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軒轅傳:與龍共舞

正文 第94章 烈山之神

書名:軒轅傳:與龍共舞 作者:林猹 本章字數:5218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45


“哼!”赤霞真人忍不住了,道:“小子,莫要狡辯!不要以為你們有一點微末本領,山神不敢降罪於你們。山神所以不在烈山懲罰你們,是因為山神當時正好不在,後來知道你們作亂,才決定要懲罰你們。”

“喂,你口口聲聲說山神,你又不是山神,怎麼會知道得這麼清楚?”軒轅光問。

“本真人當然不是山神。不過,那山神和本真人是鄰居,是多年的朋友,他的事情,我自然知道。”赤霞真人不屑和軒轅光說話,又沖眾人道;“喂,你們還不把這傢伙給抓起來,扭送到烈山去交給山神發落?”

“是!”

眾人對赤霞真人,又是害怕又是崇敬,因此一聽他的命令,頓時蜂擁而上。

“喂,你們不要亂來啊,”軒轅光警告道,“我們連木頭巨怪都能擊敗,你們這些普通人,可不是對手。我勸你們不要逼我出手才好。”他說的是實話,如果被逼以至尊之劍來防衛,這些人難免會死傷成片,那就糟了。

可是眾人哪裡聽他的,紛紛圍上來。正在這時候,就聽得有人大喝一聲:

“呸,誰敢動我兄弟?”

一個人大步跑過來,用手輕輕一撥拉,圍在軒轅光身邊的人都飛了出去。

“蚩尤大哥,你來了?”軒轅光一看,來解圍的不是別人,正是蚩尤。

“是啊,我們等你吃飯,左等不來,右等不來,後來就聽這邊吵吵嚷嚷,就過來了。”蚩尤用手一指那些人,“這些人怎麼回事?他們為什麼要對你動手?”

“這個……”軒轅光正要給他解釋,伶倫和祖兒、阿嫫也都氣喘吁吁跑了過來。

“小光哥哥,你沒事吧?”伶倫關切地問道。

“我沒事。”軒轅光見眾人都來了,便給他們介紹道:“這位是赤霞真人,他血口噴人,說咱們得罪了烈山山神,給鄉親們帶來了一場無妄之災。還說要鄉親們趕咱們走,否則就會有更大的災難降臨到頭上。”

“呸,什麼無妄之災,我看根本是這傢伙一手鼓搗出來的。”蚩尤瞪了一眼赤霞真人。“喂,偷偷摸摸搞陰謀詭計,有什麼意思?不如咱們痛痛快快打上一架?不過,看你這個樣子,只怕禁不起我三拳兩腳,哈哈。”

他這麼說,那是公然瞧不起赤霞真人了,赤霞真人一下臉色大變:“大膽!你以為自己拳腳上有功夫,就是英雄好漢了!好,我和你比一比!”

他從椅子上站起來,然而身高連蚩尤的大腿根部都不到,如何比試?

“我不跟你這樣的人比武,勝之不武。”蚩尤不屑地道。

“誰要和你比拳腳功夫了?我要和你打一個賭。”赤霞真人道。

“好啊,賭什麼?”蚩尤根本不把他放在眼裡。

“你看到路邊那口井了嗎?”赤霞真人用手一指,眾人望過去,果然有一口井。

“看到了。”

“我賭你不敢喝這井裡的水。”

“哈哈,有何不敢?”蚩尤問,“我喝了又怎麼樣?”

“你要敢喝一口,我立即離開這裡,從此不敢在你們面前出現;如果不敢喝,立即乖乖跟著我去見烈山山神,聽候山神發落,不得反抗!”

“好!”

“你等著。”赤霞真人一聲令下,“給我打一桶水上來。”

“是。”立即有人答應一聲,去井邊搖動轆轤,很快打了一桶水上來。

“就是這水嗎?我有什麼不敢喝的,正好口渴了,就用它來解渴吧。”

蚩尤大步走過去,剛要拎起水桶來,卻被赤霞真人給阻止了:“且慢!”

“怎麼?”蚩尤問,“你反悔了?”

赤霞真人卻不理他,而是將手中一柄桃木劍,在水桶裡攪動了幾下,似乎寫了一個什麼字,然後退後幾步,冷冷地看著蚩尤:“現在可以喝了。敢嗎?”

“有何不敢?”蚩尤道,“不就是一口水嗎?看這一桶水我都給它喝了。”

他將水桶舉起來,放在了嘴邊,剛要喝,軒轅光覺得不妥,阻止了他:“蚩尤大哥,小心,這水裡只怕有古怪!”

“哈哈,當然有古怪,”赤霞真人使用激將法道,“如果是膽小鬼,認輸還來得及!”

“你說誰是膽小鬼?”蚩尤大怒,將那一桶水咕咚咕咚一口氣喝了個精光。

“怎麼樣?”他將水桶倒了過來,一滴水都不剩,“我還覺得不過癮呢!”

