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血色特工

正文 第29章 霸王出山

書名:血色特工 作者:老缸酸菜 本章字數:2579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08


院子裡不知道什麼時候開進來兩輛越野車,每輛車門旁都站著兩個人,而洛風看到他們的第一眼就知道,這四個人是幹什麼的。

四人給洛風的第一感覺就是冷血、兇悍,叫人看了會不寒而慄,他相信他們絕對是那種殺人不眨眼的角色。

突然有種想逃跑的衝動,雖然洛風知道這不切實際,可要不想出辦法,他知道自己絕對會凶多吉少。

回頭對著王大興說道:“我能不能同汪大使告個別,我想起來有些情報忘了跟他講。”

王大興說道:“對不起,你不能見汪大使,我們對他採取了規避措施。”

講完後,見到洛風一臉的糊塗樣,王大興繼續道:“告訴你也無妨,當初你的養父霸王救過汪大使的命,所以他屬於相關人員,要回避。”

洛風任命似的點了點頭,說道:“好吧!我們可以走了。”

鳳凰和板凳繼續押著洛風向越野車走去,全程他都沒有再講話的機會。

在轉交給四個清道夫之後,洛風借著上車轉身的機會,對著鳳凰眨了一下眼睛,而鳳凰用一個幅度極小的額首回應,知道他是叫自己趕緊通知局裡。

洛風被安排在了兩個清道夫之間,王大興坐在副駕駛,另一部車裡只有李東和一個開車的清道夫。

車子駛出大使館,王大興和三個清道夫全程都在保持沉默,就連洛風主動說話,換來的依舊是沉默的回應。

一路上都很壓抑,這是車裡的氣氛帶給洛風的直觀感覺。

當車子駛出莫斯科城,洛風發現這條路不是向機場方向去的,而另一輛車子不知什麼時候已經消失在視野裡。

洛風大叫道:“你們要帶我去哪裡?這不是去機場的路。”

這次王大興沒有再保持沉默,而是轉過頭道:“我想現在你的人肯定接到了大使館的通知,我還知道你在莫斯科有自己的人馬,我不想我們的行程受到干擾。”

說完後,王大興又轉過頭,又陷入了沉默中。

洛風突然意識到一個問題,這些人不是剛來莫斯科,而是監視自己一段時間了。

聯想到自己帶走眼鏡蛇,汪大使和王同文第一時間就獲得消息,那麼可以肯定,現場外一定有他們的人。

看來這張網早就盯上了自己,可自己在幹掉眼鏡蛇之前,並沒有得罪什麼人,背後又是誰在暗算自己?

此人能量很大,大到可以指揮這些一看就是“幹粗活”的人,而且這個人能影響到外交部和總參,目前能做到這點的人沒有幾個。

可自己只是一個小特工,有什麼值得他這麼興師動眾的嗎?

……

今天的李岩副總參謀長走進辦公大樓的時候,臉上不見了往日的神采奕奕,取而代之的是一臉愁容。

等李岩到辦公室時,王同文已經在裡面等他了,正在那裡心不在焉的喝著秘書遞過來的茶水。

李岩看到了王同文,也猜到了他來的目的,說道:“同文啊!走,裡面說。”

來到了里間辦公室,王同文關上門後,說道:“李總,關於眼鏡蛇的事情,我想跟您做個彙報。”

李岩放下公事包,一擺手道:“不用了,我說過我不想知道他的任何事情。”

王同文見到老領導這麼堅決的拒絕了自己,知道事情基本沒了轉圜餘地,咬咬牙說道:

“李總,洛風不能動!”

作為一個跟隨了自己幾十年的下屬,什麼話可以說,什麼話不能說,李岩相信王同文知道尺寸,可今天他明顯越界了。

李岩抬起頭,眼裡透出冷厲的光,王同文也目視著他,眼神裡沒有一點退讓的意思。

“你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你好像對你這個下屬很重視,是嗎?”

王同文毫不示弱的道:“李總,有些事情要講究個道理,洛風是我們的功臣,說他是我們的民族英雄都毫不過分,這一評語是夏副司令下的。”

“王同文,你是總參的人,不是海軍的,夏副司令的手還伸不進這裡。”

李岩聽到王同文用夏副司令壓自己,又想起早上在家裡所受的憋悶,頓時爆發了。

他指著王同文道:“那好!你跟我說說二十五年前,參與小娟救治的醫生為什麼都調離了京都?”

“還有當時你只是一個小情報員,那裡來的權利,負責起整個後勤醫院的調度?”

王同文知道李岩肯定在上次談話後,對李娟當年的救治過程做了調查,雖然真憑實據沒有拿到,可蛛絲馬跡逃不過這個老情報員的眼睛。

收回盯著李岩的目光,王同文心虛的看向別處,不過李岩並沒有想放過他。

李岩繼續道:“你上次跟我說小娟的孩子死了,是嗎?”

說到這裡,李岩有些怒不可及,罵道:“混帳!你還叫我回家問老頭子,我是真問了,可導致的是現在洛風誰也救不回來了!”

終於抵不住情緒的壓迫,李岩說完這句話,像被抽空了氣力,一下跌坐在辦公椅上。

直到今早他才確認,洛風的確是自己最心愛的小妹李娟的孩子,雖然是堂妹,可李岩對李娟的感情比他自己的親妹妹李相君還親。

王同文也好像被電擊了一樣,他收到狐狸的電話,告訴他洛風被帶走了,他就知道這件事是早有預謀。

眼鏡蛇的死亡只是一個導火索,而那張網其實早就罩向了洛風。

現在他明白了,原來是自己透露了洛風的身份,是自己害了他,這怎麼向霸王交代。

李老為什麼要針對一個李家的人,這裡一定有自己不知道的原因,王同文試著問道:“洛風不應該是你們李家的人嗎?”

李岩搖了搖頭道:“我也搞不清怎麼回事,我父親只說了一句,那個畜生不能留。”

在王同文失魂落魄的走向自己的辦公樓的時候,遠在大興安嶺的霸王拉開了床下的蓋板。

霸王從下面的坑裡拖出一個大木箱,擦去上面的塵土後,打開了箱蓋。

木箱裡有一個長條的背包,霸王把它拿了出來,放到了床上。

打開背包,裡面除了一個木制的槍托外,其它的都是一些零件。

霸王用一個沾了精密機油的布反復擦拭,直到所有的零件又都煥發出金屬的光澤。

從床腿上抽出一隻槍管,霸王快速的組裝起來,片刻後,一把狙擊槍出現在了他的手裡。

左右做了個射擊的姿勢,霸王又從木屋的屋頂上拿下一個布袋,從裡面拿出一個望遠鏡,用力的一掰,左鏡筒竟然是只瞄準鏡。

又把狙擊槍拆掉,然後一件件的收好。

霸王又從一打護照中抽出一本,又向兜裡塞了一遝錢,背上背包,鎖上門,向林場外面走去。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