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軒轅傳:與龍共舞

正文 第114章 亦夢亦幻

書名:軒轅傳:與龍共舞 作者:林猹 本章字數:5373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2日 14:38


剛睡著,就覺得自己身不由己,飄飄蕩蕩來到一個地方。這個地方是在一片無邊無際的汪洋大海上,大海中間有一座島嶼,他就來到了島上。

在島上極目四望,只覺得這座島真是美麗極了:只見島上到處都長滿了高大粗壯的樹木,那樹木也不知道開著一種什麼花兒,如同火一樣地紅。而就在這樣如烈焰般燃燒的樹上,枝葉和花朵間,又棲息著無數全身雪白的鳥兒。那鳥兒的體型極其龐大,卻又都體態輕盈,有的展翅翱翔,在海面上淩波飛掠,有的則在樹下空地上翩然起舞,一對對交頸相親,一種溫馨和感人的氣氛彌漫開來,給小島平添了旖旎色彩。

除了樹木花草、鳥兒,小島上還有各種各樣的動物:大到懶洋洋、慢騰騰爬行的海龜,每一隻都有幾百斤重,小到幾乎看不清面目的寄居蟹,頂著一個小殼,迅速地爬行來去,一遇到什麼危險就將自己隱藏起來。此外,還有蛇類、一些飛舞的甲蟲,都是這島上最早的原始居民。

而就在這樣的小島上,最引人注目的,還是在高高的岩石上,蓋起了一座城堡。軒轅光是建造房屋的好手,可是一看到那房屋,就知道水準遠非自己可比。

“什麼人會居住在這裡呢?”

他好奇地走了上去,來到城堡門口,兩隻通體雪白、神態高傲的巨型大鳥擋住了去路。

“請問……這裡的主人在嗎?”軒轅光小心地問道,也不知道這鳥兒聽不聽得懂。

“你要見我們家主人,你是誰?”沒有想到,這大鳥竟然開口說話了。

“哦,我叫軒轅光。”軒轅光連忙介紹道,“我是不經意闖到這小島上來的。”

“軒轅光,我家主人說,有一個叫光兒的孩子來這裡,請他進去,就是你嗎?”

“光兒,對,就是我呀。”軒轅光一愣,“怎麼,你家主人已經知道我要來嗎?”

“快請進去吧。”

兩隻大鳥讓開了路,軒轅光滿腹狐疑,一邊沿著道路向上走去,一邊心中猜測。

一路來到城堡的上層,剛站定,忽然,只見一隻大狗“汪汪”叫著撲了上來。

“啊呀……”軒轅光嚇了一跳,再也沒有想到,在這島上竟然會有人養狗,一驚之下,本能地拔出了肩頭上的至尊之劍,對準了那只大狗:

“別過來,你要過來,我可不客氣了。”

他本來以為,這一嚇唬,那大狗就會退卻,卻不料那只大狗根本不理會,繼續“汪汪”叫著撲上來,軒轅光情急之下,胡亂揮劍,竟然真的一劍刺在了那大狗的身上,只聽得“當”一聲響,竟然如刺中了什麼硬物一樣。

一瞬間,軒轅光腦子電轉,眼見這一劍竟然刺不進去,他忽然明白了什麼。

“什麼?這只狗……是機關做的?”

眼見一劍之刺落了幾根皮毛,那大狗毫不在意,仍然咆哮著,軒轅光明白了這是機關狗,反而不害怕了,他只仔細一看,就瞭解了關鍵所在。因此,當那大狗撲上來,他一下將手伸到了大狗脖子下面,輕輕摸到了一個機關,一扭,大狗就如同突然失去了生命一樣,僵硬在那裡了。

“好傢伙,做得真不錯啊!”軒轅光蹲下來,仔細地打量那大狗,研究起機關來。

“我只以為我是此中高手,卻不料這機關狗做得比我還精巧。不過,這技術看著有些熟悉啊?”他凝神思索著,“為什麼有似曾相識的感覺?”

