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軒轅傳:與龍共舞

正文 第105章 權力之杖

書名:軒轅傳:與龍共舞 作者:林猹 本章字數:5443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45


“恭喜陛下,賀喜陛下!”眾人這時候,才如夢方醒。一見昊天帝尊收服了混沌魔尊,一齊磕頭,齊聲道賀。

“泰靈師兄,你也累了,請收了法身吧。”昊天帝尊對著五色巨人說道。

只見那五色巨人,也迅速縮小身子,最後化作一顆滴溜溜轉動的珠子。

昊天帝尊伸出手掌,將那珠子托在手上。“一別五百年,師兄風采依舊,令小弟甚感欣慰。還請回去代我拜謝恩師,就說我非常牽掛他老人家,只可惜俗務纏身,實在沒有時間去聆聽他老人家教誨,慚愧得很哪!等我料理完此間之事,一定去朝夕侍奉他老人家,共同參悟大道!”

那靈珠點了點頭,顯然將他的話都記住了。然後,靈珠從他手上飛起來,旋轉著來到軒轅光的跟前。軒轅光也道:“多謝你了,‘泰靈’大人。請你轉告祖師,我沒有辜負他的囑託,已經將他交代的事情辦好了。”

靈珠再次點了點頭,然後飛到空中,繞著眾人頭頂飛行一圈,似乎在接受眾人的敬仰和膜拜。

最後,靈珠化作一道光芒,疾速而去,很快就消失在天邊,蹤跡杳渺了……

這邊,昊天帝尊將目光投向軒轅光,上上下下地打量著他:“年輕人,你就是鐘九所說的‘天’所選擇的人,叫軒轅什麼的來著?”

“小子軒轅光,參見陛下。”軒轅光走上幾步,恭恭敬敬地磕頭行禮道。

“不必多禮,起來回話。”昊天帝尊等他起身後,有些詫異地注視著他。“我怎麼看著你很眼熟啊……”

“當然眼熟,他是飛熊大將軍和附寶夫人的兒子,所以,是您的外孫哪!”祖兒在旁邊忍不住大聲插了一句話。

“啊?當真?”

“不錯,”軒轅光道,“我父親正是飛熊大將軍,我母親是附寶夫人,所以,我是您的外孫,千真萬確。不知道我可以不可以叫您一聲‘外公’呢?”

“啊?你就是我那個被遺棄在下界可憐的苦命的外孫?”昊天帝尊剛才收服混沌魔尊,那麼輕描淡寫,現在卻激動起來。“我自從一怒之下,囚禁了你父母之後,一直心中不安。我真的很惦記你這個小傢伙呢,沒想到,你會有這麼大的本領,好外孫,乖外孫,外公終於見到你了!”此時,他哪裡是天界至尊,簡直和一個普通的老人一模一樣。

“外公……”軒轅光的眼睛也濕潤了。這麼久以來,這是他見到第一個嫡親之人。

“光兒,快給外公講講,你一個人怎麼在下界過活的?還有,你怎麼會有這麼大的機緣,被‘天命’選中,怎麼就找到了五色土,喚醒了五色巨人,一路來到了這裡。還有,你做成了這麼大的事情,按照慣例,你就是無始老祖所選擇的天界至尊繼承人,我這個位子,應該讓給你才是。不過,我還有一點事情沒有處理完,而你還這麼小,我想你也不急於來接這個位子吧。”

“天界至尊?不,不,我可從來都沒有想過這件事情。”軒轅光連忙擺手,“我只有一個心願,就是救出我的父母。對了,外公,可不可以答應我,赦免他們無罪?”

