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總裁豪門 > 寵寵欲動:老公,碗裡來

正文 第16章 妻管嚴

書名:寵寵欲動:老公,碗裡來 作者:玉苳 本章字數:3772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18


“啊!10點啦!”秦子霞強忍身體的酸痛感,穿上衣服飛下去。

“少夫人,早餐——”李媽聽到她起床的動靜,正在熱粥。

“不吃力,來不急了。”她快速地給自己紮一個簡單的馬尾,穿著鞋子跑出去。

這時,有一個穿著黑色西裝,帶著方框黑墨鏡的年輕男人,走上來。

“少夫人,我是冷夜,你的專車司機兼保鏢。”沒人任何情緒的一句話。

秦子霞微微一愣,但一想到自己還要趕著去上班,急促地道。

“好,冷夜,你快送我去公司。”

半個小時後,到了公司。

冷夜跑下來開車門後,也跟著秦子霞身後。

“冷夜,你還跟著我幹嘛?”他該不會還真的像電視演的那樣,全程都跟在她身邊吧。

“Boss說了,冷夜需跟在少夫人身邊,保護少夫人。”他機械地說道。

“回去,我在公司很安全。”秦子霞不耐煩地揮揮手。她現在可沒有時間跟他號下去。

冷夜還是一動不動。

看來只聽席楚傑的,那好。

秦子霞擺架子,學著席楚傑說話的口吻,冰冷威嚴。

“你們家BOSS是妻管嚴,聽我的,回去!下班了,我自然會打電話給你。”

冷夜撲克臉終於有一絲波瀾,他吃驚地看了看秦子霞。

BOSS對少夫人的寵溺,他們與保鏢團都知道,再想一想,BOSS是妻管嚴也說得過去。

他點了頭,轉身回去。

秦子霞趕到公司,放下信封包,就要坐下。

“秦子霞,你給我進來!”老闆沖著她的背影大吼。

完了完了,又挨批了。

秦子霞做好心理準備走進去。

“秦子霞,你這是第幾天上班遲到了啊,第幾天啦!公司規定遲到三次以上開除處理。之前提前取的工資退1000塊回來。”老闆把筆丟在桌上,雙手抱胸,高傲地望著她。

不行啊,她現在經濟不景氣,不能沒有這一份工作。

“老闆,通融一下嘛,我因為要照顧家裡生病的母親,才遲到的,我下次不會,我保證不遲到。老闆你看人又帥,心腸又好肯定不會把我趕盡殺絕的對不對?”秦子霞雙手合十懇求著。

自從,秦子霞第一天來上班後,老男人每一刻都想把她——

只是這小妮子像是一頭野鹿一樣,急了也會踹人,並不好馴服,今天倒是一個機會。

老男人故作咳嗽一聲,一本正經。

“今天你陪我去談生意。”

秦子霞雖然心有裡不願意,但還是點頭答應。工作能保住就行,她現在和席楚傑還未達到患難夫妻之間的程度。一嫁進席家,就向他要錢,不太好。

四季酒店。

酒店包廂裡裝潢奢華,一張十二人桌子擺放在中間,沙發,液晶電視,點歌的麥克風設施樣樣齊全。

看來今天真的是一個身份比較高的客人,連老男人這鐵公雞,都肯下血本了。

老男人拉著秦子霞坐在他身邊。

不一會,一個滿臉橫肉的中年男人,,腆著肚子走進來。

“蔡總!”老男人熱情地上前迎接。

蔡得勝點點頭,視線直接穿過老男人,直勾勾地看著秦子霞,露出讒言的笑容。他用力地握了握老男人的手,話中有話道。

“楊老闆,有心啦。”

兩人先後入席,秦子霞隨後坐下。

“小秦,去給蔡總倒酒。”

秦子霞拿起茅臺酒,正在給蔡得勝倒酒。

蔡得勝手抬起來,抓住她的手,大拇指故意在她的手背上滑幾下。

真滑啊。

“蔡總,光喝酒多無聊啊,我們玩別的。”秦子霞抽出手,走過去老男人旁,放下酒杯。

“別的?”

蔡得勝意味深長的眸光緊鎖在她的胸口。

秦子霞跑到點歌台。“你們先吃,我給你們唱一首歌助興。”

“好啊,我最喜歡唱歌了。”蔡總跟著起身,拿起另一個麥克風。手搭在秦子霞的肩上。

她的嘴角抽了抽,本以為可以暫時躲開他的鹹豬手。強忍心裡的噁心,表面身體跟著歌的前奏一起搖擺。

蔡得勝手繼續往下滑,眼看就要碰到秦子霞的胸口。

秦子霞張開嘴大聲唱起來,手腳跟著一起動。她往右邊側一步,手重重地推了蔡得勝一把,跳起了廣場舞。

是誰在唱歌溫暖了寂寞

白雲悠悠藍天依舊淚水在漂泊

在那一片蒼茫中一個人生活

看見遠方天國那璀璨的煙火

······

老男人趕緊沖上去,扶起蔡得勝。“哎喲,蔡總沒事吧!”,秦子霞唱歌太大聲,他不得不提高音量。

秦子霞怎麼回事啊,唱歌就唱歌,怎麼還跳起了廣場舞

。老男人想上去責怪她,可她跳的更歡了。

在你的心上自由地飛翔

燦爛的星光永恆地徜徉

一路的方向照耀我心上

遼遠的邊疆隨我去遠方

忽然,音樂戛然而止。

秦子霞裝愣,回過神來,不知情地看著二人。

“你們先吃啊,不用管我。”

