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軒轅傳:與龍共舞

正文 第95章 魘獸嘟嘟

書名:軒轅傳:與龍共舞 作者:林猹 本章字數:5076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45


“不錯,”赤霞真人道,“那魘獸,其實就是守護‘紅土’的精靈。當年,無始老祖開天闢地,在這裡種下了一棵七寶聖樹,作為連接天界和人間的一道梯子。我當時還只是他老人家身邊的一個童子,因為老祖看我聰明伶俐,就派了我在這裡守護七寶聖樹。那時候,我一個人在這裡,每天守護寶樹,給寶樹施肥、澆水、鬆土,精心培育,很是辛苦。連個說話的人都沒有。後來,不知道從哪裡,就跑來了這麼一個小精靈,每天和我一起玩耍,很是快活。我那時候還不知道它的來歷,只是覺得它很好玩,我們做了很好的朋友。後來,無始老祖退位,混沌魔尊即位,一上來就掀起了血雨腥風。無始老祖遭遇了背叛之後,重新選擇了昊天尊者,讓昊天尊者尋找五色土,組建五色法陣,喚醒五色巨人以對抗魔尊。昊天尊者來到這裡尋找‘紅土’,多方尋找而不得,最後才發現那個叫魘獸的小精靈就是‘紅土’的守護者。然而那小傢伙委實精靈古怪,它可以藏身在人的夢中,根本捉不到它。後來,昊天尊者得知我和小傢伙相好,就來請我幫忙。我經不住他苦勸,於是在那小傢伙又來找我的時候,給它種了蠱術,因此而捉住了它。後來昊天尊者取走了‘紅土’,小傢伙恨死了我。不過昊天尊者很快結束了戰亂,將‘紅土’又還了回來。可是我和小傢伙的情誼,卻再也無法再修補了。”

“哼,像你這樣出賣朋友的傢伙,誰還敢理你?”祖兒聽了不屑地道。

“後來,從天上又下來了飛熊大將軍和附寶公主,他們在這裡結為夫婦,魘獸很快和他們成為了新朋友。而我就在咫尺之遙,看著他們幸福快樂的樣子,卻無法加入到他們的隊伍中去,實在又是羡慕又是嫉妒,不知如何是好。不久,又一場大戰發生,結果我的七寶聖樹也被毀滅了。後來他們夫婦被捉回了天上,那魘獸也就潛藏行蹤,再不出來了。”

“所以,你一直沒有找到它的下落,也就無法得到‘紅土’了?”軒轅光問。

“正是。”赤霞真人道,“就在不久前,魔尊老人家找到了我,說他有辦法可以替我治好寶樹,而且答應收我做他的閉門弟子。我已經在他老人家跟前誇下了海口,一定將‘紅土’獻給他,只能成功,不能失敗。”

“可是,”軒轅光不解地問道,“為什麼你認為,一定要靠我們,只有我們能找到魘獸呢?”

“小子,這還不簡單,因為你和數百年前,飛熊大將軍和附寶夫人所生的那個孩子,長得一模一樣,那魘獸曾經和那孩子是最好的玩伴,如今,它見了你,一定會把你誤認作是從前的玩伴回來了。他一定會來找你的。”

“原來如此。”軒轅光心下恍然大悟,怪不得在自己的夢裡,那魘獸會迫不及待地來找自己,原來並不是來恐嚇自己的,是將自己當作另一個相似之人了。

“可是,既然那傢伙專門出入人的夢裡,無影無蹤,怎麼才能捉住呢?”他問赤霞真人。

“當年他吃過我的虧,所以我的法子對它不可能靈驗第二次,只能靠你們自己了。”赤霞真人道,“總之,你們就在這裡引誘它來,什麼時候捉住了,拿到‘紅土’,我什麼時候給你們的這位朋友解了身上的蠱術。不過要快,那蠱蟲每過一天,就會變得更加饑餓,然後就會拼命往腦子裡爬去。等它爬到了腦子裡開始吞噬的時候,我也救不了你們朋友了!”

“呸,你好狠毒,好卑鄙!”祖兒大聲斥責道。

“哈哈,隨便你們怎麼說吧,總之,我希望早日拿到‘紅土’。你們就在這裡安心等著魘獸來吧,然後想辦法將它給捉到,逼迫它交出‘紅土’。不過,你們也不要想輕易離開這裡,我已經在這裡布下了天羅地網,你們如果想要硬闖出去,可別怪我沒有預先警告你們,告辭了。”

說完,赤霞真人大聲笑著,轉身帶著自己的弟子們頭也不回,揚長而去。

“怎麼辦?”眼看太陽就要落山,而在這深山峽谷中,只有一座破舊的石屋可以棲身。

“沒辦法了,既來之,則安之。”軒轅光深吸了一口氣,努力使自己鎮定下來。“這樣,咱們趕緊去找一些石頭和樹枝來,將這石屋整修一下,大夥兒兩人一組,要小心那些毒物,咱們已經身處險境,不能再有人受傷了。”

“好。”

於是眾人分作兩人一組,很快去撿來了石頭和樹枝,簡單地將石屋整修了。等天完全黑下來,他們在石屋前生起了熊熊的篝火,明亮而溫暖的火光暫時驅散了眾人的焦慮和不安,而等待他們的,又會是什麼呢?

