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軒轅傳:與龍共舞

正文 第112章 冥界之旅

書名:軒轅傳:與龍共舞 作者:林猹 本章字數:5530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45


正在這時候,忽然,一陣濃濃的酒香從外面傳了進來。眾人都聞到了:

“好香!”

隨即,外面響起一陣腳步聲,緊接著,“吱呀”一聲,門被推開了,一個人走了進來。

“啊?”

裡面和外面的人都嚇了一跳。裡面的人還以為外面來的是什麼鬼魂,而外面進來的人,則沒想到屋子裡會有這麼多人,險些將挑著的一擔子酒跌落地上。

“喂,你們……”

他剛要發問,軒轅光卻眼尖,一下子認出來,來的老者竟然是方良。

“喂,這不是方老爺子嗎?您好呀。”

“哎呀,是你們幾個呀。”方良也認出軒轅光等人了。“怎麼,你們的事情都辦完了?”

“先不說我們,老爺子,上次你見到你女兒了嗎?”軒轅光還牽掛著老人的事情。

“托你們的福,見到了。”方良說道,“太乙真人沒有食言,他帶著我下到了冥界,通過他的兩個弟子游光和禹強,求見了鬼王。鬼王就讓我女兒出來和我相見了。我女兒果然做了他的王妃,她告訴我,十八年之期滿後,她就可以離開鬼界了,到時候,讓我來接她。今天正好是十八年之期將滿,我就按照約定來接她了。我們父女終於可以團圓了。”

“恭喜您啊,老爺子。”軒轅光道,又問:“對了,可不可以請您幫我們一個忙?”

“客氣了,你們都是我小老兒的大恩人,什麼幫忙不幫忙的,儘管吩咐。”

“是這樣,我們有一位朋友,在鬼界那裡等著我們去接她;還有我這幾個夥伴,他們也想去鬼界,探望逝去的親人。可是我們不知道怎麼去鬼界,既然您老人家去過,熟悉那裡的道路,能帶上我們一起去嗎?”

“好呀。”方良道,“跟我來。”

他重新挑起擔子,不向外走,反而向裡面走去。眾人都是一愣:“裡面沒有路了呀?”

眾人跟著他走到裡面屋子,這裡已經是太乙真人的內室。只見一個稍微破舊的墊子,放在中間的地上。周圍無一物陳列,四壁徒立,只是在牆壁上畫著一張奇怪的圖畫。

那圖畫不似人間景象,一片漆黑,隱約可以看見兩扇高大厚重的大門。

只見方良徑直來到那牆壁前,將肩頭上的擔子放下,取下來一前一後兩甕酒。

只見他一邊打開酒甕的蓋子,一邊口中嘮叨:“小老兒方良,今日特來迎接王妃,還請把守城門的各位老爺大人、各位兄弟們,將大門打開!小老兒也沒什麼好東西,這是我釀了三年的百花蜜露,算是一點心意!”

在他身後,軒轅光等人都面面相覷,不知道他對著牆壁說話做什麼。

然而,奇怪的事情發生了:只見打開酒甕以後,也不見有什麼奇異動靜,那酒甕裡的酒卻是迅速地減少,片刻之間,兩甕酒都已經見了底。

“好啦,多謝各位賞臉,這酒也喝了,請開城門吧!”方良對著牆壁道。“對了,我這裡還有幾位朋友,請一併讓他們進去,有勞各位啦!”