“答應,你現在是天上第一第一號的大功臣,又是將來天界至尊的繼承人,你說的話,我都會答應。好,我這就赦免你的父母無罪,他們自由了!如果你願意的話,我這就告訴你方法,你可以去親自救他們出來了。”

“太好了,謝謝外公。”

“要解開關押他們地方的封印,需要我的權力之杖。這樣吧,我先去將混沌這傢伙重新關回昊天塔中,然後將權力之杖交給你。你去救出你父母,一家團圓。今天天色已晚,再加上新亂初定,還有許多事情要著手進行,來不及大擺筵席了。明天一早,我安排在金鑾殿上,為你慶功!”

說完,他一示意,鐘九化身的黃龍便載著他扶搖直上,向昊天塔飛去了。

這邊,眾人驚魂甫定,一個個精疲力盡,坐在地上休息。祖兒在父親雷隆的帶領下,來到軒轅光跟前。

“小光,恭喜你啊,”雷隆依舊是神態瀟灑,一綹長須垂在胸前,面目俊美,看不出來歲月在他的肌膚上有雕刻過的痕跡。“昊天帝尊認了你這個外孫,而且答應赦免你父母無罪,你很快就可以和你的父母見面了。”

“雷伯伯,多虧了你給我這把至尊之劍,這一路上,它可幫我立了大功呢!”軒轅光道。

“說什麼謝不謝,那本來就是你父親留給你的,我不過代為傳授幾招劍法而已。不過,要說謝謝,我倒要謝謝你,”雷隆認真地道,“這一路上,我的這個不聽話的女兒,一定沒有少給你搗亂吧,讓你費心了。”

“爹,你說什麼呀?”祖兒撒嬌道,“人家什麼時候不聽話了,哼,人家可不是只會搗亂,要說立功,我可是第一個幫小光立了大功的呢!你問問他,哪一次和敵人動起手來,我不是第一個沖上去的?是不是,小光?”

“是呀,”軒轅光連忙道,“祖兒說的沒錯,她呀,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女,雷伯伯,她可真有您的風範哪,不管什麼樣的對手,她都不當作一回事!”

“哈哈,”雷隆笑了起來,“我這個女兒雖然魯莽了一些,不過可是員福將呢!”

正在說話的工夫,鐘九已經自昊天塔返回,化作人形,將權力之杖交給軒轅光。

“小光,帝尊已經吩咐過了,這權力之杖,暫且由你保管。救出你父母之後,再交給他不遲。不過,帝尊還有另外的一道旨意傳下來,你可要有所準備。”

“啊?什麼旨意?”

“帝尊說,他對你的印象很好,但是因為我在邊上,說了太多你的好話,帝尊有些不信,所以,他還要考考你。救你父母這件事情,只許你一個人去做,不准任何人幫忙。所以,接下來你要一個人去戰鬥了。”

“那我們呢?”祖兒著急地問道,“我們也不可以幫小光嗎?”

“不可以,”鐘九搖了搖頭,“帝尊說,只准許小光一個人去救他父母。”

“哎呀,那我豈不是沒有架可打了?”祖兒脫口而出,失落之情,溢於言表。

“我的好閨女,爹在這裡,還容許你到處去跟人家打架,跟我回去,爹有話要問你。”雷隆道,“再說,你陪這小子已經到處逛了足足兩年,如今,咱們父女這麼久沒見了,你也該陪陪爹了吧,你該不會心裡眼裡只有他,忘了爹吧?”

“什麼話,爹??”祖兒不由鬧了個大紅臉。

“那好,咱們父女就回去好好地聊一聊。”雷隆拉著她的手,向眾人告辭道。“各位,明天早上,金鑾殿上見!小光,等你救出你父母,在你父親跟前,替我問一聲好,就說沒有了他陪我喝酒,我可是寂寞得很哪,哈哈!”

