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軒轅傳:與龍共舞

正文 第107章 母子連心

書名:軒轅傳:與龍共舞 作者:林猹 本章字數:5298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45


軒轅光正在疑惑她去了哪裡,就覺得身後有人一聲冷笑,她猛地轉過身來,只見一個白髮如雪,面目蒼白的女人,身材修長,正站在他面前。

出人意料地,月精並沒有將法杖交還,而是將杖尖對準了他的喉嚨。

“你……”軒轅光驚叫道,“你這是幹什麼?你不是說,要幫我的嗎?”

“是呀,”月精得意地道,“我要幫忙殺了你,反正你就要死了,這權力之杖對你來說毫無用處,不如由我代為保管,等我殺了你後,我就拿著這權力之杖去號令天上地下,取代昊天帝尊,成為新的天界至尊,哈哈!”

“你……你……說話不算數……不是男子漢大丈夫……”軒轅光喃喃著,似乎除了說這句話,再不會別的。

“哈哈,我本來就不是男子漢大丈夫,為什麼要說話算數?”月精權力之杖在手,一張臉都變了形,獰笑著,“小娃兒,現在我就送你去死!”

她將法杖一挺,刺向軒轅光的咽喉。

軒轅光痛苦地閉上了眼睛,他知道無論如何,自己也難以逃過這一下了。

但就在此時,就聽得一聲叱喝:“住手!”

緊接著,一團物事從月幽寒窟的洞穴裡飛出來,竟然是一隻長長的衣袖!

這衣袖柔軟無比,如今卻倏忽飛來,一下子纏繞住了月精手上的權力之杖!

而且,伴隨著那衣袖,一個人影從洞裡飄然而出。

軒轅光只一聽那聲音,就知道是自己記憶裡所熟悉的母親的聲音了。他連忙睜開眼睛,只見母親已經和月精動上了手。她的個頭並不高,全身都包裹在寬大的袍服裡,衣袖飄飄,裙帶飛揚,似乎有無數條手臂,都在向月精發起攻擊,月精雖然有權力之杖,卻被逼的手忙腳亂。

軒轅光雖然看不清母親長相,但是卻可以看到,母親的一條粗黑長長的大辮子,從腦後一直垂到地上。這條辮子似乎喚醒了軒轅光的童年回憶。

的確,在他的隱約的、模糊的記憶中,母親就有這麼一條黑油油的大辮子。

那時候,他最喜歡玩的遊戲,就是去追逐、捕捉母親的這條大辮子。

“光兒,來呀,來呀!”

母親故意逗著他,將辮子在他跟前晃動,他胖乎乎的小手去一捉,就捉了個空。

然而,他卻不甘心,他笨拙地移動著自己的身體,去努力地追逐著。

忽然,他的腳下一絆,重重地摔倒了在地上。

“光兒,摔痛了沒有?”母親慌忙過來扶他,他卻不顧疼痛,用力抓住了大辮子。

“娘,看,我捉住了。”

“好了,光兒捉到了,光兒喜歡娘的大辮子,娘就讓你玩個夠,好不好?”

那童年的一幕宛然如昨,現在,這條大辮子又在眼前飛舞,軒轅光的眼睛濕潤了。

可是,那月精也不是無能之輩。尤其權力之杖在手,只見她忽然大喝一聲:

“長!”

那權力之杖,竟然一下子伸長了一大截,本來軒轅光的母親正在逼近,如此一來,急忙躲閃後退,但是還是被那杖尖給戳在了大辮子上,用來捆綁辮子的一條紅綢,應聲斷作兩截,如同兩隻蝴蝶飄舞著緩慢落下。

就在這一瞬間,忽然,軒轅光的母親將散亂的辮子化作漫天飛舞的青絲繩索:

“撒手!”

這長長的、千絲萬縷的髮絲,一下子纏住了權力之杖,被她猛地奪了過來。

權力之杖一丟,那月精就知道自己不是對手,頓時晃動身形,就要逃出洞去。

“光兒,截住他!”

“是!”

軒轅光將至尊之劍一下子拋起來,那劍頓時化作金龍,飛舞盤旋擋在月精身前。

“好妹妹,看在我們同時女人的份兒上,饒了我吧。”月精看跑不了,又上來跪在附寶夫人面前,不住地磕頭。“求你放了我,讓我離開吧。”

“娘,不要聽她的,她是個騙子,”軒轅光大聲道,“她自己說的,越是漂亮的女人,越會騙人。她剛才就是這麼騙了我,害我丟了權力之杖。”

“對不起,”月精流著淚道,“其實也不能全怪我,實在是這權力之杖……太誘惑人了……是它誘惑了我……我被它給騙了,我們都是受害者!”

