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軒轅傳:與龍共舞

正文 第104章 昊天帝尊

書名:軒轅傳:與龍共舞 作者:林猹 本章字數:5359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45


“光兒,爹來告訴你,其實,在你的記憶裡,一直留著兩歲之前,爹還有娘和你在一起的痕跡,我們一家三口,一起擁有過那麼多美好的時光。只是後來你長大了,將這些都忘記了。但在你的潛意識裡,這些記憶一直都在。它們有時候出現在你的夢裡,有時候,因為特殊的機緣而被激發。在八卦金甲陣中,你就是喚醒了記憶中的我,才會出現那一幕。”

“那……現在呢?”

“現在,是因為你來到了混沌之陣。哼,那混沌老兒,只知道這混沌之陣是對付你最好的陣法,卻忘記了一點,當年這陣法是用來囚禁過爹爹的。爹爹在這裡留下了太多的氣息,所以和你的記憶一相接觸,就激發了出來。現在,光兒,振作起來,爹帶你離開這裡。”那聲音說道。

“真的嗎?爹真能帶我出去?”軒轅光還有些不太相信。

“哈哈,”那聲音笑道,“當年爹在這陣中呆了幾百年,就是閉著眼,也能輕而易舉地走出去。來吧,打起精神,跟在爹的後面,走吧!”

軒轅光聽了這溫暖的鼓勵,頓時精神大為振作,他心中一高興,內心的光明也如同火焰一樣升騰起來,全身都發出明亮的光芒。就在這光芒的照耀中,他看到,在自己身前,那個高大、雄偉的身影正在大步前行。

“爹,等等我!”他連忙跟上去,即使只盯著父親的背影,也讓他激動萬分。

那影子帶著他,只用了一小會兒工夫,就來到了混沌之陣的出口。

“光兒,前面就是出口了,你出去吧!”

“爹,您不跟孩兒一起出去嗎?”軒轅光一愣,問道。

“傻孩子,爹不是說了嗎?爹只是留在這混沌之陣中的氣息,是和你的記憶相互激蕩而成的。爹並不是真實的,只是一個幻影。不過,你也不用難過,你很快就可以見到我的真身了,到時候咱們就父子團聚了。”

“可是,爹,我已經等不及了,一刻都等不及了。”軒轅光著急地道,“爹,你能轉過身來,讓我看一看,你究竟長得什麼模樣嗎?我真的想知道。”

“光兒,等你打敗了混沌老兒,去和我的真身見面,有的是時間。現在時間不多了,快去!”那身影剛說完,就消失了。

軒轅光戀戀不捨地向前追了幾步,卻發現眼前一亮,已經來到了陣外。

在他的面前,“泰靈”和鐘九正在並肩而立,著急地等著他從陣中出來會合。

“軒轅君,你的動作可有些慢呀!”“泰靈”似乎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小光,你還好吧?”鐘九則關切地問,他知道軒轅光一定經歷了很多困難。

“很好,我從來都沒有覺得這麼好過,”軒轅光因為第一次聽到了父親的聲音,覺得全身都充滿了信心和力量,“咱們這就去找老魔吧!”

他們來到那王宮前,但見宮闕萬間,真不知道混沌魔尊藏在什麼地方。

“這麼多房間,一間間找起來,只怕十天半月,也找不到老魔所在吧?”軒轅光犯了愁。

“這有什麼,看我的!”

只見“泰靈”一聲大喝:“長!”頓時,他的身體一下子長高了上去,轉瞬之間,已經成為一個幾百丈高的巨人,手腳長大,一張口說話,如同雷鳴轟響:

“那個叫混沌的傢伙,怎麼,老朋友來了,連面都不出來見一下嗎?五百年沒見了,還是這麼沒出息,盡搞些見不得人的小動作,出來吧!”

他這幾句話,如同在空中炸響了一連串的雷霆,震得下麵的兵將抱頭鼠穿。

“哼!”

