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軒轅傳:與龍共舞

正文 第106章 月幽寒窟

書名:軒轅傳:與龍共舞 作者:林猹 本章字數:5606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45


現在,偌大的一片空地上,就只剩下軒轅光一個人。剛才還那麼熱鬧的場面,那樣一場驚心動魄的大戰,轉眼間,什麼都沒有了。如同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只有在地上,有被大戰所蹂躪過的東倒西歪的屋子,還有一些胡亂丟棄的兵器。除此之外,一個人影也無,一點聲息沒有。

軒轅光低頭看了看手上的權力之杖:“這就是一根普通的手杖啊,這麼纖細,這麼晶瑩剔透的白玉,只怕在石頭上輕輕一碰,就會斷作兩截。可是,為什麼天界都要聽其號令、奉其為尊呢?為什麼一定要得到它呢?”

他無法猜透其中的原因,現在也不是解開這道謎題的時候,他必須馬上去救父母了!

當下,他按照炎帝神農氏的指點,進入了王宮,沿著寬大的主路一直走過去,穿過了一重又一重的宮殿,來到了後花園。後花園中百花齊放,這裡顯然是永恆的春天,沒有酷寒,沒有冰雪,所以花兒一朵朵都盡情地綻開芳姿,吐露芬香。不過軒轅光無心留戀,徑直穿園而過。

出了後花園,面前出現了兩條路,他有些猶疑不定:“先走哪一條好呢?”

如果選擇左邊,就是去月宮,是去和母親見面的那一條;如果選擇右邊,就是去日宮,是和父親見面的那一條,他是先救母親呢,還是先救父親?

這個問題可是他從來沒有想到過的。在他心目中,父親和母親的分量也同等重要。但他只有一個人,一次也只能救出一個人。究竟先救誰呢?

“爹、娘,你們可真是讓孩兒為難了。”以往他做決定的時候,都是聽從內心的直覺。可是這一次,內心的直覺告訴他,不管做什麼選擇,都不對。

“我該怎麼辦呢?”他站在兩條路的交叉點上,陷入了從未有過的為難。

然而,留給軒轅光猶豫的時間並不多,他必須迅速地作出抉擇。

“雖然爹和娘對我來說,同等地重要。但是娘和爹比起來,畢竟是女人。女人而和男人一樣承受同樣的苦難,她一定更需要付出格外的艱辛吧?”他在一瞬間,不由地想到了祖兒、伶倫和阿嫫。雖然說她們和他一道,同樣經歷了那麼多的磨難,但是每一次,當困難來臨的時候,軒轅光心中都會油然生出一股保護她們的欲望。這就是男人和女人的不同。男人在身體上更強壯,在精神上也更為強大。而女人則不同,女人和男人比起來,如果男人是風,是火,是雷,是電,是一切的陽剛與猛烈,那麼女人就是花朵,是水,雖然美麗,形態萬千,卻無比的脆弱。男人來到這個世界上,就是要戰勝一切困難;而女人,則似乎註定要接受苦難的蹂躪,她們天然就處於弱勢,需要男人的保護。

“光兒,等你長大了,成為一個小男子漢,可要保護娘喲!”忽然之間,他似乎在耳邊聽到了一個聲音。

在他的眼前,隱約浮現出一副畫面:那是他不到兩歲的時候,幸福地依偎在一個溫暖的懷抱裡。一個溫柔而甜美的聲音,在他的耳邊柔聲說道。

“娘?”

軒轅光已經聽過兩次父親的聲音,也見到過了父親的背影。可是,母親的聲音卻第一次出現,第一次復活在他的記憶中。他有些不敢相信,但是他也知道,這是可能的。因為他已經來到了天宮,這裡到處都留有母親的痕跡和氣息,所以,這氣息和他的記憶激蕩,就喚醒了一些東西。

“娘,你放心,將來我一定會保護你的!”

他似乎還能聽到自己稚嫩的聲音,那像真正的男子漢一樣堅定的口氣。

頓時,軒轅光的心裡一陣難過。自己那麼小的時候,就懂得要保護娘,就知道自己是一個小男子漢了,可是現在,自己已經來到距離娘不遠的地方,卻忘記了當初的諾言,竟然還在思考先救娘還是先救爹的問題!

當然是先救娘了,自己已經成為一個男子漢,現在,是兌現諾言的時候了!

他下定了決心,不再猶豫,徑直往左邊的那條路上而去。這條路彎彎曲曲,越走似乎地形越低,一直往低窪的地方走去,走了大約一個時辰,才看到在前方出現了一片窪地,四面八方的水都流到這裡來,彙集成了一個小型的湖泊。湖泊的中央,雲霧繚繞,一座宮殿拔地而起。

那座宮殿看上去並不大,由於半隱半沒在霧中,所以也並不如何引人注目。

軒轅光試著向那宮殿接近。然而剛一脫了鞋子,赤腳下水,就如同被針紮了一樣。

“啊,好涼的水!”

