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靈異推理 > 鬼婚蜜寵:鬼夫老公哪裡逃

正文 第1章 鬼婚

書名:鬼婚蜜寵:鬼夫老公哪裡逃 作者:貴芙 本章字數:3480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28


武城城郊。

城郊南部,有一個大型古董交易市場,市場規模很大,但每天來此地的人卻甚是稀少。

但是,古董交易市場卻並未因此原因倒閉或者規劃重建,各個古董商鋪也照常開門營業。

尤其是到了夜間,家家店鋪燈火通明,等待著哪個兜揣鉅款的大佬到來,發上一筆,故此營造出了一種生意好得不得了的假像。

大學剛畢業一年的秋陌,由於本身身單力薄,家產也薄弱,只能搜腸刮肚地在古董交易市場東部一偏僻地租了個小店鋪,賣著連她都不太懂行的古董疙瘩。

古董一行,對於秋陌來說,也算是個發家致富的捷徑之一。

打從小時候開始,秋陌的夢想既不是畫家,也不是科學家,而是賺錢,賺更多更多的錢。

甚至是連秋陌自己也不知道,活了二十二年以來,這個賺錢的庸俗夢想始終沒有變過。

不過也挺好,秋陌想著,在店鋪的門邊換上一雙裸色平底涼鞋,提著一隻最喜愛的白色藍底帆布包,便出了門。

今兒個特地起了個大早兒,在古董這一行,市場一開,各路賣家賣家充斥一團,誰也看不出來誰的目的,她打算去淘個物件兒,最好是那種看起來就價值不菲的。

收回來,擺在店鋪最顯眼的位置,贗品也沒多大關係,到時候來個洋鬼子,不懂行的,大手一揮撒秋陌一身的錢。

秋陌一邊做著美夢,一邊往交易市場中心走去。

交易市場不大,但裡面卻都是寶貝,秋陌每次來這裡心裡都會難受一陣兒。

她是個外行的,看著那些懂行的聚集在一起拍賣著,心裡就直泛癢。

地攤兒一家挨著一家,每一家的物件兒各種類型齊全,標價明顯,商標上明碼標價,一口價,既不還價也不講價。

逛了幾家,秋陌都沒找到合適的,幾個小時過後,頭頂的太陽越來越大,也越來越累。

尋物件兒這個營生,最是急不得,秋陌心裡清楚,最重要的是眼緣,畢竟是老東西,其中也還得講究點兒八字緣分等等。

既然沒有稱心如意的,一眼中地的,秋陌便沒有再勉強,隨便找了一家餛飩店坐了下來,要了杯冰鎮酸梅湯。

酸梅湯下肚,頓然身心暢快,是一點兒熱意也沒有了。

神清氣爽之後,秋陌便泛起了迷糊,但卻又不敢在這個魚目混珠的地方睡,不為了身心安全,而是為了包裡的財產安全。

眯瞪了幾眼兒,秋陌恍惚間看到了對面的一個小攤被左右兩個小攤記得只剩下了一個僅僅足有放板凳的空隙。

揉了揉眼睛細細看去,攤販主人身穿奇怪的黑色斗篷,將整個人包裹住,看不清面容,看不清體型神態。

這種奇裝異服的人,秋陌還是第一次在古董交易市場見到,心下好奇,便起身往前走去。

突然覺得腳步有些踉蹌,秋陌搖晃了一下腦袋,抬頭向前看去的時候卻覺得天旋地轉,但步子卻不停。

蹣跚著來到斗篷男人面前,蹲下來,想要抬頭看清斗篷下的臉是什麼模樣,秋陌卻覺得壓在脖頸上的力量有千斤,怎樣也抬不起頭來。

耳邊傳來一道幽幽長遠的聲音來,“秋小姐,我等你很久了,歡迎你。”

秋陌心中愣了一下,再次努了努力抬頭,仍舊於事無補,“你認識我?”

斗篷男人的頭微微動了一下,半天卻沒有回答,秋陌渾然低頭,一眼便看到了腳邊放置著的一把青銅劍。

青銅劍看起來其貌不揚,表皮生長著的青鏽斑斑勃勃,劍身不長,適中,卻也不失氣魄。

秋陌第一眼便覺得震撼,但心裡卻找不出任何一個詞能夠貼切地形容出來,一雙眼睛釘在青銅劍上,動不動一分一毫。

“秋小姐,這把劍低價賣給你。”

斗篷男人聲音變得縹緲起來,秋陌後知後覺地木楞點了點頭,眼神兒卻還是落在青銅劍上。

“額,嗯,好。”

秋陌抬頭,忽然兒間撞上了男人那張蒼老的面龐,頓然間被震驚到,溝壑叢生的褶皺,一雙眼睛空洞無邊,看起來頗為嚇人。

要不是他那低沉溫柔的聲音,秋陌恐怕早已經跳腳離開了。

“老闆,多少錢?”

