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靈異推理 > 鬼婚蜜寵:鬼夫老公哪裡逃

正文 第9章 將死者

書名:鬼婚蜜寵:鬼夫老公哪裡逃 作者:貴芙 本章字數:3482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28


鋒利的尖牙,帶著無盡的欲望跟迫不及待,輕輕地扣上了紅修白皙的脖頸上,直抵動脈,準確無誤。

鑽心的疼痛襲來,紅修覺得有些窒息,也莫名感受到了一種解脫。

就在紅修覺得人生已經結束了的時候,突然身體一松,整個人跌入了一個寬大的胸膛之中,抬眼,朦朧昏迷之際卻看到了顧念那張仿佛久別重逢的側臉。

聽到響聲兒地秋陌,本以為是店門被野貓撞擊了一下,想趿拉著拖鞋出門看看,一拉開門便看到了眼前所發生的場景。

顧念說得沒錯,吸血鬼果然找上了門。

顧念抱著漸漸昏厥的紅修,突然間秋陌拉開了門走出來,一驚,隨即便伸手將紅修放在了旁邊的沙發上。

擋在顧念身前的,正是羅浩,羅浩微微轉動眼眸,瞥了眼秋陌,隨即冷冷命令說道:“回房間去!”

秋陌似乎沒有聽到羅浩的命令,也可以說是一門心思都在紅修身上,根本就無暇管這些,直奔紅修而去。

羅浩突然間瞳孔一緊,微微愣住,心頭的火氣升起,低低地罵了一句,“笨女人,真是麻煩!”

羅浩是如此的生氣,自從知道秋陌的身份之後,跟她的相處總是不怎麼愉快,反倒是每次見面都掐,有時候,羅浩都開始懷疑上天給他安排了個什麼差勁新娘。

就在羅浩出神兒之際,吸血鬼化作鬼魅身影兒直奔而來,手中變化出的鋒利指甲,早已經化作了鋒利無比的鋼刃。

越過羅浩身邊的時候,手臂一伸,朝著羅浩的脖頸處劃去。

吸血鬼的攻擊猝不及防,若不是羅浩因為秋陌這一分神兒,儘管反應再靈敏,身子微微一斜,卻還是躲不掉吸血鬼的指甲。

生生地在肩膀處劃了一個不深不淺的血痕,看著流血的肩膀,羅浩仿佛被打開了身體的封印一般,雙目燒的通紅。

吸血鬼見羅浩的身體產生了這種反應之後,頓時大驚失色,一張本就蒼白的面孔,此時愈發地沒了血色。

連連後退站在了古董架子旁邊,低著三白眼,眸光忌憚卻又不要命,沙啞的聲音響起,“怎麼是你?你不是在……”

“我在哪裡還輪不上你來管,不過今天你就別想走了。”

羅浩勾起邪魅的嘴角,許久不曾殺這些東西了,時間之久,久到他都快忘記了那種奇妙的感覺了。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那位就是你的新娘吧?”

吸血鬼顯然是怕極了,但濃烈的殺意已經讓吸血鬼成了今天的亡命之徒,他不想再過東躲西躲的日子了,他喜歡的是好鬥的戰爭生活。

秋陌聽到這番話之後,心中大驚,隨即轉頭望向吸血鬼,問道:“你說的是真的?”

吸血鬼一愣,隨即臉上寫滿了譏諷,大笑,沖羅浩張揚說道:“羅浩,向來沒聽說過你有過什麼女人,這次是命定的,好歹是個男人,怎麼連一個承諾都不敢說出口呢?”

“阿羅,激將法,他在逼你出手,別中了他的圈套。”

顧念一臉急色,臉色也有些不大好,在羅浩的身後提醒著他。

羅浩倒是臉色依舊冰冷,笑笑,冷冷地說道:“將死之,口不遮掩,看來我是該花點兒心思安置你了。”

空氣瞬間陷入了驟冷當中,羅浩身上已經燃氣了藍色的殺意,一雙眼睛火紅。

站在後面的秋陌仍舊保持著清醒,一雙眼睛緊緊地頂著羅浩,她不知道該不該相信吸血鬼剛才的話,還是說顧念同樣說出這種話也是為了拿她開玩笑?

如果換做是吸血鬼,秋陌倒能夠理解,畢竟亡命之徒在遇到巨大危險之時,總是能輸抽一些謊言來。

但是顧念,秋陌將目光投放到顧念身上,從他認真待命的側臉看來,秋陌發現不了任何的虛假成分。

難道,羅浩真的是青銅劍,像顧念說得那般,血滴到了青銅劍上,便是打開了羅浩身上的封印,按照傳統規矩,他們二人是天定的?

