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靈異推理 > 鬼婚蜜寵:鬼夫老公哪裡逃

正文 第8章 對她感興趣

書名:鬼婚蜜寵:鬼夫老公哪裡逃 作者:貴芙 本章字數:3521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28


秋陌瞪著大眼睛,也有些難以置信,心裡想的正是這個丫頭什麼時候這麼開放了,喜歡人家顧念,這麼快就上手了。

但是顧念卻不這麼想,打從秋陌出現在茅山之時,他就從她的身上感知到了一抹別樣,那種感覺是顧念或者這麼多年從來都沒有的。

也不知道為什麼,甚至是連顧念自己都沒有想到,他竟然會對一個根本就不知根知底的女孩子感興趣。

但是,顧念也知道,秋陌的出現,除了帶給他愛情之外,還讓顧念明白了接受跟放棄兩個詞的含義。

打從秋陌出現那一刻起,顧念便認出了秋陌的身份,那獨特的靈魂,那被鬼王撫摸過的生命,是重生之後羅浩的鬼新娘。

這種上天欽定,延續了千萬年的老規矩,不是一個後起之輩能夠做什麼改變的。

顧念心裡是難過的,他明明知道自己現在喜歡上了一個根本就不可能的人,但是理智還是警告著顧念,如果任由喜歡發展成了愛,那麼後果將不堪設想。

所以,顧念不能讓這個出現的大秘密洩露出去,何況,羅浩的身份是他怎樣也無法企及的。

收回思緒,發現身旁的紅修已經紅著臉,眼眶紅紅的。

顧念不會安慰女孩子,回想起剛才自己那番威嚴的話,心裡邊覺得愧疚。

索性很快便到了古董交易市場,秋陌付了錢,肉疼萬分。

開了古董店的大門,將裡面的空氣換了換,“店裡只有兩個房間,我跟紅修一個房間,你們兩個就講究一個房間吧。”

“不行!”

羅浩突然打斷,果斷地拒絕了。

“為什麼?反正你們倆都是大老爺們兒。”

羅浩的臉上寫滿了不情願,秋陌想不明白,難不成這個傢伙身上還有什麼潔癖不成?連跟男人一個房間都顯得費事兒。

顧念倒是沒有生氣,直接往旁邊的椅子上一坐,淡然說道:“阿羅向來如此,在茅山也是這樣,從來不肯跟別人共用一個房間,這個毛病誰也改不了。”

沒有辦法,秋陌只能自己一個人將滿是灰塵的倉庫房給打掃了出來,灰塵滿天飛的房間,幾次嗆得秋陌喉嚨發癢。

但最終還是忍著氣兒給收拾了乾淨,看著羅浩那一臉冷漠的表情,心裡越是覺得委屈。

這個傢伙最終也不知感謝一下,一句話也沒有,反倒是搬進了房間還挑三揀四的,毛病著實是多的很。

回到古董店,秋陌水也喝上一口,便將倉庫房間給打掃了出來,洗了個澡出來的時候,牆上的鐘已經走到了下午一點鐘了。

從早上開始肚子就餓得咕咕叫,加上過度的體力勞動之後,身體著實是又是疲憊又是饑餓。

洗完澡出來之後,秋陌就沒有見到紅修,看看時間想來也是提前回了公司,便沒有打電話給紅修。

那個丫頭平日裡雖然大大咧咧,但是自尊心比誰都高,剛剛又在車上受了委屈,這個時候最是需要一個人靜靜的時候了。

想到這裡,秋陌發現此時店裡一個人都沒有,顧念跟羅浩倆人也不知道幹什麼去了,沒有個人影兒。

拿出手機,點了一份麻辣燙跟一份水晶蝦餃,等著外賣的時間,秋陌又拿起了清潔劑噴霧,打算去外面的店鋪將店裡的古董都修整一番。

打開門,發現顧念此時正站在古董架前,細細端詳著架子上的物品。

秋陌心稍稍安放了下來,見店裡沒有別的顧客,便抬腳走了過去。

走進了才發現,顧念正出神兒地端詳著那把青銅劍,態度極其認真,但秋陌卻從他的眼眸中覺察到了一絲陰翳。

“顧念?”

顧念似乎沒有覺察到秋陌站在他的身後,這一點兒也不像是他的作風,匆忙回頭,很快便將眼中的陰翳收斂了起來。

“秋陌?你什麼時候來的?”

秋陌莞爾一笑,將手裡的清潔劑噴霧往桌面上一放,“剛來,見你在發呆,想什麼呢?”

被秋陌這麼一問,顧念回避了一下眼神兒,但眼神兒卻並未再次落在青銅劍上,而是轉向了門外。

“我在想昨晚的吸血鬼的行蹤,吸血鬼這種東西向來靈敏地很,他們更不希望有人撞破他們作案,所以,如果不出意外的話,這幾天他很快便會找上門來的。”

顧念說得雲淡風輕,秋陌卻覺得自己的世界已經地動山搖了。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這種生活怎麼一開始了就沒有結束的打算了呢?

“什麼!”

