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軒轅傳:與龍共舞

正文 第110章 權杖疑雲

書名:軒轅傳:與龍共舞 作者:林猹 本章字數:5340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45


“對,我剛去見了你外公,你外公也對你讚不絕口呢!他說,如果不是你年齡小,明天就迫不及待地要將天尊之位讓給你呢,他老了,應該退位讓賢了!他還說,爹和娘雖然做了一些惹他生氣的事情,但總算替他生了一個好外孫,所以過往一筆勾銷。光兒,你的面子可真大得很哪!”

“哪裡,哪裡,”軒轅光連忙道,“其實真不是我一個人能做成這麼大的事情,還有鐘九大哥,還有蚩尤大哥,還有祖兒、伶倫、阿嫫,如果沒有大夥兒幫忙,我肯定是一事無成。這一點我很清楚。”

“好呀,你有了這麼大的功勞,還不驕不躁,就這一點,就很讓爹欣慰。”黃能道,“可惜現在太晚了,否則,應該將你那些朋友都叫來,爹和娘見一見他們都是什麼樣子,也好當面表示一下感謝。”

“那有什麼?”軒轅光道,“明天再見他們不遲,反正來日方長嘛!”

“哈哈,不說那麼多了,喝酒,喝酒。”黃能興致大發,連連招呼眾人舉杯。

這一頓酒,實在是軒轅光長這麼大以來,最開心的一次。他本來並不怎麼喝酒,可是這天晚上,他卻忍不住地想要去摸酒杯,似乎只有一次次地端起酒杯,一次次地一飲而盡,才能表達自己內心的不盡情感。

尤其和父親一起舉杯痛飲,這種感覺更是平生第一次,委實妙不可言。父親喝酒是那種酒到杯幹的豪爽,快人快語,絕不拖泥帶水。雖然經歷了兩度被囚,卻一點都沒有囚徒的落魄喪魂,相反,他儀態瀟灑,神采飛揚,借助酒的助興更是口若懸河,滔滔不絕。炎帝神農氏曾經說,他對父親有一種畏懼;可是在軒轅光眼中看來,父親是一個多麼好親近的人啊,他絕不是那種高高在上、冷若冰霜的人,恰恰相反,他是一個火一樣的人,如同一團熾熱的火一樣,燃燒自己,也燃燒別人。軒轅光終於明白自己為什麼會有那樣的性格了,這不正是父親遺傳嗎?

他是多麼想和父親一直喝下去,一直聽父親說下去啊,只可惜,他的酒量畢竟有限,再加上這一天中,所經歷的事情太多了,他的精神早已疲憊不堪。本來,因為事情一件接著一件,他還能硬撐著;可是如今諸事已定,父母都已經在身邊,一家團聚了,他的精神也隨之鬆懈下來。

這一鬆懈,疲憊就襲上頭來。他開始眼皮打架,覺得眼前的一切有些恍惚。

終於,他實在捱不住了,不停地打起盹來。母親一看,連忙制止了他們父子繼續喝下去:“行了,時候不早了,光兒和柱兒都累了,早點休息吧。”

於是,炎帝神農氏起身告辭,他是四方天帝之一,明天還要參加早朝,給爹娘道了晚安,就離開了。

這邊,附寶夫人帶著軒轅光去了給他準備的房間,上床給他蓋上了被子。

軒轅光迷迷糊糊中,還能感受到母親的氣息:“娘,您和爹也早點休息!”