他朗聲大笑著,帶著女兒上了車子。一轉眼,風雷滾滾,駛向了遠處。

等雷隆父女走遠後,這邊,鐘九也要帶著伶倫、阿嫫和蚩尤離開了。

“伶倫、阿嫫、蚩尤,我帶你們去驛館休息。那邊不但有最舒服的房間,還有最精美的飲食。天上的美食和下界的不一樣,保證你們大快朵頤。”

“有好吃的哎,”蚩尤

最聽不得的就是這句話,頓時眼睛放光,“快點走吧!我這肚子可是早就抗議了,再不給吃東西,我只怕要啃自己的手腳來吃了!”

“可是,小光哥哥……”伶倫卻有些捨不得讓軒轅光一個人去冒險。“你一個人,真的行嗎?”

“沒問題的,你們放心去吧。”軒轅光將權力之杖舉起來晃了一晃,自信地道:“我有這個呢!”

“走吧,”鐘九催促道,“帝尊的命令,是不可以違抗的。讓小光一個人去吧。”

眾人都移動腳步,只有阿寶夫婦還站在那裡,軒轅光催促道:“寶叔,美嬸,你們也去驛館吧。我一個人真的沒問題,救出我父母,我就去找你們!”

“好。”阿寶夫婦也知道這是在天上,一切由帝尊說了算,只能遵命。

於是,眾人在鐘九的帶領下,往驛館的方向走去了,很快也走遠了。

一時間,熱熱鬧鬧的人群,紛紛散去。不過,還是有一個人,留了下來。

他就是身材修長而面目俊俏,和軒轅光極為相似的炎帝神農氏。炎帝神農氏自從見到軒轅光,目光一直停留在他身上。此刻,他走上前來:

“小光!不,我應該叫你一聲‘光弟’!”他的話音有些顫抖,顯然內心頗為激動。

“你……就是第一代的炎帝神農氏?那個在烈山石室裡出生的叫柱的孩子?”軒轅光也難以按捺激動之情。自從第一眼見到炎帝神農氏,他就覺得有一種說不出來的親切感。畢竟是同一父母所生,是血濃於水的手足同胞。

“不錯,我就是烈山氏柱。”炎帝神農氏點了點頭說道,“你去過烈山了吧?”

“是呀,我不但去過烈山,而且還在那裡,見到了一個你的好朋友呢。”

“我的好朋友?”炎帝有些迷惑。

“嘟嘟呀,”軒轅光提醒道,“你不記得魘獸了?”

“嘟嘟,它還在那裡嗎?”炎帝有些遲疑,顯然對他來說,那已經是很久遠之前的事情了。畢竟,每個人的童年時代,都更像是一個夢境。等離開生長的地方,走到外面更加廣闊的天地去,童年的夥伴就會迅速被遺忘。更何況對炎帝來說,這之後又經歷了幾百年的歲月,來到天上之後,又做起了清靜無憂的神仙,過去的痕跡早已如雲煙般消散。

“它一直都在,一直在等著你回去呢。”軒轅光道。“不過,我告訴它,你已經不在下界了,而且它也將‘紅土’交給了我,沒有必要再在烈山守著了。它就聽從了我的勸告,離開烈山去遊玩天下的山水了。”

“那個小傢伙,我倒是很想念它呢。”炎帝似乎也勾起了一些童年的回憶。“對了,光弟,你是在什麼地方出生的?你又是怎麼一個人過活的?”

“我出生在小廟底村,在那裡的一個山谷裡,據說爹娘一直陪伴我到兩歲,後來就發生了不幸,被外公給派人捉回到天上來了。我那時候還小,一點關於他們的記憶都沒有。所有的事情,都是後來才知道的。”軒轅光道,“大哥,你呢,你在天上,應該對爹娘的情況瞭解多一些吧?”

“我的確知道得比你多一些,不過說來慚愧,爹娘一直都被囚禁著,我只能去他們被囚禁的地方,和他們說上幾句話,卻沒有辦法救他們出來。”炎帝道。

“那麼,你沒有去求外公嗎?”

