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靈異推理 > 鬼婚蜜寵:鬼夫老公哪裡逃

正文 第22章 展館不對勁

書名:鬼婚蜜寵:鬼夫老公哪裡逃 作者:貴芙 本章字數:3280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29


不對,這個畫展一定也有一些不對勁兒的地方,糟糕了,自己剛才只顧的叫醒秋陌了,卻並沒有注意到,這個展館裡突然空了,如此大的主廳裡竟然只有他和秋陌兩個人。

自己怎麼能如此不小心,在剛才看到秋陌非要競拍下那幅畫的時候,自己就應該搶先去查看畫有無問題啊,這倒好了,他們兩個被設了圈套,而自己就是那個自投羅網還要帶著秋陌一起來被害的傻瓜。

“我是引路人,不管你是如何設置的這個陷阱,立刻現身出來,不然我現在就把你打得魂飛魄散,讓你永世不得超生。”羅浩嘴上雖然這麼說,可他自己心裡也知道,他現在根本不敢輕舉妄動,只能先用語言恐嚇住它,讓它儘快現身,不要再糾纏秋陌。

“我當然知道你是誰,我不但知道你是引路人,我還知道這個女孩兒是你的執筆人呢。誒呦喲,這真是冥界的大八卦啊,引路人和執筆人在一起了,想想就覺得很好玩啊!”它顯然對羅浩和秋陌的身份與關係已經很瞭解了,知道自己現在進入到了秋陌的神經裡,眼前這個男人是無論如何都不敢輕易動手的,自己要和這一對兒小情侶好好的玩玩呢!

“一個孤魂野鬼,在這裡瞎說什麼,既然知道我們是誰,你若是繼續糾纏,那我就真的不客氣了。”羅浩有些被激怒,自己的私事,豈能讓它亂說。

“哈哈哈,生氣了,是因為你並不喜歡你面前的這個女人吧,你喜歡的另有其人,我什麼都知道,你來這裡……”

“紫薇震懾,城隍怒火;酆都威壓,身消魂魄。”

“別衝動!”一個黑影及時阻止了想要打散鬼魂的羅浩。

“你是不是瘋了,秋陌也是被魂魄附身了,你若是施咒,難道是想置秋陌於死地嗎?”

“慕遮天!你怎麼會來?”羅浩剛剛怒火攻心,那個鬼魂馬上就要說出自己最為重要的秘密,他也是一時情急,才想要將這一切都摧毀。現在反應過來,也有一點兒怪罪自己太過於衝動。

“別問那麼多了,先救人。”慕遮天沒有正面回答他的問題,直接拿出符咒,積聚自己的功力,“不生者生生,不化者化化,上清有道。”

“秋陌!”慕遮天一念完符咒,秋陌就突然的倒向了地面,重重的摔在了地板上。

羅浩立刻沖上前去,將秋陌抱在懷中。

“秋陌,秋陌!快醒醒啊!”羅浩不停的搖晃著秋陌的身體。

“你要把我給晃吐了。”秋陌無奈的看著這個不停的動著的男人,自己剛醒來很虛弱的好不好,他這樣一直喊,一直搖,活著都被他給弄死了。

“額,那個,你知道我就是太著急了。”聽到秋陌說話,羅浩不好意思的放開她,“對了,你剛才聽到那個鬼說什麼嗎?”

“那個鬼,我不知道啊,我就是一到那個競拍場地那裡,看到那幅畫的瞬間我就沒有意識了,接下來我就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了。”秋陌感覺身體已經沒有什麼大礙了,就向羅浩解釋了剛才自己的感受。

“那就好,那就好。”羅浩心裡暗自松了口氣。

好在秋陌並沒有注意到羅浩的小動作,撐著身體就站了起來,“好了,那你也應該跟我說一說剛才發生了什麼吧?”

“你剛才也嚇壞了我了,一心就要競拍下那幅畫,然後死死的盯著畫,我怎麼叫你,拍下,你都不理我,甚至我想要從你手中把畫奪下來,你都拽著不鬆手,幸虧剛才慕遮天過來。”這麼長的時間自己都只顧著和秋陌一起說話了,要不是她問自己剛才怎麼回事,都快忘記了慕遮天還在呢。“慕遮天,誒,慕遮天呢,他不是在這裡站著的嗎?”

秋陌順著羅浩目光的方向看去,結果還是什麼也沒看見。

“他,應該是走了吧,對,就是這樣。”

其實羅浩也挺奇怪的,這個人怎麼一句話都沒說,就這麼走了呢?

這兩個人聊的熱火朝天,可卻沒看見角落裡一直有一個黑影在用奸詐的目光盯著她們。

“真是精彩啊。我可是好久都沒有看到過這麼熱絡的場面了,好一對酆都的引路人和執筆人啊!這麼勁爆的八卦啊!”

