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軒轅傳:與龍共舞

正文 第111章 風波再起

書名:軒轅傳:與龍共舞 作者:林猹 本章字數:5447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45


來到朝廷之上,只見一派的莊嚴肅穆氣象。文武百官都已經盛裝而立,分列兩旁。在高高在座位上,端坐著的就是天界至尊昊天帝尊了。

除了昊天帝尊和眾文武,還有幾位特殊的客人,就是鐘九所率領的祖兒、伶倫、阿嫫和蚩尤,他們也都穿著打扮一新,正和眾人一樣,在翹首以待,等待軒轅光和他的父母一道來這裡,好見一下他父母什麼模樣呢!

然而,當看到在炎帝神農氏的帶領下,只有軒轅光一人孤單單地來到朝廷上,眾人都有些茫然不解。

“喂,小光,”祖兒小聲問道,“你爹娘呢?”

軒轅光不便回答,只能悄悄地沖她擺了擺手,示意她不要多問,然後走了過去。

“怎麼回事?”祖兒小聲問伶倫,“他沖我偷偷地擺手,那是什麼意思?”

“意思是不要多問,”伶倫道,“我覺得不好,只怕會出什麼事。”

這時候,軒轅光已經走上前去,跪下給昊天帝尊磕頭:“小子軒轅光,參見陛下!”

“起來吧,免禮。”昊天帝尊同樣不解地問道。“怎麼只有你一個人?你爹娘呢?”

“請陛下恕罪!”軒轅光剛站起來,又連忙跪下了。“只因為發生了一件大事情,我爹娘不能來了。不但不能來,而且我稟報完陛下,也得趕去找他們了。”

“哦?”昊天帝尊一愣,“發生了什麼大事情?”

“是這樣,陛下昨天借給我權力之杖暫用,以救出我爹娘,我雖然救出了爹娘,可是昨天晚上,因為貪杯喝多了酒,疏忽大意,那權力之杖被人偷走了!”

“啊?!”此言一出,真是滿朝震驚,文武官員人人都不由地倒吸了一口涼氣。

“什麼?”昊天帝尊也覺得不可思議,“你是說,權力之杖被人偷走了?什麼人這麼大膽?事情經過到底如何,你快點講來。”

“是!”軒轅光在來的路上,早已編好了一套說辭。“昨天晚上,我和我大哥,還有爹娘,一家團圓,因為高興,所以就多喝了幾杯酒。後來,大哥說明天還要早朝,就先告辭走了。我和爹娘三人繼續在那裡喝酒,只是我酒量甚少,很快酩酊大醉,覺得不舒服了,就一個人跑到院子裡去嘔吐。剛來到院子裡,就見到一個人鬼鬼祟祟,正在從窗子裡向連偷窺。我喝了一聲:‘是誰?’不料那人行藏被識破,竟然將手一伸,一隻手忽然到了我跟前,五指尖尖,沖我頭上抓下來。我正在迷迷糊糊,哪裡知道抵擋?還好我爹飛身而出,替我擋住了那一擊,兩個人就在院子裡動上了手。也不知道他們打了幾個回合,我爹竟然抵擋不住,我娘見不對,也從屋子裡沖出來加入戰團,兩人打一個,那人才抵擋不住,轉身逃走了。爹和娘見我幸好沒有受傷,一起回到屋子裡,然後就發現權力之杖不見了。他們說,剛才那人一定另有同夥,使了個調虎離山之計,趁著他們在外面打鬥,進來將權力之杖偷走了。我問他們怎麼辦,他們說,對方人多,一定不會走遠,必須立刻去追。所以他們收拾了東西就急忙去追了。我要一起去,卻因為醉酒不能行動,只好等待他們回來,沒想到一直到天亮,也沒有回來。我想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必須要稟告陛下,正好我大哥來傳旨,我就先趕來了。陛下,事情經過就是這樣。我丟了權力之杖,罪不容赦,請陛下給我一個機會,我這就動身去找我爹娘,一起尋訪權力之杖。”

“你等一等,”昊天帝尊思索了一會兒,忽然問道,“你說那個人,連你爹都不是他對手?”

