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總裁豪門 > 寵寵欲動:老公,碗裡來

正文 第12章 運動運動

書名:寵寵欲動:老公,碗裡來 作者:玉苳 本章字數:3612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18


席楚傑勾起她的下巴。“老婆,看著我。”他的聲音沙啞不像話。

男人臉上寫滿了“隱忍”可他還是耐心地教她。

“不是別的男人,是席楚傑,你的老公。”,看似簡單的話語,說話卻前所未有的溫柔。

秦子霞慢慢地被引入到他溫柔鄉里,點點頭。

熟悉的氣息撲鼻而來,看著他近在咫尺的俊臉,心不由有點緊張,菲薄性感的唇貼上來,有技巧地啃咬。

她像是一個木頭人一樣,四肢僵硬,一動都不敢動。

“老婆,放輕鬆,這是一件很美妙的事情。來,張開嘴。”

單靠親吻能有感覺嗎?

第一次精神在狀態的秦子霞終於在席楚傑的身上找到了答案。有,有一種輕飄飄的美妙感。

這種感覺,她,她甚至有點迷戀。

她微微起著身子回應著,手搭在他的脖子間。

男人眸光一亮,等他的小妖精適應了,掀開被子,一室漣漪。

他要她到淩晨2點,大手摟著秦子霞到懷裡。

黑夜中,秦子霞睜著眼睛,在想什麼事情。

席楚傑察覺到懷裡的人不平穩紊亂的呼吸,嘴角微微上揚。

“怎麼,還有精力,再來一次。”

“別!”秦子霞用手隔開他們。

“那想什麼呢?”溫熱的氣體噴在她脖頸間,嗓音低沉撩人,分分鐘可以使人懷孕。

她怕癢,縮了縮脖子。

“我在想怎麼虐欺壓我的人。”

頭頂上的人沉默不語。

“怎麼了?你是不是覺得我太惡毒了?”秦子霞多多少少都介意席楚傑對她想法。

“不是,我在想我要怎麼幫你。”他勾起唇角。

他的女孩成大了啊。

當年的怯弱弱,唯唯諾諾的模樣,都已經是過去式了。

秦子霞沒想到席楚傑會幫助自己,她心情頗好,說道的語氣都變得輕快。“嗯,到時候再告訴你。”

“好,睡吧。”席楚傑往裡攬一攬她,閉上眼睛,睡意慢慢地襲來。

事後,秦子霞感到全身酸痛,料定明天肯定是不能準時去上班了,發一條短信,編造一個理由,向老闆請半天假。

秦子霞起床的時候,看了手機一眼,上面顯示了“10點”了,完了完了,他上班要遲到了。

她趕緊起身,叫醒席楚傑。

“別鬧,多睡會。”早上剛醒來,略帶一點鼻音,要命的是,他的鼻音也很性感。席楚傑繼續拉住秦子霞,攬著睡覺。

“10點了啊,快起床啊!”秦子霞重新做起身子,抽走他的枕頭。

他不悅地掀開眼皮,看了一下旁邊的鬧鐘,不緊不慢地掀開被子,光溜溜地起站起來,伸一個懶腰。

精壯的身材,渾身上下沒有一片贅肉,這男人經常去練身房吧。

秦子霞咽了咽口水,癡癡地望著他,全然沒有注意男人已經發現她的花癡的目光。

妻子對他身材的欣賞,無意是對他的鼓勵。某處昂起了頭。他爬上床,手撐著身子,把她禁錮在懷裡。

“老婆,來一個中午運動。”

“什麼中···唔唔···唔·····”

小手抓在男人倒三角的肩膀上。

冗長纏綿,室內漣漪。

半個小時後,席楚傑下了床,優雅地走進更衣室穿衣服,秦子霞抓著被子,不滿地看著他。

憑什麼,自己完事後就可以一身瀟灑,再低低頭看自己,滿身的狼狽。

他一身白色和t恤,黑色五分短褲,拿著一幅網球拍準備出去。

“你要去打網球,不用上班嗎?”她半起身子,總裁不應該都是很忙,忙到沒時間鍛煉嗎?

“你也想來?”席楚傑問。

“不不不,我累壞了。”她渾身都酸痛,像是昨天扛了什麼重物,爬了十二層樓梯。沒有一處是不酸的。

“累壞了?”玩味的笑容掛在臉上。

秦子霞領會他的意思,轉過身背對著他,抓起被子蓋過頭。呼~,為什麼他的笑容都能使他的心臟突突突地狂跳。

每逢週六,帝都四少都會在城市運動館運動。

宋行知和左俊逸正在打網球,見到席楚傑走進來,兩人停下來,休息一會。

左俊逸擰開瓶蓋,朝口裡倒進礦泉水,咕嚕一聲咽下去,他隨手往後扔,就完美地命中了垃圾箱。

“哎喲喂!老大,還有精力陪我們打球啊,昨晚沒被小嫂子榨幹啊。”左俊逸一直覺得秦子霞會是那方面的主動者,就像他的美人一樣。

“老大,不行別逞強啊,我們兄弟兩不會笑話你的啊。”宋行知臉上浮現

兩個小酒窩,一副能諒解的表情,手捏住他的肩膀。

席楚傑打開他的手“你們兩去對面,一對二。”

