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軒轅傳:與龍共舞

正文 第108章 飛熊至尊

書名:軒轅傳:與龍共舞 作者:林猹 本章字數:5506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45


正因為聽了太多關於父親的傳奇,所以他才急切地要見到父親。對於母親,他所懷有的便只是深切的思念,是那種孩子對母親的依戀與愛,可是對父親,他的感情要複雜許多:那裡面分明包含了崇拜、仰慕、渴望,那不僅是父子之情,而是一個普通人對英雄的渴盼,一個男人對另外一個更加偉大男人的敬仰,以及一個夢想對另一個更偉大夢想的融入。

“爹,你知道嗎?每當我遇到困難的時候,支撐我真正不畏困難、迎難而上、最後戰勝困難的動力是什麼嗎?就是您呀。我每當這時候都會問自己:如果是爹,他會怎麼做?那樣我就獲得了一種力量,就可以戰勝困難了。爹,其實是您一直在教導我,在鼓勵我,在引領著我到這裡來。”

想到很快就能和父親見面了,他不由地腳下加快了腳步,走得更匆忙了。

日宮和月宮不同,月宮是在低窪的地方,而日宮是在天界最高的地方。所以這條路一直向上延伸,而且越來越陡峭,到後來,軒轅光簡直要手腳並用了。

不但道路峻峭難行,更重要的是,溫度也越來越高。軒轅光身上不知道出了多少汗,又不知道什麼時候被蒸發了出去。他只覺得嗓子冒煙。

終於,又爬上一段陡坡,眼前突然出現了一個圓形的廣場。只見這個廣場上,每一寸土地都被燒焦了一樣,裂開一條條深深的縫隙。廣場的中間,拔地而起一座方塔。塔並不高,一共五層,然而通體如同著了火一樣,散發出滾滾的濃煙,還不時地從某一個窗子裡噴出來火焰。

“父親一定是被關在這座塔里了。”軒轅光觀察了一下,確信應該就是這裡了。

可是,他剛將踏上廣場的地面,就不由地“哎喲”一聲,跳了起來,連忙退回來,腳下已經被燒焦了一片,鞋底也被灼穿了兩個大洞。這可怎麼辦?

他向左右看了看,並沒有什麼可以借力的東西,畢竟在這樣的地方,沒有什麼東西可以生長。要想通過這個地方,只能靠軒轅光自己努力了。

他想了想,實在想不出來辦法。正在著急,忽然肩頭上的至尊之劍“倉啷”一聲跳了出來。

“不好,有敵人!”軒轅光一驚,連忙將劍握在手上,緊張地四處尋找敵人。

可是,周圍空無一人。他不由地笑自己,未免緊張過度了。

可是,那至尊之劍,如果不是感受到了敵人的氣息,又怎麼會自己跳出來呢?

“劍兄啊劍兄,你一向很安靜的啊,今天怎麼了?”眼看在自己的手上,至尊之劍不停地跳動,軒轅光有些疑惑。

忽然,他似乎明白了什麼。“對了,劍兄,你是不是感受到老主人的氣息了?”

的確,那至尊之劍本來就是軒轅光的父親黃能所有,如今,至尊之劍來到這裡,這裡是關押黃能的地方,到處都是他的氣息,至尊之劍豈能感受不到?也難怪向來冷靜沉著的劍兄,今天一反常態,如此激動了?

“劍兄,你不要著急,很快你就能見到老主人了。”軒轅光安穩道,但隨即又皺起了眉頭。“不過,你等一等,容我想一個從這裡過去的辦法啊。”

他話音剛落,就見至尊之劍一下飛在半空,化身成了一條五色的金龍。

這金龍努力將身子變得大一些,伏身下來,似乎要軒轅光爬到它背上去。

“劍兄,你要背我飛過去?”軒轅光驚詫不已。

金龍不住地點頭,似乎在告訴軒轅光:“快來,這是唯一能過去的辦法。”

“好吧。”軒轅光曾經騎在黃龍鍾九的背上,但今天騎在這麼小的一條龍身上,還是第一次。好在他身子小,這距離又是如此近,他連忙上去了。

剛上去,金龍就奮力飛起來,它使出了全身力氣,也只帶著軒轅光飛起來一丈多高。

不過,這一丈多高的距離,已經足夠。它們一進入廣場上空,地面上頓時濃煙滾滾,旋即從地下噴上來一片片的火苗。只是那火苗不足一尺高,並不能燒到軒轅光。但饒是如此,還是將他烤得肌膚一陣生疼。

終於,金龍奮力載著軒轅光,飛越了廣場,來到了方塔之前,在門口落下。

剛一落地,就見在門前蹲伏著的兩隻石獸,忽然活了一樣,張牙舞爪就要撲上來。幸而軒轅光早有準備,將權力之杖拿在手上,大喝一聲:

“天上地下,

唯我獨尊。

聽我號令,

誰敢不從?”

