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宦海商戰 > 巔峰之路

正文 第1章 看了不該看的

書名:巔峰之路 作者:土豆先生 本章字數:2734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45


今天中午,剛剛上任棲鳳鎮鎮長的嚴正居然把農經站副站長陸豐明叫去吃飯了,而且跟他們在一起吃飯的都是鎮上一些有頭有臉的人物。

陸豐明坐著嚴正的帕斯特來到了鎮上的御用飯店金海岸飯莊,一個穿著煙色套裙,黑色蕾絲襪的年輕女孩把他們領到了二樓的一個包間。

到了包間裡,陸豐明有些懵比了,坐在包間的都是鎮上的頭面人物和嚴正的嫡系,兩個副鎮長黃一山和胡建強,黨政辦公室主任方英明。陸豐明見到這些人一臉的呆懵,這些人見到他也有些駭然。這都是一些科級和副科級幹部,平時跟他們很難有交集,今天是怎麼了,莫非是時來運轉,嚴正把他當成自己人了?

嚴正很親熱的把陸豐明拉到了身邊坐下,雖然都認識陸豐明,但是嚴正還是很隆重的對包間裡的人做了介紹,特別著重的強調他們是高中的同學,在學校裡最默契,他們還是班上的正副班長。

在高中的時候,他們兩個人是正副班長不假,可是兩個人好像是犯相,意見從來沒有統一過,經常爭吵的面紅耳赤,有兩次是大打出手。

高中不是小學和初中,罵了打了過去就沒事了,可是高中他們都是成年人了,懂得記仇了,所以他們兩個人之間的關係並不好,也就是同學聚會的時候在一起聚一下,平時幾乎是見了面都不打一聲招呼。

今天在酒場上嚴正對自己這麼熱情,陸豐明感動了,他對自己的小肚雞腸深深的自責。自己高傲什麼,人家是鎮長,正科級幹部,你雖然是名牌大學生,混了三年,還不是一個上不了檯面的副股級?

其他的人見到嚴正對陸豐明很器重,就明白了嚴正的意思,這是以後要進入他們圈子和勢力範圍的人,也就是一個戰壕的戰友。因此對他也很熱情,不斷的給他敬酒,陸豐明雖然被整的有點蒙圈了,但是他明白這些人對他的熱情都是看在嚴正的面子上。

嚴正拍著胸脯對陸豐明打包票,到年底給陸豐明弄一個副科級,現在他在鎮上說話算數了,一定要好好的照顧一下老同學。

陸豐明如坐針氈,他很不習慣跟這麼高級別的人坐在一起,包間裡空調吹著風,很涼爽,但是他渾身還出著汗。

其實嚴正有自己的打算,現在他擔任了棲鳳鎮的鎮長,聽他話的人不是很多,大多數都是鎮委書記柳靖宇的人。

他瞭解陸豐明這個人,雖然窩在農經站,但是他是一個有才能的人。是國內知名大學的高材生,寫的一手好文章。只是自恃清高,不屑於請客送禮,再就是上面沒有人提攜,三年了,混了一個農經站站長,還是副的。

現在他就要撥雲見日,讓陸豐明這個夜明珠放光,為自己所用。

快吃完了,嚴正接了一個電話,他對著人們說了一聲:“不好意思,有事我先走了。”他急匆匆的回去了。

他們吃了半個小時也都散了,陸豐明多喝了幾杯,酒精燒腦,現在還處於極度的亢奮之中。

終於熬出頭了,陸豐明似乎看到了眼前的金光大道。三年了,周圍的人不是調走,就是升遷了,只有他生根發芽在農經站,跟幾個內分泌失調的阿姨和兩個禿頭頂的叔叔混在一起。

現在他要抓住這個機會,不能自恃清高坐等機會的到來了,因為他的老婆王豔已經等不及了,給他發了最後的通牒,再這樣渾渾噩噩的混下去,乾脆離婚!