忽然,他想到了在烈山中,見到的那個木頭機關人。他似乎明白了什麼。

“爹?請問,是爹在這裡嗎?”

他站起身,有些激動,又有些不敢相信自己,但只叫了一聲,就聽“吱呀”一聲,面前的兩扇門打開了,一個高大雄偉的身影從裡面走了出來。

“哈哈,光兒,不簡單呀,僅僅憑機關術就知道是我的手筆,你怎麼猜到的?”

“爹,真的是您?!”軒轅光一看,這個人可不正是自己的父親飛熊大將軍黃能,不由地熱淚盈眶,撲上去跪倒在地,用力磕頭:“光兒見過父親!”

“起來吧,這裡沒有這麼多繁文縟節。”黃能一把將他拉起來,“你還沒說,怎麼猜到是我做的呢?”

“是這樣,我在烈山,找到了當年爹您留下的那個機關人,仔細研究了製作技術。剛才我看這個木頭機關狗,和那技術在關鍵環節上一模一樣,我就猜是您。畢竟,這普天之下,有這樣本領的人不會太多吧?”

“哈哈,豈止不多,除了咱們爺倆,天底下呀,保證找不出第三個人。”

“嘟嘟,吹法螺!”從屋子裡又傳出來一個聲音道,“天底下沒見過這樣的爹,當面教孩子說大話!”

“啊?是娘?”一聽那聲音,軒轅光就聽出來了,“是娘在裡面嗎?”

他沒有聽錯,就見一個人笑吟吟地從裡面走了出來,面目慈祥,一襲如雪的白色衣裙,長髮飄揚,即使已經度過了無數孤獨和寂寞的歲月,她依然是那麼美麗動人,有著母親的成熟以及女性的獨特柔美。

“娘,我好想您呀。”軒轅光激動地飛身上去撲入了母親的懷裡,淚如雨下。

“光兒,娘也想你呢。”附寶夫人輕輕地摟著他,“不論何時,你都是娘的心頭肉呀!”

“可是,娘,您和爹為什麼要丟下孩兒,獨自來這樣一個地方居住?為什麼不帶上孩兒一起來?”軒轅光在母親懷中抬起頭來,不解地問道。

“這個,說來話長……”附寶夫人撫摸著他的頭,“走,咱們到裡面去說吧。”

他們進了屋子,軒轅光才發現,屋子裡別有洞天:一切都佈置得簡潔而乾淨。雖然在這樣的地方,談不上舒適,但能夠有這樣一個地方,供夫妻廝守,已經勝過一切的瓊樓玉宇,勝過那錦衣玉食的天上生活了。

“光兒,不是爹娘狠心丟下你,實在是因為,爹和娘分開得太久,而你爹那個脾氣,你恐怕還不太瞭解,他和你外公水火不容,一見面就要吵架,說不上三句話就要翻臉。唉,娘做了多少努力,總也拿他們沒辦法。這不,你爹又因為不願意見你外公,所以跟娘商量,說乾脆一走了之。所以不帶上你一起走,是因為你做了那麼多事情,功勞那麼大,你外公一定要好好地封賞你,你爹希望,你可以接替他擔任天界的御林軍大將軍一職呢!他故意離開,也有替你讓位的考慮,也算是父業子承了。怎麼樣,現在你一定是天上的大將軍,風光無二了吧?”

“哪裡呀,爹,娘,我現在是戴罪立功,沒有把這條小命丟了,已經是萬幸了。”

“啊?!”黃能夫婦都是一驚,“光兒,你說什麼?”

“爹,娘,你們不知道,”軒轅光道,“我把外公暫借給我的權力之杖給弄丟了。”

“什麼?權力之杖丟了,怎麼回事?”