他顧不得鞋子會被打濕,連忙將鞋子穿好,再次涉入水中,才好了一些。

腳下是暫時不那麼冰冷刺骨了,可是那水霧又逼將過來。這霧也是出奇地涼,軒轅光覺得自己的臉、脖子、胳膊露在外面的地方,無不如同被一片片極細極薄的刀片割過一樣,火辣辣地疼痛,又說不出來究竟。

他強行忍著,一步步接近了宮殿。來到近前,只見兩扇大門緊閉,上面寫著“月宮”兩個大字。

“果然,這裡便是月宮了。”軒轅光心想,“聽說,這裡是月亮的精魂所在的地方。當年無始老祖開天闢地,先是捉住了日精,將它的精魂鎖在了日宮之中。後來只有太陽而沒有月亮,太陽既得不到休息,下界也經受不住炙烤,於是又去捉來了月精,將它的精魂鎖在了月宮之中。從此日月更替,下界有了白天和黑夜。只不過人們雖然見到日出月落,日落月升,卻不知道那只是日月的實體,而精神卻一直在天上深鎖!”

若在往常,這月宮乃鎖住月精之地,自然會有護衛嚴加看管。但今天,因為經歷了一場大戰,所以這裡的護衛也早不知道跑到什麼地方去了。

雖然沒有人護衛,但這裡畢竟又是被昊天帝尊封印的,尋常人也進不去。

軒轅光剛要上前去推那兩扇大門,忽然,那兩扇門竟然仿佛活了一樣,變作一張張開的大嘴,兩排鋒利的牙齒,沖著軒轅光的手就咬下來。

“啊?”軒轅光嚇了一跳,連忙後退,一顆心撲撲亂跳,提到了嗓子眼兒。

“什麼怪物?”他本能地要去拔背上的至尊之劍,卻覺得手裡有什麼東西,低頭一看,才記起自己手裡握著昊天帝尊交給他的權力之杖。

“軒轅光呀軒轅光,你可真笨!”他不由嘲笑起自己來,“放著權力之杖,不知道拿出來用嗎?否則,昊天帝尊已經將這裡封印了,豈非寸步難行?”

他將權力之杖握緊,高高地舉起來,大喝一聲:

“權力之杖,

天界至尊。

號令一出,

誰敢不從?”

那權力之杖別看晶瑩剔透,長不盈尺,似乎中看而不中用。此時,突然在他的手上光芒暴漲,而且那光芒一顯現,周圍的一切頓時暗淡下來:就連飄蕩在周圍的陰濕冰冷的霧氣,也迅速地消退隱去,複現光明。

隨著軒轅光一聲大喝:“開門!”就聽得一片“吱呀”之聲,不但面前的兩扇大門,所有月宮中的門戶,無不應聲敞開,解除了所有封印。

但軒轅光仍然不敢大意,高高舉著權力之杖,小心翼翼地步入了月宮之中。

這月宮從外面看並不大,來到裡面才知道,原來這只是露出地面的一層。真正的空間是在地下,有一個寬敞而明亮的通道,一直通向下面。

軒轅光沿著通道走了下去,通道的兩邊

都是如同晶瑩的冰塊一樣的東西砌成,光滑,明亮,但是有一種深入骨髓的寒氣撲面而來,令人戰慄。

這麼一層層地走下去,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終於,來到了最下面的一層。

這一層是一個巨大的池子,在正中間,五根白色的冰柱高高聳立,柱子間用粗大的鐵索,交叉纏繞,捆住了一個巨大的、圓圓的東西,就是月精了。

在這個池子之旁,有一個洞口,洞口上面寫著四個散發著寒氣的大字:

“月幽寒窟!”

“啊?”一見到那四個大字,軒轅光知道,母親就是被困在這裡面了。

可是,不等他走過去,那被捆住的月精,一見到他手裡的權力之杖,忽然激動起來。只見她現出來一張女人的秀美面孔,柔聲對軒轅光說道:

“喂,你這個小娃兒,是什麼人?怎麼會有昊天帝尊的權力之杖?”

“我叫軒轅光,是來這裡救我娘的。”軒轅光覺得沒有必要欺騙她,如實相告。

“你娘?”那月精一愣,“你就是這裡面那個女人的兒子?不對呀……我記得常有一個人來這裡看她,哭哭啼啼,口口聲聲說對不起他娘……可是那個人不像你這麼小啊?”

“對,那個人是我的大哥,”軒轅光道,“我是後來在下界出生的,第一次到天上來。”

“哦,這麼說,你的權力之杖,是你外公昊天帝尊給你的了,可是,他怎麼會這麼放心?這權力之杖可是天界至尊,怎麼會教給你一個小娃兒?”

“對不起,我要去救我娘,沒有工夫和你多說話。”軒轅光不欲和她多糾纏,著急地往洞口走去。

“等等,你要救你娘?你娘怎麼了?”月精問道。

“我娘不是被囚禁在這裡嗎?”

“囚禁?誰囚禁她了?”月精問道。

“如果不是囚禁,我娘在這裡做什麼?”軒轅光不耐煩地反問道。

“哈哈,是你娘自己不願意出來,否則,她是你外公的心肝寶貝,你外公再怎麼樣,也不會將她給囚禁在這種地方。你娘自願來此受苦,大概是她覺得自己幾次三番不聽話,實在太過不孝,所以一個人在這裡反思吧。”

“哼,我不和你囉嗦。”軒轅光不願意理她,徑直來到了那洞口前。

洞口大開,並沒有什麼阻礙,但是軒轅光卻不由地躊躇了,邁不開腳步。

“請問,娘……您是在裡面嗎?”

