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宦海商戰 > 巔峰之路

正文 第6章 醉翁之意不在酒

書名:巔峰之路 作者:土豆先生 本章字數:2278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46


這個美豔的少婦就是李秀媛,陸豐明也認識。鎮上就是巴掌大的地方,抬頭不見低頭見。

對於李秀媛,整個棲鳳鎮傳的沸沸揚揚的,她是前鎮長林飛的人,幾年的時間從一個小護士混成了鎮中心醫院的副院長,其中的貓膩不言而喻。

嚴正和陸豐明進被李秀媛拽進了客廳,在柔和的燈光的照射下,李秀媛皮膚泛白,眉目含情,胸前的兩團溫軟脹鼓鼓的,陸豐明不禁有了一種,寧在花下死,做鬼也風流的感覺。

張松見到嚴正特別的熱情,居然拿出了一盒九五之尊香煙來招待嚴正。嚴正好像是來到自己的家裡一樣很隨便,並且換上了拖鞋,翹著二郎腿坐在沙發上,肆無忌憚的在李秀媛的身上掃視著。

張松的心裡苦不堪言,他明白他的土管所所長和他老婆鎮中心醫院副院長,都是李秀媛用身體跟前鎮長林飛換來的。可是他也倒楣,他的土管所所長的屁股沒有坐熱,林飛就被抓了。

差點把張松嚇死,像他這種沒有太深背景的人,靠山倒了,他的仕途也就完了。他最擔心的是林飛的案子會牽扯到他,那就是雞飛蛋打,賠了夫人又折兵。

幸虧他張松聰明,聽到林飛被抓,立即給嚴正送去了兩萬元。現在林飛的事情已經塵埃落地,還真抓了幾個陪葬的,鎮上的一個宣傳委員和一個副鎮長,還有他們土管所的一個副所長,都進去了。

現在張松的心終於放下了,他有一絲僥倖,又佩服自己的敏感政治嗅覺,不走動嚴正,大概他也是林飛的殉葬品了。

可是張松心裡很清楚,現在他的土管所所長的位置是岌岌可危,前幾天副書記陳玉成領著綜治辦副主任陶軍來到了他的辦公室。

陳玉成在他的辦公室裡轉了幾圈,然後拍了拍他的肩頭,說道:“老張,你的小日子過得挺舒服啊,可是……”

陳玉成不說了,乾笑了幾聲,領著陶軍揚長而去。聽話聽音,張松明白,陳玉成這是給他一個提醒,讓他看著辦。

官場上的話不能說的太明白了,連一個言外之意你都聽不明白,你還在官場上混什麼。

一整天把張松搞得坐立不安,心驚肉跳,他明白陳玉成現在想把他一腳踹了,安插自己的嫡系。

張松權衡利弊,覺得已經往嚴正的身上貼了,就不能再跟陳玉成有什麼來往了,腳踩兩隻船是為官之大忌。所以今天晚上把嚴正邀請來打麻將,聯絡一下跟嚴正的感情。

可是陸豐明也一起來了,張松看著有些彆扭。他又想到,陸豐明是嚴正的秘書,是嚴正的貼身小棉襖,心腹愛將,就是陸豐明看到了什麼,也不會亂說的。

“老公,你去收拾桌子,我們來幾圈麻將,然後我下廚炒幾個菜,你們哥幾個喝幾杯。”

李秀媛把盤在頭頂上的頭髮披散下來,落在光潔嫩白的肩頭,別有一番風韻。

張松去收拾桌子了,李秀媛挨著嚴正坐下了。陸豐明從嚴正迫不及待,狼一樣

的目光,他明白了一些什麼。

從煙盒裡拿出了一支煙,到了衛生間,他坐在馬桶上吸著煙,玩著手機。嚴正對他什麼也不避嫌,他不僅有些不習慣,而且有些擔心。

一些見不得光的事情傳出去,嚴正肯定認為是他所為。陸豐明很瞭解嚴正,他很愛裝比,特別是在玩女人方面,引以為豪,也許喝大了,嘴不把門,就說出去。

陸豐明大口的吸了幾口,站起來把煙屁股扔到了馬桶裡面。

怕虎就不在山上住,陸豐明嘲笑自己的膽小怕事。

陸豐明走出了廁所,他們三個人都已經坐好了,嚴正跟李秀媛面對面,他跟張松面對面。

在打麻將的過程中,陸豐明看到張松和李秀媛故意的讓嚴正贏,他們兩口子不時交換著目光,打出讓嚴正能胡的牌。

陸豐明也是這樣,不能讓嚴正輸多了錢。可是嚴正醉翁之意不在麻將上,他的心都放在了李秀媛的身上,魂似乎被她勾走了。

張松上廁所了,嚴正的一張麻將牌掉在了桌子底下,他立即蹲到了桌子底下去撿麻將,可是他遲遲的不從下面上來,陸豐明似乎明白了其中的端倪,他點上了一支煙去了廁所,在眼睛的餘光中,他看到李秀媛微微的岔開雙腿,嚴正的愛不釋手的撫摸著她的嫩足。

到了衛生間裡,張松正想出衛生間,陸豐明攔住了他,有話沒話的說道:“張所長,這套房子花了多少錢,位置不錯啊!”

把廁所的窗戶打開,外面已經燈火通明了。這是小城鎮,沒有太多的車輛,周圍是那麼的靜謐安然。

“陸主任,我們不能跟你比,你在縣城買的大產權的大房子,這套房子是小產權,二十來萬,湊合著住吧。”

陸豐明敷衍著張松,就是擔心張松突然看到嚴正在桌子底下摸李秀媛的腳。陸豐明不知道,張松是一個沒有本事的貨,對於他老婆李秀媛跟當官的勾勾搭搭,他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

聽到客廳裡李秀媛的招呼,陸豐明和張松一前一後的回到了客廳。嚴正和李秀媛已經坐在了沙發上,李秀媛說要整幾個菜,大家湊在一起喝點酒。

李秀媛和張松去廚房了,客廳裡只剩下嚴正和陸豐明瞭。陸豐明站起來給嚴正倒了一杯水,放在了他的面前。

現在嚴正對陸豐明非常的滿意,他覺得把陸豐明調到自己的身邊是一個很明智的選擇。

酒菜很快的就擺上了,張松還拿出來兩瓶五糧液。李秀媛給嚴正和陸豐明倒了一杯,自己也倒了一杯。

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張松喝了兩杯酒,就喊著頭痛,踉踉蹌蹌的去臥室了。

這個時候的李秀媛臉色紅撲撲的,對著嚴正飛著媚眼,陸豐明很知趣的站了起來,告訴嚴正,自己已經喝的不少了,頭有些暈,他到外面醒醒酒。

醉翁之意不在酒,嚴正巴不得陸豐明快點滾蛋,他已經欲火上身了,沒有等陸豐明拉開門,他便迫不及待的抱起了李秀媛……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