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總裁豪門 > 寵寵欲動:老公,碗裡來

正文 第4章 酒吧裡

書名:寵寵欲動:老公,碗裡來 作者:玉苳 本章字數:3285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18


“冷情最近要到非洲去探測礦產,如果你願意代替他的話,我現在就給他打電話!”原本轉身去換衣服的席楚傑淡然地停住腳步,優雅地轉頭看向身後蹙著眉,一臉委屈的左俊逸,挑了挑濃黑的眉毛,神色淡然地說道。

“哈哈!老大您現在換衣服,在您回到辦公室之前,我一定幫您查到那個丫頭的資訊。”席楚傑說話向來不是開玩笑的,左俊逸也不敢冒這個險,望著神色冰雪消霽的席楚傑,左俊逸又露出討好的表情,下一秒也學著向雨霞和秦子霞撒丫子就跑。

看著被左俊逸孽待的門,很是滿意的轉身換了衣服,順便給頭髮定上型在站到穿衣鏡前後,又變成了那個沉穩冷靜,情緒不外漏的霸氣總裁席楚傑,等到他回到辦公室的時候,左俊逸已經等在哪裡了。

“你放心吧!我已經查過了,這丫頭不是那邊送來的人,只是一個小三勸退師!”聽到開門聲,坐在沙發上的左俊逸轉頭看向身後人,開口解釋道。

席楚傑掃了左俊逸一眼沒有說話,而是回到辦公桌前打開電腦就看到左俊逸發來的資訊。

“你家老爺子都給發通牒了,你也不準備回去,真搞不懂你們父子有什麼深仇大恨?”左俊逸瞄了一眼神色冷淡的席楚傑,晃動著手中的紅酒,滿眼好奇地問到。

“我現在就給左院長打個電話,讓他帶你回去!”目光落在電腦螢幕上,席楚傑一臉淡然地說道。

“剛剛的話當我沒有說?”讓他老爹帶他回家,那豈不是要被念叨的頭都大了,一想到自己的學究老爸,左俊逸就會頭疼,能躲一天是一天,他才不會到家裡去送死呢!

“我有錄音!”打開資料夾,瞧著簡歷上那張乾淨清爽,滿含膠原蛋白,沒有一絲人工化學品的臉,席楚傑的唇角忍不住想要上揚,不過想到屋裡還有一個大燈泡,生生把自己的唇角給壓了下來。

涼颼颼地話從左俊逸的耳邊劃過,讓左俊逸打了一個寒顫,手裡的酒杯差點端不穩。“老大您還有什麼事,儘管吩咐,只要我能做的,無論是上刀山還是下油鍋,都在所不辭!”

朋友是用來做什麼的,不就是用來插刀的嗎?左俊逸很是阿Q的想著,無論怎麼著他都不會認為自己智商不如人的。

朋友是做什麼的,就是用來被自己插刀的,坐在黑色真皮椅上的席楚傑聽到左俊逸的話,很是滿意的想著。

“我記得你和‘雙霞’的另外一個人很熟悉?”

這話問的輕巧,左俊逸剛剛拍著胸脯子說完要幫席楚傑上刀山下油鍋,就算不熟悉也的說熟悉啊!左俊逸咬著牙點頭。“熟悉,很熟悉!”誰讓自己腹黑不過席楚傑呢!

“嗯!那就去打聽一下,這個女人今晚會去哪裡!”修長的手指操縱這手裡的滑鼠,慢慢地往下拉著。

“我沒有說不的權利對嗎?”左俊逸抱著最後的希望,望著坐在椅子上的席俊傑,很想說自己不會出賣色相的。

“左少聰明!”抬起頭席楚傑露出一抹和藹可親的笑容,卻嚇的左俊逸打了寒顫,起身就往外面跑。

等到辦公室重歸平靜,席楚傑的目光才重新落到電腦螢幕上,修長的手指自滑鼠上移開,輕柔地劃過電腦螢幕上那個人的臉頰。“我終於找到你了!”

悠悠地歎息聲回蕩在偌大的辦公室內,席楚傑的臉上露出一抹輕柔的笑容,若是讓身邊的人看到,一定會嚇掉下顎,懷疑這還是不是他們的總裁。

而出了辦公室門的左俊逸只當席楚傑是想要報復一下秦子霞,看的出來秦子霞不是一個壞女孩,也許自己還可以說個情什麼的,不過當他聽說秦子霞在哪裡的時候,左俊逸有點懷疑自己還要不要去幫忙。

“魅夜酒吧!”坐在辦公室裡的席楚傑已經從上午等到下午了,終於等到左俊逸的電話,在知道秦子霞在哪的時候,席楚傑的目光微微地眯了起來,想起兩人第一次見面時的地點,伸手捂住自己的眼睛。

“我知道了!”伸手掛斷電話,席楚傑覺得自己的胸口似乎有什麼到東西在壓著,讓他很是不開心,需要到酒吧去喝一杯酒,放鬆一下,對,他只是到酒吧去喝酒放鬆一下自己,絕對不是為了這個瘋女人而來的。