他這麼多年以來,在心中不知道夢想了多少次,母子見面,久別重逢的一幕。可是如今,母子相見就在眼前,他卻不知道怎麼,忽然沒有信心了。

“娘,我是軒轅光,您的光兒啊,您還記得小廟底村嗎?我就是從那裡來的。我長大了,知道了您和我爹當年的一些事情,娘,我來救您……您聽到了嗎?”

他一連說了這許多話,可是,那洞口內卻靜悄悄的,一點聲響都沒有。

“娘,您在裡面嗎?您聽到我的聲音了嗎?”

軒轅光有些擔心,因為不知道母親在裡面究竟是怎樣的情形。“我進來了啊!”

他剛往洞中走去,忽然,一股柔和之極的力量,將他給輕輕地推了出來。

“咦,奇怪。”他又試著往裡面走了一次,這一次,仍然被那力量給推了出來。

“難道是外公的封印沒有解除?”他疑惑著,舉起了權杖。“權力之杖在此,解除一切封印。”他說著,高舉權杖,又一次向裡面走去。

結果還是一樣,還是那股力量,柔和卻無法阻擋,將他給推到了洞外。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軒轅光不甘心,可是不管他怎麼試,就是不能夠進入到洞裡去一步。

“喂,小娃兒,別費勁了。”那月精又大聲譏笑道,“你大哥來這裡多少次了,每次還不是無功而返。那不是你外公的封印,是你娘自己的封印。她將自己封在裡面,鎖住了自己的心扉,不願意見任何人。”

“可我是她的兒子呀。”軒轅光著急地道,“天底下哪有當娘的,連自己的兒子都拋棄的?”

“話雖如此,可是你娘不一樣,大概她認為,自己是個災星,她所到的地方,就會引發禍亂;和什麼人在一起,就會給那個人帶來災難。她兩次和你爹私自到下界去,兩次都釀成了大的戰亂,死傷無數,震動天上地下。她一定認為自己罪孽深重,所以才自願到這裡來,將自己封閉了。”

“你說得也許不無道理,可是,我既然來了,總要想法設法見到我娘,也許,我可以勸說她,讓她放棄這種想法,和我一道離開這裡呢。”

“你真想見到你娘?”

“那還用說?”

“如果是那樣的話,說不定我可以幫你。”月精說道。

“可是……”軒轅光猶豫了,“我來這裡,是我外公的意思,他說要考驗我,見識一下我的真正本領。他下了命令,不准任何人幫助我。”

“你外公的命令,對其他人或許有用,對我卻毫無用處。”月精不以為然地道,“因為在他沒有到天界來之前,我就已經在這裡了。我是被無始老祖給關押在這裡的,所以我只聽命於無始老祖,你外公管我不著。所以,如果我幫了你,你也不算違背他的命令,你說是不是呀?”

“的確如此。”軒轅光點了點頭,但隨即又警惕起來。“可是,你幫了我,要我用什麼作為報答呢?”

“報答,哈哈,你把我當作什麼人了?我是看你這小娃兒實在可憐,才產生了想要幫助你的念頭。你問我要什麼報答,你能給我什麼報答?將你手中的權力之杖交給我嗎?”

“不……這是我外公的,我不過暫時借用,用完了還要還給他老人家的。”

“哈哈,我不過是開個玩笑而已。行了,小娃兒,我說了不要報答,就一定不要。”

“那我可要謝謝你了。”軒轅光也是實在沒有辦法,只能相信她。“那麼,您怎麼幫我呢?”

“小娃兒,我來問你,天下做母親的,如果看到自己兒子陷入危難,會怎麼做?”

“自然會奮不顧身地來救。”

“那就是了,”月精道,“你到我這裡來,我假裝要害你,你娘就算再怎麼鐵石心腸,見了你處於危難之際,豈能無動於衷?她就會出來的。”

“這……”

軒轅光可沒有想到,月精提出的幫助,竟然是這麼一種法子。可是仔細一想,似乎除了這法子,再也沒有別的可行之計,他也只能答應了。

“好吧。”於是他答應道,“我可要過去了!”

“來,到我這裡來,靠近些。”月精急切地道。

軒轅光小心翼翼地走進了池子,進入困住月精的陣中。“我該怎麼做呢?”

“怎麼做?幫我解開這些捆綁我的繩子。”月精吩咐道。

“可是我……做不到呀……”軒轅光茫然道。

“哈哈,你做不到,你的權力之杖可以呀。”月精道,“你只要將它交給我就行了。”

“行吧。”

軒轅光也是救母心切,所以對月精的話並沒有多做思考,言聽計從。

他剛將法杖交到月精手上,就見月將將法杖一揮,一聲喝,身上密密麻麻交錯纏繞的繩索一齊被法杖發出的鋒利光芒斬斷,月精圓滾滾的身子頓時消失不見。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