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軒轅傳:與龍共舞

正文 第92章 午夜怪獸

書名:軒轅傳:與龍共舞 作者:林猹 本章字數:5526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45


不知不覺,日已中午,吃飯的時間到了,軒轅光帶著她們,來到一家酒樓吃飯。

這家酒樓正處在十字街頭的一側,人來人往,熱鬧非凡。軒轅光他們剛坐下來,就聽得鄰座的幾個漢子在那裡一邊喝酒,一邊吹牛。

“喂,彭大膽,你一向吹噓得自己膽子比天還大,怎麼樣,咱們打一個賭如何?”一個尖嘴猴腮的漢子,問一個身材高大、一身肥肉的漢子道。

“打什麼賭?”被叫做彭大膽的人問。

“我們賭你膽子再大,也不敢去烈山的那間石頭屋子裡過一夜。”

“賭什麼?”

“我們這裡,每個人湊一筆錢,輸了就輪流請你吃半個月的酒席,如何?不過,你輸了呢?”

“哈哈,我彭大膽連這點膽子都沒有,還敢叫大膽嗎?”彭大膽自信地道。

“話雖如此,你輸了,我們也不要你請我們吃酒席,只要你光天化日之下,脫光了衣服,在身上寫上‘膽小鬼’三個大字,在這大街上走一遭,你敢不敢賭?”

“賭就賭,有什麼不敢的?”彭大膽胸脯拍得咚咚響,“你們的酒席輸定了。我呀,今天晚上就去那裡,美美地睡一覺,你們等著請客吧。”

“喂,彭大膽,就算你膽子過人,可是,你也怕那個怪人吧?它可不但只會發出嚇人的聲音,還有一把子力氣,能夠生劈虎狼,你不怕它把你撕了?”另外一個人問道。

“哈哈,哪裡當真有什麼怪物?不過是人們想像出來,自己嚇唬自己罷了。”

“千真萬確,大膽兄,”又有一人插嘴道,“那怪物不但在夜裡出現,白天也有人看到呢。渾身黑黝黝的,身材高大,手腳比一般人長出一大截,它一身力氣無處發洩,有時候,就對著樹木又撕又咬的。碗口粗的樹木,它一巴掌就給拍斷了。大膽兄,真遇到它,只怕你凶多吉少啊!”

“哈哈,你們就不要再說了,我彭大膽豈是吃這一套的?”彭大膽道,“就這麼定了,今天晚上我就動身,你們明天等我的消息吧。”

“好!”於是眾人擊掌為誓,訂立了賭約,然後紛紛舉起酒杯,痛飲起來。

旁邊,軒轅光一邊和祖兒、伶倫吃著東西,一邊在心裡好奇地想道:“他們說的怪物是什麼呢?難道這山上真有怪物?如果真是那樣,蚩尤大哥和阿嫫姐姐他們豈不危險?不過也不一定,說不定是編出來嚇人玩的。”

吃完了飯,幾個人走出酒樓,剛來到外面,就碰到蚩尤和阿嫫回來了。

“怎麼樣,蚩尤大哥?”軒轅光迎上去問,“你和阿嫫姐姐有什麼發現?”

“什麼發現都沒有。”蚩尤道,“那座山並不大,一面又光禿禿的,寸草不生,只有另外一邊有一條峽谷,有一棵斷了的大樹和一座幾乎要倒塌的石頭房子,除此之外,就什麼都沒有了。我們很快就轉遍了,什麼都沒有找到。所以就回來了,喂,你們倒是很悠閒呀?”

“我們嘛,和你們不一樣,雖然沒有去山裡,不過卻聽到一些故事。”

“故事?”

“是呀。”軒轅光便將自己聽到幾個人打賭,說山中的石室裡有怪物的事情說了一遍。

正在這時候,彭大膽一行也出來了,一個個搖搖晃晃,在門口分手。

“我晚上就去石室睡覺,你們回去就趕緊湊錢啊,明天的酒席我吃定了。”彭大膽道。

“大膽,不要硬撐,如果實在害怕,半夜跑回來也沒有什麼的。”其他人笑道。

“喂,蚩尤大哥,看到了吧?”軒轅光小聲對蚩尤道,“就是他們,說山中有怪物,這個人今天晚上要到山中的石室去過夜呢。我敢肯定,到時候一定會有怪物出現,而他一定會被嚇得屁滾尿流。到時候,咱們也去吧。看看那怪物究竟是什麼!”

