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靈異推理 > 鬼婚蜜寵:鬼夫老公哪裡逃

正文 第28章 火藥味

書名:鬼婚蜜寵:鬼夫老公哪裡逃 作者:貴芙 本章字數:3329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29


“她們好幸福呀!”秋陌忍不住發出讚歎。

“那個男人是鬼。”羅浩盯著窗戶裡面,說出了這樣一句話。

“你說什麼?可是竹子只是說要給他治病啊?”秋陌完全想像不到,看起來雖然虛弱但是那麼美好那麼寵愛自己女人的,竟然是已經死了,變成鬼。

“治病,要用你的血來治病,這話你自己相信嗎?這個男人看樣子一定變成鬼很長一段時間了,一直能保留軀體和靈魂結合著,一定是吸收了大量人的精氣,才能做到的。看來他們身上背的債很多啊。”羅浩也不能一定確保竹子到底是用什麼樣的方法來抱住這個男人的,可大量精氣絕對是保存人形的基礎,至於秋陌的血對這個男人到底有什麼作業,他想不到,這一切還得等紅修的消息,不然就得是竹子自己親口告訴我們才可以。

“你的意思是說,竹子她殺了很多人?”秋陌不想去相信這樣的說法,那樣粘人的一個小女生怎麼會做出這種事情呢?

“這倒沒有。”羅浩剛說完,秋陌感覺自己的心也安定了下來,幸虧是沒有,如果真是有的話,自己真的不知道該去怎樣接受美好與黑暗在心裡的那種衝突與矛盾的煎熬感受。“吸走人的少部分精氣,只會讓那個人身體變得虛弱無力,需要恢復一段時間後才會回到原來的身體狀態。”

竹子從男人的身邊走開,起身去倒了兩杯水,“哥哥,有朋友來做客了,讓他們進來吧。”男人點了點頭,“那就趕快把他們請進來吧。”

“二位進來吧,在窗戶那兒站著說話多累啊。”竹子沖著後面的窗戶那喊道。

羅浩和秋陌對視了一眼,被發現了,那就進去吧,把一些話說清楚了也挺好的。

兩個人走進木板房中,男人先友善的跟他們打招呼,竹子也隨即笑了笑。

“哥哥,這是羅浩,酆都的引路人。他身邊這個好看的女孩兒呢,就是他的第九任執筆人秋陌。”竹子對於他們的身份絲毫不向男人隱瞞。

秋陌是第一次這麼光明正大的被人介紹過自己執筆人的身份,內心還是有一點兒小波瀾,一時間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這是我的愛人,竹宇,我叫他哥哥,但這個稱呼這可以我叫,那你們呢可以喊他……”

“叫我名字就好。”男人迅速接過了竹子的話,兩個人的默契度真的很好。

“你好,竹宇。”秋陌先跟男人打了招呼,而羅浩似乎是沒有想問好的想法。

“你不是人,我是酆都的引路人,你看到我不覺得不太好嗎?”羅浩一開口語氣就極其冷漠,讓人感覺有一種來者不善的想法。

“所以呢?我是鬼,我承認,那你要來把我收走嗎?”男人表現的異常平靜,當然他並不是在裝無所謂,他是真的覺得沒有關係,自己在這裡,努力去活著,為了竹子能夠開心。他也想過,有一天自己會被送回到一個早就該去的地方,那他也沒有什麼害怕,除了捨不得竹子之外,他有的只是輕鬆,不用再與天鬥了,也再也不用讓竹子為了自己做一些違背良心的事情了。

“既然這麼淡然,想必你們對於這種事情是早有準備了。”羅浩實在有些想不明白,他們兩個人看似是真的對於這種事情很無所謂。

“什麼準備也沒有,我這個人喜歡順其自然。”男人繼續回答,一問一答,對話中好像冒著一點兒火藥味。

“順其自然?那你們怎麼還非要反其道而行之,生老病死是常態,這樣對我做法還能說順應天理。”羅浩的語氣又加重了一些。

可是竹宇還是那樣一副對什麼都與我無關對的表情,“為了竹子。”

簡簡單單的四個字,卻讓羅浩也愣了一會兒才繼續開口說話,“在你看來,別人的生命就不重要了,只要是為了你愛的人。”

“你不也一樣嗎?”