“是呀,”軒轅光道,“可能我爹也喝多了吧,如果不是我娘幫忙,只怕我爹……”

“奇怪,那就奇怪了,”昊天帝尊喃喃地道,“天上地下,你爹的本領,沒有誰比得上。除非混沌那傢伙,可是他已經被我關進昊天塔里了呀!”他畢竟還是不放心,立即吩咐:“來人,速去昊天塔看個究竟!”

“是!”

當即有人去了昊天塔,查看混沌魔尊被關押的情形,一會兒回來稟報:“一切正常!”

“那真是奇怪了,”昊天帝尊又問軒轅光,“你沒有看清楚那人長什麼模樣嗎?”

“沒有,那人似乎故意遮掩自己面目,看不清楚。”軒轅光煞有介事地道。

“那就不好辦了,”昊天帝尊顯然也信以為真,“唉,沒想到會出這樣的事情。本來,我想重新冊封你爹為大將軍,也要重重地賞賜你,讓你們一家三口,高高興興地團圓。現在,你丟失了權力之杖,這可是不赦之罪啊!”

“我知道,所以,我也不敢求什麼封賞,只求陛下讓我以帶罪之身,去尋找權力之杖。等我將權力之杖找回來,再請陛下治我之罪,發落不遲!”

“也只能這樣了,唉!”昊天帝尊歎息一聲,“那你就去吧,退朝!”

他悶悶不樂地離開了,眾文武也都又是失望,又是疑惑,猜測紛紛,各自離開了。

空蕩蕩的朝堂上,只剩下軒轅光、炎帝神農氏,以及鐘九和祖兒等一干人。

炎帝神農氏走上來,拉住軒轅光的手:“光弟,請恕我公務在身,不能陪你一起去尋找爹娘、追回權力之杖了,但我知道,你一定沒問題的。我相信你一定能尋回權力之杖,還有,別忘了替我在爹娘跟前,盡一份孝道!”

他話只能說這麼多,然後,用力握了握弟弟的手,就轉身走下了朝堂。

“喂,小光,你這個大哥,也真是奇怪。”祖兒走上前來,大聲地道,“怎麼不管你遇到什麼事情,他都袖手旁觀,不肯幫你,他真是你大哥嗎?”

“大哥就是大哥,還有什麼真假?”軒轅光笑道,“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做。他有自己堅持的東西,有自己的追求和準則,我不怪他。”

“虧你還笑得出來,小光哥哥。”伶倫也上來道,“權力之杖丟了,這是多麼大的事情?也就是你功勞大,又是陛下的外孫,換了其他人,當時就要被殺頭了!”

“哼,不就是一根權力之杖嗎?我們陪著小光,一起去找回來不就行了?”蚩尤仍舊是大咧咧地,滿不在乎。“五色土那麼難找,我們不也找到了?何況這一次,還有小光的爹娘一起參與尋找,自然是手到擒來。”

“只怕沒有那麼簡單,”鐘九向來沉穩,謀事深遠。他搖了搖頭說道:“如果真如小光所說,那個人連飛熊大將軍都不是他的對手,則這個人一定平時深藏不露。因為就連我都沒有聽說,除了混沌魔尊,天上還有這等厲害的人物。這樣的一個人物,本領高強,心機深沉,他想得到權力之杖,一定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了。如今被他得了手,他豈能輕易露面?必定是到早已準備好的地方藏匿起來,要找到他談何容易啊?”