“有怪物啊,那麼我可要和它狠狠地幹上一架。”蚩尤來了興致,“不過,我得先填飽肚子,還要美美地睡上一覺。”

“那沒問題,”軒轅光道,“你和阿嫫姐姐在這裡先吃飯,我們去訂了房間,就回來叫你們。”

“好。”

商量完畢,蚩尤和阿嫫進去吃飯,軒轅光他們則在附近訂了房間。這時候阿寶夫婦也來了,並沒有打聽到什麼有用的消息。不過聽軒轅光說晚上要去烈山一探究竟,他們便去簡單地做了準備,以備應急之需。

很快,蚩尤和阿嫫吃完了,來到客棧之後,蚩尤倒頭就打起了呼嚕。

軒轅光卻沒有心思休息,他來到阿寶夫婦的房間,敲了敲門,二人將他讓了進去。

“公子,有什麼事?”

“寶叔,美嬸,我上午剛聽了一段故事,很有意思呢,想來講給你們聽。”於是軒轅光將自己上午聽老神仙講的故事,大概說了一遍,問二人:“寶叔,美嬸,你們不是說,當年曾經奉了昊天帝尊的命令,跟隨我大哥神農氏的嗎?你們來到他身邊那時候,他有多大?是怎樣的情形?”

“讓我想一想啊。”阿寶想了想說,“我們奉命下來的時候,神農氏已經不在這烈山中了。他那時候已經長到了二十多歲,是個成年人了。而且他已經教導百姓,種植出了五穀。只不過因為瘟疫流行,他四處尋訪百草,我們在西北一帶的大山中找到了他,幫助他採集草藥,製成了解毒的靈丹,並且和他一道分發給天下的百姓,他才因此而被進一步尊為天下共主。”

“既然如此,那麼,你們聽說過魘獸嗎?”軒轅光問。從上午聽了老神仙講古以後,他一直在想,這是一種什麼樣的精靈?可總是想不出來。

“沒有。”阿寶搖了搖頭,問阿美:“你聽說過嗎?”

“沒有。”阿美也道。

“怎麼,你們是神農氏身邊最親近的人,連你們都沒有聽說過嗎?”

“的確沒有。”

“那就奇怪了,這就只有兩種可能:一種可能是,根本不存在這種叫魘獸的精靈,是老神仙自己編出來的;另外一種,就是那魘獸在神農氏小時候曾經跟隨過,後來不知道什麼原因,沒有跟隨神農氏離開,說不定,它現在還在烈山呢,那怪物會不會就是它呢?”軒轅光猜測道。

從阿寶夫婦房間告辭出來後,軒轅光又一個人靜靜地思考了半天,也沒有頭緒。

天很快黑了,一行人用過晚飯,便向烈山進發。為了不引人注目,阿寶夫婦雇傭了兩輛大車,一人負責駕駛一輛,充當車夫。在車上,亦早備好了茶水、點心等物,雖然是夜間趕路,卻充滿了閒情逸致。

正是一個很好的夏日的夜晚,天氣稍微有一點炎熱,不過將車子的帷幕聊起來,就可以感到些許涼爽的風,還是蠻愜意的。抬起頭來,漫天的繁星就在頭頂上,一顆顆調皮地眨巴著眼睛。

遠遠地,就看到烈山了。準確地說不是看到,而是感受到了,因為溫度驟然一下子升高了不少。每個人都覺得臉面上有一種微微的灼熱感覺。

在黑夜中看來,烈山並不算如何高大,也看不到周圍是怎樣的寬廣。不過,空氣中除了灼熱,還有一種焦糊的味道。那是烈山噴發出來的煙霧味道。即使是在夜晚,也不間歇地從山底下噴上來濃煙。