一連串的新問題再次浮現在秋陌的腦海之中,她現在有些相信這些荒唐的事實了,就像她無法相信世界上還有吸血鬼的存在一般。

秋陌愣神兒之際,羅浩主動發起了進攻,吸血鬼果真不敵羅浩的力量,加上顧念的幫助,很快便將吸血鬼制服了。

秋陌莫名覺得自己開了眼界,難以置信地看著在面前大戰的三個人,不,說是三個怪物更為貼切。

紅修醒後,已經是第二天上午九點半了,古董店經歷了一場不大不小的暴風雨之後,再次回歸平靜,仿佛那場暴風雨不

復存在過一樣。

秋陌一夜沒有睡,天兒剛亮的時候去了趟早市,買了今天早市裡最新鮮的胡活蹦亂跳的大蝦。

拿回來之後,開膛破肚地好好清洗了一番,留下了三分之一加上青豌豆炒了份鮮美的豌豆蝦仁。

剩下的三分之二,都讓秋陌洗洗手剁成了蝦醬,拌著同樣剁碎的新鮮荸薺跟一些青菜佐料,調成了餛飩餡兒。

用了半個小時的時間,包了四五層的餛飩,冷藏放進了冰箱。

每次在秋陌心情不好的時候,都會不自覺地卻包餛飩,尤其是剁餡兒環節,像是把無窮無盡的煩惱都剁碎,然後用薄薄的餛飩皮包住,下入滾燙的開水裡面煮成美味的美食。

秋陌對此樂此不疲,做完一切之後頓然覺得心情大好了許多,對最近發生的一些不可思議地事情,也全部接受。

紅修醒來的時候,見桌子上擺放著四碗小餛飩,是秋陌拿手的蝦仁餛飩,還有一盤豌豆蝦仁。

紅修心裡是明白的,每次秋陌心情非常不好的時候,都會做有關於蝦的飯菜。

經過昨晚的事情,大家似乎像是商量好了一樣都沉默了。

顧念跟羅浩從外面回來的時候,正巧紅修剛醒,顧念倒像是個孩子一樣,看見了小餛飩,立馬飛奔到了桌前坐下,大口大口毫不客氣地吃了起來

紅修拉開冰箱門,又拉開冷藏室的抽屜,裡面是滿滿的餛飩,有新包好的,還有不知是多久之前的。

歎了口氣兒,也坐回了餐桌前,羅浩吃了幾個餛飩之後,開始發起了牢騷。

但是奇怪的是,今天的秋陌卻並未回擊羅浩,淡淡地應了幾聲兒之後,便沒了話。

羅浩似乎不太習慣秋陌的這個態度,吃完了餛飩也回了屋,只有顧念跟紅修一直在外面的店裡陪秋陌。。

下午來了幾個客人,但都是看幾眼就走,唯獨一個客人看中了青銅劍,秋陌卻冷言拒絕了,在客人走後便將青銅劍收了起來。

下午時分,古董交易市場內響起了一片警報聲兒,紅修從外面跑回來,氣喘吁吁。

“小陌,你絕對猜不到下午發生什麼事情了!”

秋陌一邊拿著雞毛撣子彈著瓷罐上的灰塵,一邊漫不經心地回道:“你都知道我猜不到了還問。”

紅修跑過來,神秘兮兮,又略帶震驚,說道:“殺人了,還被掏了心,你說這人是有多變態!”

“掏心?”

顧念坐在沙發上,手裡端著一份今日報紙,聽到這番話之後,放下了手裡的咖啡小杯。

“奇怪就奇怪在死者家裡完好無損,連門窗都沒有被撬的痕跡,就像是被空氣殺了一樣令人匪夷所思。”

紅修一邊添油加醋地講著,秋陌漫不經心,卻突然心頭一顫,聯想到了昨天的吸血鬼。

不由地往顧念的方向看去,不巧卻碰上的羅浩的目光,四目相接,秋陌一愣,臉紅了紅,急忙低下了頭。

顧念從沙發上起身,將手裡還未看完的報紙一合,往桌子上一放,轉身對羅浩說道:“我覺得這件事情不小,沒理由在吸血鬼之後就發生這樣的事情。”

羅浩倒是一臉不耐煩的樣子,抬頭,淡然說道:“你的意思,是讓我去管閒事兒了?”

“我可沒這麼說噢。”

顧念一邊說著,一邊將咖啡杯裡的咖啡喝了個精光,大步流星走出了古董店,而向來喜歡看熱鬧的紅修,也歡跳著跟著顧念離開了。

瞬間,店內只剩了羅浩跟秋陌倆人,一時之間,氣氛又陷入了一種難以名狀的感覺當中。

“那個,你不去看看嗎?”

秋陌率先打破了平靜,剛說完這番話,便覺得自己剛才的語調有些不對勁兒,面對羅浩,向來沒有這麼溫柔的時候。

“不關我事,為什麼要去管?”

羅浩倒是沒什麼好口氣兒,秋陌的臉色立馬拉了下來,隨即冷哼一聲兒說道:“是沒你的事兒,那麼,請把,這幾天的房租付一下吧?”

羅浩聽此,抬頭,一挑眉,盯著秋陌看了幾秒,隨即便勾起了嘴角,痞痞笑道:“我想現在你心裡不會不知道我們之間的關係吧?”

“什麼關係?”

羅浩從沙發上站了起來,越走越近,漸漸地將秋陌逼到了牆角。

被抵在牆角的秋陌,看著無線放大在眼前的羅浩的那張臉,像是窒息一般,氣兒都喘不順溜了。

“你,你——”

羅浩抬手越過秋陌的肩膀,支在牆上,壞笑說道:“我怎麼了?愛上我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