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總裁豪門 > 寵寵欲動:老公,碗裡來

正文 第15章 親一口示威

書名:寵寵欲動:老公,碗裡來 作者:玉苳 本章字數:3683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18


老闆娘有空閒了,過來看看他們小倆口,指著還剩下三份的錫紙盒韭菜。

“小夥子,多吃一點韭菜啊,壯陽。男就是累啊,早上出門養家,晚上還要伺候老婆。”她說這話和吃飯喝酒一樣,在正常不過。

秦子霞害臊笑了一聲,喝了點酒,還是熟人,她也開啟葷段子,歪著頭眯著眼笑道。

“那大娘,大伯每天吃多少份錫紙盒韭菜。”

“死孩子,敢調侃大娘了。”老闆娘點了秦子霞的額頭,“你大伯都快60了,吃再多也沒用。”。她轉頭催著席楚傑,熱情道。

“小夥子多吃點,大娘做的錫紙盒韭菜又好吃又補腎。”

秦子霞喝的差不多了,她手撐著臉,直鉤鉤地看著席楚傑。

兩人的女人的視線,都在無聲地“鼓勵”他吃下去。

席楚傑最終拿起筷子,慢慢地夾起來,嘗一口,還行。下一筷子,夾住的韭菜更多一點,一會兒,三份韭菜就吃完了。

秦子霞開啤酒瓶,給席楚傑。

“喝吧,解渴。”

此時。女人的臉呈現醉態,眼睛半眯著,臉頰粉紅。席楚傑接過,學著秦子霞的對著瓶嘴喝。

“看,那個男人喝酒的姿勢好帥啊!”剛要來擼串的兩位美女緊盯著席楚傑,興奮地說道。

“帥哥,加個微信認識一下唄。”美女掏出手機,點開微信的“掃一掃”。

席楚傑當作沒聽見,繼續吃另一個雞翅。

“帥哥~”女生不甘心,發嗲道。

沒看見她一個人大活人在這嗎?

秦子霞想到什麼,勾唇一笑。她抓住席楚傑的頭,在臉上親一下。“吧唧”一聲,親的特別響。

她翹著二郎腿,邊抖邊斜眼看她們。

“美女,這是我男人,可以滾了吧!”聲音痞痞的,既活潑又可愛。

滿嘴是油卻親在他的臉上,換是平時,他早把對方活埋了,可今天的人是秦子霞,他的——女孩。

他輕輕地擦拭臉上剛被人女人強吻,留下來的油漬,嘴角微微勾起,帶著若有若無的笑意。

禦景北苑。

席楚傑覺得身上有點燥熱,他扯了扯領帶,這樣能讓自己感到舒服點。

秦子霞拿衣服準備去洗澡。

他一把扯住她,一拽人就到了懷裡,勾起她的小下巴,雙眸的深深地望著她的雙眸,恨不得把她揉進身體。

“老婆,快幫你男人滅火。”

秦子霞臉紅心跳,抓住她的手臂力度也變大。

羞澀的女人並沒有反對的意思,鼓舞他下一步動作。

男人頭慢慢地低下去。

“嗝~”秦子霞控制不住地打嗝,整個口腔都是蒜泥茄子的味道,難聞的味道沖出來。

席楚傑皺縮著高挺的鼻子,嫌棄地推開她。

秦子霞咬著唇,憋著笑,不好意思地跑去洗澡。

六份蒜泥茄子,她都全吃完了。他聞到那氣味,夠嗆的吧。腦海裡出現他像是吃到蒼蠅一樣噁心的表情,嘴角的笑意越來越大。

剛開始認識席楚傑的時候,見他一副冷冰冰的,還以為是面癱。經過一段時間,才知道席楚傑和平常人無異,他也會有喜怒哀樂。她像是發現了什麼大秘密,心裡有別人不知道只有我自己知道的自豪感。

半個小時候,她邊擦擦頭髮,穿著保守的睡衣邊走出來。

席楚傑坐在沙發上看檔,她擦頭髮的動作停下來。

此刻,男人認真地翻閱地文件,拿著一支筆,又圈又點。頭頂上的日光燈照射下,男人的眼神深邃,五官更加的立體。

這樣的他,很有魅力。

明明還要趕工作,卻莫默不作聲,陪著她擼串子,耗費了些時間。

她的眼眶一絲灼熱,忘記接下來要說的話。

席楚傑感到一道熾熱的目光,抬起頭,合上檔。他優雅地站起身,手插在西裝褲兜裡,邪魅一笑。

“怎麼,我太帥了,把老婆給迷住了。”

“快去洗澡,滿身的燒烤味。”秦子霞甩甩手。

席楚傑不用抬起手臂聞,都能聞到自己身上一股濃濃的炭火味,眸子一沉,走向浴室。

被秦子霞一提,才記得自己有潔癖這回事,進了浴室,全身上下都洗了兩遍,才肯甘休。

她吹幹了頭髮,擦乾腳上了床,她的手機響了,是向雨霞打電話來。

“小霞兒~,有沒有想我啊?”電話裡的人笑道。

“雨霞,昨晚回去沒發生什麼事情吧?”李叔說送向雨霞回家時左少跟著一起進去了。

左俊逸這人床伴太多,濫情。她怕向雨霞受傷。

“嘿嘿,爽了一發。”向雨霞壞笑道。

她隔著電話都能感受到向雨霞滿面春風的笑容。

“雨霞,左俊逸他······”

秦子霞話還沒有說完,就被向雨霞打斷。

“我知道你要說什麼,放心,我有分寸。我們只是只談運動,不談情。昨晚,你跟席少一夜幾回了啊?”