“哼!”赤霞真人卻不理他,用手中的桃木劍向蚩尤遙遙一指,喝了一聲:“倒!”

“喂,你在幹什麼?你讓我幹什麼,我就幹什麼嗎?”蚩尤笑著道。

忽然,他的神色一變,一下捂住了自己的肚子:“哎喲,好痛,痛死我了!”

“水裡有毒!”軒轅光第一個反應過來,可是,已經來不及了。蚩尤已經疼得倒在了地上,死命地捂住自己的肚子,不住地翻滾起來。

“痛死我了!”

這還不算,忽然赤霞真人又將劍一舉,喝了一聲:“跳!”

說也奇怪,蚩尤竟然從地上又爬起來了,一邊捂著肚子喊痛,一邊不由自主地跳了起來。又是喊痛,又是跳動,簡直整個身體都不受控制了。

“蚩尤大哥,不要怕,我來幫你!”軒轅光一看不對,一下拔出了至尊之劍,對準了赤霞真人:“赤霞真人,你使用了什麼法術,快停下來,否則,我可要對你不客氣了!”

“小子,聽說過有一種放蠱之術,專門控制人的心神嗎?”赤霞真人冷冷一笑,“這叫做清水之蠱,無色無味,卻是最厲害的一種蠱術。中了此蠱的人,心神都為我所制,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哼,這下知道厲害了吧?”

“快住手,”軒轅光大喝,“不然也讓你領教領教我至尊之劍的厲害!”

“是嗎?”赤霞真人用劍一指蚩尤:“去!”

只見蚩尤忽然向軒轅光撲過來,軒轅光不料會有這樣的事情,連忙收劍,已經被蚩尤給抱住了。蚩尤的力氣有多大,一下抱住他,頓時勒得軒轅光喘不過氣來,全身的骨骼嘎巴作響,“蚩尤大哥,快放手,是我呀!”

可是,蚩尤根本不受控制,雙目血紅,使出了全身的力氣,死死勒住他!

“不好!”

祖兒和伶倫、阿嫫見狀,一齊上來要拉開蚩尤。可是三個人都是女孩子,哪裡有那麼大的力氣?再加上蚩尤發瘋,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口中呵呵叫著,似乎正把軒轅光當成了什麼怪物,必欲除之而後快!

幸而,伶倫一看情勢不對,立即退到一邊,取出了自己的混沌之琴,彈奏起來。

琴聲叮咚,這種音樂是最能與人的心神發生感應的。伶倫以無形的劍氣直接透過蚩尤的身體,喚醒他的心智。果然,蚩尤才似乎明白了什麼,一下子鬆開了手。

“對不起,小光,我……”他的眼神,暗示他已經暫時擺脫了控制,但也只在頃刻,赤霞真人又開始揮動手中的桃木劍,口中喝了一聲:“咬!”

只見蚩尤忽然張開大口,又要衝軒轅光撲上來。伶倫連忙加快彈奏,催動琴聲,幫助他和赤霞真人對抗。蚩尤痛苦不堪,站在那裡前進不能,後退也不能,一會兒撕扯自己的頭髮,一會兒又用力捶打自己的胸口。

“好了,赤霞真人,請你住手,我們認輸了。”軒轅光眼見這麼對峙下去,不要說取勝無望,就是蚩尤被這麼折騰,恐怕也禁受不住。因此,他對赤霞真人道:“請你饒了我蚩尤大哥,要怎麼處置我們,悉聽尊便!”

“好!”赤霞真人果然停了控制蚩尤,蚩尤“哼”了一聲,身子軟綿綿倒了下去。

“你們聽著,中了我的蠱術的人,除了我之外,沒有任何人能夠救他。”赤霞真人得意洋洋地道,“所以,你們要想這位夥伴安然無恙,就必須聽我的。我要你們做什麼,就必須按照我的命令列事。我知道,你們也是有本領的,不過如果有什麼人想要暗算我,我就先殺了這個傢伙。”

“不會的,”軒轅光搖了搖頭,“我們說話算話,你贏了,一切聽你的就是。”

“好,”赤霞真人道,“我說過,你們得罪了烈山山神,我這就送你們去哪裡,聽候烈山之神發落罷!是死是活,就看烈山之神的心情了。”

“去就去,”軒轅光道,“不過你要保證,我這位蚩尤大哥不能有任何的意外。還有,我們從烈山帶來的那個木頭怪人,我們要帶上它一起去!畢竟事情因為我們打敗了它而起,我們要當面向烈山之神解釋清楚。”

“那是自然。”

赤霞真人勝券在握,對於軒轅光提出的要求一口答應。在眾人簇擁下,軒轅光等人回客棧收拾了行李,又帶上了那個木頭怪人,又雇了一輛車子,將蚩尤給抬上去,蚩尤只是呼呼大睡,一點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一行人很快出了鎮子,向烈山進發。開始還有很多人跟在後面,想要去看熱鬧。但是沒想到走出沒有多遠,忽然天公變了臉,一場大雨劈頭蓋臉地澆了下來。很快眾人都被淋成了落湯雞。人群也散去大半。