隨著一個同樣響亮的聲音,只見從地面上,成百上千的房屋中,開始飄出來一股股的黑氣。這黑氣迅速聚集,轉眼也成為了一個身材高大的巨人。

這黑巨人和五色巨人並肩而立,雙方的個頭不相上下,聲音卻嘶啞之極:

“泰靈,上次我是太大意了,一個疏忽,敗給了你。這次我經過五百年修煉,早已經想好了對付你的法子。你居然還敢自己送上門來,我就讓你嘗嘗我的厲害。”

“好呀,我正要看看你有什麼新鮮玩意兒呢!”

“泰靈”一張口,從口中吐出了五色法輪,那法輪不停地轉動著,急劇膨脹。

混沌魔尊也從身後抽出了一根拐杖,那正是天界至尊的權力之杖。只見那權力之杖也在迅速地變大、變粗,正好可以抗衡五色法輪!

雙方立即動上了手。法輪和權杖碰撞在一起,發出震耳欲聾的巨大響聲。

雙方拳腳交加,鬥在一起。

他們這一番打鬥,下面的人可遭了殃。他們巨大的腳掌所踩到之處,不是房屋被踩扁,就是有天兵天將被踩在腳下,連哭喊都來不及發出,就被踩入了地裡。

軒轅光和鐘九見狀,不住地後退,但是也須提防,以免被二人給傷到。

鬥了一陣,雙方不相上下。但是混沌老魔畢竟年老體衰,不像“泰靈”那麼年輕力壯。因此,纏鬥一番之後,老魔就已經氣喘吁吁,有些下風了。

“混沌,我看你這五百年,也沒有什麼長進啊。”“泰靈”笑道,“有什麼新鮮玩意兒,拿出來呀!”

“好,這是你逼我的。”混沌魔尊獰笑著,忽然將權杖收回來,大喝一聲:

“千變萬化!”

頓時,那權杖“砰”地一聲炸開了,從權杖的頂端,噴射出來一股股的濃煙。那濃煙迅速聚集,轉眼又變成了一個混沌魔尊,直撲“泰靈”。

這還不算,很快,從權杖頂端又冒出更多黑煙,又變成了一個魔尊。

“啊?!”“泰靈”也吃了一驚。一個魔尊,他可以對付;兩個魔尊,他也可以勉強應對;三個魔尊,他肯定無法招架,失敗是必然的了。

何況,看樣子從這權杖裡面,還不知道要冒出多少黑煙,變出多少魔尊!

“嘿嘿,泰靈,我這一招‘千變萬化’怎麼樣?”混沌魔尊獰笑著,一時間,已經分不清楚幾個魔尊中,哪一個是真的,哪一個是他的化身。

“好,我就和你鬥一鬥!”“泰靈”情急之下,也是一聲大喝:

“三頭六臂!”

頓時,他的身體又開始生長,從他的肩頭上,一下多出來四條胳膊,他的頭也從左右又各生長出來一個。

一時間,三頭六臂的泰靈,大戰千變萬化的混沌魔尊,場面令人驚駭!

可是,雖然“泰靈”本領高強,魔尊的化身卻還在源源不斷湧出,加入戰團!如此情勢,時間一長,必然對“泰靈”不利,可以說敗局已定!

“怎麼辦?鐘九大哥?”軒轅光著急地問鐘九,“咱們要不要上去幫忙?”

“以咱們的實力,上去也幫不了忙。”鐘九搖了搖頭,也顯得很著急。“沒想到,一向正大光明的權力之杖,竟然會被老魔給利用,成為了幫兇。”他沉吟著:“也許,只有去告訴帝尊,請帝尊親自來解決問題了。”

正在猶豫不定的時候,只見四大凶神被祖兒、伶倫、蚩

尤等追著,一路敗退而來。尤其是阿嫫,她的太陽神針來到天上,真正發揮了巨大的威力,一抓就是一把明晃晃的陽光,隨手揮灑,四大凶神根本無法抵擋!

