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總裁豪門 > 寵寵欲動:老公,碗裡來

正文 第11章 婚禮進行時

書名:寵寵欲動:老公,碗裡來 作者:玉苳 本章字數:3558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18


“一輩子一次的事情,當然不能走捷徑。”挽著秦子霞的席楚傑神色冷淡,聲音卻很溫和。

“一輩子一次?”秦子霞腦子有點轉不過來,她們不是契約結婚嗎?

那時兩人恰好站到舞臺中間,席楚傑很是溫柔地轉頭望著秦子霞,伸手幫她整理婚紗的時候,貼著她的耳朵說了一句。“我的契約上有寫的,結婚後絕不會離婚。”

秦子霞茫然了,此刻才想起來,她好像真的沒有看哪個契約,契約上到底寫了什麼,等晚上回去一定要好好看看才行。

到了晚上左俊逸和宋行知拉著薛啟明尾隨著席楚傑和秦子霞的身後,跑到禦景北苑非要鬧洞房。

以往不苟言笑的席楚傑竟然答應了三個人要求,一直跟在秦子霞身邊的向雨霞肯定也被秦子霞邀請了過來。

酒過三巡,坐不住的左俊逸就開始調侃秦子霞和席楚傑。“小嫂子,老大也太摳門了,瞅瞅,這都結婚了,連個像樣的戒指都沒有。”

席楚傑也不惱。

“不是的!”秦子霞整個人臉像是熟透的番茄,梗著脖子反駁。

“那是因為什麼?啊,小嫂子。”左俊逸眉毛一挑一挑,打趣道。

“是,是我眼光太高了,那些婚戒我都看不上。”秦子霞故作淡定地說道。

是嗎?

是誰去到五福珠寶行時,見到一排一排鑽戒時候,眼裡都發著光。

“好了,你就開她的玩笑了。”薛啟明看不下去,夾一大塊肉塞到左俊逸嘴裡。

他剛想繼續逗小嫂子,被薛啟明打斷。

宋行知站起來,舉著酒杯。“老大嫂子,祝你們百年好合,早生貴子。”其他人紛紛站起來。

秦子霞也跟著站起來,給自己滿上一杯,也給席楚傑滿上一杯。這時,席楚傑依然是坐著吃飯。

他怎麼那麼不懂禮數啊。

秦子霞喝了幾杯,膽量了也大了,她揪著席楚傑的襯衫。

“你怎麼不站起來啊,大家都等著你敬酒呢。”

宋行知到抽一口冷氣,一副“嫂子要完蛋”的表情。他們老大和他們一起吃飯,從來都不會站起來敬酒。

席楚傑緩緩地站起來,端著酒杯。“謝謝各位兄弟。”簡單的話音,卻多了幾分鄭重。他與大家一起碰杯後,便昂著頭一口喝完。

在震驚和敬酒的同時,其他人也送上了祝福。

“可喜可賀。”

“早點生下胖娃娃,叔兒帶他去泡妞。”

“席少,你要好好照顧我的小霞兒啊。”向雨霞哽咽道。小霞兒一向命苦,現在成家了,但願席少能好好地愛護她。

“雨霞~”秦子霞見她哭,鼻子一酸。

左俊逸勾住她的肩膀,攬過來,不嫌事大。“美人,你該不會看到小嫂子嫁給我老大,傷心了吧。”

“去你的!我這是喜極而泣。”向雨霞推開左俊逸,擦乾淨眼淚。

獒獒在一旁一會看他們吃飯,一會吃自己的狗糧。

一頓晚餐過後,大家都喝的差不多了,席楚傑吩咐李叔叫人代駕送他們回去。左俊逸攬著向雨霞,宋行知和薛啟明兩人互相勾肩搭背。席楚傑和秦子霞送他們門口。

“小霞兒我今晚要和你一起睡!”向雨霞掙脫出做俊逸懷抱,抱住秦子霞的腰。“好······”秦子霞話還沒有說完,就被席楚傑打斷。

“李叔,送他們回去。”他的聲音不冷不熱。

秦子霞擔憂地看著左俊逸重新把向雨霞拉回來。她想到上次在酒店她撞見的尷尬的一幕,仰起頭,一臉不放心。“可是,雨霞是女孩子,我怕——”

“放心,老四為人我清楚,不會強人所難。”話裡更多的是堅定和信任。

“雨霞!有什麼事記得打電話給我,我24小時開機!”他們已經坐上車了,秦梓,霞提高音量。

向雨霞醉醺醺地晃晃手。

車消失在黑夜中,席楚傑攬她的腰走回房間。席楚傑進去浴室洗澡,李媽收拾好飯後殘渣,拿了三個禮品盒送到房間。

秦子霞視線落在三個禮品盒。

紅色的禮盒是雨霞送的,她打開一看,裡面是一本書,名字叫《馭夫十大指南》。她嘴角掛起一抹笑容,搖了搖頭。

剩下的兩個禮品盒都是粉色,不同之處是另一個有大大的粉色蝴蝶結,不用說,這麼騷包的包裝風格,一定是左俊逸的。

“在拆禮物。”性感沙啞的聲音從頭頂上傳過來。

秦子霞扭回頭,鼻血差點就要噴出來了。英俊的臉上的水珠還為擦乾,水滴順著脖子滑落,,完美的人魚線,卡到毛巾處

就消失了。

“想要?”男人沙啞音線挑逗之味十足,撩撥了秦子霞的心弦,癢癢的,一時走神。

正在看入迷的人,被性感的嗓音拉回神,錯愕地回頭。“拆禮物,拆禮物。”手慌亂的動作已經出賣了她,她慌亂地笨拙地解開蝴蝶結。

手銬,頸圈,鞭子!