“行了,你放心睡吧,爹和娘能照顧好自己。”附寶夫人對於兒子如此體貼入微,又是感動,又是心疼。“快睡吧,明天你外公還要很多事交給你呢!”說完,她輕輕地低下頭來,在兒子額頭上親吻了一下。“晚安。”

“晚安,娘。”軒轅光從來沒有如此幸福地睡去,很快就進入了甜蜜的夢鄉。

一夜無夢,軒轅光一直睡到第二天早上才被外面的鐘鼓之聲所驚醒。

軒轅光揉了揉眼睛,思緒一下還沒有回到現實中。

“這……這是哪裡……”

他看著自己所置身的地方,潔白的牆壁,輕柔的幔帳,身上所蓋的是溫暖而光滑的絲綢被子,枕頭、床褥,無一不是上等佳品,散發著淡淡的熏香氣息。他頓時想起來了,這是在他自己的家中,在他和爹、娘所共同擁有的這個家中,真正意義上他的家,他一骨碌就爬了起來。

“哎喲……”

他從床上一坐起來,卻覺得眼前一陣眩暈,兩個太陽穴漲的生疼。畢竟昨天晚上喝了那麼多酒,他勉強下地來,兩條腿都有些發軟,腳下也飄飄的。

他來到外間的屋子,這裡有早已打好的洗臉水,他洗了把臉,清醒多了。

不但有洗臉水,桌子上還有給他準備用以解酒的溫湯,他喝了幾口,更加清醒了。

從屋子裡出來,外面便是昨天晚上一家人圍桌而坐、盡情痛飲的地方。只不過,一切都已經被收拾得乾乾淨淨,桌子上連一點酒水和菜肴的痕跡都沒有剩下,被擦洗得光可鑒人,還擺上了一盆鮮豔的花朵。

從屋子裡來到外面,外面的庭院裡空無一人,只有潔淨燦爛的陽光灑滿一地。

“爹,娘,你們在哪裡?”軒轅光覺得很奇怪,這麼晚了,爹和娘應該起身了呀?

他重新又回到屋子裡,在他的房間有一條走廊,沿著走廊來到另外一頭,就是父母的房間。他走到跟前,只見門窗緊掩,心想大概父母尚未起身吧,於是咳嗽了一聲,然後輕聲道:“爹,娘,孩兒給你們請安了。”

可是,裡面沒有人回答,連一點細微的響動都沒有。這可奇怪了。

“爹,娘,孩兒來給你們請安了。”軒轅光又提高了聲音,說了一遍。

還是沒有動靜,似乎裡面根本沒人一樣。軒轅光只好去輕輕敲了敲門:

“爹,娘,你們在裡面嗎?”

沒有人回答,他剛要再用力敲門,卻發現們根本沒有關緊,一下子開了。

屋子裡哪裡有他父母的人影?一張大床上幔帳早已收起,被子疊得整整齊齊。

“啊?”軒轅光一驚,“原來爹娘早就起身了,那麼,他們是出去了嗎?”

想想也不無可能,畢竟他們夫婦二人,已經多年未見,如今久別重逢,鴛夢重溫,這裡又是他們當年定情之地,說不定出去尋找當日愛情的見證了。

這麼一想,他暫時放心下來,重新回到自己的屋子裡,收拾自己的東西。

剛來到桌子邊,卻忽然發現,在自己的至尊之劍下邊,壓了一封信。

一見到那封信,他就有一種不祥的預感。他挪開劍,將信給拿了起來。

“光兒,親愛的孩子:

當你醒來的時候,看到這封信,爹和娘已經走了。

請原諒我們又一次不辭而別。但也請相信,我們這一次離開,是帶著幸福與滿足離開的。我們很欣慰,看到你已經長大成人,不但長大了,而且還懂得這麼多做人的道理,已經能夠獨立去做這麼大的一番事業。爹和娘本來就沒有抱有多大的期望,如今你的成就,已經遠遠超出爹娘的期許,爹娘滿足了,也對你的未來有了十二分的信心。爹娘相信,你有足夠的能力去安排好自己的一生,畫出最圓滿的生命軌跡。

爹娘對你只有一個要求,就是希望你將自己的能力用來幫助更多的人,利益天下,造福眾生。一個人能力越大,就越要承擔更大的責任。你不止是要對自己的生命和人生負責,還要幫助更多的人,活出精彩,達到生命的圓滿。爹娘相信你將成為一