剩下的一些人,也很快不敢跟著走了:因為忽然在路上爬出來很多的蠍子、蜈蚣,各種色彩斑斕的毒蟲,一隻只都橫行來去,肆無忌憚。只要被這些傢伙中的任何一個咬上一口,那就是要丟掉性命的事情。

而說來奇怪,這麼多的毒蟲,對於赤霞真人和他的隨從來說,卻視而不見,他們大步前行,那些毒蟲見了他們紛紛躲在一邊,竟然主動讓路。

約莫黃昏時分,眾人終於來到了烈山。剛一進入峽谷,軒轅光等人就毛髮直豎:只見密密麻麻,無數的毒蛇、蜈蚣、蠍子,蜘蛛,將峽谷的地面都遮滿了。真不知道這些傢伙從哪裡來,究竟是被誰召喚而來。

“喂,我們到了,烈山山神在哪裡?請他出來和我們見一面吧。”軒轅光大聲道。

“哈哈。”赤霞真人卻縱聲大笑起來,他個頭不高,笑聲卻非常響亮,震動山谷。

“哪裡有什麼烈山山神?都是我編出來騙你們的。”

“哼,我就知道,是你在搞鬼,這些毒物什麼的,也都是你豢養的吧?”軒轅光問。

“不錯。”赤霞真人得意地道,“我知道,你們已經見過了太乙真人、玄冥真人、常儀真人,哼,我赤霞真人能夠和他們並列,靠的是什麼?不就是我這些子子孫孫嗎?太乙真人有十大弟子,常儀真人有八大厲神,那又如何?我有成千上萬的子子孫孫,他們豈能和我相比?”

“他們的確不能和你相比,”軒轅光冷笑道,“若論奸詐狡猾,不擇手段,你的確是排名第一。難怪混沌老魔會看上你,收服你作為他的幫兇。”

“哼,既然你什麼都知道了,就應該知道,我赤霞真人不是好惹的。”赤霞真人道,“魔尊他老人家,還一再囑咐我,要我小心,說你們一個個都不好對付,害得我小心翼翼,設計了這些時日。早知道你們這麼容易對付,我就不用這麼費神了,直接讓我的子子孫孫們招呼你們就行了,哈哈!”

他狂笑著,那成千上萬的毒蟲,也都一齊騷動起來,似乎要爭著撲上來。

“那麼,老神仙是你陷害的了?”軒轅光恍然大悟。“你連一個老人家都不放過?”

“他天天在那裡胡說八道,我早看他不順眼了,”赤霞真人道,“我只是給他一個教訓,如果要將他一下弄死,太過輕易,那又有什麼樂趣?”

“你總是這麼折磨人為樂事嗎?”軒轅光皺了皺眉頭,“看來,你一定已經想好了折磨我們的方法?要不要說來看看,你準備怎麼對付我們?”

“不,你錯了。”不料,赤霞真人卻道,“我不會對你們用一點手段的。除了你這位夥伴,實在太過狂妄,我才要給他一個教訓。我對他下手,也是為了好和你們談一個條件。”

“哦,什麼條件?”

“我想你已經知道了一些事情,我們雙方之間,其實並沒有秘密,對不對?”赤霞真人道,“我知道你們是來找‘紅土’的,你們也知道,我雖然投靠了魔尊,可是我還沒有找到‘紅土’,無法向他老人家邀功,成為他老人家的正式弟子。我答應他,一定要拿到‘紅土’,交到他老人家手上。”

“所以,你就想讓我們找到‘紅土’,然後作為交換條件,你給蚩尤大哥解毒?”

“正是。”

“可是……那‘紅土’既然那麼重要,你怎麼肯定,我們一定會答應這個條件呢?”

“哈哈,”赤霞真人又大笑起來,“我知道你們和我不一樣,我是小人,而你們是君子。你們是一夥的,一定不會主動犧牲其中的某一個人,對你們來說,尋找‘紅土’固然是第一重要的任務,但是為了救同夥的性命,你們一定會選擇放棄‘紅土’。對不對?這就是我經過苦苦思索而發現的你們唯一的弱點,我知道打你們不過,所以只能利用這點了。”

“好,我答應你。”軒轅光幾乎想都沒想就答應了。“如果我們找到‘紅土’,就拿它來交換蚩尤大哥的性命。那麼,請你告訴我們,‘紅土’在哪裡吧?”

“果然,你們和我所想的一樣,至情至性,彼此是不離不棄的好兄弟、好姐妹。”赤霞真人道,“我也答應你們,只要拿到‘紅土’,絕不為難你們。”

“少廢話,”祖兒忍不住道,“我們答應你了,‘紅土’在哪裡?”

“我想你們大概已經知道了一點線索,要得到‘紅土’,必須先找到魘獸。”

“魘獸?那是什麼?”祖兒疑惑地道。

“我猜,那大概是‘紅土’的守護神。不過,那傢伙神出鬼沒,非常不好對付。”軒轅光道。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