他將權杖一指:“定!”兩隻石獸頓時趴在那裡,一動不動了,他又將權杖一指大門,喝了一聲:“開!”隨著他的命令,大門應聲而開。

軒轅光向大門裡看去,只見裡面煙火滾滾,弄不清楚是怎麼的一副情形。

然而他已經沒有選擇,只能將一手高舉權力之杖,一手握著至尊之劍,步入其中。

一進入方塔,首先驚起來一群火鴉,這些火鴉一見到有人進來,頓時圍上來,但一見權力之杖,又都紛紛散開,從窗子裡飛走了,喧囂複歸於平靜。

軒轅光定睛細看,原來這方塔,從一層一直到頂層,都是中空的。在一層的中央地面上,有一個巨型的大碗。大碗中是沸騰跳躍的火焰,在火焰上方,從頂上吊下來一道道被燒紅的鎖鏈,交叉纏繞,鎖著一個通體暗紅的圓形之物,就是日精了。從日精身上,不斷向下面碗裡剝落一個個的小火球。正是那些小火球,不斷爆裂,散發出濃煙和火焰。

無疑,這個不知道什麼材料製成的大碗,就是烈焰熔池了。而軒轅光的父親黃能,應該就被押在這大碗的下方,大碗裡一定有通道直通下面。

但問題是,如何能夠進入大碗呢?顯然連至尊之劍也不能幫助軒轅光了。

到了這裡,也沒有更好的辦法,軒轅光只能大聲沖著那烈焰熔池喊道:

“爹,爹,您能聽到我的聲音嗎?我是光兒啊,是您和娘在小廟底村留下的那個孩子呀!爹,光兒來救您了,您能聽到孩兒的聲音嗎?您能答應我一聲嗎?”

然而,沒有回答,他一連喊了幾聲,除了震動那火焰,更加沸騰、跳躍,其他毫無動靜。

“爹,您是不是不相信,孩兒有能力從這裡救您出去?孩兒告訴您,孩兒有權力之杖……”

這四個字剛一出口,就見烈焰熔池裡的火焰,一下子躥起來老高,軒轅光連忙退了幾步。

“喂,誰在這裡吵嚷?”一個蒼老的、嘶啞的聲音響了起來。日精那圓圓的身體晃動了幾下,從上面浮現出一張皺紋縱橫的老臉,打量著軒轅光。

“小娃兒,你說什麼?你手上拿著的,是權力之杖?那玩意兒是真的嗎?”

“自然是真的啦。”軒轅光已經從母親那裡知道,這權力之杖,有一種魅惑之力,任何人只要見到,都想據為己有,所以這一次格外小心:

“不過你不用費心打主意了,我知道你想得到權力之杖,我不會上當的。”

“哈哈,”日精笑了起來,因為這一笑,身子震動,無數的小火球撲簌而落。“小娃兒,你說錯了。天上地下,人人都想得到這權力之杖,可是,對老夫來說,卻是最不想得到這權力之杖的一個。”

“哦,為什麼

?”軒轅光疑惑地問。

“因為想得到權力之杖的人,不外想利用權力之杖來加強自己本身的力量。而對老夫來說,苦惱的不是力量不夠,而是力量太強。你看我即使在睡著的時候,也必須不停地剝落身上新生出來的力量,這就是證明。”

“你的力量這麼強大,那麼會什麼還會被關在這裡?”軒轅光問道。

“當初我可沒有這麼強大,不過力量也足以摧毀一切了。我自恃蠻力,粗暴而任性地出入天地之間,後來被無始老祖給捉住,將我封印在這裡,特別鑄造了這個烈焰熔池,以吸收我多餘的力量,避免我失控而自我焚毀。”

“原來這烈焰熔池,是無始祖師所建,可是怎麼後來成了關押犯人的所在?”

“關押犯人?你是說在這池子的底部背面,當時無始老祖所特別建造的一間房子?不,那是他用來培養特別人才的一種獎賞。”日精說道。

“啊?一種獎賞?”軒轅光不解地問。

“對呀,因為在這個地方,必須要打起全部的精神,來對抗我的力量。而我的力量是二十四小時不消失的。普通人修煉,一天再怎麼練,也不能不睡覺吧?可是在這裡,即使在夢中,也必須運力抵抗我的力量。所以,等於醒著和睡著都在用功,在這裡練一年,等於別人數年。所以只有需要特別培養的人才,才會送到這裡來。你剛才說什麼,你要來救人?是你的爹爹,這麼說,你是那個飛熊大將軍的兒子了?”

“正是。”軒轅光道。

“你看上去就是一個正常人嘛?不像那個飛熊大將軍,簡直就是一個瘋子。在這麼一個好地方,還不滿足,一天到晚吵吵鬧鬧的,吵得我老人家耳根子一點都不得清淨。不過近來他倒是消停了,一點動靜沒有了。”

“你說這裡是一個好地方,如果是自願來這裡,自然會覺得是一種幸運,可是如果被人強行關在這裡,根本就出不去,就是一種折磨了。行了,我不跟你多說了,請問一下,我要怎麼才能進入到那房子裡去?”

“你想進去?機關我當然知道,可是,我憑什麼告訴你。”日精哼了一聲道。

“這個……”軒轅光一想,也對,對方既然說那是一個機密所在,憑什麼告訴自己?