她忽然明白了什麼。

左俊逸!

秦子霞臉出現可疑的緋紅,恨不得自己根本沒有拆開這禮物,她趕緊地蓋上去,尷尬笑了幾聲。

“呵呵,左少還給獒獒準備禮物,有心了。”

緊張之餘,一不小心把旁宋行知送的禮物給撞倒了,禮品盒摔在地上,一條吊帶的黑色短裙掉出來。

秦子霞撿起來,這不撿還好,一撿看了嚇死她。這還是裙子嗎?薄透跟沒有穿一樣。女人要是穿上這一挑裙子,女性的特徵全都透露出來。她腦海裡血液一下子猛衝到頭頂上,耳根處紅發燙,心臟砰砰砰地狂跳。

這就是席楚傑的朋友,沒一個正經,除了薛醫生。

黑色短裙就像定時炸彈一樣,她快速地塞回去。

“我,我去洗澡了,你早點睡覺。”說話時候都開始變得結結巴巴的。

秦子霞站起身,準備去洗澡。

席楚傑捏住她的下頜,微微地抬起手,目光灼灼地看著她顫抖的睫毛。

“老婆,今晚是我們新婚之夜。”

“可我······”不行。

她知道他暗示的意思,可在理智線上的情況下,她對房事還是有心理陰影。

“別怕,有我,洗完澡,記得穿上那一件黑色短裙。”席楚傑貼在她耳邊,輕聲細語,他的言行舉止都在蠱惑她。

她羞澀的雙眸對上他炙熱的目光。

席楚傑鬆開她的下巴,彎腰拿出那一件黑色的裙子,展開對著秦子霞的身形對比一下,認真地點頭評價。

“嗯,不錯。”他似乎光是靠比劃都能知道看得出秦子霞穿衣服的效果。

秦子霞紅著臉,抓走衣服,快速地向浴室走去。

“老婆,記得啊,只需要穿這一件裙子就好了。”他老婆的性格他清楚,並還沒有open到如此程度。見她走的時候,不忘記提醒她一聲。

秦子霞聽到他喊了她,頓了頓,他說完之後,小跑走進浴室,不忘反鎖浴室門,她靠在玻璃門上,大口大口地喘氣。

心臟跳的很厲害,不經意地扭頭,定睛地看著鏡子中的女人。

臉紅要滴出血來,雙眸水泱泱,一絲嫵媚,一絲魅惑。

此刻,她的眼睛完全出賣了她啊。

秦子霞洗完澡,換上黑色的裙,她洗澡的速度不慢也不快。席楚傑她的丈夫,她選擇的丈夫,她願意試一試和他一起生活。

女人穿著黑色的短裙慢慢地走出來,感受到強烈的目光,她下意識地抬眸。席楚傑深不可見底的眸子,泛起原始的渴望。儘管穿著黑色的裙,他都看清楚身軀的優美。

漂亮的鎖骨,傲人的上圍,纖細的小蠻腰,瘦長的雙腿緩慢地邁步前進。全身的血液從向某處,某處細胞瘋狂地叫囂著。

他等不了!

這時,他大步邁去,雙手橫抱起,把秦子霞扔在床上。

“啊!”他抱起她的動作,太迅速,以至於她不由地叫出聲。

男人不由分說,直接上去。

秦子霞整個神經緊繃著,臉色蒼白推開席楚傑,女人男人和的力量是懸殊,完全不是男人的對手。她腦子沉沉的,周圍的環境全都變回18歲生日的那一晚,無盡的黑夜,說不出的恐懼。恐懼的夢靨浮現在她的腦海裡。

女人呼吸越來越快,絕望地睜大眼睛,眼神空洞,滿眸的驚駭,似乎看到了什麼可怕的東西,手腳拼命地掙扎著。

席楚傑單手撐起身,心一抽一抽地疼,輕輕拍拍著她的臉,“老婆,老婆!”。他的聲音有點顫抖,見她沒有回過神來,抓起她的手,朝著她的手背稍微用力地一咬。

秦子霞吃痛,慢慢拉回了自己的理智。

“你——”恍恍惚惚地應了席楚傑一聲,眼角噙著淚水,驚駭之意慢慢地退卻。

“是我,席楚傑。”他咽了咽口水,心堵著難受,那一句話永遠如鯁在喉,他憋在了心裡7年了,但現在不是坦白的時機。

秦子霞慢慢地平復心情,她望著他擰成蚯蚓的眉毛,意識到自己剛才的行為一定惹到了他的不滿,低著頭,真誠道。

“對不起。”她就像是一個做錯的事情的孩子,頷著首,做好被席楚傑責駡的心理準備。

該說對不起的人,是他才對。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