“外公那個人,對我倒是很好,我有什麼要求,他基本上都滿足我。可是有一樣,我不能在他面前提到爹和娘一個字,他一聽就要翻臉的。”

“外公為什麼對爹和娘這麼大的成見?娘不是他最心愛的小女兒嗎?”

“是呀,正因為如此,外公才格外氣惱,大概是因為她偷偷地選擇了爹的緣故吧?外公一直看不起爹,不知道他為什麼對爹那麼懷有偏見?”

“算了,不管那麼多了,一會兒,我就去將爹和娘救出來,然後,我們就一起離開這裡,到下界去找個地方,逍遙自在的過日子。大哥,你和我們一起去嗎?”

“我……”炎帝猶豫了一會兒,“我……就不去了,只要知道你們開開心心,平安就好。”

“為什麼?你和我們一起去,一家人團圓在一起,不是更好嗎?”軒轅光不解地問。

“這個……光弟,那是因為你還不瞭解爹的緣故,實話告訴你,我對爹,有一些害怕……”炎帝吞吞吐吐地道。

“害怕?你會害怕爹?”軒轅光吃驚地問道,“爹對你的管教很嚴厲嗎?”

“不,恰恰相反,我小的時候,爹對我很溺愛,倒是娘對我很嚴厲,處處管著我。我有什麼要求,得不到滿足,就去找爹;只要我提出來,爹沒有不答應的。”

“那麼,你又怎麼會怕他呢?”

“我怕他,不是因為他對我嚴厲,而是因為他對我太好了,我害怕自己不夠好,害怕自己會讓他失望。”炎帝道,“光弟,你不知道,爹是一個怎樣了不起的人物,他有著一身無人可及的本領,也因此有著常人所沒有的驕傲與自負。他是一個頂天立地的大英雄,天上地下,沒有人可以超過他。在他眼裡認為微不足道的事情,對普通人來說,就是難以企及的。你想,這對我來說,是怎樣巨大的壓力,我不要說超越他,就是想做一件事情引起他的注意,得到他一聲輕輕的贊許,都多麼地困難。再說,爹那時候是很忙的,他有很多很多的朋友,經常遨遊三山五嶽,一去十天半天不回來。我為了多和他在一起,吸引他的注意,就故意想出來一個辦法,將事情做得很糟,故意做一些錯事,甚至惹他生氣。但這樣一來,我就只能更加令他失望,我也更加難過。”

一說起往事,即使在天上早已成為一方天帝,炎帝還是不由地沉溺其中,難以自拔。

“唉,算了,不說了,等你見了爹,和他在一起,自然會明白我的感受。”炎帝收回了自己的思緒,回到現實中。“對了,光弟,你準備怎麼去救爹和娘?”

“我也不知道,不過,我有權力之杖在手,應該不是什麼難事吧。”

“但願你能順利,只可惜外公有令,誰也不准幫你,我也不能例外。”炎帝道。“不過,我可以告訴你關押爹和娘的地方的一些情況。你記住了,從這裡一直往前走,穿過王宮,從後花園出去,面前會出現兩條路:左邊的一條,通向月宮,那裡是關押娘的地方——幽影寒窟。不過娘是立了誓言的,是她自願去那裡居住,所以永生永世不踏出一步。就算你解開了帝尊的封印,只怕也難以勸說動她。右邊的那一條路,通向日宮,那裡是關押爹的地方——烈焰熔池,爹就被關押在池底的地宮中,但你在進入地宮之前,先要想辦法進入熔池,而那熔池的溫度極高,法力低微的神仙都無法輕易接近,何況你是個凡夫俗子?所以,光弟,你所面對的考驗真的很大,不過我也只能祝福你好運了。”

“我會找到解決問題的方法的,”軒轅光信心滿滿地道,“為了救出爹娘,我已經經歷了那麼多,我相信,這一次我也一定會有好運氣陪伴的。”

“那你好自為之吧。時間不早了,我不耽誤你了。”炎帝不願再耽擱他的時間,告辭離去。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