他來到了鎮政府對面的鳳翔超市,買了一條軟中華,他知道嚴正愛抽軟中華,他要趁熱打鐵,鞏固一下他跟嚴正的感情。

七月流火,天氣進入

到了真正的炙烤模式,人們仿佛裹在一個密不透風的球裡面,窒息的簡直要昏厥過去。

樹不動,蟬不鳴,大街上幾乎見不著幾個人。陸豐明腋下夾著那條裝在黑色塑膠袋的軟中華,快速的走向鎮政府宿舍樓。

雖然他也是汗流浹背熱的要命,用衣袖不停的擦著臉上的汗,可是心裡好像是吃了一個冰冰涼的冰棍,心裡舒服的很。

穿過鎮政府大院,就是鎮政府的宿舍,是一些標準的六層小樓,這些宿舍還沒有裝修完,這個時候只有幾個副科級和正科級幹部才能享受到。

陸豐明很清晰的記得嚴正的宿舍在二號樓的一單元三層,他順著窄窄的樓梯來到了嚴正宿舍的門口,他看到防盜門還沒有安裝。

站在了門口,感到非常的緊張,這是有生以來第一次送禮,心裡忐忑不安的。

今天也是第一次喝這麼多酒,酒勁往上撞,他感到一陣暈眩,手本能的扶住門,身體往前傾著,重力都用在了扶著門的那只手上。

可是門沒有鎖,被他一扶,門竟然被推開了,他閃進了房間裡。到了房間裡,酒被徹底的嚇醒了,他明白自己做了一件最愚蠢的事情,看到了最不該看的東西。

在寬敞的客廳裡,嚴正坐在沙發上,一個女人坐在他的腿上。

這個女人頭髮淩亂,蓋在臉上,陸豐明沒有看出她是誰,但是映入眼簾的是這個女人雪白的肌膚和饅頭大小的兩團溫軟。

嚴正一隻手抓著這個女人的兩團溫軟,另一隻手伸進女人窄窄的短裙裡。這個女人發出輕哼聲,非常的銷魂。

陸豐明趕緊的轉過身去,夾在腋下的中華煙掉在了地上。他特別的沮喪,怎麼這麼巧,碰到嚴正兩口子在……

這個女人尖叫了一聲,趕緊的從嚴正的腿上下來,低著頭從陸豐明的跟前走過去,快速的出了房間。

雖然給了陸豐明一個側面,他還是認出了這個女人,是計生辦副主任樊玲,不是嚴正的老婆梁歡。

他現在進退兩難,站在那裡不知所措。嚴正一步步的來到了陸豐明的跟前。

“老同學,你太實在了,不知道敲敲門嗎?連一點最起碼的常識也不懂,怪不得你現在還是一個農經站副站長!”

嚴正強壓著心頭的怒火,現在恨不得殺了陸豐明。

“嚴鎮長,你不要誤會,我什麼也沒有看到。我知道您愛抽軟中華,就給您買了一條,望您笑納!可是……”

“可是,可是什麼?你看到了什麼?”

嚴正的一隻手在咚咚的敲著陸豐明的腦袋,叱喝著他。

“嚴鎮長,我什麼也沒有看到!您不是在睡覺嗎?”

陸豐明只能瞪著眼睛說瞎話,覺得說出來的話就像小學生作文,是那麼的幼稚可笑。

雖然嚴正知道問這句話是多餘,陸豐明又不瞎,他會認不出樊玲?何況農經站和計生辦的兩個辦公室還緊挨著,可是他這樣問陸豐明,也是為了穩住自己心裡的惶恐不安。

“你坐吧。”嚴正的語氣緩和了下來,他的眼睛盯著掉在地上的中華煙。

陸豐明好像得到了一個立功贖罪的機會,趕緊的彎下腰,撿起地上的中華煙,遞給了嚴正。

嚴正手裡拿著中華煙坐在了沙發上,指了指他旁邊的沙發,陸豐明簡直是受寵若驚,屁顛屁顛的坐到了沙發上。

他的屁股不敢坐實,微微的欠著身子。

打開了中華煙,嚴正拿出一支放在鼻子上聞著,他的眉頭微微的皺了起來,看到嚴正變了臉,陸豐明的心也提了起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