他話音剛落,怪事發生了:就聽得一陣“轟隆”作響,牆壁上的兩扇大門,竟然如同活了一樣,真的就打開了。而城門一開,頓時一股濃重的黑氣散發出來,彌漫了整個屋子。軒轅光等人瞬間就被黑氣給吞沒了。

現在,他們發現,自己就置身在一座黑壓壓的大城前,城頭上人影晃動,城門處,一片嘈雜,一個個的人影正在進進出出,顯得極為忙碌。

“諸位,跟我來吧。”方良帶頭走入了城門。

後面,軒轅光當先跟上,祖兒和伶倫一邊一個拉著他的衣角,緊緊地跟在後面。阿嫫不敢落後,也在後面寸步不離地跟著。蚩尤那麼大膽的一個人,這時候也不由地緊張起來,屏住呼吸,大步往城門裡面走去。

“喂,方老頭,這幾個什麼人?都是你的朋友嗎?”一個胖乎乎的守衛上來盤問道。

“對,朋友,都是朋友。”方良連連點頭道。

“你不是說好了一個人來的嗎,怎麼又多出來這麼多朋友?”守衛不滿地問道,“要是讓上面知道我們放這麼多人進去,怪罪下來怎麼辦?”

“嘿嘿,今天不是來接王妃嗎?我是怕王妃習慣了這裡的喧囂熱鬧,一個人來接她,未免有些冷清,所以請了些朋友來幫忙,應該不過分吧?”

“過不過分,我們兄弟管不著,不過,你回去後,可得多弄點好酒來。弟兄們都喜歡喝兩口,你的酒又和別人不一樣,你可別偷懶哪!”

“哪裡,哪裡?一定,一定!”

“進去吧。”

眾人通過了守衛這關,進得城來。只見裡面和普通的城鎮並沒有什麼不同,大街上人來人往,車水馬龍,街道兩邊各色人等,有酒肆茶樓,賓館客棧,也有在街道邊上賣各色貨品的鋪子,一派的熱鬧景象。

“喂,這裡好熱鬧呀。”祖兒不由地嚷起來,“我看和外面並沒不同嘛。”

“就是,有吃有喝的,難道人死了後就是這樣嗎?沒有什麼可怕的呀。”蚩尤道。

“不,這只是鬼城的最週邊。”方良說道,“進入到這裡,只是人死後所經過的第一道關卡。在這裡,人生前的意識會被保留下來,也就是說,你生前是什麼樣子,到了這裡就是什麼樣子。但是經過這一關之後,你生前的一切,也就都留在這裡了。”

“什麼,這些只是我們生前的意識?”眾人都吃了一驚,再仔細去看,可不是,每個人都好像演戲一樣,雖然也在那裡交易、走動、說話談天、吃吃喝喝,可是始終保持那樣,並沒有進一步的舉動,一切如同一幅活著的畫。

“原來是這樣啊。”眾人這才恍然大悟。

穿過這一道外城,來到內城,又是一座巨大的城門。這一次,守衛不再是人類,而換成了兇猛無比的猛虎。兩隻猛虎一左一右,守住了城門。一見到有人接近,兩隻猛虎立即低聲咆哮,爪子將地上刨起塵土來。

“喂,要打架嗎?”蚩尤一看就來了精神,就要衝上去和猛虎動手。

“壯士莫慌,這是游光大人的部下。”方良連忙攔住他,上前沖猛虎道:“請去通報一聲,我們是游光大人的朋友,特地來拜訪他的。”

一聽是游光大人的朋友,一隻猛虎立即入內去了。片刻之後,只見一隻體型更加巨大的猛虎從城門立出來,上面騎著一個人,卻是一個眉清目秀的少年。

“我的朋友要見我,是誰啊?”眼見他似乎弱不禁風,卻能駕馭如此猛虎,足見不凡。

方良咳嗽一聲,上前施禮道:“游光大人,是小老兒我呀。我還給你帶了一些朋友來。”

“哦,這些都是什麼人?”游光大量著他身後的眾人問。

“這個,請恕小老兒不能一一介紹了,總之,都和你家老師太乙真人關係親近,有的是他的徒孫,還有的是他的貴客。”

“哦,這麼說都不是外人了,請進來吧。”遊光一聽是自己人,不再多問,轉身入城。

眾人跟著入城,進來後才發現街道上到處都是猛虎,有那走著的人,走著走著就被一隻猛虎撲來,一口咬住,然後銜著不知道跑去了什麼地方。

“哎呀,這裡這麼危險呀!”