這句話一說完,木板房裡一片寂靜,即使掉一根針下去也會發出很大的聲響。很長一段時間內,都沒有人去打破這份尷尬的平靜。

“那個,其實,我們來這裡沒有什麼別的不好的意思的,就是想來看看到底是怎樣一回事。”秋陌有些無奈的打著圓場。她現在心裡也很糾結,什麼叫做“你不也一樣嗎”,可是在現在這樣的處境中,她不能去問個清楚明白,只好穩定著雙方的情緒。

“哥哥,你別這樣,秋

陌是可以救你的人,羅浩是她的朋友,我們對恩人要態度好一點兒啦。”竹子適時的撒嬌,讓男人一下子就露出了笑顏。其實無論竹子什麼時候說話,說什麼,只要是她說的,男人都願意去聽。

雖然竹子這話也是為了化解這個尷尬的局面,可是在秋陌耳朵裡卻聽得有些奇怪,自己可還沒答應救人呢,她這樣說會很難為情的。

“好了,也是我不對,是我一進來就先提了一些不好的事情。”羅浩的主動低頭,讓在場的人反倒有些措手不及,本以為羅浩會一直保持他作為酆都引路人的強勢態度呢。

“也是我不好,不該議論你的私事的。”看到羅浩的主動和解的姿態,竹宇也順著他的話來,總算沒有讓這場無硝煙的戰火蔓延的更烈。

“那現在你們人也看到了,事情都知道的很清楚了,到底可不可以幫我這個忙呢?”竹子轉入了正題,她也知道即便秋陌幫她這一次,後面的日子還有很多,他們兩個人憑藉這樣危害他人利益的方法,終究是行不通的。可是她就是想再多耗一下,說不定會柳暗花明,絕處逢生呢?

“對不起,我現在真的沒有辦法做出決定。”秋陌不能去答應竹子,她自己也很清楚這裡面的利弊,可是她剛才在窗外看到了自己這輩子看過的最美好的愛情,她無法直接那麼篤定的去拒絕,她做不到。這樣的一份天長地久,海枯石爛,是每一個女孩兒都無法去免疫的,她很普通,秋陌知道自己的身份,但是她覺得自己也應該保留一份作為一個正常人該有的對美好事物的嚮往與憧憬。即便這一切本都不該發生,可她畢竟不是羅浩,她不屬於酆都。

“好,沒關係,我可以等你。”竹子又思索了一會兒,“你覺得我有沒有什麼可以幫到你的東西,除了我的命,其他的你都可以拿走,只要你想要。或者說,我可以去幫你做一些你完成不了的事,你不是執筆人嗎?我可以給你捉其他的厲鬼,我法力雖然不高,但對付一般的小鬼肯定是夠用的。只要你幫我,我都可以做。”怕秋陌是覺得單單她幫自己不划算,竹子又加上了許多附加條件,希望能打動秋陌的心。

秋陌搖了搖頭,面前的這個女孩兒是不會懂她此時的心境的。她有她自己的身份,也有她的自己的為難之處,竹子是說能給她很多對自己來說也很需要的東西,可那些事情真的都不是最重要的。自己幫了她,她就會繼續吸走普通人的精氣,精氣是不能斷的。那自己不就是在助紂為虐嗎?

“竹子,我們先走了,我現在不知道應該怎樣跟你怎樣去解釋這樣的情況,但事實也許跟你想像的並不一樣,你這不只是為了自己,而是在破壞自然的法則,並且還會造成更多的傷害,這些你都沒有去好好考慮過,我希望你能夠仔細的想一想,可不可以有更好的解決方法。三天之後,我會來這裡找你。至於到時候,是怎樣的情形,我現在還無法預測。再見。”秋陌說了這麼一段話,可她還是覺得自己表達不出內心深處真正想要告訴竹子的事情。

秋陌和羅浩出了木板屋,秋陌似乎是在沉思著什麼,羅浩卻拍了拍她的肩膀,向她豎起了一個大拇指,“你幹嘛啊?”

“真的秋陌,我從來沒有見過你,這麼有邏輯,這麼思維清晰的說過一段話!”羅浩的鼓勵在秋陌看來反而有些小小的諷刺意味,他是在說我平常說話都沒有邏輯,全是瞎說的嗎?

“有你這麼誇人的嗎?好像我平常都不會說話一樣。”秋陌裝作生氣模樣的白了他一眼。

羅浩連忙擺擺手,“沒有沒有,今天我可真沒這個意思。你處理的真的很棒,跟竹子分析的也很到位,你委婉的語氣也讓她感覺出了你的基本態度,真的很好。”

好像從來都沒有聽過羅浩這麼真心的誇讚自己,突然間心情變得晴朗啊。秋陌開心的點了點頭,表示接受了他的讚美。

羅浩也稍稍放下了懸在半空中的心,雖然是真心真意的覺得秋陌的處置得當,可是這樣多的形容詞,他平時可是很少用。所以他還有一點點兒小私心就是,讓秋陌忘記剛才的那句“你不是也是嗎?”他看出來,在當下秋陌看向自己的眼神中就包含了各種疑問和不解,可是迫於那種情況她才沒有問出來。萬一在路上,她又想起來了可怎麼辦啊?所以,自己就緊急啟動了阿諛奉承路線,讓秋陌融化在自己的糖衣炮彈裡面。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