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血色特工

正文 第27章 眼鏡蛇伏罪

書名:血色特工 作者:老缸酸菜 本章字數:2611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08


洛風過去一把撕下他的面罩,果然是眼鏡蛇那張陰險的臉。

一巴掌扇了過去,洛風殘忍的冷笑了兩聲,對著羅馬基道:“人我帶走了,今天的事麻煩叫弟兄們把嘴巴閉嚴,還有總參謀長那裡還請幫我打個招呼。”

羅馬基早就得到季夫先科的指示,沒有猶豫,叫洛風帶走了眼鏡蛇。

走出莊園,伸手拿出手機,剛想撥狐狸的電話,洛風又放下了。

這件事不能叫狐狸參與,原因是洛風根本不可能讓眼鏡蛇活著回到國內。

一是為了報戰友的仇,更重要的是眼鏡蛇見過自己變身後的樣子,要是國內從他那裡知道有一個怪物幫自己,又再通過自己這段時間辦了這麼多不可能的事情,不懷疑自己才怪,甚至會給自己帶來滅頂之災。

拉著眼鏡蛇走出了莊園外的樹林,洛風看看四周無人,一拉眼鏡蛇騰空而起,朝著遠離市區的方向飛去。

在一處四周無人的地方落了下來,一把把眼鏡蛇扔在了地上。

至始至終眼鏡蛇都沒有說過一句話,好像任命了一般,對於洛風的變化也沒有太多驚奇。

洛風找了一個木棒,說道:“眼鏡蛇,你有什麼遺言嗎?”

眼鏡蛇抬眼望瞭望洛風道:“沒想到你這只獨狼成長得的這麼快,這次我算徹底輸給你了,不過我勸你不要殺我,因為後果你承擔不了。”

洛風掂了掂手裡的木棒道:“我想不到什麼後果,也不會去想,我只想為信鴿他們報仇。”

眼鏡蛇臉上沒有一絲恐懼,說道:“獨狼,我知道你是必須殺我,因為我看到了你的秘密,對嗎?你所謂的報仇只不過是冠冕堂皇的藉口罷了。”

洛風說不上為什麼對眼鏡蛇的淡然有一種憤怒,如果他現在求饒、懺悔,也許洛風還能讓他少受些痛苦。

“砰!”一棍子砸在了眼鏡蛇的髕骨上,痛的他大叫了起來。

眼鏡蛇的臉因為痛苦扭曲了在一起,再也保持不住平靜,而。

“你知道嗎?你就是敗在你太高傲上了,明知道羅斯國人監視你們,還不早早的撤退,要不然我也不會這麼快抓到你。”

“這滋味怎麼樣,聽狐狸說你對她動刑的時候,花樣可不少,不過我這個人簡單,比較單調。”

說著,洛風又是一棍子,敲在了眼鏡蛇的另一塊髕骨上,本已停止哀嚎聲又開始響了起來。

接著洛風隔一會兒敲碎眼鏡蛇一塊骨頭,最後在他留下一句“李家不會放過你的!”後,一棍子打在了他的後腦,結束了這條罪惡的生命。

看著躺在腳下的屍體,洛風沒有報仇後的快感,反而有點失落,一種失去方向的失落。

圖紙得到了,仇人也親手幹掉了,下一步要幹什麼呢?

洛風呆呆的站在原地,一遍遍的問自己,“父親、母親”兩個詞跳進他的腦海,又晃了晃,把他們驅逐了出去。

從小沒有感受到他們的溫度,他無法想像他們為什麼會拋棄他二十多年,叫他從小就在孤獨中度過。

雖然潛意識裡,他還是想探尋他們的下落,不過在理智中,他們一定會被洛風從大腦裡放逐。

“也許我該歇歇了!”這是洛風最後一個想法。

把眼鏡蛇的屍體扔進了深山,洛風又回到了莫斯科。

剛一進城,電話就響了起來。

汪大使的聲音傳了

出來:“洛風,眼鏡蛇在哪裡?”

洛風沒想到汪大使會這麼快獲得消息,回答道:“我不知道,沒有抓到。”

汪大使說道:“混蛋,快告訴我,你知不知道,你要大禍臨頭了!”

洛風想起了大使跟自己講的話,說道:“汪大使,你的話我記得,”說完就掛斷了電話。

沒想到剛要收起電話,王同文的電話就打了進來。

“洛風,眼鏡蛇在哪裡?”他的開場白和汪大使如出一轍。

洛風道:“不清楚,剛剛汪大使問過了。”

王同文急道:“洛風,我求你了,把眼鏡蛇交出來吧!”

聽到王同文近乎懇求的話,洛風知道賴不了了,於是道:“王叔,這條線安全嗎?”

“王叔!”這是霸王讓洛風叫的,他只在入伍之前叫過一次,養父說王同文是他的兄弟。

王同文說道:“安全,洛風,別意氣用事,眼鏡蛇的事情真的很麻煩。”

洛風說道:“王叔,你跟我說句實話,他們真會為了一個叛徒而懲罰一個英雄嗎?”

王同文頓時陷入了沉默,歎了口氣說道:“有些人是我們無法逾越的大山,要不然當年霸王也不會離開京都,並且到現在都不能回來。”

聽到王同文的話後,洛風一股氣向腦袋上湧去,說道:“眼鏡蛇不可能再回來了,失蹤了,永遠的失蹤了。”

王同文一聽就明白了,頹然的坐到了辦公椅上道:“你暫時不要回來了,東歐局的重建需要很長時間,知道嗎?”

“啪!”王同文憤憤的合上了手機,不知他是為了洛風的不顧大局而氣憤,還是為了他可能像當年保不了霸王那樣,現在也保不了洛風。

報仇後的洛風,心裡又解脫了幾分,至於幹掉眼鏡蛇的後果,他根本就沒有去想。

男人活在世間,必須有自己的原則,如果不能為對自己照顧有加的信鴿和隊長灰熊他們報仇,那洛風會一輩子活在不安和自責中。

回到肖基洛瓦家的古堡已經是早上七點鐘了,狐狸同伊凡諾夫在俄安全部隊介入的時候,就已經撤了回來。

一見面,狐狸就問道:“怎麼樣?”

洛風點了點頭道:“信鴿他們可以安息了。”

狐狸知道洛風說的是什麼意思,眼淚控制不住的流了下來,眼鏡蛇不但叫她失去了戰友,更帶給她無盡的噩夢。

從被洛風救出來後到今天,狐狸就沒睡過幾天好覺,她總是在夢到自己被中情局審問的情形。

雖然受過抗刑訊訓練,可不經歷永遠不知道那是一種什麼樣的考驗,狐狸覺得自己寧願去死,也不要再被敵人抓住。

洛風把狐狸抱進懷裡,任由她的淚水浸濕自己的肩膀,他用行動告訴她,自己就是她的依靠,她再也不用恐懼。

不過這和諧的一幕被一聲咳嗽打破了,艾娃笑嘻嘻的來到二人面前,說道:“哎呀!我來得不是時候,我馬上就走,我父親叫你們吃早飯。”

狐狸羞澀的掙開了洛風的雙臂,擦了一下眼淚,跟隨艾娃向餐廳走去。

早餐很簡單,白粥、牛奶和油條,伊爾哈姆正津津有味的拿著一根油條大嚼。

見洛風進來後,伊爾哈姆笑呵呵的招呼他坐下後,有些誇張的說道:“沒想到這東西這麼香,再配上牛奶,我覺得吃了這麼一頓早餐,我一天的心情都會好起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