祖兒和伶倫、阿嫫都是女孩子,一個個花容失色。

“你們不要怕,這些都是作惡多端的人,這是他們應該受到的懲罰。”遊光介紹說,“來到這裡的人,都已經拋卻前世的記憶,但是在上一世所做的事情,還必須做一個清算。經過審判之後,作惡多端的人,就會被猛虎銜去,受那虎口噬咬之刑。如果是施恩行善的人,就會獲得進入下一座城的資格。到了那裡,我師弟就會負責做出更進一步的安排。”

說著,眾人來到遊光的衙門。這座衙門雖然也富麗堂皇,但是屋子前後,堂上堂下,到處都是猛虎,大搖大擺地來去,眾人也不敢久坐,只好告辭。

“今天沒有時間好好招待你們,下次來一定讓我好好盡一盡地主之誼啊。請!”

“請!”

眾人在遊光的護送下,又穿過了這一座城。再往前走,又是一座大城。

這一次,在城門前守衛的,不是猛虎,而是換成了兩條蟒蛇。那蟒蛇每一條都是通體金黃,足有水桶粗細,瞪著兩隻大眼睛,吐著芯子。

方良照例上前道:“請通報你家禹強大人一聲,就說故人來訪。”一條蟒蛇去通報了。

一會兒,城門大開,只見一條小山一樣的大蛇蠕動而出,上面坐著一個小孩子,年齡和軒轅光等人相仿,年紀不大,卻一副威嚴端莊模樣。

“請問,是哪位故人來訪?”

“咳,是小老兒方良,”方良上前施禮,“還有尊師太乙真人的幾位親朋好友。”

“哦,這麼說都是自家人,請!”禹強立即在前面帶路,進了城中。

這座城中,雖然同樣蟒蛇橫行,然而卻並不傷人。人們一個個行走在街道上,也沒有慌亂神態。禹強介紹說:“來到這座城中的,都是施恩行善的好人,都是生前積累了功德的,只不過功德有大有小,要核定之後,根據功德大小分配,功德大的,等候召喚上天;功德中等的,等候在這裡安排房屋,照顧一應生活起居,等時間足夠以後,進入輪回,去下一次投胎;還有那功德小的,就在這裡一邊從事勞動生產,一邊等待進入輪回之盤。上了輪回之盤的,下一世或為牛馬,或為蟲蟻,渺渺茫茫,可就很難說了。能不能再恢復人身,就看個人造化和機緣了。”

“哎呀,這麼說,我們這一世能夠生而為人,還是前世積累了大功德呢!”眾人都吐了吐舌頭。不過同樣沒有久留,告別了禹強繼續前進。

最後,他們來到了鬼城的中心之城。這座城比外面的都要高大,而且外面幾座城都黑氣彌漫,獨有這一座城,不知道被什麼照耀著,異常明亮。

眾人剛來到城門前,出乎意料,只見那裡已經站了一個人,白髮飄飄,面帶微笑,等候著眾人。

“哎呀,那不是太乙伯伯嗎?”軒轅光一看竟然是太乙真人,大為吃驚。

“是呀,可不是祖師他老人家?”伶倫和蚩尤,都是太乙真人的徒孫一輩,因此以祖師相稱。

眾人都連忙跑上去,軒轅光問道:“太乙伯伯,見到您真是太好了。聽說您和混沌老魔打了一架,怎麼樣,沒有受到什麼傷害吧?我們可擔心死了。”

“沒事,我這不是好好的嗎?”太乙真人哈哈笑著,“哈哈,倒是你們幾個小娃兒,不為自己擔心,卻還為我這把老骨頭擔心,令人感動哪!喂,我可聽說,你們去天上擊敗了老魔,狠狠地教訓了他一頓,算是給我出了一口惡氣哪!我倒要好好地謝謝你們才是。這不,一聽你們要來這裡,我就在這裡等候你們幾位的大駕了。”

“什麼?您在這裡等我們?您怎麼知道我們要來這裡?”軒轅光奇怪地問。

“我自然不知道,不過,有一個人知道哪。”太乙真人笑著道。

“什麼人?有這樣未卜先知的本領?”