老男人站在點歌台旁邊,生氣地指責秦子霞。“你怎麼回事,快來陪蔡總喝幾杯。”

該來的還是躲不掉。

秦子霞敬了蔡總兩杯酒,慢慢地感到有點醉意。

兩個男人正在談生意上的事,秦子霞聽不懂,安靜地吃菜。

包廂外,男人視線不經意地瞥半開門的包廂,停下腳步,蹙著眉心,沒等他看清楚,傳菜員已經把門關上了。

剛剛那女人,好像他老婆。

宋行知停下腳步,提醒席楚傑一聲。

“老大,我不能讓貴客久等了。”

蔡得勝瞄到秦子霞微醉,嘴角上笑意越來越深,繼續往她的杯子加滿酒。

不行,她要去洗手間洗把臉醒醒神。

她起身聲稱自己要小解,去廁所。

到了廁所,她朝著臉捧著清水。

門開門了,蔡得勝進去,反鎖門,本色的之意全都顯露出來。

“小美女,醉啦?來陪哥哥玩。”

秦子霞緊張,害怕地往後退,強裝鎮定。

“蔡總,請注意的言行,你再走過來,我就喊人了。”微微顫抖的聲音,出賣了她。

“喊人?哈哈哈,叫你老闆救你。楊老闆說了,簽了合作合約,你就是我的開胃菜了。”蔡得勝陰險地大笑著。

“蔡總,手下留情啊,完事後,我還要上呢!”隔著門,光聽聲音,秦子霞都能想像到男人噁心的面孔。

她臉色變得很難看。

蔡得勝得意狂笑,脫掉衣服和褲子,撲過來。

“啊!”他眼睛火辣辣地疼,睜不開眼睛。他只看到秦子霞拿什麼東西,對她的眼睛一噴。

秦子霞狠狠地踹他下垮一踢。

整個人弓著身子,死死地捂住小腹,發出一聲慘無人寰的叫聲。

老男人站在外面,認真地聽著裡面的動靜。

蔡總真激烈啊!

他摩挲手掌,舔了舔唇。

秦子霞趁他喊痛,飛速地奪門而出。

“秦子霞!”他驚訝道,看到廁所裡,跪在地上捂著肚子的人,就明白是怎麼回事。他拔腿就要追上去,手抓住她的手腕。

她用力抽手而出,銀鐲子就落在老男人的手裡。

他並不知道鐲子對秦子霞的重要性,隨著“啪嗒”一聲,鐲子被扔在一邊。

她猛地回過頭,趕快撿起鐲子。倏然,頭皮被人扯的又疼又麻,眼淚飆出來,在雙眸中打轉。

“小妮子,想跑!”老男人一把揪住她的馬尾,狠狠地往下壓。

“蔡總,我們一起來一個雙龍戲珠,我就不信,我們兩個男人治服一個女人。”陰狠的聲音從她頭頂上砸下來,她惶恐地掙扎,但越掙扎頭髮被抓的越緊。

蔡得勝靠在門邊,捂住還隱隱作痛的某處,臉色難看。“楊老闆,你先上。我緩一緩。”這小妮子下手可真夠狠啊,他差點就要斷子絕孫了。

老男人揪住她的頭髮,順勢一推到。

他準備壓身過去,心窩卻被人一踹。人飛砸到牆上去。

他疼得冒出冷汗,臉色蒼白。碰一下心窩就疼的發抖。媽蛋,肋骨斷了!

“你等著,我,我馬上報警。”老男人見對面是一個精壯的男人,看起來不好對付,掏出手機,打電話報警。

宋行知走上去,搶過他的手機。“老伯,我應該告你強良家婦女吧。”臉上帶著笑意,可看起來直讓對方發毛。

老男人條反射要報警,但聽宋行知這麼一說,才意識到報警就是自投羅網,他看向秦子霞,不忘記威脅道。

“秦子霞,你工作還想要不要了。你快告訴他們,是誤會,剛剛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

席楚傑拉起秦子霞,蹙著眉頭,揉揉她的頭皮。

怎麼每次在外面碰到她,經常被人欺負。

工作?

他們兩個今天打算強了她,撕破了臉皮,也繼續在公司呆下去了。”她抿唇,不語。

“老婆,看來我昨晚沒有好好滿足你,你還有精力出來工作。”席楚傑邪魅一笑。

“席少,席少!都是他的主意啊,跟我沒關係,我什麼都沒喲做啊。”蔡得勝眼尖,一眼就認出了席楚傑。他立馬跪在席楚傑,反咬老男人一口,只為保住小命。

“沒有關係?難道你的衣服還是我老婆主動幫你脫的?”冷漠的聲音傳到耳邊,男人嚇的直打寒顫。

“蔡總,你別推卸責任,是你吩咐我帶上公司裡最漂亮的女員工出來。”老男人不背這鍋。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