剛來到烈山的腳下,忽然,兩匹車子的馬匹一齊

停住了腳步。無論如何用鞭子抽打,都不肯再前進一步。似乎山中有什麼兇猛的怪獸,普通的馬匹一到這裡,就嗅出了那氣息,要它們再往前多走一步,也是不能。

“算了,大夥兒都下車吧。”阿寶和阿美夫婦無可奈何,只好請大家下車。

“哎呀,早知道喚來我的天馬飛車就好了。”祖兒道,“這些普通馬兒真不中用。”

“祖兒,你不知道,只怕你的天馬也不敢從空中飛上去。”阿嫫道,“我和蚩尤白天來的時候,還看到有火苗從山底下躥上來呢!”

“是呀,”蚩尤道,“弄不好,你的馬兒被烤焦了,變成了……哎呀,天馬被烤焦了是什麼味道?我的口水都要流出來了,哈哈!”

他的玩笑卻並不好笑,祖兒皺了一下眉頭:“真沒有見過這樣的人,就想著吃!”

“行了,到了這裡,危險隨時會發生,大夥兒注意些,打起精神來吧。”軒轅光道。

於是,阿寶夫婦從車子上取下來火把,點著了,每人一個拿著。

眾人開始向山上進發。蚩尤在最前面帶路,後面是軒轅光、祖兒、阿嫫、伶倫,阿寶夫婦在後面斷後。

眾人一路向上而行,山路並不陡峭,但是他們所走的這一邊,是正對著那條峽谷的出口,從峽谷裡流淌出來一條河流,河流所沖刷過的地方,又落上了一層厚厚的煙灰,這就泥濘難行了。偏偏南方的天氣,說變就變。剛剛還繁星朗月,忽然就陰沉起來,下了一陣小雨。眾人的火把雖然沒有熄滅,但是衣服卻被打濕了,腳下更變得濕滑難行。

從峽谷進來之後,兩邊的山勢漸漸陡峭起來,岸上也開始長滿了灌木和野草。因為少有人行,所以荊棘密佈。眾人的行進速度慢了下來。

又走了一會兒,天空複明。在眾人的眼前,出現了一棵大樹。這棵大樹是一棵斷樹。然而即使只是一棵斷樹,它也比尋常的樹木高大和雄壯許多。樹幹足足要幾個人合摟才能摟過來。幾根樹杈向夜空挺立著。樹幹上只有零星的樹葉,借著火光,可以看出每一根樹枝上的樹葉顏色都不相同。可以想像當它茂盛的時候,枝葉遮天蔽日,七彩亮麗,是怎樣的一副斑斕景象。尤其花開的時候,花葉相映,爭奇鬥豔,一定會引得蜂蝶飛舞,百鳥來集。這片山谷中將是怎樣的一片生機啊!

“當年,我父親和母親一定在這棵樹下憩息過,一定在這裡談天說地,說不定還在這裡興之所至,載歌載舞呢!”一想到這裡曾經留下過父母的呼吸氣息和生活過的痕跡,軒轅光撫摸著那樹身,不由心生感慨。

不過,他的感慨很快被一聲慘叫給打斷了:“啊……”

那聲音在這寂靜的山谷裡,驟然響起來,是那麼地清楚,又是那麼令人驚駭!

“啊呀!”伶倫膽子最小,第一個尖叫起來,“有怪物!”她一下撲到軒轅光懷裡。

“怪物在……在哪裡?”祖兒說話聲音都顫抖了,一下取出小鼓。

“不要慌,”軒轅光低聲喝道,“那聲音是從前面的石頭屋子裡傳出來的,你們聽!”

果然,眾人仔細一聽,聲音的確是從前面傳來的:“救命啊,救命啊……”

“是那個彭大膽,”軒轅光道,“一定是怪物出現了!”

