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靈異推理 > 鬼婚蜜寵:鬼夫老公哪裡逃

正文 第3章 莫名的血跡

書名:鬼婚蜜寵:鬼夫老公哪裡逃 作者:貴芙 本章字數:3503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28


徐警官推了推鼻樑上的黑框小眼睛,眼神當中透露出了一股不耐煩來,“所以說秋小姐,你是當這裡的警局是娛樂場所嗎?想立案就立案,想結束就結束?”

秋陌可不是這個意思,急忙解釋道:“別誤會徐警官,我只是覺得這件事情一直拖著沒有進展,本就是在耽誤大家的時間,何不提前結束呢?”

“真是荒唐,立案了就要上報,上報了就得破案,你說你取消了我們怎麼辦?”

徐警官歎了口氣,臉色更加不好看起來,十分無奈地繼續說道:“算了算了,怪人也見得過了,希望秋小姐以後不要再沒事兒來警局玩了。”

徐警官下了逐客令,秋陌心裡一肚子火氣,但是理智告訴秋陌在警察局發脾氣是一個十分不理智的行為,只好作罷。

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晚上還要回到古董店,提心吊膽。

從警局回到古董店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五點半多鐘,眼看著天兒就要黑了下來,秋陌是一丁點兒地餓意也沒有。

想來也挺好,省了一頓飯錢。

忙活了一整天,心思都不知道飛到了哪裡去,匆匆忙忙洗了個澡,就窩在床上發呆。

手邊的手機突然間響了起來,經過昨晚發生的事情,秋陌心裡的弦被人狠狠撥弄了一下,一個激靈便坐了起來。

摸過手機一看顯示幕上的名字後,心這才放寬了下來,長舒一口氣兒,接通電話。

“喂?”

電話那頭傳來一陣兒嘈雜的聲音來,秋陌將手機拿離耳邊,皺起眉頭,“紅修你這個丫頭,是不是又跑去夜店玩了!”

秋陌一頓亂吼之後,電話那頭的聲音才漸漸平靜了下來,緊接著便傳來一聲兒好聽卻略有些微醺的女孩聲音。

“小陌,我被一個老男人給纏上了,你來救救我好不好?”

秋陌一聽,心習慣性地一緊,但是緊接而來的卻是憤怒,紅修這個死丫頭平日裡大大咧咧的,跟男生稱兄道弟。

雖然是個開朗到沒心沒肺的人,但是本人卻十分正經,這段時間聽說她換了個新工作,秋陌忙著古董店的事情也沒細細去問。

只是聽紅修說一直在公司跟酒吧裡兩頭跑著忙活,如今聽來,秋陌就更加好奇她的工作了。

“你在哪個酒吧,給我個地址,我馬上到……”