顧念卻是一笑,“我就知道你又擔心了,有我在,你還怕什麼

?”

不過想來也是如此,顧念來自茅山,聽紅修曾經提起過,顧念是茅山的大弟子,自然本領高強。

但是儘管如此,秋陌又怎能不去擔心,畢竟對方是吸血鬼,她一個經營者小本買賣的底層人士。

雖然整天做著發家致富的白日夢,但是在還未發財之前,還是希望日子能夠順順暢暢,平淡如水一點兒,不要再鬧什麼么蛾子了。

“阿羅呢,怎麼不見他人?”

顧念一邊說著,一邊走到了古董店外,左右環視了一番,回來的時候發現秋陌正將青銅劍拿在手裡,仔細擦拭著。

不由得臉色微微變了變,聲音卻變得低沉了起來,問道:“看來你很喜歡他?”

“它?”

秋陌回頭,愣了一下,方才反應了過來,隨即一笑,說道:“自然是喜歡,整個店裡的古董,就數這把青銅劍最寶貴了,雖然一分錢沒花,但我卻總有一個要為它付出代價的感覺。”

秋陌一邊說,聲音越來越小,最後只剩嘟囔聲音,“唉,只希望能有個大主戶上門,花大價錢將它買走。”

“是嗎?把他賣了,你就一點兒也不心疼?”

顧念說著,人已經走到了秋陌的身邊,接過那把青銅劍,隨即說道:“那天晚上,你的肩膀是不是流血了?”

秋陌細細回想了一下,被男人刺中肩膀之後,確實是流了很多的血,當時手裡還拿著這把青銅劍,血是鐵定流到了劍上。

“應該是,怎麼了,有什麼問題嗎?”

顧念聽到這裡,整個人突然頹靡了一下,但也只是轉瞬即逝,“秋陌,我想你是時候該知道羅浩的身份了。”

被顧念這麼一嚴肅的回答,秋陌覺得事情不簡單,但卻也有茫然。

隨後的時間裡,顧念告訴了秋陌羅浩來自青銅劍這一荒唐的事實,正是有了血的祭奠,秋陌成了打開青銅劍的主人,同時,秋陌也要面對一場冥婚。

秋陌覺得不可思議,但是轉念一想,想起之前拿下青銅劍那天在古董交易市場見到的那位元神秘男人,黑色斗篷,秋陌為此寫下了欠條。

不可思議在於,在不知不覺當中,秋陌卻發現自己正慢慢陷入了一個巨大的謎團當中,而這個謎團現在就在秋陌的眼前,但秋陌卻不知從何下手去將其解開。

秋陌需要消化時間,她一時之間還不能接受羅浩不是人的事實,也不能接受她要嫁給一個鬼的事實,更加不能接受這不是笑話而是事實。

顧念沒有打擾秋陌,他心裡很清楚,秋陌是個意志力十分強大的女孩子,只要給她一天的時間,她便能做好接受這一切的準備。

而對於顧念來說,他也需要時間做好接受一切的準備。

紅修下班回到古董店的時候,已經是傍晚了,看著秋陌點的外賣卻沒有動一口,覺得好奇。

推門去秋陌的房間,發現人已經睡下了,便輕手輕腳地退了出來。

將桌上的麻辣燙跟水晶蝦餃打包好放進冰箱,拿出下班買的飯菜吃了起來,店裡沒什麼人,不見顧念。

眼看著天兒黑了下來,古董店的門突然被人從外面撞開,出現在門外的卻是一個一臉蒼白,嘴邊滿是鮮血的怪物。

它,找來了。

“你,你是誰?”

紅修似乎意識到了什麼,但是仍舊在心裡抱著一絲希望,希望她看到的這一切並不是真的,希望她即將所面對的一切都是夢境。

門口的男人身材十分魁梧,看起來大概有一米八五的個子,上半身肌肉健碩,一張慘白的臉蛋在從身後映射來的路燈燈光下,顯得格外地詭異。

吸血鬼將上眼皮放低,等起幽深的三白眼,目光正中,直直地頂著還端著一碗未吃完的小餛飩的紅修。

忽而勾起嘴角,鋒利的尖牙隱隱地露了出來,泛起了殺人的光澤。

一步一步,從門口走向店內,印在地板上的是黏糊糊的血腳印,抬起落下雙腳之際,帶著濃烈的殺氣。

走進,紅修方才發現吸血鬼的雙眼已經通紅了,但也只是眨眼之際,如同鬼魅般地吸血鬼,已經化作了一道黑影兒來到了紅修的眼前。

近在咫尺的死亡氣息,是紅修活了這麼多年從未感受過的,被緊緊鉛起的下巴,讓紅修的大腦瞬間空白。

吸血鬼抬起嘴巴,露出了兩個鋒利的尖牙,冰冷的眼眸,直直地盯著紅修那修長白皙且誘惑人的長長脖頸。

“不,不要,不要——”

紅修帶著微微的哭腔,有氣無力地掙扎著,拒絕著,任憑怎樣,她感受到了無盡的絕望。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