夜已深沉,眾人都已經去石屋中睡下了,只有軒轅光還在篝火旁坐著沉思。

他始終在想夢娘托蚩尤帶來的那幾句話:“有山名烈,有子名農。有樹通天,而今斷絕。有獸名魘,慣喜入夢。若欲擒之,元神出竅。”現在,前面幾句都能理解了:自己等人已經來到了烈山,來到了神農氏出生的石室。先通天而後斷絕的七寶聖樹,也已經找到了。夢魘獸也已經出現了。

顯然,此段話中最關鍵的在最後一句:“若欲擒之,元神出竅。”顯然擒獲魘獸的方法地存在的,但問題怎麼才能夠做到“元神出竅”呢?

“元神出竅?”軒轅光呆呆地想著這幾個字,忽然想起來一段故事。

“對了,我父親飛熊大將軍被捉上天,囚禁入混沌之陣,那陣法中有一種專門吃人夢境的食夢貘,不就是被我父親給擊敗了嗎?而我父親使用的方法,就是元神出竅啊!”的確,當年正是用了這一招,飛熊大將軍才從不可能逃脫的陣法中逃出來。

“可是,父親能夠使出元神出竅那一招,那是因為他本身就天賦異稟:在水中為三足鱉,在陸上為飛熊,他能夠修煉出來兩個元神,一個被鎖住,可以依靠另一個,因此才成為自混沌之陣創立後第一個逃出來的人。”

“可是我呢?”軒轅光想,“我甚至連一樣奇特的稟賦都沒有,只不過是一個普通人。不要說兩個元神了,我連一個元神都沒有,又如何出竅?”

他就這麼呆呆地想著,在這個地方,呼吸著父母曾經呼吸過的空氣,腳下是父母曾經留下足跡的土地,到處都印滿了他們曾經生活過的痕跡。本來,他來到這裡,應該激動、高興才是,可是現在卻充滿了沮喪。

“爹,娘,我不知道你們此刻是否還在惦念,你們在人間還有我這麼一個兒子?”他抬起頭來,仰望著滿天的繁星,呆呆地想道,“我知道,你們此刻一定在吃苦,但你們在忍受煎熬的同時,是否會偶爾想起來,你們曾經在人間有過那麼一段歡樂的歲月?你們所留下的那個孩子,已經長大成人

,而且他追躡你們的足跡,又來到了你們最初恩愛過、生活過的地方。即使遠隔歲月的阻擋,即使那些痕跡已經在時間的滄桑裡一點點被剝奪,可是,他還是能夠感覺到,你們當時是多麼快樂,多麼幸福!他多麼期望能夠在那個時候,和你們生活在一起啊!”

“但可惜,當時在你們身邊的不是這個孩子,而是另一個孩子。那個孩子一樣幸福、快樂,他在經歷了和你們在一起的美好歲月後,也經歷了失去的痛苦,最終經過苦難的磨礪而成長為天下之主,開創了在人間的事業。他沒有令你們失望。你們在幾百年後再次奮力追求自由和快樂而結晶的另一個孩子,如今又在經歷同樣的事情。他也在走一條自己的道路,雖然這道路更加坎坷,看起來更加荊棘密佈、風險莫測,但是他還是來了,爹、娘,你們聽到了嗎?你們聽到他的呼喊了嗎?”

在軒轅光胸懷中,似乎有奔騰不盡的滾滾感情的洪水;在他的胸臆間,似乎有那麼多對父母說不完的話,他從來沒有這麼渴望過向父母傾訴。

不過,最終他還是累了,困了,倦了。當篝火熄滅,當繁星隱去,他也睡了。

剛睡著,那個曾經來到過他夢中的魘獸又出現了:這一次,魘獸說話了。

“喂,小柱子,醒醒,醒醒啊!”

聽著那個聲音不住地在自己耳邊呼喚,軒轅光迷迷糊糊地睜開了眼睛。只見那個曾經來到過自己夢中的怪獸,一個毛茸茸的小傢伙,肚腹滾圓,腦袋不大,一雙大眼睛卻晶瑩清澈,大得出奇。它就蹲伏在軒轅光的胸口,不住地用自己的一雙胖乎乎的小手去摸他的臉:“醒醒啊,小柱子。”

“小柱子,是在叫我嗎?”軒轅光疑惑不已,該不會自己長得很像那個孩子,而這小傢伙認錯了吧?如果真是那樣,自己就將計就計吧!

他故意打了一個長長的哈欠,然後,一看到那小傢伙就激動起來:“啊?……是你……”

“小柱子,真的是你,你想起我來了?”那小傢伙興奮地手舞足蹈地道。

“對啊,我從小和你一起玩,和你是最好的朋友,怎麼會想不起你。”軒轅光道,“對了,那時候你總是這麼喊我‘小柱子’‘小柱子’,我怎麼喊你來著?”