他分析得頭頭是道,卻完全沒有想到,這個厲害人物根本就是軒轅光編造出來的。不過軒轅光自己不能說破,因此看到鐘九這麼替自己著急,又是感動,又是心疼,只能安慰他說道:“鐘九大哥,請你放心,那權力之杖畢竟是天界之尊,如此神物,一般人即使偷去了,也藏匿不住。一定會有線索的,我相信只要去努力,一定會有辦法找到的。

“但願如此。”鐘九歎了口氣,說道,“唉,可惜這一次,我不能幫你了。帝尊已經重新即位,我要肩負起保衛帝尊的重任,不能隨意離開一步。”

“我知道。”軒轅光道,“大哥你只要相信我們就好了,其他的別管了。”

“好,那麼我就祝福你們好運了。”鐘九說完,用力拍了怕軒轅光的肩頭,又和其他人分別說了幾句話,然後就離開這裡,去做自己的事情了。

如今,這裡便只剩下軒轅光幾個小夥伴了,大家都看著他:“怎麼辦,小光?”

“我也不知道,不過,咱們先離開這裡,回到下界去再說吧。”軒轅光道。

“這麼快就走啊?”蚩尤實在有些捨不得,“剛到天上來,這裡的好吃好喝的,我都還沒有來得及放開肚皮,美美地吃個夠呢。唉,實在可惜啊!”

“我倒覺得沒有什麼可惜,不過,小光立了這麼大功勞,卻沒有得到任何的封賞,我倒覺得真是不公平極了。喂,小光,不是我說你外公的壞話,他那個人,氣度可不怎麼大呀,功是功過是過嘛,獎罰分明,才是他這個天地至尊應該做得嘛!哼,如果這樣賞罰不明,稀裡糊塗,我真擔心下一次再出了什麼事情,還有誰會像咱們這麼捨命來幫他?”

“行了,你一個小女子,不要操心帝尊的事情,還是多想想自己吧。”伶倫和阿嫫都勸道,“你想過沒有,是留在你爹身邊,還是跟我們一起走?”

“當然是跟你們一起走,和你們在一起才開心、快樂嘛。”祖兒想都不想道。

“對,不就是權力之杖嗎,大夥兒一起去尋找,一定又有好多好玩的事情。”蚩尤道。

“好,既然大家都不願意分開,那麼就一起走吧。”

軒轅光招呼眾人,來到外面。阿寶和阿美夫婦走上來,向他告別道:“軒轅公子,請恕我們不能和你們一道,無法再在公子的身邊侍奉了。我們夫婦已經見過了昔日主子,征得他的同意,解除了我們的奴役身份,恢復了我們的自由之身。我們夫婦來到天上,也不打算再回下界去了。就找一個風景秀美之地,去過無人打擾的清淨日子,逍遙度日了。”

“那好,恭喜你們啊。”軒轅光道,“只可惜我沒有什麼可以送給你們的,那就祝你們夫婦恩愛,幸福美滿吧。如果有機會,我會去看你們的。”

“再見了,軒轅公子!”

“再見!”

他夫婦二人沖軒轅光揮了揮手,又沖眾人一點頭,然後,化作一對山雞,雙雙飛去。

看著這一對夫婦消失的遠方,軒轅光呆呆地發愣:先是自己的父母,又是阿寶夫婦,為什麼他們都這樣毅然決然,可以捨棄一切,去雙雙廝守,寧願過一種平凡然而幸福的生活?也許是他們都經歷了太多,知道這個世界上,一切的名利爭奪都毫無意義,一切的風光和榮耀都不過是過眼雲煙,只有真情永存,只有兩顆心的相契相知最為難得,也最值得擁有!

他思緒滾滾,然而當此情形,不容他想太多,只能和眾人一道返回下界而去。

坐在祖兒的天馬飛車上,眾人都有說有笑,只有軒轅光一個人呆呆地出神。

“去哪裡尋找權力之杖呢?”他苦苦地思索著。“我並沒有告訴眾人,我爹娘不是去追尋偷走權力之杖的小偷,而是自行去隱居了。要尋找權力之杖,只能靠我們自己。可是,究竟是誰偷了權力之杖呢?一點線索都沒有,又該去哪裡找起呢?”他思來想去,愁得簡直不行了。

“小光哥哥,你在想什麼?”伶倫畢竟是最關心軒轅光的,見他這麼愁眉不展,往他身邊挪了挪身子。“還在想權力之杖的事情?”