可是,一來到這裡,看到戰鬥的勝負變化,四大凶神也又來了精神。而那些混沌魔尊的部下,重又紛紛聚攏過來:八大厲神、赤霞真人,以及早已投靠魔尊的四色龍族,率領天兵天將,發一聲喊,一齊撲了上來。

“不好,不能再拖延下去了。”軒轅光當即做出了決定,“鐘九大哥,你馬上去樞紐殿,請昊天帝尊出來,想法設法奪回權力之杖。沒有了權力之杖,‘泰靈’就可以戰勝老魔了。我在這裡和大夥兒一道,支撐住局面。”

“好,也只有這個辦法了。”鐘九化作黃龍,飛身直上九重天而去。

軒轅光又對祖兒道:“祖兒,天上你熟悉,快駕駛你的車子,敲響小鼓,去找你的叔叔伯伯,所有支持咱們的神仙們,通知他們,一起來這裡助戰!最好能夠將四方天帝都給救出來,有了他們,我們就勝券在握了。”

“好,”祖兒答應一聲,立即撤出戰陣,駕駛自己的車子飛也似地走開了。

這邊,軒轅光將至尊之劍揮舞開來:“大夥兒用點力氣,支持住啊!救兵一會兒就到!”

他將自己全部的本領施展了出來,至尊之劍自從在西昆侖提高了威力之後,今天第一次真正大顯身手。招式上固然嫺熟之極,更重要的是,他在意念中,將父親留在這把劍上的記憶也都給激發了出來,因此,等於他和父親合身為一,共同在使用這把劍。那些劍招因此又生出了格外巨大的威力:每一劍揮出,都有數十丈長的劍氣,帶著凜冽的光芒,當者無不披靡。他在戰陣中殺伐,在對方看來,簡直就是一個威風凜凜的天神大將軍!很多天兵天將都誤把他當作飛熊大將軍降臨了呢!

這一場大戰,直殺得天昏地暗。天界五百年來,從未有如此一場惡戰!

戰事正酣,這時候,震耳欲聾的鼓聲響起,祖兒已經和他的父親雷隆,帶著天鼓來了,這天鼓乃是當年昊天帝尊征戰的時候,所敲響的。所以天鼓一響,擁護帝尊的四面八方的神仙,一齊趕來,加入戰陣!

還有被混沌帝尊幽禁的四方天帝也趕來了。只見這四個人,青帝和白帝是兩位女性,一個青春年少,面貌姣好,一個白髮蒼蒼,面目獰惡。炎帝和黑帝是兩位男性,黑帝是個身材高大的老者,一身黑色的裝束,一張臉也猶如黑炭一樣,不怒自威;炎帝卻是一個一身紅衣的青年人,神態瀟灑,而且面目竟然與軒轅光有幾分相似,正是第一代神農氏!

這四方天帝一來,頓時局面大為改觀:他們都憋了一肚子的氣,所以一加入戰團,立即各自施展全部本領,頃刻就將混沌魔尊的人馬打得屁滾尿流。

“不好!快跑呀!”眼見情勢不妙,四大凶神、八大厲神等一齊逃跑了。

剩下的小嘍囉們,更是恨自己少生了兩條腿,紛紛化作黑煙,遠遠遁去。

只剩下混沌魔尊,已經化作了十幾個分身,將“泰靈”團團圍住,“泰靈”儘管有三頭六臂,也已經疲於招架,眼看就要被混沌魔尊給擊敗了!

而如果“泰靈”一敗,則天上地下,再也沒有什麼人可以對抗混沌魔尊!

就在眾人都屏息凝氣,盯著這一場大戰即將分出勝負的關鍵時刻,忽然,頭頂上傳來一聲大喝:

“住手!”