“你喊我‘嘟嘟’呀,”那個怪獸根本不會想到他在套自己的話,滔滔不絕地說道:“還記得咱們第一次見面,你那時候才只有一歲多點兒,剛會叫爹、娘,我被你爹爹給捉了回來,給你當玩伴,你一看到我嘴裡就叫‘嘟嘟’‘嘟嘟’,從那以後,我就正式有了自己的名字了。”

“本來嘛,你這個樣子,還有什麼比叫‘嘟嘟’更適合你的名字呢。不過我的‘小柱子’這個名字……”

“你爹爹給你起的呀,他說你將來要成長為頂天立地的男子漢,成為天地之柱,就叫你小柱子了。這還是你後來親口告訴我的呢。你忘了?”被叫做嘟嘟的怪獸問道。

“對呀,咱們是無話不談的好朋友,我自然什麼都告訴你了。可是,你不該對我一直隱瞞著一個秘密。”軒轅光道。

“什麼秘密?”嘟嘟不解地問道。“我和你之間,還能有什麼秘密?”

“‘紅土’呀。”軒轅光道,“我這些年在外面,遊歷天下,經歷了很多事情,也見到了很到人。我經常和人們說起來,我有一個很好的朋友,叫做嘟嘟,然後就講起我們在烈山時候的故事。這時候就會有人問我,說在烈山有一種天地生成的‘紅土’,可是這‘紅土’誰都找不到,因為只有一種看護的靈獸知道其隱藏的地方,而那只靈獸能夠隱身在人的夢裡,誰都捉不到。我說那不是嘟嘟的神奇本領嗎?我們是最好的朋友呀。於是人家就讓我講,關於你和‘紅土’的事情。我說不上來,人家就說我吹牛,我就拼命解釋,可是說什麼人家都不相信。”

“小柱子,當年咱們不是有過約定嗎?我不問你爹娘的事情,你不准問我‘紅土’的事情,咱們保證過互相在對方面前永遠不提起的,怎麼你……?”嘟嘟似乎不高興了,同時眼睛裡閃過一抹略顯疑惑的神色。

“不錯,是有約定,可是那時候咱們還小,我也是後來才知道,有些事情,回避是不可能的。必須勇敢去面對,才會找到解決問題的辦法。實話告訴你,關於我爹娘的事情,我已經都知道了。他們被捉走後,被關押在天上,吃了很多苦。不過還好我長大了,我已經學會了很多的本領,而且有了一大批的幫手。他們願意幫助我,和我一道救出我的爹娘。我這次回來烈山,就是為了找你,希望你助我一臂之力。”

“好呀,要我怎麼幫助你?”

“我需要‘紅土’,我已經得到了其他四種五色土,就差‘紅土’了。有了‘紅土’,我就可以組成五色法陣,喚醒五色巨人,就可以上天去救出我的爹娘了。嘟嘟,我的事情都告訴你了,關於‘紅土’,你也該告訴我一些什麼了吧?”

“這個……好吧……”嘟嘟想了想說道,“本來我發過誓,不告訴任何人的,可是誰讓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呢?我告訴你一個最大的秘密呀,烈山這個地方,以前並不是一座山,而是一片很大很大的湖泊。那時候,這裡水草豐美,每年都會有大批的鳥兒飛到這裡來,築巢產蛋,撫育兒女。我呢,無父無母,只是一個在山野之地長大起來的棄兒,每天都餓著肚子,為了找到一點吃的而發愁。後來我就發現了這裡鳥蛋眾多,於是在這裡居住下來,專門以偷吃各種各樣的鳥蛋為生。有一天,不知道從什麼地方,飛來一種渾身長著烈火羽毛的大鳥,個頭碩大,而且下的蛋特別地大。我守候了多日,終於將那鳥蛋給偷了來,迫不及待地吃了下去,結果頓時肚子中如同一團火在燃燒一樣,吐也吐不出來,燒灼得我遍地打滾,後來口渴得不行,一口氣將這湖裡的水都喝光了,結果肚子撐破了,從裡面掉下來一團燃燒著烈焰的土塊,那土塊不斷地燃燒、噴發,一直都沒有停歇,後來就變成了這座烈山。”

“啊?什麼?”軒轅光驚訝不已,“你是說……‘紅土’是從你肚子裡生出來的?”

“對,聽起來令人難以置信吧,所以我才要保守秘密呀。”嘟嘟說,“說來奇怪,肚子裡掉下‘紅土’之後,我整個人也變成了透明的了,再也不能吃任何東西,連喝一口水都不能。我曾經那麼愛吃,對吃這件事情充滿了無比的熱情,可是現在,我連身體也沒有了真實的形態,實在苦不堪言。不過我也發現自己多了一項本領,可以自由出入人的夢境,捉弄人們為樂,可是,我還是懷念以前的日子。但我知道,自己無論如何不能回到以前去了。唉,整個事情經過就是這樣子的。”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