個受到天下人尊敬的大英雄、大豪傑。但英雄豪傑從來都不是自封的,那將是後世對你的最高評價。

不要因為不能在爹娘身邊盡孝而感到不安。有情眾生,皆是父母。上天不過是通過爹娘之手,賦予你骨肉並且將你撫育一段時間而已,你真正應該回報的是天地宇宙,是所有和你一樣同命運、共呼吸的芸芸蒼生。所以,去盡你最大的努力幫助他們吧,爹娘會為你感到驕傲和自豪的。

親愛的孩子,你和你大哥都是爹娘的最愛。爹和娘永遠不會拋棄你們,但你們也要聽話,不要白白耗費時間尋找爹和娘,爹娘只希望過一段不被打擾的清淨日子。如果有一天,當你們需要,或者你們人生中的重大時刻,爹娘就會出現在你們面前,但在那以前你們要耐心等待。

再見了,親愛的孩子,最後再囑咐兩句:每個人的一生,都擁有一個屬於自己的夢,勇敢地去追求吧,珍惜你所擁有的,追求你所希冀的,實現你所追求的!相信有了夢想光芒的照耀,永恆的光亮會一直指引你!

永遠愛你的爹娘”

信足足寫了兩頁,很多地方,都有被淚水打濕的痕跡,可見在寫信的時候,執筆人怎樣心緒複雜,又飽蘸著怎樣的情感,才寫下了這封信!

“爹、娘……”軒轅光捧著信,不由地淚水滾滾。他簡直難以相信,在經歷了昨天晚上夢一樣的相聚以後,本來以為,幸福的人生可以從此開始,他以後天天都能和父母在一起快樂地廝守了,可以一起開心地生活了。可是,僅僅一覺醒來,一切就結束了,簡直比夢還不真實。

如果早知如此,那麼昨天晚上,他說什麼也不會去睡覺,他要和爹娘在一起,抓緊和他們共同廝守、度過的每一分鐘、每一秒鐘,他要記住他們所說的每一句話,甚至他們的每一個笑容,每一個充滿慈愛的眼神!

但一切都已經逝去了,一覺醒來,只剩下了美好的記憶和無限的惆悵!

他正在捧著信發呆,這時候,忽然外面一聲高喝:“陛下有旨,命飛熊大將軍、附寶夫人、軒轅光立即上朝覲見!”

隨即,一個傳令官走了進來,身後還跟著一人,正是炎帝神農氏。“光弟,爹和娘呢?外公和一眾文武官員,都在朝廷上等著你們呢,快去吧。”

“大哥,爹和娘走了。”軒轅光紅著眼睛,將信交給炎帝神農氏看。

“啊?”炎帝神農氏看了後,也覺得難以置信。“爹和娘就這麼離開了?他們為什麼不和咱們說一聲,去了哪裡也不給咱們留下點訊息?”

“爹娘不是在信裡說了,不要咱們去找他們嗎?”軒轅光猜測道,“也許他們的確想過清淨自在的日子,不願意被任何人打擾,包括咱們呢。”

“這可如何是好?”炎帝神農氏一時也沒有了主意,撓了撓頭,只能回身告訴傳令官:“麻煩回去稟告陛下,就說我們一會兒就到。這邊發生的事情,請你不要透露一個字,我一會兒親自向陛下解釋。有勞了!”