秋陌想來性格直爽,不喜歡拐彎抹角,直接開門見山問價格。

老闆也不猶豫,直接朝秋陌伸出了一根手指頭,晃了晃,秋陌一瞧,心下大喜。

“老闆果然是性情中人,識趣,識價,一萬塊錢,成交了1

秋陌說著,便去翻帆布包拿錢,老闆卻笑了一下,急忙補充道:“秋小姐性格豪爽,鄙人指的是十萬銀兩。”

斗篷男人的話在空氣中轉了幾圈兒,尾音的尾巴‘啪’地一聲兒打醒了秋陌,頓時跳腳起來。

“你八成不是從古代穿越過來的吧,大哥,你這也太會宰人了,十萬銀兩?全中國能找你十萬銀兩的也就只有博物館了!”

斗篷男人微微一笑,不跟秋陌爭執,也不跟秋陌講價錢,直接從懷裡掏出一遝宣紙來,緊接著拿出一隻毛筆。

秋陌見此,瞪大眼睛,難以置信都什麼年代了竟然還會有人用這些古玩意兒。

“丁酉年曆八,卯時三刻,秋陌,欠明龍整十萬銀兩……”

斗篷男人一邊熟練地寫著,一邊小聲兒嘟囔著,秋陌皺著眉頭低低往他那宣紙本上看去,看了半天看不懂斗篷男人寫了些什麼,只是隱約覺得像是個欠條。

斗篷男人大手一揮,卻將宣紙本擱了起來,幽深說道:“秋小姐現在可以把這把青銅劍取走了,一年後我會來收錢的。”

“喂!”

一眨眼的時間,斗篷男人已經站了起來,搖搖晃晃往西走去,秋陌愣了愣神兒,還未反應過來斗篷男人是怎麼從身邊擦身而過的。

後知後覺望去,竟然發現身邊來往之人有些虛幻,仿佛不切實際,斗篷男人來去無影蹤,讓秋陌摸不清頭腦,更不知如何是好。

“欠條呢?欠條給我啊,這個笨蛋!”

秋陌大聲嚷著,斗篷男人卻沒有回頭,一直消失在路的盡頭。

“美女,要餛飩嗎?”

一個突如其來的聲音,瞬間將秋陌拉回了現實,睜開眼睛,秋陌卻發現自己仍舊坐在餛飩店外面的椅子上,頭頂的太陽火辣辣,陽光已經斜斜落了她一身。

不知道在陽光底下曬了多久,摸了摸帆布包,只覺滾燙滾燙。

“不了。”

秋陌一邊搬著椅子挪到陰涼地兒,一邊說著,突然,一個沉重的物件兒從身上落到地上,摔出一串兒清脆的聲音來。

定睛一瞧,心中大石頭懸起,地上明晃晃一把青銅劍赫然出現在視線之中,秋陌愣了。

“剛才難道不是夢?”

撿起地上的青銅劍,覺得分量不輕,秋陌心裡琢磨著是個寶貝疙瘩,職業病的原因,反手將青銅劍塞進了包裡,怕被同行看到。

心裡嘀咕著,一邊往回走,一邊琢磨著剛才的那個夢,不,確切地來說,剛才不是個夢,秋陌敢打一百個包票。

可是,如果不是個夢的話,她怎麼能在太陽底下曬那麼長時間?

但,如果是個夢的話,青銅劍可是栩栩如生的躺在她身上的包裡。

不知不覺,人已經來到了古董店外,開門,鎖門,儘管現在天兒還沒黑下來。

將青銅劍從包裡抽出,打開探照燈,仔仔細細端詳起來,青鏽斑駁在劍身上,摸上去給人的第一感覺便是個年代久遠的物件兒。

秋陌從來沒有見過這種物件兒,以前她接觸的不是贗品就是仿品,真正開眼的沒有一次。

心中拿不定主意,只好先將青銅劍擱放在店裡一個最不起眼的木座上,端詳半天,方才覺得肚子餓了,點了個外賣。

吃過速食,秋陌困意襲來,巧的是外面的天兒已經灰濛濛了下來,便將店門鎖緊,進了屋睡覺。

夢。

還是古董交易市場,夢境虛虛實實,秋陌重複著早上去交易市場的行為,起床,在門邊換鞋,鎖門……

跟現實不同的卻是,被左右兩個攤販擠在中間的斗篷男人,身上卻沒有穿那件又寬又大的黑色斗篷。

斗篷下的那張臉也不是蒼老無光到恐怖,而是一張極為清秀英俊的白皙面容,長髮高高豎起在腦後,墨發飄飄,宛若仙人。

美男子卻面如冰霜,一雙淩厲的眼睛上下掃視了一番秋陌,言語冰冷‘哼’了一聲兒,“你就是秋陌?”

秋陌看得兩隻大眼睛泛著桃心兒,下意識擦了擦嘴角的口水,甜甜一笑,“你好,初次見面,多多關照。”

伸出的一隻手懸在半空兒,美男子不給面子,披上斗篷,斗篷飄飄,大步流星而去。

一睜眼,是個春夢,秋陌拍了下腦袋,心中暗罵一聲兒自己平日裡都在想什麼。

起身下床,走到門邊擰開門把手,門卻推不動,推了幾下方才推開,一開門大驚失色。

看著外面滿地的狼藉,秋陌浮上心頭的第一個念頭便是,店裡遭賊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