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靈異推理 > 鬼婚蜜寵:鬼夫老公哪裡逃

正文 第27章 守林人的故事

書名:鬼婚蜜寵:鬼夫老公哪裡逃 作者:貴芙 本章字數:3308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29


“這麼隔三差五的為這根竹子輸入修為,那它應該很快就可以修煉成精了。”紅修也是越聽越入迷,不自覺的就被帶到了故事情景中。

“植物修煉成精與動物有很大差別,動物有他們自己的語言,動作,它們會表達感情,會捕食防禦,懂得保護自己,也會傷害別人,所以說如果被輸入修為這麼多次的是一個動物的話,它肯定已經成精了。可是植物不同,他們的天賦比動物差的很多,植物成精更是難上加難,這根竹子也是理所應當的和它的其他同類一樣。”

“那這位守林人還是一直堅持給它輸修為嗎?”其實紅修對於這種不計任何回報的付出還是有一點兒懵懵懂懂的感覺,她無法去評判這樣的做法值不值得,她也更覺得自己沒有這個資格去評價。

“對,因為這位守林人發現他漸漸的離不開這根竹子了,他每天跟它去交流,雖然沒有任何語言,但是心靈相通填補了守林人幾百年獨自一人的內心空虛感。”竹風說起這段的時候,他的感觸最深,雖然講的是別人的故事,但他自己現在就是一個實實在在的孤單的守林人,他跟之前的幾任不一樣,他努力將自己變得不與外面的世界脫軌,因為他始終覺得自己一定是不屬於這裡的,可他心裡的想法又有誰去傾聽呢?

紅修感覺出了竹風話語裡的無奈,她能夠看出來,竹風並不像表面上那樣開心,他真的好寂寞,“守林人真的很孤單,一輩子都在這裡呆著。”

竹風笑了一下,面前的這個女孩兒能懂自己的心,她什麼都明白卻不點破自己的情感,“是,但這位守林人不一樣,他有了寄託,身上多了一份責任感,就憑著這股堅持,一做就是十年。”

那天天氣很好,守林人起了個大早,最先要做的事情就是和自己最寶貝的竹子聊天。他一打開門,竹子沒有了,只有一個看起來很小很瘦弱的小女孩兒蹲在門口,蜷縮著身體,很惹人心疼。

兩人似乎是有心靈感應一般,一見到彼此就目不轉睛的盯著對方看。

還是守林人先開口了:“是你嗎?”

小女孩兒害羞的點了點頭,雖然看起來她很不好意思,可是眼神裡卻透著一種堅定。

“就這樣,守林人照顧女孩兒的起居,生活,無微不至的,還教她文化知識,禮教道德,修煉的方法也依舊每隔幾個月就給她傳修為。”

“十年!這麼久,這簡直都能說是山無棱,天地和了。”紅修聽著竹風的講述,特別是到兩人眼神對上那一刻,心裡的淚水都已經決堤了,嘴上雖然輕描淡寫一句,可是她心裡又是有對希望能有這樣的一次感天動地的感情啊。她以前說過,不相信一見鍾情,她和秋陌一樣更願意相信日久生情,平平淡淡才是真的感情。但聽到這樣的一個故事,她心裡久久沒有被激起來的情愫也被勾起來了。

“十年,真的是很久,兩個人就這樣一直相處,女孩出落得越發、漂亮,終於守林人向她正式告白,兩個人在一起了,可是守林人他不是妖,他只是得道的一個人而已,他比正常人活的就很多,但不能和妖比,守林人越來越老,有了病,仙竹林就換了新的守林人。女孩兒卻一直對男人不離不棄,悉心照顧,可再海誓山盟的愛情,也抵不過命運的衝擊。男人死了。”竹風的眼神暗淡了下來,講到這一段是他不知道該如何措辭才能讓自己,讓聽的人可以不那麼哀傷。

聽到這裡,紅修也被一種濃郁的哀愁的氛圍籠罩住了,她不瞭解守林人是從哪裡來的,也不知道他們的生死是怎樣的期限,“死了?那女孩兒有辦法救她嗎?”