“不錯!”沒想到,附寶夫人竟然同意她的說法。“這權力之杖,天然有一種魅惑。我早已見識過它的厲害,不管你是什麼人,一拿到這權力之杖,就會不由自主,性情大變,非要去嘗一嘗當那天地至尊的滋味!行了,我不怪你,不過,你能不能離開這裡,可要問我的光兒了。”

“娘,放她走吧。”沒想到,軒轅光因為見到母親,心情大好,所以也就輕易地原諒了月精。“不管出於什麼目的,畢竟她幫了我,我和她扯平了。她在這裡,關的時間也不短了,應該有重新獲得自由的一個機會。”

“多謝,你們娘兒兩個,真是一對好人,那麼我就不打擾你們,告辭了。”

月精說完,身形一閃,化作一陣清風,從這裡消失,倏忽已經遁了出去。

“娘,不孝兒參見娘親!”軒轅光上前跪在母親跟前,恭恭敬敬地磕了三個頭。

“我的兒,快起來!”附寶夫人早淚水盈眶,伸手將兒子拉起來,摟在懷中。“我兒,讓娘好好看看,娘離開你的時候,你還只有兩歲,現在,你已經長這麼大了,實在讓娘感到欣慰。不要怪娘,娘不是不肯見你,其實娘日夜都在盼望,能夠再見到你呢。娘也是不得已,有自己的苦衷。”

“娘,我懂的。”

“乖孩子,你能理解娘就好。”附寶夫人見兒子這麼懂事,更加疼愛不已。“光兒,關於你的身世,大橈先生都已經告訴你了吧?我離開的時候,囑咐他要好好照顧你,不要教給你神仙之術,只教給你為人處世的基本道理。娘並不希望你和你爹一樣,成為一個出類拔萃、卓乎眾人之上的大英雄、大豪傑,娘只希望你做個普通人,和普通人那樣擁有一個圓滿的、完整的、平凡然而幸福的人生,但是沒想到,你還是沒有按照娘為你預設的人生軌跡去走,還是和你爹一樣,走上了他走過的道路。娘不是沒有想過這種可能性,但絕沒想到,你會來得這麼快!”

“對不起,娘,我沒有按照你所安排的那樣去成長。但請您不要責怪大橈先生,他一直都沒有透露您和爹的秘密,對我也只是按照普通人來教導的。只是因為我調皮,不聽他的話,才稀裡糊塗發生了這麼多事情。”

“你是個男孩子,怎麼會不調皮呢?”附寶夫人一笑,原諒了他。“不過你才這麼小,竟然有能力得到五色土,組建五色法陣,帶著‘泰靈’到天界來,而且你能夠得到你外公的權力之杖,娘簡直做夢都想不到。告訴娘,到底發生了什麼?為什麼你小小年紀會做出這麼多的事情來?”

“我也不知道,很多人告訴我,這是‘天命’,我想是天的安排

吧。”

於是,軒轅光就將自己如何在小廟底村長大,後來如何發生了一系列的故事,簡單講了一遍。即使只講了大略,也聽得附寶夫人目瞪口呆。

“什麼?你……在你身上,竟然發生了這麼多事情?而你們一群孩子,竟然戰勝了混沌魔尊?”

“我說過了,都是‘天’的安排,我們不過是按照‘天’的意志行事罷了。”

“不可能。”附寶夫人搖頭道,“我不知道你所說的‘天’是什麼,但我知道,一個人要做成這麼多事情,一定有自身不可替代的因素在內。究竟在你身上有什麼不一樣的東西,能幫助你戰勝這麼多困難。當年你父親號稱‘水中稱能,陸地飛熊’,天上地下大名鼎鼎,也不過在二十多歲上,才成就了一番事業。而你足足比他提前了十年,這怎麼可能?”

“是呀,連我自己也覺得不可能啦,就像做夢一樣。”軒轅光道,“直到現在,我見到了娘,和娘在一起了,還覺得暈暈乎乎的,一點都不真實呢。”

“對不起,光兒,都是娘不好,娘不該在你那麼小的時候離開。”附寶夫人將他摟得更緊。“娘當年也是沒有辦法,因為爹和娘實在太愛你了,但如果只是為了我們一家人在一起,就會不知道引來多少的死傷,從而毀滅成千上萬個家庭,我們怎麼可以這麼自私?當我想到這一點,我就下了決心,要犧牲我自己,來阻止這一切。所以我狠心離開了你,去找你外公,告訴他我自願到月幽寒窟來面壁思過,終身不踏出這裡一步,請他收兵止戰。光兒,娘是多麼地捨不得離開你啊!可是娘真的沒有選擇,只有這麼做才能阻止更大的悲劇,你能理解娘這麼做的苦心嗎?”

“娘,我理解。”軒轅光聽了母親的話,淚水滾滾,早哭成了一個淚人兒。“娘,我一直以為,自己是沒有爹娘的棄兒,後來知道了爹和娘是這麼英雄非凡的一對夫婦,又一直在懷疑,是不是因為我不夠好,爹和娘才丟下我不管,不要我了。我一直生活在這種自暴自棄和自艾自憐中,但是在踏上尋找五色土的旅程以後,我不斷地尋找,不斷地得到爹和娘的消息,不斷地得到一個印象:爹和娘是愛我的,我曾經和很多普通的孩子一樣,有過一段和爹娘在一起的幸福美滿的時光。娘,今天聽了您親口告訴我,我更加相信了:您和爹是最愛我的,不但是最愛我的,而且是天下最偉大的爹娘,你們是世界上最了不起的!”