“你們猜。”

“這個嘛……”軒轅光想了一下,忽然靈光一閃,“莫非是我乾娘夢娘?”

“什麼?我娘會在這裡?不會吧?”蚩尤一聽,簡直難以置信。

“蚩尤大哥,你娘是東昆侖第一號大弟子,如果不是她,還有誰有如此本領?”

“哈哈。”太乙真人又大笑起來,“軒轅小子,我算是服了你了。你雖然沒有夢娘的占卜本領,可是你這份猜人心思的本領,老夫我可真自愧弗如啊!”

“啊?這麼說,我娘真是在這裡了?”蚩尤這才相信。

“豈止在這裡,你娘知道你們要來,早已給你們準備了一桌好吃的!”太乙真人說完,又看了一眼方良:“喂,老朋友,你該不是空手而來的吧?”

“哈哈,真人您真會說話,我要是這點誠心都沒有,怎麼敢來見您老人家?”方良說著,變戲法一樣,從懷裡掏出來一個瓶頸細長、肚腹大大的酒罈子。剛一拿出來,就有一股醇厚醉人的酒香將眾人給包圍了。

“啊哈,好香!”太乙真人一聞到那酒香就再也按捺不住了,“快,快去喝兩杯!”

眾人跟著太乙真人進了城。只見這座大城在外觀上,和其他的並無分別,同樣是街道縱橫,房屋林立,然而奇怪的是,這裡一個人也沒有,只有到處飄蕩著一叢叢、一片片的火焰,那火焰有的在地上熊熊燃燒,似乎永不熄滅,有的則飄蕩在空中,無風自動,來來去去,而且奇怪的是:到處都是火焰,然而卻不會燒到房屋,引起全城的火災。

“喂,太乙伯伯,這裡怎麼會有這麼多……火?”軒轅光問。

“哈哈,你小子也有不知道的的時候,”太乙真人笑著道,“不,這不是火。這叫做‘無明’。”

“‘無明’?”

“是啊,別看我們是在幽冥鬼城,可是,這裡的‘無明’,卻不是這裡產生的。它來自於上面的人間。那裡所有的人們,只要你起一個念頭,這裡就會產生相應的‘無明’。你起的念頭小,這‘無明’就小;你起的念頭大,這‘無明’就大,念頭生,‘無明’生,念頭滅,‘無明’滅!”

正說著,忽然一大片火沖著他們飛過來。

“啊?”眾人一驚,卻見忽然黑影晃動,似乎有一些透明的人夾雜在空氣中,飄忽而至,上來將那團火給撲滅了,然後又倏忽而去,來去無蹤。

“不要怕,這‘無明’分作兩種:一種是無害的,就是人們所起的善良的念頭;但是還有一種是有害的,就是你所起的邪惡的念頭。剛才這就是有害的‘無明’了,雖然被火影使者給撲滅了,但是卻都被記錄在案。將來等那個生出這邪惡念頭、製造這‘無明’的人來到這裡,他的魂魄就會被這團‘無明’炙烤,到時候苦不堪言哪!”

“啊?”眾人聽了,又是大吃一驚。

“那我們這一生中,該生出多少這樣不好的念頭來,如果將來都受到這樣製造出來‘無明’的炙烤,豈非……豈非要遭受永遠燒不完的折磨?”祖兒害怕地道。

“是啊,”太乙真人道,“你們沒有聽說過地獄之火嗎?你們以為那火是從哪裡來的,都是從我們的念頭裡生出來的啊!所以一念是善,一念是惡,看起來似乎都無足輕重,可是報應不爽,那是遲早的事情啊!”

說著,太乙真人帶他們來到了一座宮殿前。這宮殿巍峨高聳,便是鬼王的王宮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