神仙下凡、神農出生的故事!”

這段故事,也正是軒轅光最想聽的,他找了個角落,聚精會神地聽起來。

“列位,你們道這神仙下凡,講的是哪兩位神仙?不是別人,正是天界的第一位英雄、御林軍大將軍,號稱‘水中稱能、陸地飛熊’的飛熊尊者,姓黃,單名一個能字。另外一位神仙是誰?不是別人,正是昊天帝尊的唯一愛女附寶公主。一次在昊天帝尊的壽宴上,飛熊大將軍與附寶公主相遇,一見鍾情。這二人又都是天真爛漫、性情率直的,男歡女愛,既然看上了,就一定要成為夫妻。於是不顧昊天帝尊反對,飛熊和附寶公主就離開了天界,偷偷來到了下界烈山,結為夫婦。”

“諸位,你們知道他們為什麼選擇烈山居住?道理很簡單,在烈山有一棵生命之樹。那是在開天闢地的時候,至高無上的大神無始老祖,將天地分開,為了保留在天地之間的聯繫,而在那裡種下了這一棵樹。那烈山終日氣溫炎熱,寸草不生,唯獨這一棵生命之樹,茂盛無比,有七種不同形狀的樹葉,開七種不同形狀的花,結七種不同顏色的果實。因此又被稱為‘七寶樹’。這‘七寶樹’的根劄在大地深處,枝葉向上延伸一直到昊天界,是天地之間的一道通道。那飛熊大將軍和附寶公主從天界下來後,一下子喜歡上了這裡,就在山谷中蓋了房子,居住下來。”

“不久,他們的孩子就出生了,以烈山為姓,叫做烈山氏。可是,還沒有給孩子起一個名字,這時候,昊天帝尊已經發現了他們私自逃到下界結為夫妻的事情,大怒,於是派下天兵天將來捉拿他們。一場大戰爆發了,那飛熊大將軍的本領,天上第一,地上無雙,天兵天將根本奈何不了他。但是因為戰鬥太過激烈,七寶樹都被攔腰斬斷了,兵災所至,周圍方圓百里的百姓無不跟著遭殃。那附寶夫人看到這一情形,心痛不已,於是去求見父親,懇請罷兵,她自願回歸天上被囚禁。飛熊大將軍也放棄了抵抗,只求昊天帝尊放過那個無辜的孩子,帝尊答應了。飛熊大將軍夫婦被押解回到天上,留在人間的那個孩子,後來長大了,就是神農。”

“喂,老神仙,那個孩子是個剛出生的嬰兒,一個人怎麼長大呀?”下麵有人問。

“對呀,要不怎麼說神農受命於天呢?”老神仙不慌不忙地道,“那個嬰兒雖然只是一個剛出生的孩子,可是有鹿給他哺乳,有鶴給他扇動翅膀納涼,有蛇給他警戒保護,還有笨拙的龜馱著它到處爬,逗著他玩耍,有了這四樣靈獸保護,那孩子很快就長大了,成為一個小男子漢了。”

“不但如此,飛熊大將軍在妻子懷胎的時候,還從烈山之下收服了一個精靈,這個精靈,名字叫做魘,專門鑽到人的夢境裡搞惡作劇,製造各種恐怖的情景來嚇唬人,雖然沒有真實本領,但是來去無蹤,不可捉摸,但是卻被飛熊大將軍給捉住了,於是魘獸誠心歸服,做了那個孩子的玩伴。後來正是因為有了它的照顧和陪伴,那孩子才能順利長大。”

“那麼後來,又發生了什麼故事呢?”下麵的人著急地問道。

“欲知後事如何——”卻見老神仙賣了個關子,“啪”一拍桌子上的木塊,“且聽下回分解。”

眾人聽到這裡,雖然意猶未盡,卻只能歎息著,一個個起身走出了茶館。

眾人走後,茶館裡只剩下了軒轅光一個人,還在那裡呆呆地出神。

一個年輕的小夥計,開始打掃眾人留下的果皮等垃圾,來到軒轅光跟前。

“這位客官,怎麼還在這裡?”

“我在等著聽老神仙講下一段故事啊。”軒轅光道。

“哎喲,那可對不起,老神仙這故事,一天只講一段,你要再聽,明天再來吧。”

“什麼?”軒轅光一聽,連忙道,“我多付錢,可以請老神仙一口氣給我講完嗎?”

“客官說笑了,”小夥計道,“老神仙講古,要的就是這種將人給拴著、吊著的感覺,這樣我們的生意才會每天都這麼興隆。如果一口氣都講完了,有什麼意思?我們還靠什麼招攬客人,這位客官你也太心急了。”

“可是……”軒轅光著急地道,“我真的很想知道這故事後來的結局啊?”

“對不住,明天再來吧!”

軒轅光沒有辦法,只好站起身,從茶館裡走出來。剛走出門口,就見祖兒和伶倫正在人群裡東張西望。

“祖兒,伶倫!”他叫了一聲。

“小光哥哥,你怎麼一轉眼就不見了,害得我和祖兒姐姐到處找你呢。”伶倫跑上來,著急地道,“我還以為你……遇到了赤霞真人的手下呢,還好你沒出什麼事,不過這樣真的很危險,以後可不能再亂跑了。”

“伶倫妹妹,你聽聽,你說話的口氣,哪裡像個小姑娘,倒像一個絮絮叨叨的老太婆。”

祖兒也走了過來,不失時機地打趣伶倫。“小光又不是個小孩子,他喜歡幹什麼,由著他的性子好了。再說,你是瞭解他的,他又不會亂來,對不對?”

“我……”被她這麼一說,伶倫的臉立刻紅了,不知道說什麼好。

“好了,我不是好好的嗎?沒有事情的。對了,你們都買了什麼呀?”

軒轅光只這一句話,就轉移了二人的注意力。二人都迫不及待將自己所購買的東西展示給他看。軒轅光不管她們買了什麼,一律大加讚揚。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