“是!”那傳令官本來只是負責傳令,因此答應一聲,轉身回去稟告了。

這邊,炎帝神農氏急得在屋子裡直轉圈子。“都怪我,來得太晚了,我應該一早就到這裡來侍奉爹和娘的,不,我昨天晚上根本就不應該離開,我早知道,爹不願意和外公見面,他們之間的積怨那麼深,絕不是那麼簡單就可以化解的。這下可好,爹和娘又這麼走了,外公他知道了,一定會生氣的。如果再派人去將爹娘追回來,那豈非又是一場大戰?唉,好端端的,怎麼又生出這樣的事情來,爹和娘也真是的……”

“大哥,事已至此,想再多也無用,還是先去見外公吧。”軒轅光打斷他道。“別讓外公等急了,否則,他還以為咱們聯合起來,欺騙他呢。”

“對,對,快走!”炎帝神農氏催促道。

可是,軒轅光在抓起至尊之劍,又去拿權力之杖的時候,才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權力之杖不見了。這一意外的發現,頓時讓他驚出一身冷汗。

“權力之杖呢?”軒轅光一愣,“我把它放哪兒了?昨天晚上睡覺的時候,我隱隱約約記得,將權力之杖和至尊之劍一起放在這桌子上的,怎麼會不見了?”

“別著急,再認真找一找,看在沒在床上?”炎帝神農氏也連忙幫他找。

二人將屋子裡翻了一個遍,床上地下,裡裡外外,全部找遍了,還是沒有蹤影。

這一來,軒轅光可真是嚇壞了。權力之杖是最高聖物,是昊天帝尊的權力象徵。這麼貴重的東西,對任何人來說,都不可能粗心大意地對待。可是偏偏他昨天晚上喝了那麼多酒,又和父母重逢,心裡滿滿地都是幸福,在這樣的時候,難免會疏忽大意,可偏偏就因此而出了事……

“你再想想,光弟,權力之杖是不是放其他地方了?”炎帝神農氏臉都白了。

“我……實在想不起來……”軒轅光懊惱地拍著自己的腦袋。“我什麼也不記得了……”

“難道,會有人偷走了權力之杖?”炎帝神農氏嘟囔道,“可是誰會有那樣的膽子?”

“我只記得,我去睡覺的時候,爹和娘還沒有睡,他們後來又說了很長時間的話。”軒轅光努力回憶道,“如果在那個時候,一定不會有人敢來偷權力之杖。而爹娘離開,又一定不會等到天光大亮,因為那樣就會行動不便,他們一定是在天亮前離去的。那麼,就是在他們離開後,天亮之前這一段時間了。不過那時候,我已經醒了呀,沒有發現有什麼人闖進來。這麼短的時間,如果有人來偷權力之杖,未免太巧合了。”

“還有一個可能,”炎帝神農氏遲疑道,“就是爹娘將信和至尊之劍留在這裡,將權力之杖給拿走了。”

“啊?大哥,你懷疑爹和娘?”軒轅光吃驚地道。

“你先不要激動,光弟,我也只是猜測而已。”炎帝神農氏道,“因為我實在想不出來,還有誰會拿走權力之杖?我猜,爹娘拿了權力之杖也毫無用處,但是爹爹不滿意外公將他關押了這麼久,所以將權力之杖拿走,也算是對外公的一種不滿,是出於宣洩憤怒和故意報復。”

“大哥,我不願意你這麼猜測爹和娘,”軒轅光道,“我更願意相信,是其他人偷了權力之杖。對了,一會兒見了外公,你要和我口徑一致,就說昨天晚上失了竊,權力之杖被人給偷走了。還有,爹娘不是不辭而別,而是連夜去追偷竊權力之杖的人去了。這樣一來,順理成章,外公頂多只是責怪我一頓,卻不會再怪罪到爹娘頭上。你覺得如何?”

“好,看來也只能這樣了。”炎帝神農氏歎了口氣道,“就看能不能瞞過外公了。”

“走吧,咱們這就去見外公。”軒轅光已經下定決心,非這麼做不可了。

當下,軒轅光換好了衣服,跟隨炎帝神農氏一道,來到外面,去朝廷上見昊天帝尊。

外面陽光燦爛,整座王宮在陽光的照耀下煥然一新,似乎已經看不出昨天那一場大戰的痕跡。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