“是這樣的……”於是軒轅光把自己如何一覺醒來,不見了父母,後來發現父母留下的信,和趕來傳旨的大哥炎帝神農氏一道讀了父母的信,正在傷感,後來又忽然發現權力之杖不見了

,為了避免引起更大的猜忌,自己只好臨時編了個故事,才騙過眾人,奉命到下界來尋找權杖。

“你是說,你一早起來,只看見劍和信,奇怪呀,我們走的時候,那權力之杖明明就放在至尊之劍的旁邊,沒有錯呀。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黃能不解地道。

“莫非有人在我們走後,偷偷溜進去,偷走了權力之杖?”附寶夫人問道。

“一定是這樣,可是那個人會是誰呢?”黃能著急地在屋子裡來回踱步。

“爹,娘,你們不要急,其實,權力之杖被誰偷走了都沒有關係。”軒轅光道。

“為什麼這麼說?”

“只要知道,不是你們拿走的權力之杖,我就放心了,不管誰偷了去,我一定會找回來的。”

“什麼?你懷疑是我和你娘拿走了權力之杖?”黃能一瞪眼睛,“真是好笑。我要得到權力之杖,早就下手了,也不用去偷去搶,只要我點一下頭,你外公早自己將權力之杖送給我了。我就是因為不願意接替他來擔任什麼天界至尊,我討厭那種操別人生殺大權的感覺,不願意淩駕於別人之上,不願意去約束別人,也不願意別人約束我,所以才一再地逃避,才會躲到這種無人能夠找到的小島上來。光兒,難道連你也不瞭解你爹和你娘嗎?你不是也繼承了爹和娘對自由的渴望,一直在追求過上一種不被打擾的完全自由自在的生活嗎?難道這錯了嗎?”

“我當然相信不是爹娘拿的,可是如果我不編造那一套謊話,只怕所有人都會懷疑,這件事情是爹娘所為,尤其對爹,他們始終不能理解。”

“是呀,這也怪不得他們,”附寶夫人道,“像你爹這樣的人,的確天上地下少有,但也正因為如此,我才對他一見傾心,才會不顧一切跟著他。”

“好了,咱們不說權力之杖的事情了,”軒轅光道,“爹,娘,請原諒我沒有遵照你們在信中的囑咐,還是來打擾你們清淨的生活。不過我既然來了,我可不可以留下來,和你們一起住幾天。我想多瞭解一下你們的生活,尤其我想和爹多說說話。我心裡有很多話想對他說呢。”

“可以啊,乖兒子,其實爹娘也很希望你能在這裡多住一些日子呢。”附寶夫人道。

“哈哈,小子,就是你不說,爹也想讓你留下來呢。你的機關術我看還需要提高,你的至尊之劍,劍法只怕也不怎麼樣吧?爹還有很多本領,都沒有來得及教給你呢。既然有這麼一個好機會,不如我都教了你吧。”

“可是,我……不會令爹失望吧?”軒轅光忽然有些沒有信心起來。

“小子,要想不讓爹失望,就得多加努力。不過,你是爹的兒子,應該差不到哪裡去。”

“行,你們爺兒倆先聊著,我去給你們做飯啊。”附寶夫人樂滋滋地出去了。

屋子裡,有了充足的時間,軒轅光得以仔細地講了自己如何在小廟底村跟隨大橈先生,還有在伶倫的陪伴下,一起長大,後來怎樣結識了黃龍鍾九,從而開始了一段奇幻莫測的命運之旅,在整個尋找五色土的過程中,是怎樣遭受了一次次的挫折和磨難打擊,又是一次次怎樣脫困的。因為在這個過程中,遇到很多人都是黃能的舊日相識,聽得黃能也是感歎連連,尤其“白伊娜”三姐妹之死那一段,令他唏噓不已。

“好小子,沒想到,你竟然經歷了這麼多事情,而且看起來根本不可能的事情,你竟然最後做成了。告訴爹,你到底靠的是什麼?你的本領到底有多大?”