“有啊。就是因為要救這個男人,才讓原本單純善良的小女孩兒走上了一條不歸路,我想這也是你今天來找我的原因吧,你不是來聽故事的,你一定是有朋友被傷害了,卻不知道從哪下手去對付這個千年竹妖,才來這裡的對嗎?”竹風故意沒有說這個女孩兒到底走上了怎樣的一條不歸路,他不想去說,他直到現在也想保留第一次見這個純淨的女孩兒的印象,她那麼天真,那麼美好。

被竹風從美好又悲傷的故事中硬拽出來,紅修也轉入了正題,“是的,她要秋陌的血去救一個人,如果秋陌不給,她就會對秋陌身邊的人下手。”

“她現在用從別人那裡搶來的精氣,來維持男人的軀體和魂魄不要分離,

不然那位守林人早就轉世不知道成為誰了。”

聽到這裡,紅修全明白了,千年竹妖通過吸走普通人的精氣去維持她男人的命,但那些被她吸走精氣的無辜的人又有什麼錯呢?這些人沒有理由為她們倆所謂的海枯石爛的愛情買單啊。

“那她現在為什麼要秋陌的血呢?”紅修還是有一些疑惑。

“據我所知,你的這位朋友秋陌是酆都的第九任執筆人,而且她的血具有很強的封印的力量。”竹風胸有成竹的說到。

“是的。”紅修對他的崇拜是越來越加深了,這個竹風怎麼什麼都知道呢。

“千年竹妖為了使男人的軀體與靈魂永不分離,這段時間裡一定會吸取大量人的精氣,在她一次性把這些精氣輸入到男人體內時,再用秋陌的血把這股能量封印住。這樣他們兩個就可以永不分開了。”愛情這東西,真是神奇,能讓一個男人十年如一日做同樣的事情默默奉獻愛情也東西也是害人,把一個原本天真爛漫的小妖怪逼的去吸別人的精氣,來為自己的愛人續命。

“所以,千年竹妖沒有撒謊,她是真的只想用秋陌的血去救人。”紅修心裡雖然認為她那樣做是不對的,不可以把自己的幸福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之上,可是道理誰都知道,但還是內心深處去忍不住心疼這個曾經也一樣單純美好的女孩兒。

“對,她並沒有撒謊,可這是一個無底洞,有了第一次就會有第二次之後會有數不清的第很多次,因為千年竹妖她是在與天鬥,與自然界生老病死的不變法則在鬥,她如何能贏。”其實竹風的字裡行間雖然是在闡述一個事實,可都能聽出來,他的情感天平傾向了竹妖這一邊,導致聽的人不由得去猜他和這個千年竹妖到底有什麼關係呢?

“所以,秋陌不能去幫她是嗎?”

“沒有人能夠幫的了她,只有她自己放手,才能讓兩個人都解脫,這一段往事才算塵埃落地,真正的結束了。”竹風的聲音變得很空靈,就像他說的話一樣,沒有盡頭,看不到未來,一切都很模糊,誰也不知道,該去如何做,去做什麼?

紅修這一邊聽故事聽的入迷,而羅浩和秋陌這一邊可沒有那麼輕鬆。他們兩個人現在對於千年竹妖的來龍去脈還是一頭霧水。

跟著寶劍指出的方向,羅浩和秋陌轉來轉去終於看到了一處民宅,那也許並不能這樣稱呼它,這座小房子就是一個非常簡陋的木板房,很破舊。

“她就住這裡嗎?”秋陌看著面前的建築物,簡直想像不到那樣一個光鮮亮麗的女生會是從這裡出來的。

“應該是,我的劍不會指錯方向的,去看看吧。”羅浩肯定的說到,他帶著秋陌繞到房子後,那開著一扇小窗戶,透過縫裡,能夠大致看見屋裡面的情景。

“哥哥,我回來了。”竹子親切的喊著床上躺著的那個人。“哥哥,你馬上就會好的,我們會永遠在一起的。”竹子倒了一杯水給床上的男人,輕柔的把他扶起來,每一個動作都細緻入微。

“竹子,我們不要再這樣勉強了好不好?”男人坐起來,很嚴肅的盯著這個笑的很燦爛的女孩子。

竹子臉上的笑容馬上就僵住了,“你的意思是,和我在一起很勉強,很難受是嗎?”還沒等男人回答她的問題,她立馬又在臉上掛出了微笑,“好,沒關係,只要等你的病好了之後,你去哪裡都可以啊,不過現在你得聽我的。”

趴在窗戶上看的秋陌卻突然被這句話感動了,抬起頭努力不讓眼淚掉下來。是怎樣的愛,才可以只要他好,別無所求呢?

“竹子,你為什麼總是讓我心疼呢?我們兩個都明白,沒有希望了,這是個無論怎麼填都填不滿的無底洞啊!”男人轉過頭去,深深的歎了一口氣。

竹子坐在床邊,把自己的頭埋在男人的胸膛裡,“我知道,可是我捨不得你,就像你當初捨不得我一樣,你就再縱容我一次,讓我試試行不行。”

竹子的語氣似乎是在祈求著什麼,其實秋陌與羅浩也並不清楚她指的最後一次到底是什麼,是不是和自己有關。

“誒,每次說你什麼都不聽,一直都這樣。以後誰還這麼縱著你啊?”男人的話聽起來是在責備著什麼,可話裡的寵溺又是表露無疑。

“不是還有你嗎?難道你不要我了?”竹子繼續和男人撒著嬌。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