“一對二,不行啊,我們不能欺負一個腎虧的人,你說對不對啊,老二。”左俊逸對著宋行知揚揚下巴。

“是啊,這事情要是被傳出去,說我們欺負你,我玉面小王子的形象不會被毀了。”兩眼彎彎笑著道。

“去,少廢話。”

左俊逸和宋行知笑著對視一眼,兩人的勢在必得的眼神無聲地傳到了一句話。

席楚傑這次輸慘了。

席楚傑讓對方先發球,左俊逸笑著發球,席楚傑接住,每一個球都快准狠。兩人感到越來越吃力,動作和速度越來越慢。

網球重重地砸在左俊逸的臉上。

不對啊,這球打那麼大力,還帶著殺傷力啊。

席楚傑撿起地上的網球,每一個都瞄準他們,砸在他們的臉上,身上。

“老二,老大這是要殺了我們兩啊。”左俊逸蹲下身,抱住頭,一臉痛苦。

宋行知趕緊蹲下。“老四,你是不是做錯了什麼事情了,激怒老大了?”他一向說話溫柔,並不會招惹人。他們四人中,經常闖事的人是左俊逸。

球停下來了。

他們看到了一雙黑色的球鞋,畏畏縮縮地抬頭,只見席楚傑面無表情,全身散發著寒氣,拿著網球拍一下一下地拍自己的手掌,仿佛下一秒就拍爛他們兩個的腦袋。

“說,你們覬覦我老婆多久了。”兩個大男人送情趣用品給他的女人,這事要怎麼解釋。

“老大,雖然我風流成性,但我至少知道朋友妻不可欺啊。”左俊逸“嗖”一聲,站起來反駁。隨後,他指著旁白的宋行知。“是老二,老二昨晚說小嫂子很漂亮。”

宋行知被老四出賣,氣的猛地站起身。“左俊逸更過分,他說嫂子這麼解風情的人,碰上你這個大冰塊真是太可惜了。要是他先遇上嫂子,馬上就地解決。”

“所以你們就送了她情趣用品。”席楚傑臉上很是難看。

“情趣用品?”宋行知疑惑地重複一句,他揪住左俊逸的領子,急了。“老四,我昨晚叫你幫挑一份合適的新婚禮物,你到底挑了什麼?”

“性感蕾絲裙啊,買情趣三件套送的。”左俊逸壞笑道。

“左俊逸!你可害慘我了。”早知道就不應該叫做左俊逸幫忙,做事從來沒有正經過。

“老大,怎麼說我送的禮物可是精心挑選的啊。你上一回叫我拿鞭子給你,現在當作新婚禮物送給小嫂子你又不高興。送給小嫂子更跟送你一樣的道理啊。你別裝什麼證人君子啊,昨晚都用了吧?”左俊逸挑眉戲謔道,滿臉的八卦。

席楚傑淡淡地瞥他一眼,走出去。

裝的還很淡定的嘛!

左俊逸站起身,桃花眼帶著笑意。

宋行知拿著球拍揮過去,“左俊逸,你把1000塊吐出來!”是贈品都好意思收他的錢。

左俊逸靈活地閃躲過一招,下一招直接挨在背部上。

——

婦科醫院的藥店。

“你好,給我來急性避孕藥。”女人的聲音聽起來有點乾澀。

秦子霞帶著口罩出現在婦科醫院的藥店,她抽了抽鼻子。禦景北苑附近的藥店沒有急性避孕藥,她只能來婦科醫院藥店買了。

薛啟明今天醫院臨時有手術,沒有去城市運動館。他下了班,穿著便服,走出醫院。他的眼睛不經意地掃過藥店。一瞬間,視線就定在纖瘦的女人身上,乍一看背影還挺像秦子霞,可女人的略帶鼻音的聲音不像。

薛啟明搖了搖頭,子霞和楚傑的感情看起來不錯,她怎麼可能來買避孕藥了呢?他搖了搖頭,甩開心中的疑惑。

秦子霞吃了藥,去醫院看母親。

每次來探望母親,平穩的心電圖對她來說是最大的安慰。她握住母親的手,和母親說說自己最近發生的事情。

驀地,隔壁房傳來了撕心裂肺的哭喊聲,痛哭呼叫病人,醫生的聲音。

秦子霞心裡咯噔一聲,頭髮發麻。

這一層都是植物人住的病房,隔壁房病人的去世了,親朋好友震耳欲聾的哭聲,聽的她心頭一顫一顫。

她心情沉重,握住母親的手,加重了力道,凝視母親祥和的睡容,眼眶慢慢地濕潤起來。她多怕自己的母親也有一天悄悄離世。

腦海縈繞了林志鴻的聲音,植物人是半隻腳踏入棺材的人,她應該向辦法救治母親。

上次的手術費他都沒有還給薛醫生,更不用花錢去請威廉醫生了,而且威廉醫生不看重錢。她要怎麼辦?難道去求林志鴻。

有了,薛醫生!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