“說你陰魂不散還真的一點兒都沒有說錯啊!我好心放你一馬讓你可以輪回轉世,你卻不領情,還非要

糾纏於我們。”羅浩沒想到它竟然還在他們身邊,這可太危險了,萬一它把自己的事情全都說出來的話,可就壞了自己的大事了。

“紫薇震懾,城隍怒火;酆都威壓,身消魂魄。”這回沒有後顧之憂了,羅浩盡施自己的本領,一氣呵成,將鬼魂打散。

秋陌將筆拿出,在空中飛快畫出幾筆念到:“胡厲,24歲,八卦娛樂記者,偷拍明星時,被卡車撞死,死後怨念太重,化為厲鬼。”

“怪不得呢!原來前世是一個八卦狗仔。”把它收拾完了,這羅浩的心才算真正安穩下來了。化成鬼,竟然也不得安生,還要打聽八卦是非,這自己的秘密若真的是讓它給大白於天下的話,如何在有這個顏面去做酆都的引路人,又怎麼再有理由去呆在秋陌身邊呢!

“可是,他才二十四歲,這麼年輕的生命就這麼沒了,他的生活應該才剛剛開始呢,他一定沒有結婚,生一個孩子,甚至可能還沒有特別認真的談過一場以結婚為目的的戀愛呢!還有他的父母,一定特別傷心,兒子一下子就沒有了。”秋陌說的說的,一陣鼻酸,心裡有些不是滋味。

“好了,好了,有什麼可傷心的,你做執筆人都這麼長時間了,怎麼還是這麼多愁善感的。況且,這個人雖然年紀輕輕就沒了生命,但也是他自己咎由自取,怨不得別人,誰讓他要做狗仔的!”羅浩也並不是沒有感情的人,可是對於這個剛剛差一點兒揭露自己秘密的八卦鬼,可是一絲絲同情心也提不起來。

“羅浩!難道做了執筆人就不能有七情六欲了嗎?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冷血無情了?難道真的只是因為它說了你幾句閒話而已嗎!”秋陌是真心非常憤怒,除了覺得他沒有感情是個冷血動物外,更值得讓她生氣的是,他羅浩就這麼不想讓人說他和我秋陌有關係嗎?和我扯上關係是一件很丟人的事情嗎?原來,他從來都沒有認為過我們兩個人是有可能的,那他約自己來逛畫展幹什麼,還把自己不經意的幾句話記在心上。羅浩是在玩弄我的感情嗎!

“秋陌,對不起,我不是那個意思,我只是覺得,不,我只是想讓你不要再傷心了。”羅浩看出來了秋陌的不滿與憤怒,本想道歉,可是話說出來又有點兒詞不達意,語無倫次的,他實在也不知道該怎樣解釋自己的心境。

“算了,算了,我也太極端了,咱們走吧,小七還等著咱們一起吃飯呢。”不是秋陌在搪塞羅浩,其實她自己也知道她也沒有完全敞開心扉,所以也不能要求別人去這樣做。

也許是跟秋陌從小的成長環境有關,她很能為別人考慮,知道要換位思考,站在對方的角度上去想問題,就是因為這樣,很多事情,她都會選擇不去計較,不去追問,更多的東西都埋在自己的心裡。

羅浩見秋陌也沒有繼續想追究下去的想法了,也就不再多做什麼辯解,他相信秋陌現在只是同情心在氾濫,不會去再多想什麼的。等一會兒去吃了飯,兩個人之間自然也就沒有什麼不高興了。

也許是因為剛才的氣氛不太好,導致秋陌與羅浩在上車後也沒有什麼交流。

“我們去吃什麼東西?”快到了秋陌的家時,羅浩率先打破了這場沉默。

“吃烤串啊,我早上答應的小七。”其實按照秋陌的性格她早就憋不住了,可是羅浩一路上只顧著開車,也不看她一眼,她就是想找個話題,也不知該從哪兒說起啊。“我給小七打電話吧。”秋陌拿出手機,撥通了家裡的電話,“喂,小七啊,是姐姐,哥哥已經把車開到家門口了,你去叫一下你紅修姐姐和顧念哥哥,和她們一起過來吃飯吧。”

“好的,姐姐我知道了,拜拜。”小七放下電話,就打算去找紅修與顧念,走到隔壁一看,咦,怎麼隔壁沒人啊,是不是出去了?

秋陌在樓門口等著小七,不一會兒就看到小七飛奔而來的身影了,可是卻沒有看到本應該跟著來的紅修與顧念。

“姐姐!”小七撲到秋陌懷裡,秋陌也順勢抱住小七,揉了揉懷中小孩兒軟軟的頭髮。“紅修姐姐和顧念哥哥呢?”

小七從秋陌懷抱裡指著樓上說道;“我剛才去找他們了,可是他們不在家,我不知道他們兩個人的電話,也聯繫不到他們,姐姐,你說是不是,紅修姐姐和顧念哥哥約會去了啊?”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