“我可以和你做一個交換嗎?我幫你一個忙,然後,你也幫我一個忙。”

“小娃兒,你能幫老夫什麼忙?”日精不屑一顧地道,“老夫說過了,連權力之杖老夫都不感興趣,還有什麼是需要別人幫忙的?”

“我想,和權力之杖比起來,,一定有一樣東西,是你最感興趣的。”

“那是什麼啊?”

“自由。”

“什麼?!”日精身子一震,雙目中精光閃爍。“你說……能給我自由?”

“當然,我現在手裡有權力之杖,我就是天界至尊,一切事情,我說了算。如果我答應給你自由,就可以給你自由。這個忙可算幫到你了嗎?”

“不……不可能的……”日精卻搖了搖頭,歎了口氣,“小娃兒,不要來消遣老夫。老夫自從被困在這裡,不知道多久了,早忘記了自由的滋味。”

“我說得是真的,”軒轅光道,“就在來這裡不久之前,我剛去過月宮,在那裡放走了月精,她已經去過自由自在的生活了,你呢?想不想?”

“你說得是真的?”日精這下有些相信了,“你真能給我自由?”

“我想沒問題。”

“好,如果你能給我自由,那我就幫助你打開進入那間房子的機關。”

“一言為定。”軒轅光點頭道,“請問,我怎麼才可以給你自由?需要我做什麼?”

“你只需要弄斷我身上這些討厭的鎖鏈就可以了,”日精說道,“這些玩意兒,不知道無始老祖用什麼東西做成的,我費了無數氣力,也弄不斷。”

“讓我來試試。”軒轅光拔出了至尊之劍,一聲大喝,揮劍砍了過去。

可是,看上去那麼粗壯的鎖鏈,竟然仿佛沒有實體一樣,劍一掠而過,而那鎖鏈依舊在那裡,看不出來有什麼被劈過的痕跡,這真是奇怪了!

他又試了試,將劍放緩,輕輕地掠過去,還是如此。

這可怎麼辦?

正在這時候,忽然聽到一個聲音,從烈焰熔池的底部傳了上來:“光兒,不要慌,靜下心來,要知道,那可不是普通的鎖鏈,而是‘虛空之鏈’。”

“爹,是您嗎?”軒轅光已經對這個聲音再熟悉不過了,所以立即興奮起來。“是您在對我說話嗎?”

“是的,光兒,爹很高興你能來這裡,不過現在必修集中精神,斬斷‘虛空之鏈’。”

“什麼叫‘虛空之鏈’?”

“‘虛空’,就是沒有任何實體的存在。它可能存在於此,也可能不存在於此。當你觀照它的時候,它就變成了真實的存在;當你不觀照它的時候,它可能存在,也可能不存在。所以,它不取決於自身,而取決於你。”

“取決於我?”

“對,更準確地說,取決於你的意識。只要你的意識參與進去,就成為真實。”

“讓我想一想啊。”軒轅光似乎頓時明白了什麼,他定了定神,閉上眼睛。

一瞬間,他想到了自己在告別無始老祖的時候,祖師告訴自己的道理:

“在這個浩浩蕩蕩、無邊無際的宇宙間,最高的東西並不是‘天’,而是‘無’。”

“‘無’?”軒轅光一想到這個字,似乎就明白自己應該如何去做了。

他努力使自己的頭腦,保持在一片空白的狀態。什麼也不想,就那樣隨手抓起至尊之劍,一劍劈了過去。這一劍,卻碰到了一件堅硬的實在之物。

“當!”

一聲脆響,他睜開眼睛,才發現自己的至尊之劍,已經將那鎖鏈砍為了兩截。

鎖鏈一斷,日精就晃動身形,從束縛裡掙脫了。隨即,他變成一個一身紅衣的老者,圓頭圓臉,禿著一個大腦袋,滿面紅光,站在軒轅光跟前。

“小娃兒,你很了不起啊!行了,你幫了我一個大忙,說不得,我也幫你一個忙。”

只見他走到烈焰熔池前,一張嘴,“呼”地一下,竟然將那些燃燒的火球都吸進了嘴裡。

烈焰熔池裡的煙火都散去後,底部露出了一個圓形的按鈕機關。“小娃兒,你只要按一下那機關,就可以進入密室了。哈哈,老夫失陪了!”

說完,日精一晃身,帶著一股滾滾的煙火,不知道去了哪裡。

軒轅光按捺住激動的心情,來到烈焰熔池邊上,探身下去,按動了機關。

“轟隆隆——”

就聽得一陣作響,烈焰熔池底部的開了一個四四方方的口子,露出一條通道。

軒轅光進入通道,通道很寬,他沿著通道走了一會兒,前面突然出現了一片光亮,他發現自己已經來到一間寬敞明亮的房子裡。

房子裡空空蕩蕩,四壁雪白,桌椅之物,一應皆無。只有在靠近裡面的地方,有一張石床。一個人正面對牆壁,盤坐在石床上一動不動。

“請問,您就是爹嗎?”軒轅光不敢多看,立即跪下來,恭恭敬敬地問道。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