那聲音比天鼓所敲擊出來的聲音更響,眾人心頭都是一震。循聲望去,只見一條黃色的巨龍從上面降落下來,巨龍的背上,端坐一人,身材高大,一身的白衣白褲,鬚髮皆白如飄雪。他的一張臉,相貌堂堂,那一雙眼睛,更是明亮得如同日月星辰,透著洞察一切的睿智。他的神態是那麼地瀟灑,氣度是那麼地透著慈祥,對萬物都充滿了仁愛。

“恭迎陛下!”

眾神仙一見昊天帝尊駕臨,而且神采飛揚,康健如昔,欣喜不已,一齊跪下磕頭。

“眾卿平身。”昊天帝尊招呼眾人起來,又將目光投向激戰中的魔尊與“泰靈”:

“混沌師兄,泰靈師兄,兩位請住手,我有話要說!”

“哼,有什麼話,等我得手了再說不遲!”混沌魔尊沒有想到,昊天帝尊會這麼快從樞紐殿趕來,因此加緊進擊,驅動眾化身向“泰靈”猛攻。

“怎麼,好師兄,這麼心急,連聽我說幾句話都沒工夫了嗎?”昊天帝尊卻不疾不徐,淡淡一笑,“好,那麼小弟就稍待片刻,不過,如此酣戰,不可沒有助興。小弟近些日子來頗悟佳音,就為兩位師兄彈奏一曲吧!”

說完,他一伸手,也不見怎麼動作,就見從伶倫手中,混沌之琴飛到他手上。

“啊?”伶倫微微吃了一驚,但再一想,這琴本來就是天地靈物,昊天帝尊要彈琴,實在沒有比這更合適的了。當即凝神看他如何來演奏。

卻見昊天帝尊將琴托在手上,隨手輕輕彈撥,頓時一陣悅耳的琴聲傳出來。

他這琴聲一響,眾人就覺得魂魄悠悠,從自己的軀殼蕩了出去。伶倫是所有人中,最懂得音樂的。自從擁有了這混沌之琴以來,她日夜苦練,自認為已經至於化境,能夠模仿天地之間所有的聲音,只是,畢竟還是模仿而已,不是真正的天籟。但是,昊天帝尊卻用這琴,演奏出了真正的天籟。天籟一響,萬物自然生髮出反應:有的人手舞足蹈,有的人淚流滿面。有的人露出笑容,還有的人呆呆傻傻,如癡如醉。每一個生命深處,天在創造的時候所植入的那一點靈光和因數,都被激發了出來。這是生命最奧秘的地方,卻被琴音給輕而易舉地穿透了。

這琴音是如此美妙,在眾人聽來悅耳無比,可是,在混沌魔尊聽來,卻是無比的痛苦。因為他全部的法力,都建立在凝聚渾濁之氣,以形成強大而暴虐的打擊力量上面。可是,這琴聲卻是最純正的天籟之音,是用天心在奏響,而天心並非對所有的事物都充滿了那樣的怨恨和暴虐,恰恰相反,天心慈悲,如同一個母親對待自己的孩子那樣,充滿了欣賞與愛。這裡只有完全的讚美,只有完全的接受,不管清正也好,渾濁也好,只是那麼如同輕輕撫摸一樣,永不停止地激蕩著愛的旋律。

終於,混沌魔尊覺得自己身上的力氣,在飛快地離去。他已經無法駕馭那些化身,一個個化身濃黑的顏色漸漸變淺,最後消失於無形。

而那權力之杖,在自己的手上,竟然也開始改變了顏色:從原來的黑色,漸漸變淡,最後竟然變得透明起來,變成了一根晶瑩的白玉杖。

混沌魔尊的法身,已經變成稀薄的煙霧,有形的實體無法維持,紛紛融化!

白玉法杖從手中跌落,他的身子手和腳都在消融,整個人迅速縮小。

昊天帝尊停止了彈琴,將手一招,落在地上的白玉法杖飛到了他手中,他大喝了一聲:

“收!”

那白玉法杖的頂端,張開一個口子:這次是將混沌魔尊吸了進去。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