“不只是我們,世界上所有的爹娘,無不深愛著自己的孩子。每一個孩子的父母,都是世界上最了不起的。”附寶夫人在這幽暗之地,早已心如止水,然而現在卻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淚水滾滾而下。“只不過,和普通人比起來,我們擁有常人所沒有的巨大力量,但因此也必須承擔更多,擔負起更大的責任。作為我們的孩子,不可避免地要受到牽連,不得不做出一些犧牲。孩子,你懂得娘說的話嗎?”

“我懂,娘。”軒轅光用力點頭道。“但現在,孩兒已經長大了,需要承擔什麼責任,孩兒也可以分擔一些了,所以,娘和爹不用再受這麼多的苦了,娘,咱們這就離開這裡吧,一起去將爹救出來,好不好?”

“不。”附寶夫人卻搖了搖頭,“你外公不是說,不讓任何人幫助你嗎?他要你憑藉自己的力量,完成這件事情。你自己去吧,娘相信你。以你的能力,足夠將你爹救出來。何況你爹見了你有這樣的本領,一定會歡喜不已。去吧,給你爹一個驚喜。相信你自己,一定行的!”

“那,娘呢?”

“我還有事情要做,要先去見你外公,給他老人家磕頭請罪,請他原諒我這個不孝女兒的任性與自私。我只顧自己的感受,而不顧他老人家的意願,實在太令他失望了。另外,我還要收拾一下住處,等你接你爹出來,咱們一家團圓,總要有一個落腳的地方吧?也不知道原來的住處怎麼樣了?我先去打掃一下,簡單佈置佈置,然後等你們回家。”

“回家?”軒轅光第一次聽到“家”這個詞,不由地眼眶又濕潤了。“好,請娘放心,我一接了爹出來,就立即和爹趕回家去,不會讓娘久等的。”

“好。”

二人說定之後,從這裡走了出去。附寶夫人已經許久沒有來到外面了,腳步有些蹣跚,軒轅光小心地攙扶著母親,從下面走了上來。外面已經入夜,不過天界沒有明確的白天和黑夜,雖然入夜,也仍舊到處燈火閃爍,每一處建築和每一個人身上都帶著光亮,反而更加五彩繽紛。

重新回到那條交叉的路口,軒轅光和母親告別:“娘,我從這裡去救爹了。”

“去吧。”附寶夫人道,“一直往前走,就是日宮。你爹就被關押在日宮下麵的烈焰熔池。不過你要小心,那個地方雖然沒有機關,可是那烈焰熔池可不是容易通過的,娘只能告訴你這麼多了,要多加小心啊。”

“放心吧,娘。”軒轅光答應了一聲,信心百倍地向著日宮那邊而去。

在他身後,附寶夫人久久地佇立著,看著自己兒子的背影。從背影上看,他雖然沒有長大,但是與自己的丈夫黃能,已經何其相似,活脫脫就是一個丈夫的縮小版!尤其兒子的後背,也是那樣地挺直,他那一往無前、無所畏懼的姿態,與丈夫當年如出一轍!一瞬間,多少的往事湧上心頭,多少的歲月浮現眼前,她以為自己早已忘記了這一切,現在才知道,有些東西是不能被忘記的,不管如何地壓抑,如何努力地想要在記憶中抹去,一切都是徒勞,不但不會消失,反而愈加清晰!

她歎了一口氣,搖了搖頭,接著,她也動身離開,去做一家團圓的準備了。

現在,軒轅光踏上了這條前往日宮的道路。他一會兒就要見到自己的父親了。

剛剛和母親見面的激動還沒有退潮。他太喜歡這種感覺了。儘管在夢裡、在幻想中,無數次想像過依偎在母親懷裡的情景,但是,只有真正依偎在母親的懷裡,才會體驗到那種被母親溫暖的愛所環繞的感覺。那是一種全然的溫暖與幸福,那種感覺比喝了醇酒還更加令人醺然。如果不是急著要去救父親,他真願意一生一世就那麼和母親依偎下去。

儘管他只在兩歲前的記憶裡,擁有和母親在一起的情景;但歲月流逝,並不能阻隔他和母親的感情。他們一見面便全然交融,一點隔閡都沒有。

那麼,和父親呢?他對接下來的會面更加充滿了期待。父親會怎樣對他呢?

顯然,大哥炎帝神農氏所說的那種感覺,他是體會不到的。他並沒有和父親真正相處過,所以也就不會感受到父親所帶來的壓力。他只是在追尋五色土過程中,一次次探知父親的消息,感受父親的氣息,他對那種氣息深深迷戀,因為那種氣息也正是他身上所具有的氣息,從母親的話中也應該聽出來,他的氣質應該和父親很像。同為男子漢大丈夫,在他們身上都有一種與眾不同的氣質,使得他們如鶴立雞群,一眼便被認出。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