話音剛落,就見從那石頭屋子裡,連滾帶爬跑出來一個人,邊跑邊喊:

“救命……”

在他的身後,眾人看到,果然出現了一個怪物。不,準確地說,那是一個人。只是這個人非常奇怪,每一邁步,全身就發出“吱呀”的巨大響聲。

不但發出響動,而且這個人身材高大,“咯吱”“咯吱”,幾個大步就追上了彭大膽,一下將他捉了起來。

“救命啊,救命啊……”彭大膽現在是真嚇破了膽,在空中不住地呼救。

可是,那個巨人並沒有去撕咬他,而是做起了遊戲:將他往天上一拋,等他落下的時候,又輕輕接住。再一拋,又一接。如此幾回,彭大膽早給嚇破了膽子,連叫聲也沒有了,估計是暈厥了過去,形同死人了。

“喂,怪人,還不住手!”蚩尤一見怪人如此巨大,也有些駭然。但是,他還是沖了上去,大聲叫陣:“你究竟是何怪物,將名字報上來聽聽?你大爺蚩尤我不打無名之輩!”

然而,那怪物並不搭話,低下頭來,看了看蚩尤和軒轅光等人,似乎也有些詫異。

它一下子將彭大膽丟在一邊,將大手一伸,就向蚩尤抓來。

“蚩尤大哥,快閃開!”軒轅光喝道。

蚩尤一下閃開,那怪人的大手抓了個空,一下抓起了地上的一片灌木。

那麼荊棘叢生的灌木,對它來說卻滿不在乎。而這隨便一抓,就將一片灌木連根拔起,足見它的力氣有多麼驚人。蚩尤也不得不小心應戰了。

他縱身上去,一下鑽入怪物的雙腿間,快捷無比地出拳,“咚咚”一連擂了數拳。

“哎喲!”他忽然一下跳出來,雙手直甩,疼得齜牙咧嘴。

“怎麼了,蚩尤大哥?”軒轅光連忙問。

“好痛。”蚩尤道,“這傢伙的身體,簡直和石頭一樣,不,比石頭還硬!”

“那就別和他玩了,亮兵器罷。”祖兒說著,將自己的雷音小鼓取了出來。

“等一等,”軒轅光卻將火把靠近了一些,仔細地打量那怪物。“蚩尤大哥,你再和它周旋一陣子,注意,不要和它硬碰硬,我看它的樣子,似乎身子不太靈活,你圍著他轉起來,伺機攻擊它的空隙,一定能取勝。”

“好嘞!”

蚩尤答應一聲,圍著那個龐然大物的身子轉起來。那怪人拼命想一把抓住他,卻總是慢了一步,落了空。而他的巨大的身子因為連續轉動,不斷地發出更大的“吱呀”“吱呀”聲音。終於,又打了一會兒,那巨人自己的身子似乎出現了問題,“轟隆”發出一聲巨響,癱倒在地。

“哈哈。”蚩尤縱聲大笑,“瞧著你的個頭挺大的,沒想到這麼不中用。”

“蚩尤大哥,你退下,讓我來看看。”軒轅光舉起火把,小心翼翼地走了上去。

他圍著那巨人轉了幾圈,又仔細地察看了巨人的結構,似乎明白了什麼。

“我明白了。”他歡喜地道,“這根本不是什麼怪物,而是一個木頭機關人。”

“木頭機關人?”

“對,就是和我造的一樣的木頭機關人,只不過,這個木頭機關人經過了幾百年的風吹雨淋,木頭機關已經不靈活了,很多地方都腐朽了,支撐不起身體的重量,所以,剛才那麼一陣過度扭動,自己就弄傷了自己。”

“可是,除了你,還有誰能製造出這麼高明的木頭機關人?”伶倫好奇地問道。

“我也不知道。”軒轅光搖了搖頭,“不過我想,或許是我父親吧,因為這個木頭機關人,結構雖然簡單,可是自己卻有著初級的意識或者生命,這一點就是我也做不到。我做的木頭機關人連自己行走都不能夠,我一直對自己的機關製造技術引以為自豪,現在看來,不過井底之蛙而已。”

他們說著話,這時候,阿寶夫婦已經將彭大膽救醒了過來。彭大膽迷迷糊糊地問道:“我……是不是死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