“總裁!”跟在席楚傑身邊的人都清楚,自家的老闆有潔癖

,外出的時候毛巾,酒精,白手套,一定要準備齊全才行。

席楚傑從門口一進來,就引來不少美女的側目,甚至有幾個已經開始蠢蠢欲動,瞄準了這個絕佳的獵物,誰知才想動,就看到席楚傑身後跟個木頭似的冷夜。

冷夜隨著席楚傑走到一個比較偏僻的地方,從隨身攜帶的包裡拎出了酒精,在黑色的沙發上噴上一層酒精,隨後拿出白毛巾把上面擦了一邊,才恭恭敬敬地請席楚傑坐下,這些動作,加上席楚傑本就出眾的容貌離開引來眾人的側目。

甚至有幾個膽子很大的女孩已經拿出手機開始拍照了,席楚傑的目光卻在酒吧裡逡巡,最終定在了一個身穿黑色馬甲,白色襯衣,黑色同款A字裙,一雙黑色的粗跟鞋子,露出一雙筆直的大長腿的秦子霞身上。

和上午一樣秦子霞畫了一個很濃,很濃像是調色盤一樣的大濃妝,帶著白色手套的手上端著一個圓形的託盤,託盤上放著紅酒,正對著坐在沙發上的幾個人講解自己手中的酒。

酒吧裡本就熱鬧,加上席楚傑又坐在角落裡,根本就聽不到對面的人再說什麼,不過到這些地方來的人,都是抱著玩的心態,對女孩除了調戲還是調戲,一想到秦子霞被人調戲,席楚傑濃黑的劍眉就緊緊地扭了起來。

看的旁邊的冷夜心底一沉,自從出公司他就發覺了老闆不對勁,心情似乎不是很好,今天上午發生的事情,除了左俊逸公司裡沒有一個人知道,左俊逸嘴巴雖然很碎,也喜歡惹是生非,卻不敢把席楚傑的事情隨處說。

實在憋不住的時候也就和薛啟明,宋知行說說,至於其他的人,左俊逸可不敢吐露半個字,很怕就這麼小命嗚呼,或是被丟到非洲去再也回不來了,畢竟家裡的老爺子對席楚傑比他這個親生的還要好。

“總裁您想喝點什麼?”暗暗地擦了擦自己手心裡的汗,冷夜半躬身子問自己家的boss。

向來直率的性子,完全沒有發覺自己的boss,到酒吧來完全不是為了酒,而是為了人,此刻那個人不知道被幾個人男人說了什麼,手裡正端著一杯酒,猶豫片刻後,手中的一杯酒就那麼灌下去了。

隨後圍繞在她身邊的幾個人哈哈大笑,又說了幾句,秦子霞把手中空了的酒杯放到桌子上,把自己託盤裡的酒也放到桌子上,剛要走手臂又被身後的男人拉住。

坐在沙發生的席楚傑眉頭又皺了皺,掃過那個男人的目光大有直接斷了他胳膊的意思,就連不懂察言觀色的冷夜,都感覺到一陣殺意掃過自己,然後目光微微地往後撇過去,順著自己的boss的目光看過去。

也就落到了一張已經看不清楚容貌,但是卻看的出對於身邊的幾個帶著著抗拒的女人身上,她此刻正努力地勾這唇角,露出一抹像笑,卻比哭好不到哪裡去的笑容,。

旁邊的男人又端過去一個酒杯遞給她,順便拿起她託盤裡的另外一瓶酒。

估計是在說只要她把杯子裡的酒給喝掉,另外一瓶酒他也要了,就在那個女人猶豫的時候,原本坐在沙發上低氣壓的席楚傑猛然站起來,跨著他的大長腿三兩步就沖著那個女人走過去,冷夜趕緊追上去。

“不准喝!”到了秦子霞跟前,席楚傑想都沒有想,骨節分明的大手直接握住秦子霞纖細的手臂,這個動作和上午在酒店的時候一模一樣,除了席楚傑這次用的力道沒有那麼大以外。

原本還在猶豫要不要喝這杯酒,想著如何擺脫這杯酒的秦子霞在被席楚傑握住手腕的時候,細長的眉毛上挑,眼底的厭惡自然而然的流露出來,揚起的下顎帶著挑釁地望著席楚傑。

“你誰啊?紫紫你男朋友啊!”坐在沙發上的男人瞧著自己的好事要被破壞,心底難免不快,一臉不悅地瞪著席楚傑。

沒有理會沙發上的人,席楚傑只是望著秦子霞,就見秦子霞哪張塗抹成豔紅色的朱唇一張一合地吐出了三個字“不認識!”

話說完還順便甩開席楚傑的手。

“大家都是來玩的,沒事就不要往我這邊湊合。”聽秦子霞說不認識,坐在旁邊的男人挑眉,眼底露出嘲弄的笑容,旁邊的兩個人男人也抬頭看向席楚傑。

“張總,吳總不用理會這個人,這杯酒我喝了。”說著秦子霞握著手中的酒杯一口就給幹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