“對,到底是誰偷了它呢?”

“你放心,不是說你父母都去追那偷權杖的傢伙了嗎?別忘了,你父親可是飛熊大將軍,他都親自出手了,他的本領可是天上地下第一啊!”

“話雖如此,可是……”軒轅光真想把事情的真相告訴她,可又不知如何開口。

“我知道了,你一定在想,早一點兒追上他們,和他們在一起,對嗎?”伶倫按照自己所理解的猜測著。“你剛剛和父母相聚,又被迫分離,我能理解你這份心情。不過呢,你已經很幸運了,畢竟,你知道自己的父母,就在這個世界上的某一個地方,他們是活生生地存在著的,見面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而我呢?我也曾經和爹娘團聚過,可是時間那麼短,他們就離開了,而且一分別就是永別,我想再看他們一眼也不可能了……”

她的眼圈一下子紅了。一想起剛見面又驟然離世的爹娘,她就悲傷難抑!

她這麼一難過,軒轅光立即忘記了自己的事情,安慰起她來:“伶倫妹妹,別難過啊,對了,鐘九大哥不是說過,可以去求冥界的鬼王,讓他將我們逝去的親人的魂魄放出來,到時候,我們就可以和他們見到了嗎?對了,香香姐姐還在那裡呢,不如咱們這就去東昆侖山下的鬼界走一趟?”

“可是,你還要去尋找權力之杖啊?”

“你也說過了,有我爹娘去辦這件事情,萬無一失,哪裡還輪得到我出手?”軒轅光道,“我想通了,不如借這難得的空閒,幫你們去做一點事情。”

“喂,小光,你是想幫我們,還是惦記著那位香美人,還想著做金刀駙馬的事情吧?”祖兒嘲笑道。

“金刀駙馬我是不想做,不過,我覺得不能將香香姐姐一個人丟在那裡,孤零零的,如果她真的能夠尋回魂魄,成為一個普通人,我也應該將她送回到她父親的身邊去。畢竟她是為了救我而死的,我不能拋棄她。”

“那倒也是。”祖兒聽了他這麼說,也覺得有道理,不好再說什麼了。

“喂,你們說,那鬼界真的能夠尋回逝去親人的魂魄?”蚩尤本來一直在懊悔,在天上沒有吃夠各種奇珍異果,珍饌佳餚,現在卻忽然也沉默了下來,半晌才問道,“如果真是那樣,是不是我也可以……見到我爹……?”

“那當然了。”軒轅光道,“不過,恐怕咱們得誠心誠意求那鬼王才行。”

“如果真是那樣,那麼,我也可以見到我娘了?”阿嫫也和眾人一樣,思念自己的親人。“真要那樣,我就是跪下來,給鬼王磕一百個頭也願意。”

“現在什麼情況不好說,還是等咱們到了那裡,見機行事吧。”軒轅光道。

眾人都無異議,於是車子向著東昆侖山的方向徑直飛去。

大約在幾個時辰後,車子飛到了東昆侖山的上空,然而從上面望下去,山中一片死寂。

車子找了一個寬敞的地方降落下來,眾人下車後一看,只見到處都是倒塌的房屋,折斷的樹木,還有散落在地上的兵器,顯然這裡經過一場大戰。

“鐘九大哥曾經說,混沌魔尊為了收服太乙真人,來這裡挑起了一場事端,看來是真的了。”軒轅光道,“從現場來看,這場打鬥真是慘烈呢!唉,也不知道太乙真人怎麼樣了,但願他沒有受到什麼傷害才好!”

眾人一路拾級而上,來到太乙真人的仙宮中。到處都是殘垣斷壁,一個人影也無。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