還未等秋陌問完,那頭的電話卻被切斷了,毫無徵兆,秋陌心提到了嗓子眼兒。

不敢怠慢,直接滑下床,扯過床頭的帆布包,趿拉著人字拖,鎖門打車前往酒吧。

武城南部,本就是城郊,距離市中心挺遠,看著計程車計價器上飛速跳躍的數字,秋陌就一陣兒心疼。

打算著找到了紅修那個死丫頭,好好數落她一番。

從包裡抽出兩張毛爺爺遞給計程車司機,儘管秋陌知道這個時間點兒的計程車計價器多多少少有點兒問題,但是一心想著去紅修那裡,便沒有過多計較。

拿上零錢本直奔酒吧,如果秋陌沒有記錯的話,這家酒吧在武城算是個高檔的娛樂場所了,出出入入的人除了富二代白富美之外,還有不少的幹部。

魚目混雜,秋陌向來不喜歡這種場所。

硬著頭皮走進酒吧,頓時被酒吧內迪蕩的高頻率隱約晃得頭昏腦漲,胸腔裡的一顆心撲通直跳,簡直是心臟病的前兆。

酒吧分為兩層,秋陌上上下下找了兩圈兒也沒有找到紅修的人影兒,電話打了一個又一個也沒打通。

秋陌的心頓然如同火燒了起來,心急如焚之際,秋陌一邊下樓一邊往吧台走,打算通過吧台酒保小哥詢問一下。

剛下樓梯,從秋陌眼前忽然閃過一道白影,心突然間像是被人猛然揪了一下,慌亂也心驚。

猛然回頭,看到的卻是空蕩蕩的樓梯,樓梯上鋪設的厚重紅色地毯,此時卻顯得格外詭異。

秋陌心中感到古怪,搖了搖頭便繼續往下走,眼神兒瞥過身旁一側的樓梯,像是突然意識到了什麼一樣,猛然間頓住了腳步。

驚慌回頭,厚厚的紅色地毯上隱約可見地滴了幾滴血跡,莫名的害怕湧上了秋陌的心頭,下一秒秋陌卻莫名地抬腳上了樓梯。

她很想知道這血跡的主人是誰,分明是荒唐,秋陌卻覺得心裡的好奇心怎麼也不能被掩蓋掉。

順著隱約可見的血跡,秋陌上了二樓,斑斑駁駁,零星的血跡最終消失在二樓走廊的倒數第二間包廂門外。

秋陌覺得自己的呼吸都輕快了不少,心也莫名地沒有剛才的激動,反倒是一種可怕的平靜,正慢

慢地將她席捲。

包廂內靜悄悄一片,相反倒是別的包廂此時正一片熱鬧,雖然隔音效果做得十分不錯,但是站在走廊仍舊能夠聽到細微的音樂聲音。

或許正是熱鬧與異常安靜的兩種極差,秋陌覺得氣氛十分地古怪,也十分地恐怖。

秋陌不知道打開包廂內的燈開關設置在牆壁的哪個位置,身子站在門外,只是壯著膽子將手伸進門內,在牆壁上摸索著開關。

忽然間,秋陌憑藉著手指尖的觸覺,摸到了一片冰涼且略略油膩的液體,愣了一刻,忽然間抽回手,卻見手掌心內一片濃稠的血跡。

倒吸了一口涼氣兒,還沒等驚叫出聲兒,突然從門內伸出一個滿是血跡的頭顱。

秋陌嚇得趕緊後退了幾步,未料到一個趔趄跌在了二樓走廊的木質欄杆上,肩膀處一陣兒吃痛。

“小陌?”

紅修的聲音從頭頂傳來,秋陌吃驚抬頭,卻見紅修一身奇怪裝扮,頭頂戴著紅色的假髮套,臉上的妝容像極了貞子般地煞白,手中還提著一個逼真的假面具,似乎是剛剛摘下來的。

確定是紅修,秋陌這才不明所以地從地上爬起來,回過神兒來,質問道:“你這個丫頭,搞什麼呢!大老遠兒來就是為了讓我來看你cosplay的?”

紅修一雙大大的眼睛煞是好看,立馬上前一臉愧疚地扶住秋陌,滿是愧疚說道:“我真的是喝醉了,不過說來話長,咱們先下樓再說。”

見紅修這麼神神秘秘,秋陌也只好跟著她下了樓,紅修先是找了個安靜的地方,“小陌,你先在這裡等我一下,我去換個妝,再買杯酒。”

秋陌本想對紅修說她不太喜歡喝酒,不需要買酒,但是此時的紅修已經離開了席位,直奔衛生間的方向。

走過人群的時候,由於臉上沒有卸妝,在人群中引起了不小的轟動波瀾。

秋陌注意到,紅修進入衛生間不久之後,從二樓下來一個男人,男人奇裝異服,穿著古代的長袍,頭髮長長束在腦後。

低頭看了眼時間,已經是晚上十一點鐘了,酒吧的氣氛卻開始慢慢向高潮發展。

心中古怪著,今晚酒吧沒有cosplay的活動,紅修這個丫頭到底在做什麼?

心中正好奇著,從二樓走下來的古裝男人,眼神兒卻穿過茫茫人海突然間定格在了秋陌的身上。

秋陌一驚,困意已經清醒了大半,她看得清楚,這張臉她分明見過,在古董店,在古董交易市場,甚至是在夢中。

男人似乎在笑,秋陌慌忙從沙發上站了起來,大步流星想要穿過躁動的人群找過去。

但是現場實在是太過於混亂了,秋陌好容易扒開人群來到樓梯口的時候,此地早已經沒有了人。

歎了口氣兒,心底閃過一抹害怕來,轉身,卻在腳下看到了一灘斑駁的血跡,心頭大驚。

急忙追出酒吧,夜色茫茫,整條街已經開始入夜了,也就只有身處的這家酒吧徹夜運作著。

紅修從秋陌的身後拍了一下她的肩膀,秋陌身體一僵,大嚇一跳,回頭看去,只見此時的紅修已經換上了一套乾淨的白色T恤跟黑白格子休閒褲。

整個人看起來神清氣爽,不免心中開始好奇,開門見山便問道:“紅修,你不是來應酬的嗎?”

紅修往前方漆黑的街道望了一眼,隨即神秘一笑,沒有解釋什麼,拉著秋陌轉身往酒吧裡走去。

紅修將一杯雞尾酒推到秋陌的面前,屁股往沙發上一陷,便說道:“昨天公司來了個茅山道士,領導請來的,最近公司一直不太平,加上又是個迷信的領導。”

秋陌急切問道:“茅山道士?你今晚來酒吧的目的也跟這個茅山道士有關?”

被秋陌這麼一問,紅修卻突然紅了臉頰,喝了杯中酒一大半,趁著微微的醉意說道:“嗯,確實是跟他有關。”

秋陌覺得紅修這個小丫頭是戀愛了,憑藉著秋陌對紅修從小到大的瞭解,這個丫頭從來沒在她的面前提過喜歡過哪個男生,但是如今看來,秋陌很肯定心中的想法。

紅修看了眼杯裡藍色的雞尾酒,繼續說道:“公司領導懷疑他的辦公室有什麼不乾淨的東西,其實在家都知道他神神叨叨的不正常,但是不知道他用什麼辦法請來了茅山小道士,我就主動請纓配合了一下,誰知道來了酒吧捉鬼,小陌,你說荒唐不荒唐?”

“荒唐!”

秋陌說著,將紅修手裡的酒杯奪了下來,“你這個丫頭,捉鬼就捉鬼,大半夜把我叫來做什麼!你知不知道你很幼稚啊!”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