“我也不知道,總之我就是一點點地聽到爹的事情,越來越覺得爹是個了不起的大英雄。當我遇到困難的時候,我就想到爹,就會有無窮的力量。”

“哈哈,小子,不用當面拍你老子的馬屁!走,到外面去,讓我看看你的劍法!”

父子二人來到外面,在一片平坦的地方,軒轅光開始當著父親的面表演至尊之劍的劍法。

這一套劍法,他已經經過無數次錘煉。從最初的勉強使用,帶後來日漸熟練,再到西昆侖經過常儀真人的指點,能夠將劍法中的力量激發出來,進入到舉重若輕的境界。這一施展出來,連黃能在邊上也不由連連點頭。

“好小子,果然不簡單。你居然在這麼小年紀,就能夠將這套劍法的威力,發揮到這等程度。我當年在三十歲上,也不過如你現在的成就。”

“爹過獎了!”

“不過,你雖然天資聰穎,但是畢竟沒有得到我的親傳,所以,還未能達到人劍合一的境界。你看我的!”

他將至尊之劍拿過去,一招一式,演練給兒子看。這是軒轅光第一次看到真正至尊之劍的主人如何使用此劍,只見他輕描淡寫,招式上似乎和自己並沒有什麼不同。但是那招與招之間,卻流暢之極,氣韻貫通,宛如長江大河一樣,滔滔不絕。更奇妙的是,他使出來的劍招,似乎每一招都是活的,那氣韻和天地宇宙都是貫通的。他只使出了幾招,附近的海面上,已經形成了一股氣流。隨著他劍招越來越快,那氣流開始旋轉起來,很快將附近的水面都帶動了。水面洶湧起伏,跟著他的劍招,被劍氣激蕩,凝成了一股巨大的力量。這力量真正是排山倒海,到後來,黃能將劍一下子丟了出去,不再使用自己的胳膊,而是用自己的意念控制劍。那劍一下子變成了五色金龍,和主人的意念合二為一,頓時巨浪湧起,那金龍成為了一個潮頭之間出沒的調皮精靈,一會兒在浪尖上起舞,一會兒在波濤中穿梭。突然,無數的巨浪都被攪動起來,托舉著那金龍飛天而上,一直飛到幾百丈高,然後猛砸下來。

“轟——”一聲巨響,水面如同被砸開了一個巨大的口子一般,軒轅光只感覺整座小島都在腳底下顫動,不絕的海水一波波湧來,良久方息。

再看那劍,自己飛了回來,落在黃能的手上,也在不停顫抖,似在喘息一樣。

“倉啷”一聲,黃能見劍擲入劍鞘,這才將如醉如癡的軒轅光給驚醒。

“小子,怎麼樣,爹這套至尊劍法,還過得去吧?”

“爹,您太謙虛了。”軒轅光才知道,爹被稱作天上地下第一,絕對不是無中生有。這一柄劍,也只有他才能施展到如此驚天地泣鬼神的水準。“爹,看了您的劍法,孩兒才知道自己真是委屈了這把劍,看來,只有您能配得上這把劍,還是請您收回去吧,孩兒不敢再妄稱會使劍了。”

“唉,你不必氣餒,”黃能過來拍了拍他的肩頭,“我練成此劍,足足用了幾百年的時間,你才剛開始呢,只要肯下苦功夫,朝夕揣摩,日思夜想,一定能夠達到和爹一樣的成就。其實,使劍一道,千變萬化,存乎一心。爹現在的人劍合一,還不是最高境界呢。”

“啊?還有更高的境界?”

“有,那就是‘人劍兩忘’。不過,那就需要更多的歷練,更大的智慧啊!”

談論著劍道,二人回到屋子裡,附寶夫人已經做好了飯。在海島上的飯很簡單,只有鳥蛋、魚蝦,以及一些海菜和水果,不過卻都富有營養。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