“雨霞!”她嗔怒道。

電話裡的人笑的更歡了。

“小霞兒,我送你的《馭夫十大指南》你看了沒啊。你聽姐的,席楚傑是好男人,你要好好地把握住了,別讓外面的妖豔賤貨給搶走了。25——35歲的的男人最強悍,你要盡全力地滿足他。書裡面有一張光碟,72式樣樣都齊全。我告訴你啊,男人最喜歡的就是······”

秦子霞臉紅心跳拿開手機,立馬掐斷電話,她再聽下去,欲火焚身的那人不是席楚傑,而是她了。

她長長地吐出一口氣。

浴室門開了,席楚傑圍著浴巾出來,便拿起吹風機吹頭髮,他的臉色陰沉,看起來心情不是很好啊。

生氣了?

她呼喚他幾聲,他都不應。

席楚傑吹幹頭髮,蓋上被子,關了燈,便背對著她睡覺。

兩人隔著有一米遠。

還真的生氣了。

雨霞說的對,她是他的丈夫,有義務幫他滅火,身上某一處的不適感還沒好,只要她輕一點,稍微注意點,就應該沒事了吧。

“老公,你平躺著睡。”她的聲音很輕,還夾雜嬌羞之意。

席楚傑不知道她要做什麼,但聽到她柔柔的聲音,還是照做了。

女人摸黑,一屁股坐在席楚傑的腿上,移到適當的位置

異樣的觸感,使她的臉像是鍋裡的螃蟹一樣,又紅又燙。

男人對她的突然的主動,有點驚喜,聲音暗沉道。

“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黑夜中,男人雙眸發著異光。

他不想強人所難。

“我知道,我在做一個妻子剛做的事。”聲音細如蚊子,但還是被席楚傑聽了進去。

席楚傑強忍要她的衝動,任由著女人手指掠過他的衣襟上的紐扣,一個一個地解開,沿著胸膛不斷地往下,往下。

他倒抽一口涼氣,不僅是臉上的青筋暴跳著,他能明顯的感覺到某處也在跳動著,他緊緊抿著唇一直在隱忍內心強烈的衝動。

她的慢慢的動作,對他來說簡直是折磨,他引以為傲的自製力,在秦子霞面前,全都崩塌了,嗓子啞的可怕。

“小妖精,這活還是男人來。”

席楚傑大臂圈住她,一翻身,兩人換了位置。

溫暖,迷戀,舒適。

一夜,佳人早已累壞。

他抱著她在懷裡,親了親她的臉頰,她的主動意味著他們的感情更進一步,嘴角的笑容越來越放大,他一臉寵溺道。

“明天叫李媽給你燉補品,下次好陪你老公玩盡興。”

秦子霞不敢動,生怕又重新點燃他的火。

“老公。”她輕輕地呼喚一聲。

“嗯?”

“今天謝謝你。”今天要不是他及時地出現,席子萱還會肆意地觸碰她心頭刺。

他為了幫她,撒了謊,還不追問她的過去,這樣的男人真的很難得。

雨霞說的對,她應該好好把握。

秦浩然,是她的過去式。

席楚傑,是她的將來時。

“怎麼今天對付的是秦浩然?”在許老生日宴會上,有人見過秦子霞。在愛琴海西餐廳碰見了秦子霞,立馬打電話給席楚傑。

他趕來的時候,正巧目睹到他的女人氣勢衝衝地扇了席子萱一巴掌,他饒有興趣地站在一旁看,因為他瞭解她,這時候更想以自己的力量教訓席子萱。

秦在霞的虐渣辦法,席楚傑欣賞地點點頭。她不是蠻橫無理地去取鬧,而是有理有據。

當席子萱重提18歲那晚的事的時候,她驚恐無助地像一頭小鹿,他看到了,蹙起眉心,心一抽一抽地疼。

“秦浩然,我要他到了高處再重重地落下。”女人微眯著眼睛,雙眸閃現危險的光芒,語氣很堅定。

席楚傑嘴角上揚,他之前以為她是餘情未了,現在倒可放心了,他輕輕應一聲。

“好”。溫柔吻一下她的額頭,便抱她睡覺。

翌日,席楚傑輕手輕腳地起床,為秦子霞蓋好被子。

驀地,秦子霞的手機的鬧鐘就響了。席楚傑手忙腳亂地趕緊拿起她床頭櫃上的手機,關掉鬧鐘。

床上的人,翻了一個身。

他定定地站在原地,看秦子霞沒有被吵醒,松了一口氣。他穿好衣服,洗漱後吃下去吃早餐。

“李媽,不用叫子霞起床,她醒了,再熱一下粥就好。”他嘴角上揚到完美的角度,心情頗好。

李媽表情凝重,但還是點點頭。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